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地蓝

      覷说完这㇂些,江若谷又跟白玉雪提㣑起了另外一桩ഺ事情퓵。

      “ꩩ对了玉雪,ﱽ我这里还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

      为了进一步查证纪家祖孙三代的罪行,乡里緢的公安同志曾经组焥织人手ᤑ,到纪家进行过一次全方位的搜查工作。

      ˊ 搜查到的物品,除了纪根生的味不法所得,还包括赵恪这些年来断断续续自掏腰包用以关眓照纪⛨广存家人的财物补贴。

      另外还有一封信件,收信人写的是白玉雪的名字。现下江若谷要交给她的,便是这封ὧ信了。

      櫰信件完好没有被开封过,只不过或许是因为存放的年头有些长了,又没有Ž被好好保管的䌅缘故,所以信封发黄变脆,上头还有好些鼠咬虫ɪ蛀的痕迹。

      白玉雪只ᔍ看了眼信封,心下便是一阵翻江倒蚸海:信封上是她丈夫纪广存的硺笔迹。

      ﲷ “麻烦江乡长了。”

      她连忙深呼吸几口,平复了一下心情,双手接过那信件收好,并没有当场打开来看。 倵

      因为她害怕自己会在江᷁乡长父女面前失态。

      렃 信是写给白玉雪的,那么怎么处置都是她的事情,对于她的表现,江家䊕人也都没说什Ꙇ么。ꉋ

      接着,江ಙ若谷清了清嗓子。

      “发生了ᓤ一桩如此耸人听闻的案子,乡里已经决定取消原本ⱙ属于纪家老两口的那一半英雄家属补贴款텪。”

      “至于ꨌ从纪家搜出来煻的那些财物,乡里是这么决定的:纪根生的非法所得全部上交自不必说;,核至于赵恪同志送来的那部分钱款,因为本身已经被花Ð用的不剩多少了,所以乡里已经决定把这笔钱就留给纪家老太太。” 

      他顿了顿。

      “法理不外乎人情,就是冲着广存同志……唔,咳咳,总之,乡里럯头也实在不能对他们半点不留情面,就此₇赶尽杀绝。”

      “如今纪家已쉻经抓了三个人,只剩下老太太带着大儿㏲媳妇和一个小돺孙子炿,家里没有了壮劳力,老的老、小的小、残的残,眼嬆见着不日又要赔偿二柱子家一大粴笔钱㫸重建房屋,即使拿到这笔钱也定然还要另外欠债,一家子在村子里又彻底没了名声,往后ၣ的日子会过得多难,可以想见。”

      “总之,生活会带给他们最为滠严蜺厉的惩罚蝔。” 倵

      “玉雪,我把这个告诉你,主要是希望你这边不ぅ要对乡里这个处理结果有什么想法。”

      说实话,就连江若谷自己也﨏觉得这话难泗以启齿。

      㐧 可要是当真不给纪家剩下那些人留下些余地,便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了。

      马上௼就要迎接新年,㙔若是逼急了他们,欻再闹出些什么不光彩的事情来,他偗这边駏的工作也难做。

      说一千道一텆万被,英雄纪广存的家人ꕩ,礼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䜶,都是他们最大的护身符。

      乡里头这么眅做,也是不肯为了打老鼠伤了玉程瓶,再给英雄脸上Ι抹黑。

      쁱 听了这和稀泥的话,㪓江知慧鼻子里哼了一声,没开口。

      頼 主要是给她爸爸垳留面子。

      ᅲ这边迊,白玉雪略略挐点头,也没说什么。

      ମ 倒不是她就认同了江乡长的说法。

      而是,从那М天孙桂芳来找她时候的神情状态,就很清楚能看得出来,孙桂芳心里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厦九九尻。

      ≧ 就现帑如今老纪家的这个处境,㵳已㝴然心思活动的孙桂芳又怎么肯安心陪着老太太一起吃苦还债?

      騆相信有孙桂芳这么一个定时乍漵弹在,老纪家那边往后还有的埵闹呢㧒。她就静静的看着老纪家剩下那些人怎么自己把自ₖ己送ķ上绝路也就完㼚了。

      她根本不需要푋做些什么,也免得脏了自己的鐱手。뜘

      白玉雪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丝毫不显。

      “江乡长,我可脀不㝅可以问一下,这个赵恪,仙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相比于乡蓎里对老纪家搜出来那些钱款的处置方式,白玉雪还是对种这个更加好譶奇。

      她过去似乎听丈㫁夫提起过赵恪这个名字,不过对于一应细节了解的并不是很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