刘羽琦激情

      以多增一年军中值守任期的代价,乐默之求שּ得一天自由活动时间,和一头军中猎鹰、猎犬一天巃的使用权限,明日巳时初刻前,必须回营销假。

      若在平常,他打声招呼,外出个三五日,不算什么难事。

      现在正是围攻四荒城的关键时刻,军令如山,且可儿戏,还是坐镇外围的陆师叔看在他㭓师父面子꾝,而师妹又惨死的份上,给说了一句话才得以通融。

      乐默퍈之抱着温顺的两尺长细腰撟猎犬,也没㊅换下沾染血迹的翻毛大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表露셽,只眼神深处,有凌厉杀意在翻涌,在其他修者或探究,或闪烁的目光注视下,沉默ﳸ着走出临캜时营地,往西럩南急掠去。

      又起风了,雪地上飘荡的寒雾渐渐收歇。

      乐默之赶到先前脚印消失处领,抬头看一眼在天空远处盘旋的小黑点。

      从袖袋里掏出一块肉干,手掌縪稍稍一卪握,肉干变得温热香气四溢,喂给放到地上冲他摇头坭摆尾的细腰猎犬,然后把用粗布浹包着的残刀,和一张沾染血迹的手帕,给猎犬嗅了几嗅,摸了摸뛀猎犬光滑的背部皮毛。

      猎犬绕着雪地附近足迹嗅了又嗅,冲乐默之轻吠一声,遪往回跑去,找到右后百丈距离的两颗灌木丛后。

      乐默之看着雪地上小片凌乱足迹,以及一个人形雪坑的新鲜痕迹,他ᨵ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记嘴巴子。

      当时被愤怒冲晕头脑,以至使犯了灯下黑的低级失误ꂋ。

      那小子初学乍练,即使掌握无痕,π又且能持久?

      何况当时㿢时间紧迫,根本就不可能逃远,他鸯被那小子故布疑阵,给迷惑住,以为那小子往前逃进绵绵山区。

      那小子当时就在后面躲着,眼看他不追了,才从容遁走。

      好大胆,好个狡诈的小贼!

      猎犬低头嗅着䮾痕迹,绕灌木丛젢转了两圈,调转头往北方的脚印追去。

      乐默之赶紧出声喝止,指了指南方。

      獣猎犬歪着脑袋看了ꉦ比划的乐默之半响,很通人性地轻吠쟐两声往南追去,一路不时轻嗅,踩出两行细细足印,跑出约五十丈后又转往西南方向,再跑百十丈,地面出现两个脚印。

      乐默之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冷笑。

      那小子再妖孽,也只是一个才学誩会齺“无痕”的初学者,走不多远,便需要⾾落到实处换气续力,如此一来,就不担心那小子能逃得有휕多快。

      又奖励猎犬两块肉干,猎犬撒腿跑得更欢了。

      冲天上的小黑点挥뇗了挥手,ࣖ乐默之跟着猎犬后칡面,౔飘然前行。

      时而往南,时而西南,一路追进白雪皑皑的低矮丘陵序。

      黑脸蛮子才学会无痕,有些省力调息的经验不懂,连续换气续力,非常损耗体力和真元,看那小子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追进山区约三十⳯余里,陡然听到远处空中传来一声唳鸣패。

      乐默之抬头看去,眼中发亮,找到了!

      喝住还在边嗅边跑的猎犬,一把抄在手中⥮抱캋住,纵身往西南方向急掠,有猎鹰在空中盯着,和他比速痴度,那小子再练几年都不够看。

      乐默之全速纵霻跃在雪岭起伏间,盏茶时间后,他看到前方隐约狂奔的一道背影,好小子,才学会纵跃术,速度居然不慢,喔幸亏他有猎鹰在空中指引方位,不用顾忌追失踪影。 ᬌ

      怒啸一声,乐默之急追而去。

      在乐默之经过的某个被大雪半遮掩的山洞里,常思过半趴伏在冰冷的岩石地面,面孔藏在洞内黑暗处,眯眼屏息,注视着如残影掠远的背影沉默无语。

      솺他읋颇有些头痛怎㱜么才能摆脱目前困境,就刚刚那一瞥,他凭着욆过人目力,看清男子怀中抱着的是一头黑色埝猎犬。

      ꫡ也不知是哪个倒霉修者,恰巧出现在附近,吸引天上寻找的猎鹰注意。

      ⨤把乐姓男子给引走,无意Ἲ中帮了他一把,也给他提了醒。

      真是步步梒艰险,时时惊心,没有点೑运气,混青源界实在是太难了。

      到目前为止,他的运气无疑还算不错。

      常思过慧探头氧出洞外小心地往远处探望,乐姓男子和那个无名修者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远处重山叠岭间,那头翱翔在空中捵的猎鹰,也被极远山峰给遮住。

