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喜含不下了先出来吗

      八宝齐:⊿“等等,什么是JAPAN2000?两千条女性内裤吗?”

      白摬玫瑰也知道八宝齐的本性,一本正经地解释:“所谓的菓JAPAN2000,就是米国军部壨在冷战之后,人为地制造霓虹威胁论,想⛣将霓虹打造成米国民众的假想敌,从듥而为军方争取足额的军费。这件事情······”

      八宝齐:“等等等等,我不关心什么国家大事,我只知縡道我这次帮冔了你,你欠我一百条女生内裤,你答不答应?”

      白फ玫瑰修养够好,说话被打断,翾还遭受这种奇葩的勒索,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点点头说:“好,那是不是一百条内裤就能换進你一次出手的机会?”

      八宝齐:“୓那先等你把这次的帐还了再说。”说完从窗户跑了。

      乐京齐走到白玫瑰儚面前:“我要一百二十条。”

      白玫瑰点头:“成交。”

      乐京齐也从窗户跑了。

      可伦老奶奶:“这是你们国家쯤的事,我老人家就不悼参合了,숦珊璞,走吧。”

      珊璞撒娇地在乱马脸上亲了一下:“乱马,今晚要记得想人家哦,拜拜。”

      小茜立即拿砂纸擦拭:“好走不送。”

      随后,砂土屋、如月剑次、二宫雏子老师、和后百太郎太郎也相继离开。

      艷 茜、兰、真由美、和麻由美本来也不是很关心这事,但美咲磞和秋菊很有兴趣,所以夜玫瑰六人都留了下来。

      乱马和太郎也不想留下,可乱马想多陪着小茜,太郎看到TRIANGLE其他三人都留下了,自己也不好独自离开。

      最后留下的就是:夜玫瑰六女、TRIANGLE四男、鹿斗祖孙柍、天光寺、和白玫瑰。

      萑木兰先给夜玫瑰六女普及了一下霓虹国和米国间的历史关系,有一些ϲ东西藍正好是女孩们现在在历史课上学到的,延伸出来的部分就是将几件事情连成一条线。

      在二䁝战之后,霓虹国完全失去在战争上抵抗米国的能力;某某协议之后¥,霓虹进一步失去了在经济上对抗米国的能力;JAPAN2000则是在道德层面上削弱霓虹对抗米国的资本。

      夜玫瑰中,美咲最先理解过来ᔎ:“픵所멲以,就是从军事和经济上削弱我国之后,再从外交䜮上孤立我们吗켶?”

      木兰点头后摇头:“道德的确是外交力量的一种,但弱国无外交。自霓虹被剥夺组建军队的权力之后,本身큉所拥有外交资本就已经微乎其微。《某某协议뉬》就是霓虹外交驢失败之后的产物,米国可以轻易地挑动货币汇率,来对霓虹实施经济制裁。自八五年《某某协议》之后,霓虹혷根本就不是在和米国打什么经济战,而是被米国单方面的经济剥削。霓虹自战后累计近半个世纪的财富,在这六七年里被掠夺大半。”龛

      餡 太郎举手:“我有个问题,为什么你总喜欢用米国来说米国,用霓虹来指日⑑本?”

      木兰面无表情:“纯属瘥个人习惯,与任何限制规定无埭关。”

      秋菊无视太郎,试图理解她哥哥刚刚那番话:“所以,你们就想去要整合各方面势力,去和米国抗衡?”

      木兰看向白玫瑰,询问对方想不想说퇶。

      白玫瑰看了所有人一眼,摇头:“不,我的想法是拉全国貀所有人和米国同归于尽,木兰则认为可以花懽二十年的时间推动改革,实现国家的二次崛笿起。”

      夜玫瑰六女听得一头雾水,她们不明白风纪委会长这一届学生,凭什么说能拉着簲全国人民一੷同拼命。苎想比较而言,木兰用二旄十年推动国家变壼革的方ꓨ案,虽然挺起来可笑,但却实际得多。

      唯有鹿斗典善ꬍ想起了那夜的傀儡舞,莫名粱升起一种危险的感觉。ສ鹿斗不愿多问对方是怎么拉着所有人늺拼命的,而是问⃹木兰:“你说,想用二十年的来推动国家改革,从而实现能与米国抗凑衡,所以才需要整个国内势力吗?”

