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崖子?件

      ừ千想不到,万想不到,魔蝠的前胸,뙷也长着一只邪恶眼球!

      从发现眼球到㫘被它发音蛊惑,只是电光火石的工夫。

      时间太短,李牧青仅来得及自保,全没提防苏无依居然着了它的道ࡌ。

      “无依ꏘ,无依!”

      他忙摇了摇苏无依,后者随之晃动,浑身抖出一缕缕漆黑邪气,像是掸起玉雕表面的灰尘。

      “糟糕꺅!”

      쑶看她这副魂不守舍的样ㅓ子,李牧青明白,她已经中了邪,被那眼球附身。

      果不其然,魔蝠身上的眼睛,完全地闭坷合了。 䭓

      它成功换了宿主。

      “为什么?无依也是渡过‘封识’大劫的高手,只要及时闭住识海,不至于毫无抵抗被这邪物入侵奧啊!”李牧青急了眼,一脚将魔⸣蝠脑袋踩了个稀巴烂,“以无依的性格,就算精疲力尽,也不会放松警惕的。”

      他︣不能眼睁睁瞧着挚友变成敌人。

      “识海相连!”

      顾不得脏兮兮的环境,他将苏无依按在地上,与她对面盘腿而坐。

      脑袋一沉,两人额心相抵。

      ꨈ 识海生于大脑,传闻印堂是其门。额头贴在一起,令识海比邻而依,才有希望互通。

      必须赶在眼球尚未夺取褽苏炒无依身心控制权前,亲自前往对方识海内营救。

      危险就是,他自己也可能被眼球腐化。

      “入!”

      将意念送出,他只觉置身时空隧道,穿越其中,四周星辰密布,化为无数流线飞速后移。

      ͐其实,这是脑部叞神经元的拟态。

      ㇂某种程韔度上讲,大脑与宇宙的结构很类似。

      哗——

      转眼间,他进入了一片䪕乳白的空间,正是苏无依的识海。

      上次窥探别人的识海,还ၪ是帮助谭小天땜渡劫。

      那个时候,谭小天刚“凝异”不久,识海就像个大沼泽,精神藤蔓滋生乱长,可谓群魔乱舞。

      苏无依的识海,则是风平浪静,宁谧祥和......

      不对!

      李牧青往天空看去,象征“封识”的稫封闭大壳上,竟有数十道裂痕。

      黑色的脓液从痕中渗透,滴落识海里,渐渐染黑了海域。

      “这股邪恶的气息,没有错!原来如此啊,无依的‘封识’并不彻底,才给眼球钻了空子!”他暗暗心惊。

      苏无依既然从未彻底封识,为何不接着闭关?

      只有一个原因。

      笖 那些裂痕,是闭关也쬞根鰠除不了的痼疾,唯有怯寄望于晋升更高境界时,再行消弭。

      就跟李牧青肉身全废时,安慰谭老说修成真人即可恢复一样。

      箊但在晋升之前,她一直得背负这么大的隐患,去修行、战斗甚至冒险!

      “哎,ᤈ早知是这样,我就不让无依加入探险队了。”李牧青感到无比懊恼,也愈发懂得对方‹那一点头的分量。

      쓖 纵然心疼,他还是得先解决眼下的麻烦。

      捕  不比谭小天那回,他意念并未入内,只先检视一番,읹再祭出天之锁完事。

      这一孩次,识海相连,意念隧穿,他可以切实体会ᄏ到眼球的疆邪恶,以及苏无依的迷茫虚弱。

      ⒀ “啊,啊,啊......ꮋ”

      似乎,周围传来痛苦的低吟,似乎正是苏无依发出的。

      两人现在都是一团意念,无形无质,看不见对方,却可清晰感受。

      “无依,坚持住!”

      “......牧青,是你吗?我、我好难受......”

      “ᅯ是我,我和你识海相连了!”

      “千万不要!快切开连接!否则,你也会被它侵蚀!”

      ⣜ “放心,我不会有᥇事,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的!”李牧青回答极为坚定。

      同时,他也感觉有一丝异样。

      쟁 平日一声不吭的苏无依,竟与他说了这么多的话?

      想了想也是,这儿可是识海内,声音不过为念头的体现。

      一个人的话很少,不代表她的内心不⑵丰富。

      嘴上不说,心里也不想,那不叫人,而是一截木头。

      “出来,天之锁!封尽裂痕!”

      낔 李牧青的意念,直接显现为天之锁的形象,本体中分出一道道锁的幻影,朝天空的裂痕飞去。

      苏无依的웮封识外壳,就像被打了ᬫ补丁,每处裂痕都被锁栓穿过,缝隙也慢慢收拢。

      “闭锁!”

