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app未满

      卢克来到电脑前,很快取得了权限,监控칀整个옐帝国传媒内部的电脑。随后他开始调取那些电脑内的历史操作。几个小时前所有内部电庂脑的操作和外部程序接入都一一被列举出来,工作的、看新食闻的、打游戏的、看直播的……所有的信息不断刷௜新在屏幕上,每半秒就刷新了一页。而卢克看上去也不着急,每过一段时间就操作一下。

      总负责人站在他身后,又左右看了看,没发现这位皇子殿下有带什么团队来,似乎ꏷ是想一个ឋ人处理完这些内容。他不禁屾好奇,这么多的数据信息,这位“慢慢来”的皇子究竟打算怎么处理完。

      又过了四分钟。所有的信息都刷新完了。卢㇦克没有去看那些繁重的信息海,而是调出了几个信息片段,对着负责人说:“麻烦你把띊这几个信息上的电脑进行格式化。”过了半秒,卢克强调道:“现在马上!”

      负责人看了看那几台电脑的编号,分别是两台普通员工的电脑,一台区域负责᪞人的电脑,以及自己办公室的电脑。“殿下……顪这台计算机是我办公室的计算机,里面有很多关键的文件和内容备份,如果格式化了,对我们的影响非常严重!”ﺩ负责人想要಺拒绝,“我的计算机有什么问题吗?”

      “卡尔先生。”卢克打断道,“你可能误会텕了。首先,我作为皇室成员和PE最高级别专员,无论哪个身份都可以要求你无条件地协助我。其次,就算你不打算协助䉘我,我也可以从軉你那里找到我想要的,实际上也费不了多少功夫ǫ,而且你的计算机还会受到不可修复的损坏。䟩如果你同意格式化,那我就可以完整地出入你的计算机进行处理,不会造成什么损坏,为我们帝国节省一台计算机的成本。最后,你无权知道我们的具体行动,只需要配合就可以了。”

      “这……”总负责人卡尔哑口无言。但是那台计算机里的内容实在是太重要了,而且뵖还十分复杂,事后想要还原的难度极大。“至少让我先备份一下……”卡尔提出最后的要求赮。

      “唉……卡尔先生,你还是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啊。”卢克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而是操作了几下电脑,“你来看看这是什么?这是你的文件د吗?”

      卡尔禞看向电脑屏幕,上面是某个程序,图标是一个卡通的炸弹图案。

      蝵“这不是我们的东西……我们整个部门都没有这个盼东䅣西。”卡尔确信道。

      रア“这当然不是你们的。”卢克解释道,“这个程序出现在五年前,在孥此之前唯一一次出现是在亚陆的一个PE总部内。PE作为网络安全级别远超你们的特殊部门,五年前就是被这个东西入侵的。而这个程序入侵的具体效果是……”

      卢獻克转过头,直视卡尔的眼睛:“将半个PE内的计算机变成了ퟀ傀儡机。五年前的那次事件也是我负责的,现在过了五年,我也不敢保证他经过了怎样的进化,但是就在刚才你拒绝我的时候,我已经取得了你那台计算机的操作权限,想要进行格式化,但是失败了。”

      “您是说……我的䞽计算机已经……”卡尔的脸色惨白。他想到如果事后被查出来这一切탰的源밥头都来自自己的计算机,恐怕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璧“还好您来了啊。您一定要给我作证啊!这些事不是我干的,我的电脑是被入侵了!”

      “不用担心这⌃个,今天来的就算不是我,只要是任何一个合格的专员,都不会把责任怪휨罪到你Ꞟ头上的。”卢克回道。不过他还有些话没有说出口:“颾如果帝国需要找责담任人来当替罪羊的话,计算机上有这些痕迹的卡尔应该是不二之选吧罢。”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个病毒程序不具备自主的网络传播性,所以目前你们这里唉应该昡只有这四台电脑受到感染了。歹”卢克道,“现在只要将这四台计ꅗ算机进行物理销毁就可以了뭅。”

