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自慰喷水颤抖H

      地底岩洞ㅋ十分适合修炼火系fl法术,而白云天也确实想更进一步钻研「焚香玉册」和玄火鉴,以及上古巫术中的火系神通,便只能让幽姬带着六尾和三尾回狐岐山。

      碧瑶自然形影不离地跟在他屁股后面,就像十ꝯ一年里的日常生涯那般᷼。

      爏 幽丮姬虽然不舍,却也知晓自己怀里这本记载焚香谷功法的小册子的重要性,更别说还有碧瑶的娘家人等着回恠家。

      她向白云天叮嘱几句,得到他的保证后,᯺这才摇曳着黑裙娇姿,护送六尾三尾ء离去。

      等他们离去后,白云天在地底岩洞的入口处,将三柄无影剑分置三角,布置出天地人三才大阵,用以愑防勶外人打扰和偷袭。

       碧瑶见白云天安排妥ꥁ当,就笑盈盈走上前,一边红着脸蛋说好热,一边挜解下自己的腰带,半褪罗裳,露出љ嫩白的酥肩和精致的锁骨,媚意缭生。

      ʖ见此,白云天也觉得휏浑身有些燥热,口干舌燥,他迅速冲上前——

      在岩浆洞穴的平台四周画下九道冰字符,瞬间气温骤降,变得凉爽宜人,与平台下方的沸腾岩浆成为鲜明的对比,颇为奇异壮观。

      碧瑶暗暗咬牙,刚想发作,却突然打了个冷颤,原来是白云天又再次施法唤来一阵窳冷风,冷得她那大片裸露的白润肌肤泛起一层鸡皮疙瘩,于是她老老实实地穿好衣裙。

      푀白云天笑眯眯地走过来,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她额头上,将他感脧悟的所有上古巫术和焚香谷功法訊都传给她,语气柔和:“瑶儿,⾕好好修炼。”

       小妮子揉了揉有些ड涨痛的脑袋,表情很是不满:“知道了,知道了。”

      白云天笑了笑,温柔地揉揉她的脑袋,然后轻轻按摩她的神庭穴、风池穴、百会穴,替她缓解一阝下涨痛之感。

      珣碧瑶扬起小脑袋,望着他秀美的容颜和温柔的神닫态,脸颊和耳尖变得有些泛红,୼干净清澈的大眼睛变得有ᔚ些迷离和媚态,心脏也不争气地扑通扑通乱跳。 至

      将碧瑶뭴安置在另一객侧,看她开始修行后,白云岫天松了一口气。

      这色妮子简直太考验他的定力,要不是武道大宗师能精准控制自身的每一处肌肉,恐怕他还真就ꅑ破功纉了。

      摇摇头,他盘腿做好,将玄火鉴悬于身前的虚楥空中,开始됱按照巫女玲珑记忆里的秘法彻底炼化它,让它真真正正成为自己的宝物。

      就像巫女玲珑那样병,肉身死去,也能将灵魂寄宿在玄火鉴内,等待有朝一日卷土重来,活出崭新的븵第二世。

      时间悠悠,过了两个月。

      门 早在闭关崦的第十天时,幽姬就回到此处,只是她没有进岩浆洞࠰穴打扰二人,而是选择在外面寻了一处឵空地打坐修行。

      宽大平台上,有一个被火焰包裹的巨大球体,球身上是金灿灿的火焰,将下㳭方的岩石꿆烧得傎通红发亮,仿佛下一秒就会融化似的。 鵶

      金色火焰的温度很高,却控制得十分精准,只蠆有直接接触的地面受到롢灼烧,空气里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热量传出。

      火球表面是密密麻麻的、成团的小金球,它们在剧烈地沸腾翻涌,像是活物一般在混乱地蠕动,给人的感觉很诡异恐惧。 舜

      似乎知道自己的模࠶样不够美好,蠕动的小金球渐渐平静消失,转而化成一条条细长的火蛇,在火球表面游荡穿梭,欢快嬉闹。

      尝但若细细深究,又带给人一种密麻的线虫聚集感,甚是渗人和恶心。

      小火蛇集体沉默ⱱ,干脆自暴自弃,彻ꏄ底放飞自我。

      有的化作龙,有蓽的化作虎,有的化作凤,有的化作熊,有的化作狼,更有的化作兔,总之슑像是在召开动物森友会。

      球体表面热闹腾腾,里面则是十分安静深邃。透过金色的ᦊ火焰外壳,隐隐约约䭮可见一道模糊的人影,䟽正是一丝不挂䯄的白云天。

      몓他借助逍遥派的华远阅读两门奇功。

      냚 之前的天音寺的「大梵般萿若决」,他只是归纳融合进自身的「通玄鬼神道」中,毕竟这个世界的佛、道、魔本就同根同源᥻,都是传承自天书。

      可惜他还未去空桑ᅣ山的滴血洞寻找天书第一卷,否则早就开ꄱ启佛、魔双修的道路,但此刻也不晚。

      ಆ 巫女玲珑作为玄火鉴的上一任主人,而曒「焚香玉श册」其实也是始脱于玄火鉴,故此凭借她的记忆,白云天对「焚香玉册」的理解程度,可谓是远远超㥝过焚香谷当代谷主云易岗。 

      金灿灿ﳸ的火焰渐渐变﮽淡,缩回至白云天的体内,显露出少年뾵洁白如玉的匓赤裸身姿。然而让碧瑶一脸遗꟪憾的是,靫仍有一大团金色火焰遮挡住那隐私部位。

      白云天睁开眼,就퀁看到凑到自己身前流口攬水的色춭妮子,眉头一挑,身形晃动,便化作一道火光消失在原地,正᢬是焚香谷秘术之一的金火遁。

      当他再次出现在远处的空地上时,已然穿好衣物,正躬身打算穿袜子穿鞋。

      碧瑶见此撇撇嘴,擦掉口水,快步走过去蹲下身子,帮他穿袜子穿鞋,就像小时候云天帮她穿衣穿鞋袜那样。

      白云天倒没有拒绝,如果一再而二、二再而三的推辞好意,会伤透这妮子的心。他十分干脆的坐在地上,捋了捋垂到地面휦上的黑௸色长发,开始束发扎冠。

      “我来吧。对了,你的修为怎么样了?”

      碧瑶给他穿好鞋袜后,又挪到他身后,拍开他的两只手,替他束发쪯扎冠。

      “两ᤕ门功法都是第三境的后期,法力已经完成统一,能㫧随时转化。瑶儿,你呢?”他双手抱膝而坐,神色温柔㒤。

      “没敢尝试双修。不过「通玄鬼神道」到达第三境邪冥的巅峰了,但是前方似乎没有了路。”碧瑶的语气有些低沉。

      白云天安慰道:“没事,万千大道殊途同归,㠿单修和双修各有各的Ꮠ好处。没有路,我也会给你开辟一条路。”寮

      碧瑶像是想到什么,双眼一亮,手上的动作也一顿袭。她从后面紧紧抱住他輻的脑袋,芋语气变得急ঙ促:“要不,云天我们双修吧!”

      白云天:???

      他没好气地挣脱开来,转身䑱在这妮子额头上狠狠地敲了两下,黑着脸骂道:“我说的是正经意义上的双修功法……”

      쌣 似乎觉得这话ݻ也有些古怪,他干脆闭嘴不说了。᪙

      ⶟ (;¬_¬)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