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的视频带疼痛的叫声在线观看

      第一章茶社

      扬州的茶馆叫茶社,里面不是只卖茶一样饮品,各种干果现炒,点心现做,还有白酒热着,茶桌之间卖零碎小吃的穿插其间,有花生、瓜子、白果、盐豆之类,用蒲包分放,若要现炒,提前吩咐一声,给您炒的壳子爆开,子仁儿黄亮,用铁丝笊篱,热乎乎、香喷喷的抄到正在喝茶聊天、谈生意、化纠纷的桌上,有的则是用油纸包了,送到河里携妓唱曲的公子少爷们手里。

      当然,新时兴的阿芙蓉、香烟、汽水茶,也有提供,不过,这得去雅间候着,尤其是阿芙蓉,大堂里也躺不下不是?

      此间临窗一个茶桌上坐着一大一小两个茶客,都是就是跑江湖的算命道士打扮,应该是师父带着徒弟在到处历练,这样的江湖人在扬州这样的繁华大城司空见惯,旁边来往茶客与小贩也不觉稀奇。倒是有几个眼尖的乞丐不免盯上了这一桌子点心小吃,眼巴巴的守在门外看着两人,指望脸皮薄的可以端出一点吃不惯的或者多余的来周济一下他们的五脏庙。

      窗外是小秦淮,窗下桌上清茶一壶,闻味道应该是茶社里顶级的安徽魁针,两人面前各一碗烫干丝,其余碟碗儿里都是千层油糕、小笼点心、干菜包子以及炒的开口的热瓜子、白果等。

      高个的老头略显英武,眉如卧蚕,眼似明星,双颊如削,鼻若悬胆,身形清瘦健硕。一根树根似得发簪别在发髻上,带着一条紫阳巾,颌下胡须斑白,但是修葺整齐。身穿大襟道袍,腰系一条不知什么材质的玄色丝绦,脚蹬云袜麻履,若非头发胡须都没有白的很彻底,绝对走哪儿都有人称一声“老神仙”。

      对面道童,也就是那时候的我,长的眉目清秀,正是十多岁的年纪,身着青绿绢衣,左衽交领,长才过膝,一根普通丝绦系在腰间,同样穿云袜,蹬麻履,虽然是道家童子的常规打扮,但我跟别人不一样,就是那么可爱,那么帅!

      我和师父在茶社一坐便是一个上午的时间,听者周围茶客不断的议论这两天的趣事,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着最近时闻。

      “听说这盐又死形喽!”一个穿着丝绸料子马褂的中年掌柜打扮的人跟同桌的另一个掌柜模样的人聊着天。

      对方明显被勾起了兴趣,将嘴里的蔊菜小笼包咽下去问:“本就一铺狼烟,私盐也要涨?”

      “私盐?私盐都不得了!晓得吗?那帮子作搞的私盐贩子自首之后没捞着好处,还被看了起来,谁给你贩盐呢?”绸料子马褂的掌柜抓住机会鄙视了一把消息不灵光的同桌。

      “我可差窍了,好好的贩着私盐,怎么一票人都去自首了呢?不就是抓了几个小私盐贩子吗?他们这些大盐枭二显呀?弄得市面上私盐的价格也蹭蹭往上涨。”这时邻桌一个带着小眼镜,留着八字胡的人接口了,加上后边那根小辫头发稀少,样子有些滑稽。

      “乖乖隆地咚,你晓得什么,整个扬州两淮盐商不都得听两个姓黄的调遣?要是没两个姓黄的点头,官府敢打私盐贩子的主意?也不怕活德?”丝绸马褂的掌柜一脸得意的说着自己的分析,脑后的猪尾巴都配合着得意劲儿有些甩。

      “你的意思是两个姓黄的顶不住了?”邻桌另一个茶客也被吸引过来,同时很多人也竖起了耳朵,包括跑堂伙计,茶社掌柜。

      “确切的说是一个黄,贩私盐的那个黄要回乎。前阵子不是听说官府要招安那些贩私盐的吗?我看啊,这九成九的就是套。”丝绸马褂的掌柜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旁边小眼镜茶客问。