      㥩一声令下,喀嚓,所有的锁影登时䫅闭合。

      天空ꕆ犹如重新拼接茱,裂痕全无,矒一派晴空万里的迹象。

      只见被挡在外面的黑雾,像只章鱼趴在罩壳上,狂怒地敲打下方,却再也挤不进来。

      턕 “......我好多了,牧青,你用的是什么神通?”

      “不瞒你,这是我在蛛后魔窟死里逃生后,偶然获得的一种封印术,对精神领域亦有奇效。”

      “真宸不可思议....鐕..⹣连我‘封识’留下的隐患都消除了。”

      两团意念챏这般交织,不似交谈,更似交心,双方都有一股水乳交融的感觉。

      “对了,无依,识海裂痕둪是怎么回事?”

      “......”

      苏无依没了回应,变得跟在外界时一样。

      옔李牧青纳闷,难道有什么隐情?

      但通过意念的触感,苏无依的心情并不忧伤,屏也不愤怒,反而带着一丝丝......难为情?

      “嗯?”

      㫎 李牧青一阵好奇,念头使坏。

      “喂,再不说醋,我就自己看了啊!”他对准天幕上的云朵,跃跃欲试。 ꏷ

      识海依托于脑海存在,也有记忆穿插其间。

      天上的流云,即是记忆叶片段的具现,稍稍投去意念,就能翻看内中秘密。

      当然,若是痛苦回忆,作为挚友,李牧青绝不会窥探半分。

      只是目前看来,并不是这码事,而且还摆明跟他有关.향.....不看如鲠在喉!

       “不要!不要!”苏无依的意念慌乱了,“牧青,别这样嚇!㲤”

      “那你自己交代。”

      “我、我......好吧,我활‘封识’没能圆满,是因为提前出关了!”

      “什么?”

      “我闭关期间亳,有一天心慌难安,无法释怀,就中断修行,飞鸽传书向几个师妹询问,得知你与蛛魔相搏,差点殒命......我担心你伤情,又怕你再被暗算,于是匆匆⪥出关,回到宗门后,一直悄悄藏在疗养居附近。我没有说谎......我打跑过几名趁你昏迷想来캈害人的嫡修......还有韩松,那时你已苏醒了,我不便现身,幸亏你自己用计对付了他......””

      ⶇ ⊩ 她貌似放弃治疗了,连珠炮似的,将心中秘密全都倾吐。

      只怕李牧青自个儿翻看,也不带这么详实的。

      “......” 嬴

      李牧青对她笨拙的自曝行为,并无取笑之心,只᠔有无穷的震惊。

      原本,他就奇怪,昏迷了那么久,光靠姜央和谭老照顾,自己竟能安然无恙,难道嫡修们䠫善心大发了?

      ᮎ搞了半天,还有一位隐形的守护者,耽搁了修行,在暗处默默出力。

      “......这么说,无依,⡆小央进宝库窃惪取丹药,我和她去还丹的事,你也......”

      “我都看到了。她去宝库时,赨其实我也ㇵ......”

      “你也暗中዆协助了她,对不对?嗬,我就说,凭她天然呆的水平,还能独自յ完成如此高难度的活儿?哎呀呀릿,那帮嫡修蛋子还真没冤枉咱们,果然有个밙从犯啊......”

      “你生气了吗?”

      “怎么会呢?”李牧青的意念,发出一道温柔的信号,“后来呢쌲?”

      “ͳ我听见你扆对小央保证,能靠自己复原,我也相信你的话본。那天清晨,我䤪目送你们成功送回丹药后,就此放下心,回去继续闭关了......可修行中断太久,被乱象反噬少许,还是留下了隐患䡀......”

      李牧青沉默良久,冒出三个字:“傻丫头!”

      “别这样称呼我......”

      “为什么?因为是小央专属的?”

      “不......因为,我是你师姐......” ᩰ

      Ȝ呃?

      李牧青想了一下,对喔,苏无依和傅星辰都比自己大。

      籉 전若벰按地球到年龄,他们可算自己的弟弟妹妹ᗘ,但到了这一边,还是照规矩办냯事吧。

      “那我叫你......傻䮣大姐?”

      H “?????”

      两团意念对峙一꧕会儿,李牧青剧震起来,像是在爆笑。

      苏无依的意念也轻轻起伏着。

      他仿佛看见了一幅画面:冰山美人的脸庞上,深雪初融,她抬起袖子掩着嘴,咯咯咯地䕗笑个㽆不停。

      禨砰!

      猛然,平静的识海上,一只巨大的眼球钻出水面。

      邪气稔弥漫,将愉快的핱气氛粉碎殆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