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下面湿到爆的文字手机版

      蘠汉军ቾ大营内一片愁云惨淡。

      吕布、魏续相对而坐。对今日뫮之败无话可说。

      魏续想安慰几句胜败者乃兵家常事。

      可思来想去,亦觉椆得不甚般配縯。욹

      炥今日之战无关兵法、计谋。双펖方布阵可谓堂堂正正。

      汉军就是要一鼓作气,中军突破,将敌军阵型截断,从而形成左翼以多打少的局面。

      孟县军更是不加ᘣ掩饰,堂而皇之的宣示要两翼띙突破,夹击中眊军。

      双方目标明确,践行果决。俱是没有任何差池ꓨ。

      拼的⅞便是哪方能将战야术贯彻执行。 崸

      结果明显,贼子战力强劲,稍胜一筹。

      魏续开口说道:“出战千人,回营人数不足三成。鿧如今可用之兵仅余六千。”

      吕布惊诧,说道:“阵战对垒飘,伤亡约两三百之数。即便溃散,有大军接냽应亦不应该损失如此惨重。莫非军士离散在外,尚未归营?”

      缑 魏续沉默了良久,最终决定坦言相告,道:“非是如此。据闻跪伏剱于地而主动投贼者,数以百计。”

      “膨!”一声巨响힦,桌案被吕布硬生生徒手砸断。

      怒不可遏的吕布大吼道:“乱臣贼子!某恨不得生啖其肉!”

      ꬣ 亦不知道是在骂投降㝣的部曲还是在骂孟县张瑞。

      即자便是䍅其姻亲,魏续也不敢在此时触其霉头。暴怒ฟ中的ꋖ吕布可谓是밌六亲༎不认,逮到谁就冲谁大肆发泄。

      今日之事无论如何都赖不到他人身上,吕布愤怒的将桌案砍成碎片,⃷亦不泄气,大吼道:“明日某尽起大军,攻破孟县,鸡犬不몃留!”

      贼子如今士气正盛,战力剽悍,如何能安心攻城?

      怕是攻城器具刚推进到城墙前,对方就敢杀出城门,尽毁之。

      况且至今未试探出贼众人数几何。大军赀尽出,万一中伏,岂非危矣?

      鏖战一天,晚上又如何防备敌军劫营?

      魏续心中忧虑重ᔜ重,韫看着暴怒失智的吕布却不敢开口。只得拱手离去,以安排攻城事ꖨ宜为由从帐中脱身。

      倹 稍觌后不久,魏续便走进张辽营帐。

      张辽气色愈差,正躺在榻上修养,听闻脚步声,便张开眼直视魏续。 ꥟

      二人沉默良久,张辽主动问道:“今日又败于孟县贼子了?”

      魏续好奇,问道:“某已下令封锁此消息,文远如何得知?”

      张辽叹了口气,只感觉胸口伤势愈发疼痛,说的:“以奉先的性格,咜若得胜而归,早已忍不住昭示全军,大肆宣扬。如今日落西山,营内依旧一片寂静,某便已猜到战事恐有不顺。”

      魏续只得将今日惨败如实告知。

      账内复又陷入沉寂。

      事关溃军投䔋诚者数ਗ以百计的谣言,张辽相信事덿实定是如此。

      大军一路北上,只要见了孟县繁华、安宁,将士必生向༽往之心。

      若胜还好。ꚑ一笂旦战败,兵卒溃散,再无约束,定投Ⓙ者不绝。 ꡃ

      县ʏ城墙上那平均授埓田的旗帜,就是吸引乱兵投降最大的动力。

      良家子尤有顾虑,家中有妻儿老小,不能轻힜易叛节。

      那些被强征入伍的游侠、妟流民可就没那么훗多顾虑了。

      既然投降就能分到一ช处安身立命之所,那何必要⢙回营继续过不知道何时是尽虜头的朝不保夕日子?

      魏续主动开口道:“明日奉先便要尽起大军蚁附攻城了。”

      椕张辽大惊失色,说道:“贼众士气正盛,战意未消,如何能顺利攻城?”

      魏续无奈,说道:“奉先因怒兴兵,某亦无可奈何。此战凶危,某恐大军兵锋稍顿,贼子便会来䪑劫营。到时兵荒马乱,照顾不得文远周全。明日便将尔送去狼孟县城修养。”

      怎会如此?

      连将認领都对此战如此悲观,那基层士卒士气该是何等低迷。

      明明几鮱天前大军还是连战连捷,骄兵悍将,意气风发。

      可自从一纸调令过来,大军北上斎太原以后,就됇急转直下。

      先是情报뺘不明,折了늄铁骑。

      又是初战不利,因怒兴ⓤ兵。会

      难道以奉先辳飞将之才,亦要折戟鹥于此?

      张辽不由鯏得就想起当日站在房门上那个年轻贼首。菲

      眼角青涩,似乎尚未加冠。

      身体瘦削,绝非悍勇之辈。

      但就是这ᡈ个娇气孱弱的身影,在堀战场上出现的瞬间。

      贼众三军士气大振,欢呼声响彻战场。

      将陜士狂呼酣战,奋勇向前,不退半步。

      就是在这个纤细的贼首带领下,孟县贼子一再큗挫败并읧州大军。㪑

      其究竟有何魅力,竟得士卒百姓如此爱戴?

      仅因其一句“上,杀了蹽他!”士卒竞相볊赴死,视武力威胁于无物。拼死也要在自己身㚉上砍下一刀。

      想着那群悍不畏死的士卒,张辽觉得身上的伤痕又在隐隐作痛。

      若有机会俘获几名贼子,定要详细盘问一番,以解心中诸多困惑。

      呆了一会儿,魏续便主动告辞,道:“文远且安心休养吧鞥,쌓明日一早某便差人将尔送至狼孟,某去巡营了。”

      看着魏续远去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中,张辽蓦的心口一紧,有种奇怪的滕预感醯,今日一别或许日后再难相见。

      难道明日之战,魏续발有生命之危?

      有心想要提醒魏꭪续谨慎应敌,却难以起身,只能默默看着魏续离开的地方,一片黑暗。

      次日清晨,簖天刚蒙蒙亮,十名士卒便来到张辽帐内,与张辽響亲兵一同收ꪦ拾ᄉ行囊,前往狼孟。

      当张辽躺在一辆牛车上缓缓离开军营时,正逢大军主力䳪尽出。

      看着空空荡荡的军ﮤ营里只剩下一群伤兵,张辽心中不安感愈发强烈。

      此᡿时一旦再有一支叛军出现,毫不设防的大营内一切物资都不再为并州所有。

      可偏偏并州大෍地,最不缺的就是叛军。

      西方的匈奴叛军,南方的白波叛军,东方的黑맜山叛军,赐任意一方稍有远见,就不会放弃此次天赐良机。

      张辽此时亦只能祈祷,䢓匈奴、黑山和白波当中尽是酒囊갊饭袋之辈,刈目光短浅,才不过一郡之地。

      可孟县忼贼子显然不似如此短视舘之徒,当真能让并州军如此安稳?

      战局遼凶危难测,张辽又不禁为自己迷惘。

      若大军尽覆于此,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丁原绝非明主,并州烽烟四起,自己将投ꕃ身何处才能于这乱世安身立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