      轻巧钻出山洞,常思过几슮步从高处纵跃到山底。₟

      沿着山谷,以最快速度往南方狂奔。

      此时他哪还顾忌有脚印留下,速度全开,逃命要紧佲,而且有猎犬嗅气味追踪,他即使施展无痕也没个屁用,反而拖累他逃跑的速度,陡然消耗体力疷和体内的热息。

      估计乐姓男子一时半会还发现不了追错了人。

      此时正是他的机会,能否逃命,就看他能不能先一步逃进十余里外的沧河。

      他在库房着意收集的堪舆图,蓐其中有一张破旧的鸣州地形图,上面标注离四荒城约百二十里距离,有条沧河自西往东流淌,䍷蜿蜒群山间,一直通往最东边的大海。

      山间不比荒原平地,他又不敢诎攀山越岭显露形踪,须得借助山谷和山脚地形掩护绕行,比直线距离ட远出不少。

      常思过奔娻跑㈽约半刻钟,陡然听得空中传来一声令他大惊失色的鹰唳。

      ﰐ 被发现了!

      毫不犹豫抽出猎弓,反手拔箭,奔跑中的常思过陡然刹住脚步。

      跨步,搭箭,回头望天藶,拉弓如满月,几个动作一气嘪呵成。

      “嘣”一声弦响,空中的扁毛却表现得极为机警,笔直往下方一坠,眼见得躲过箭矢,下方又一声弦响,接踵而至的第二支利箭,穿透再也不及变换方向的猎鹰。

      ꛃ 不去看空中扑腾掉落的大鸟,常思过径往南方翻山越岭纵跃狂奔。

      用不着再绕道隐藏行踪了,他纵跃的姿势ⰺ有些怪异,身子前突,撅着屁股,像个大马猴蹦跶,速度却是不慢。

      西北方向传来愤怒长啸,响彻在群䳁山间,形成滚滚回声。

      一濎道黑色身影时隐时现在山岚峰岭,以极快速度,拉近与常思过펨的距离。

      ⺍ 疯狂逃命约一个多字时间,常思过跃高之际,终于见到一片不同于雪景的水色,明晃晃的波光粼粼,就在脚下山头的前方,他差点绝望以为自己跑错了方向。螭

      乐默之紧追而来䥂,왹他在更高处纵跃,早也看到了前方涛涛河水。

      眼见那让他恨之入骨的蛮子,即将逃出生天跳进河水,乐默㲥之探手往脚下覆着厚雪的山石一插,生生抓出一块岩石,对着七八十丈外的背姚影狠狠用力一扔,居高临下,岩石发出奔雷般的呼啸,迅猛至极。

      ㈆常诣思过正准备往边上避让一小步,闪过斜背后泄愤似ğ的一꽯击。 熱

      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想到,青帕上记载有一种以消耗真元䡭为숥代价的ڎ附力攻击法门。 Ꙛ

      他脚下죱踏着雪地,狠狠一踩,整个人朝上方弹起纵高,更清晰地看到前方䮶没有冰封的河面,在山諡岚对峙的峡⃡谷间䤙,流淌不息。

      “嘭”,袭来的石块击錉中他脚ᱪ下雪地,猛然炸开。

      飞溅的碎片发出破空声,笼罩方圆两丈。

      常思过避过碎片袭击,落到崖石河岸边上,单薄戎服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澜 后方传来气急败坏大듹吼声:

      “你跑不掉的!”

      ︅常思过冷漠回头,张弓搭箭,对着仍然急速追赶不肯轻易放弃的身影一箭射去。ꑊ

      瘅这箭不可能射中,他只是告诉对方,来而不往非礼也!

      给爷䢦洗痫干净等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