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被粗大的猛烈进出

      小琴反应的快雃一些,走上前一步,朝老人说道:“老奶奶,你孙女憥闹病了,应该找郎中才对呀!我们好像帮不짬上忙啊!”

      傟“就这两位背着宝剑的大侠能治好,我刚才求过土地神仙了,土地神仙灵验得很,他不会弄错的!”老人说的ꓜ很坚决。

      大家有点清楚了,还是不十分明白。

      අ 土地神仙不会弄错脈的?

      즀 瀂 这是什么意思?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救救我的孙女吧!救救她吧!”老人轻轻摇动着李灵儿的支手臂,恳求道。

      痭“老人家,我们不是郎中!”李灵儿说道。

      “我知道你们,你们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老人还是坚持。

      麻九看看地上的苹果,又瞅瞅ㅙ执着的老人,似乎明白了什么,说道:殧“恭敬不如从命!咱们去看看吧!别辜负⥉老人的一番希望,也许能䖍帮忙呢!”

      ꓼ 老蒖人感激地瞅瞅麻九,连说:“谢谢!谢谢!还是大侠说得对!”

      几人牵着马,跟着老놙人来到了村子里的一栋泥草房前,这是一个典型的三间房,中쾅间开门,两边是有些残破的窗户。房顶的茅草已经变色,呈렭现了灰黑色,并且能看到明显的断裂的痕迹,几嬧棵掉了叶子的小树生长在房顶,更增加了凄凉之感。

      房屋的泥墙有些剥落,显出了经历的沧桑岁月。

      
趴ᷛ在院子里的磭两只大花鹅见来了生人,伸出长长的,蛇一样的脖子,嘎嘎嘎地叫着,㠰这是欢迎呢,还是警告呢櫲,无人知道。

      一只白猫翘着松树一样的尾巴,急匆匆地从人们眼前䬷跑了过去,跑进了柴禾垛的栅栏门。

      老人指着眼前小山一样的柴禾垛,说道뤙:“我的小孙女就ffl是在씭这个柴禾垛里槝,睡了一觉,病得快要不仔行了。”

      麻九注意到,柴禾垛被柳条障子包围着,外边的地面上湿漉漉貰的,显然鵼,冬潠天啧那儿必定堆积了残雪,是残雪融化,没有风干,地面才会湿漉漉的。錎

      婉红看了几眼柴禾垛,脸上掠过ᒻ一丝笑容,淡淡的,就像薄雾。

      李灵儿望着柴禾垛,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她想起了在柴禾垛里给昏迷的麻九,揉脑后筋包的一幕。

      ꠆柴禾垛大家都不陌生,麻九和三个領女子在柴禾垛里都有难忘的故事呢!

      柴禾垛,也是小鸟小鸡小逸鸭母猪老牛十分向往桟的地方。

      那䖀里有它们钟爱的粮食吗!

      有粮食的地方,就有老鼠,白猫肯定去抓老鼠了。

      肵几人把马栓在了院子门口的一棵小树上,跟随老人来到了西屋,屋煔里的摆设很简陋,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几只破烂木箱和一只ꁖ炕柜,炕柜上叠着一些颜色暗淡的被褥。

      炕上躺着一个小꺀女孩,看起来不到十岁,她面芠如白蜡,没有一丝血色,紧闭着双眼,身上盖着半截棉被,她阅神态安详,看不出有啥痛苦的样子。

      “孩子的父母出去给人家干活去了,她就自己在院子里玩,晌午吃ﺜ饭的时候,她就没吃饭,说有点恶心,不一会儿就耷拉脑袋了䮋,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这孩子就在柴禾垛里睡了一会儿,也没吃什么有毒୕的东西,咋就突然病成这样呢?两位大侠快给看看吧!”

      鷵 李灵儿坐在炕边,抓起小女孩的手,就像抓起一条冬眠的蛇,冰冷冰冷的,她摸了摸小女孩忤的脉搏澩,特别的微弱,简直细如游丝,随时可能绷断。

      쁕“老人家,她···上午···好好的,活蹦乱跳的?”李灵儿问老人。

      “对呀!就是晌午吃饭的时候,突然来的急症,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浑身软绵绵的,手脚变得冰凉,一点精神头都没有了。”

      “她真的没吃什么不明食物?”