      “这事儿也巧,前天我大舅子去牢里赎他那惹祸儿子的时候,远远的瞟见了,好些当兵的绑着一人向大牢而去,身边还有两个喇嘛押着,只是被押那人,把我大舅子吓了一跳,黄玉林黄老爷,整个扬州城谁不认识?穿的还是平时那身藏青色马褂,就算脸上有血,一眼就能认出来。”丝绸掌柜信誓旦旦的说道,“本来还想细看,谁想那当兵的眼一瞪就赶人!要不是沈牢头作揖,我那大舅子带着儿子跑得快,没作死,说不定就会挨上一刀,为这事儿我那大舅子大出血,多晚哉我那大舅子还打算这里请沈牢头吃酒。”

      “啊!这可假好呢!以后这盐怕是更吃不起了!”一人听闻一脸愁容的哀叹。

      “是啊!日子可假过唉!”众人也是七嘴八舌的议论,显然吃的起早茶的都是些有脸有身份的人,不是东家就是掌柜。

      “不能够哉!就算是总督蒋大人不讲情面,可也得看两淮盐商大总商的面子吧!偌大的势力,没了管束,他们就不怕扬州码头又要乱了吗?这是作死哉。”这时,小眼镜的茶客反应过来说道。

      丝绸马褂的掌柜似乎就是再等有人问出这个问题,心中已经痒痒半天了,闻言立即回答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蒋大人虽然还没离开,但现在两江总督却是陶大人,说了算的也是这位。你想想那黄玉林家大势大,出门贩盐刀枪林立,这两年各码头私盐老大们都得听他的,那些不听话的早就不声不响的没了,连官军都躲着他,听说他还抢过官盐,如此大的势力还有谁不忌惮他?还有谁能治得了他?”

      “你是说……”小眼镜茶客伸手指了指上边。

      “要不怎么突然走了蒋大人来了陶大人?”绸料子马褂的掌柜一脸你明白的表情。

      众人恍然大悟,马上三缄其口,突然之间,喧闹得茶舍变得落针可闻,大伙都明白皇上的事儿谁敢置喙,不仅是那三千六百刀,咔嚓掉脑袋那么便宜,搞不好抄家灭族啊!你不见这百十年来江南多少豪门大户因此消亡?嘴上不说,但面色却各有不同,有哀叹的,有惋惜的,还有怒不可遏的人自己给自己顺气儿的。

      掌柜见气氛不对,立即出来陪着笑说道:“不裸了,莫谈国事啊!再说了,有皇上在,怎么也不能不让咋们吃盐不是?”茶社掌柜这话,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信,还是得舔着脸陪着笑说出来引导气氛,不然说不得招惹了什么泼天大祸都有可能。

      这话让很多人无奈的摇摇头喝起了闷茶,倒是有些人实在找不到撒气的地方,就调侃掌柜说:“掌柜,你家这盐豆可是越来越贵了啊!我记得我爷爷喝茶的时候都是白送,现在涨到五文了。”

      “您这话说的,不放盐我送你一盆,保准管够。”掌柜也是赶紧打个哈哈。

      “是啊!等以后只吃官盐了,你这一蝶儿还不得买到二三十文啊!到时候我怕是吃不起喽。”说着赶紧往嘴里放了一颗说:“不趁现在踝这盐的滋味儿以后怕是尝不着喽。”

      “行,这碟儿盐豆送你六轴!慢慢尝。”掌柜也是没办法只能送点小惠让茶客心情好点儿。

      “得嘞!”吃盐豆的可不客气,都是老主顾,也不是贪这小便宜的人,自然乐的玩笑。

      他这儿高兴了,其它食客却跟着起哄了,掌柜的赶忙陪着笑,瓜子儿、白果的送出去,才算安抚众人情绪,当然都是要面得住,还真不给这仨瓜俩枣的钱儿?不过老板心头的郁气还是冲着门口的乞丐发了出来,大声的吼了一声:“森,小瘪色!”

      门口几个乞丐赶忙点头哈腰,从门口离开,只是依旧找了个我们能看到的角度在那里做吐痰干呕的动作恶心我俩这等不熟的外来人,当然也有眼巴巴盯着这里的小乞丐,以求可怜的方式,来讨剩饭剩菜。

      众人气氛被老板的插科打诨带了起来,自然开始议论另一件李家三儿子不葬亡父,以亡父棺木横亘叔父祖坟的缺德事儿。

      “清廷出手,扬州的江湖要乱了?”听了个大概之后,我回头问那个悠闲品茶的老头子,因为他说这次云游到扬州就是为了一件大事而来,我想这扬州大盐枭黄玉林的案子不是大事,还有什么算是大事?为了早点知道答案便安耐不住性子向老头子一问,毕竟叫他师父这件事儿是很罕见的,指不定一高兴给我吹一段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