      木兰急急摇头:“不不不不不不,我从来没说过要去做那种事,我最多提出一种쨺可行方案,谁为国为民谁去做,我才不想花二十年青春去对抗一个强大国家。”

      木亅兰找了沙发位子,坐下去后:“而且,我从来没有说过,二十年就能让霓虹拥有足以对抗米国的实力。二十年最多能让霓虹争取到摆脱米国控制的机会,什么国家的二次崛起,什么对抗米떪国,都得看二十年后计划实施得如何。”

      白玫瑰真心诚意地劝说:“木兰君,达则兼济天下,你既然有如此远⥯见,为何不愿意为国家出一份舿力?”

      䥴木兰翻了个白眼,都懒得回答这样的问题。

      㪼真由美突然说:“我就说嘛,木兰这家伙怎么可能会努力为他迃人办事。遣别说㹧花二十年去推动什么变革,他连花二十分钟去为听众唱歌,估计都不会情期愿。”

      木兰不满:“你从哪得出这样的结论?”

      真由美轻蔑:“弗雷迪先生说的,说你是哪种为了自己而活的人,唱歌都只在乎自己矅的情绪宣泄,而不愿迁就歌曲本身的意境。真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让你这样的人,写出那么多好听的歌。”

      额,真由美算是弗雷迪的亲传弟子,木兰从真䀾由美的烛口气中,听出弗雷迪对自己的४不满。也不知道这种不满是℮一直都存在,还是由䉓昨天的事所引发。

      ᱕ 木兰不打算辩解什么,他知道自己ꭎ活得很自我,㭘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些看似无私助人为快乐之本的人,谁又能说他䄖们不是为了满足心中的某种虚荣。

      不为自己而活的人,不是奴隶就是机器。

      区别只在于,为了小我?还是为了大我?

      木兰不打算解释,丽美却不准备让欧尼酱忍气吞声,反驳道:“说欧尼酱ᾂ不为他人努力,那你们夜玫瑰唱的那些歌是从哪来的?你又翀何曾为了欧尼酱付出过什么?你凭什么要求欧尼酱为了他不关心的人付出努力?”

      “你··忟·”真由美还想说什么。

      “炋够了。”秋菊站出来拉架:“丽美,真由美त,你俩都少说一哺句。”

      木兰揉了揉丽美的脑袋,安抚这个为他出头的小家伙的怒气。

      ໧天光寺岔开话题问:“木兰,达也,你⦁们说了䅐那么多,究ࢸ竟你们计划是什么?这次为什么会招惹到矢志田家?”

      ˙ 木兰反问:“天光寺,还有鹿斗老爷子,你们又是为什么要留下来?”

      天光寺不满地说:“木兰,这话是什么意思,达也是我们风纪委的会长,我···”

      木兰打断:“别说这魛些虚的,白玫瑰虽说箯是你们风纪委会长,但你却没有理由为了这个没见过几面的会长出头吧。而且这件事还牵扯到校外势力,祸事是᷺这家伙惹的㮿,把他丢出校外不久好了吗?你说对吧,鹿斗老爷子?”

      虽然窇被木兰说着要丢给敌人处理,白玫瑰却丝毫不反感,反㡕而用质疑的眼神看向天光寺和鹿斗。

      鹿斗拦住ࠟ还想要说话的天光寺:“小光头,他俩很聪明,你家族设计的那些骗外行的小谎话,不仅骗不了他们,还会새暴露更多。”

      쥙 鑻鹿斗又对木兰和白玫瑰道:“不错,我们留下来,就是因为各自的家族。我鹿斗家三百年前就效忠于于天皇,我鹿斗典善代表天皇的目光注ശ视着这里。”

      木兰摆摆手:“也就是监军太监,不要说得那么神秘。”

      鹿斗刚想出手教⳧训木兰一顿,丽美就把视线看了过来。鹿斗쾣今天下午才见识过这个小姑娘的血쬳腥残忍和强大,又不쾓愿当中丢了面子,哼了一퓙声把头转过去。

      木兰也不继续那鹿斗老爷子逗趣,问天光옶寺:“鹿斗老爷子代表天皇注视着我们,那你呢?你们天光寺家有代表谁?”

      天光寺微笑着禾说:“我还蘼以为你什么都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