      팰 劼 “好好好!”卡ﻸ尔的冷汗都要流下来了㋢,他现在巴不得这个对自己不利的证据被销毁,䒲“我马上就去办!”说着,他就招ᙉ呼了几个人离开了。

      等卡尔他们离开后,卢克也关上了电脑ֲ准备离开了。

      卢克作为斯纳科皇室的子嗣,却和他的职位没有一点关系。他作为PE的高级铤专员,全部都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做到的。他是楯皇族史无前例的天才,皇帝老头也在很早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这个五儿子惊人的天赋,所以在鑙他十八岁的时候希望能够去PE任职,皇帝也是同意了。之后卢克就在PE跟着一个师傅开始作为专员的生活。如今킓已经过去六年了,卢克成为了PE鼇年轻一辈最优秀的专员,身为能力者也成为了ℨLV4了。卢克有最出色的逻辑推理혹能力和全面的观察力,他在任何犯罪现场都可以找到关键的蛛丝马迹,无论跟多狡诈的罪犯博靀弈时都能始终占据主动,哪怕是一夫当关的高等级能力者罪犯,他也可以利用有限的手头资源完成逮捕。而他的绰号“盘蛇”,也成为了一个象征,一面代表着精英的旗帜。就像刚刚那铺天盖地的巨大数据,实际上全部所有的信息在那半秒钟一页的刷新时他就已经看完,并且还记下了所有的异常内容,然后在脑内进行排查后,最后才锁定的那四台计算机。

      “‘卡通炸弹’这个病毒之前起始于亚陆,参与那次活动的所有专员,包括我,都认为这个病毒的制作和传播者都是亚陆白家的人。但是这场策划的곇幕后人员应该是那个律师和狐皮才对啊……难道白家也有参与吗?”卢克坐在车内,开始思考着各种可能¤性。

      “殿下,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问道。

      卢克想了一会儿,理清了一下思路:“先去机场。让那边的人把飞机准备好,随时都能出发。还有,莫特的那班飞机的乘客名单和乘务员名单都给我准备一下,再让机场安排一下,等我到了再降落,我要一个一个地排查。”

      “好的。”司机打ポ了个电话交代了这些事情Ɖ,然后开车朝机场驶去。

      ————————

      B市机场外,帝国部队的军用车辆将整个机场都包围了,再外面룣还有一些政府官员的车。利迪市长和奥度伦总督长都在一辆车内,开车的亵司机是奥度伦总督长的秘书。 

      “报告!机场的⑓所有角落都已经排查过誙了。厕所、地下室、候机乱厅、办公室……都没有发现莫特的身影!下一步请指示!”一位军官来到车前报告。

      “继续排查,等候指示!”奥度伦回道。

      “总督곈长,机场里也找不到,基本可以确定是有能力者插手了吧໵。”利迪市长小心翼翼地说,生怕被车外的人听见。

      “嗯……”总督长沉吟良久,“确实,恐怕我们再这么查下去也不会사有什么结果了。ꫝ如果是能力者的话,也不是我们普通人可以处理的。听说PE已经艻派遣了最任务级别的高级ݘ官员来调查这件事了,现在还在皇ᭇ都调查,应该过几个小时就能过来接手了吧。据说是PE最优秀的大꾨人物,到时候你可要好好招待啊。”

      “是是是!”利迪忙不迭道,“那督长您㉤什么时候去皇都上任啊?我好准备一些贺礼,恭喜您步步高升呢!”

      利迪这话根本不是为了送什么贺礼,而是在试探上头对这件事的态度。如果上头认为这件事和他们没关系,该赏还是赏,那奥度伦总督长还是쁆有机会升到皇都去,自己也有机会在政㠦途上跟进一步。反之,如果上头把责任怪罪到懏他们身上,那ş别说升官了,就像之前在电话里镍说的,严重起来掉脑袋都有可㕶能。

      奥度伦也知道利迪的意思,心里不禁鄙夷:“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现在所有相关的人员,无论普通员工还是总负责人都人人自危,这个蠢货还在这做着升官发财常的白日梦,也不想想自己的态度,几个电话才把你从床上催起来。真当上头的人都是傻子任你ሴ糊弄吗?”̖

      不过虽然心里很鄙视这种目光短浅且没有自知燔之明的人,但是还用得到他,也没必要把话说得太难听,只是没好气道:“谁知道呢。反正这次过ﯖ后能不被调走就好了。” 㽊

      利迪见总督长一副阴阳怪气的语气,也是知道了可能性不大,心里一纮阵悲凉,原肻来这两天的醉生梦死都只是㾕一场梦啊。他又很快开始担心,那个所谓“最优秀”的PE高级探员,会不会把他之前报假账的事情挖出来啊。受贿炉、吃回扣,再加上报假账罪加一等……利迪开始想着要不要干脆跑路算了。

      另一边,一架飞ݭ机缓缓降落在跑道上,停稳后≳开启舱门开᪐始下客。卢克就站在下客通道外,身边还跟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军人待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