      “真没齰吃,我问她了,就说有点心难受,没劲儿。”

      李灵儿眨眨美丽的大眼睛,又问:“说肚子疼了吗?”

      ㅸ“没有!㬑”老人回答的很肯定。

      榬 李灵儿低头思考了一下,又点头又摇头的,不知心里想的什么睌。突然,抬起头,问麻九等人:“麻大侠和两位姐妹怎么看?”

       麻九上前摸摸小女孩的脉搏和额头,又仔细看了看小女孩的脸色,说道:“从症状上看,不是中毒,因为就现在咱们蟖了解的毒物,如果是从嘴里进入身体的话,最起码都会引起剧烈的腹痛,如果ࡈ是从皮肤进入身体的剧毒,必定会引起外表皮肤的颜色ᔹ改变,不论中什么毒,她的脸色都对应不上,所以ἡ,可以排除中毒的可能。

      小女孩这个病症,也不像是五脏六腑有病导致的,真要是五脏냨六腑的病,也不会这么急。据我的生活经验来看,这个能使人浑身无力잠,面无血色,心跳和血流以及呼吸都减慢的一定是一种地方病,应该和水土有妣关,这种病的发病一般緬都有诱因,或是劳累过度,体力透支,或是受凉受潮,或是···”

      麻九刚刚说到这儿,就见婉红一把推开了麻九,来到了炕펏边,说㤢道:“让开!让开!本郎中来了䖀!”

      老人叫婉红的举动弄得一惊,忙춪说:“这位姑娘,你有办法了?婉红有救了!”

      原来这位忊小女孩也叫婉红!

      奔 真是缘分啊!

      晸婉ﴏ红心里一热,仿佛躺在炕上的就是童年ⱬ的自己。

      刚才听了麻九的分析,婉红心里猛然一亮,自己当年因为光脚丫,睡冷炕,就突然得了一个病,看小女孩的症状,和自己当年一样,难道她也得了那个病?自己当年就是着凉得的,这个叫婉红的小女孩,是在柴禾垛巺里睡了섃一觉,刚才看见柴禾垛的附近都是一滩滩的泥水,说明柴禾垛里一定很潮鎚湿很阴冷,说不定就是着凉来的急症。峛

      䣱 婉红抓起小女孩的手,冰凉,和自己当年的情况一样。

      婉红朝麻ࣶ九一笑,对老人说道:“这位麻大侠分析的有道理,这位小妹妹可能得了一种比较急的地方病,我小的时候就得过着这种病,得病的诱因就是着凉,症状和这位小妹妹几乎一模一样,手脚冰凉,浑身没劲,有点恶心,严重的时候就昏迷了Ƣ,不省人事。”

      老人焦急地说道:“这閏病怎么医治啊?” ⿷

      婉⦙红说道:“医治的方法其实很简单,我先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得了此病。”

      婉红解开졹小女孩的上衣,露出了小女孩的前韄部,几ၸ个高粱米粒大小的红疙︖瘩出现嵒在众人眼前,这红疙瘩透红透红的,颜色有些妖艳。糊

      “这疙瘩也太红了,有点吓人!”一旁的小琴说出大家的感受。

      㹪婉红脸上露出了明显的笑容,她把小女孩翻过了身,大家看到小女孩身后也쿏有几个同样的疙瘩。

       婉红眉毛欢喜两下྅:“老人家,已经确定了,小女孩得的就是那个病。”

      糓 “是不是有救啊?”老人十分焦急。

      “当然有救了!”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土地神真灵,你们就是菩萨下凡,菩萨下凡◼啊!”老人听到孙女쾬有救,十分激动。

      “姐姐,姐姐鉟,你快行动啊,快救小女孩呀!”小琴一边着急了。䕖

      食崺“需要什么东西吗?还是药品?”李灵儿问婉红。

      麻九也看着婉红,眼神也⮔很急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