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

      夜游神去,日游神归。

      赵必安早早起床,폵就跑过鞀屋外两条街,这里的早餐很实惠。

      “老板,还挟是老一套。”㻝他坐鰊到位置上,从袖口排出两枚冥币。

      卖早餐的小哥应了一声,只见픆他팾甩着红烛、香火,它们在厨灶内一甩一带。

      转眼间,元宝、香烛就变成了油条、豆浆,无论赵必安看几次,都被这阴间操作震惊了。

      赵必安一边喝着豆浆Ჰ,一边嚼着油条,这比前世吃来更好滋味。

      他狼吞虎咽时,还不忘向老板搭茬。“刘二哥今天忙不頄忙啊?”

      挛 ゅ 老板笑着应道:“不忙,但过了这个点,就要忙起来了。”

      早餐店老板姓刘ﮛ,在家排行老二,在鬼界堡卖早餐有百个年头了。 낯

      百年老店,刘记包子铺的名头,在鬼界堡还是一㤬顶一的。

      而且老板心地善良,赵必安开始经济拮据砥,只有老板这肯让他赊账。

      赵䧢必安厚皮赊了几次账,之后向头预支了月钱,就马上ᢹ来这还给了老板。

      这样一来二去柕,他也成了这的常客。

      吃到一半,赵必安鼓着嘴喊道:“刘二哥再来一份打包。” ⮌

      纥刘老板手手中不停,嘴上应了一声螊:“好嘞!”

      䭩  摊位上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Ὑ来,五十个ㄮ位置都快坐不下了。

      铺子里生意砢十分⋒红火,赵必安休息时曾在这帮忙,但却只能干些端盘랇的工作。

      䘃因为在地钋府开铺子,使用技能做菜做饭,只有在前世是个厨子,在阴间才能做饭。

      对于这点,赵必安굕曾问过头儿,却没鶯有得到解答。

      他曾ᚵ经尝试着柤学习做饭,却总感觉有层膜堵着,老板动作在他眼里,永远只是翻了几下香烛,然后凭空出现了早稑餐。

      ො为此赵必安提出了一个冥词:学习能力隔阂!

      将早饭干完,老板做的外卖也好了,他拎起早餐又排出两个冥币。

      “雴小赵啊,怎么还给人带早餐ิ?”刘老板脸上露出八卦的神色,他满脸好奇地问道。“是给那个小姐姐带的吗?”

      葊赵必安“羞涩”一笑:“刘二哥,我是给同僚带的。”

      说完他便哼着小曲儿,一路朝家里走去。  推开门,汪뵸玉儿正㓇在打扫庭院,他忙高声招呼:“汪姑娘别打扫了,我给你带了早饭。”

      一䱍边说着,赵必安走到屋内,他小心翼翼将早饭放到仅剩的桌子上。

      슨꺠汪玉儿攥着扫帚,脸上露出窘迫之色:“赵公子你不必给我买╵早餐,我......”▀

      她刚想说自己能赚钱,却想到茶馆已被封,丫鬟也好久没烧花销来了。

      “你先吃着샲,等以后开茶馆赚了钱再还我。”赵必安麻溜地用差服擦净了椅子,确认椅子一尘不染后,一边抬首对汪玉儿说道。“玉儿姑娘,点卯时间快到了,我끶先走了你慢享用。”

      汪玉儿握着手中的扫帚,双眼通红,脸上又有了“몢麻花”的趋势。

      我那里做错蠤了?赵必安揇蒙了,他最不擅鳳长应付女孩子哭了。

      ⨾赵必安发动逃脱技能!

      不待玉人儿说话,赵必安连忙转身,逃也似地出了房屋,走了不到三步又回来关上了门。“汪姑娘还请在家忍耐,等日游神将出我橤就回来。”

      殅 由于买早餐,和这么一ﰗ耽误,赵必安虽然火急火燎赶去点卯,但还是成功和之前㇠一样迟到了。

      但还好大家早习惯他迟到,之前早到时候,他明显感受到众人诧异的目光。

      而这次ῌ迟到了,大家反而感觉很自然듯,更气人的是头儿也没丝毫诧异。“

      樿 日흢常点卯很快结束,但在分配任务时,却有了个小浪潮。

      ࡃ那便是赵必安的工作量增加了!

      原先单调值守奈何桥,现在多了巡逻任务,线路便是从鬼界堡道奈何桥两处。 齦

      虽然这的确㹅是好事,方便赵必安更好的签到,但他还是疑惑这突如其来的任务。

      接沫下来头儿的话᧰,打消了他的疑窦。“巡컬逻任务,由张旭和赵必安一同完成!㷿” 엓

      匷同时他收到了,来自队伍前列,张旭的疯狂媚眼。

      赵必安拱手称是,坚决不去看张旭,而张旭却仿佛较上劲了,嘴里还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遭不住啊,遭不住啊!

      옲 点츃卯结束后,张旭如同风一样跑到他身旁。퍥“赵老弟,从今后我们要一起巡逻,还请多多指教!”说完张旭还冲着他眨了眨眼。

      赵必嶔安㰮瞪ꍉ大双眼拉着他沉声道:“不会是你向头儿提出让我巡逻吧?”

      张旭冲他神秘一笑:“那怎么可能,你是有这个能力的,午后我们奈何桥前见。”

      造孽啊!我怎ꪈ么认识你这么个人才!

      赵必安无精打采走向奈何桥,同僚们的议论犹在耳ਰ侧。

      “赵必安这个燭吊车尾,怎么会和张旭搅在一起?”

      “两人关系是不是太密切了?”

      “这不是巡逻交班吗,怎么会有赵必安?”

      ϓ 别看仅仅是巡逻任务,在阴间的人其实都是륅社畜!

      他们脑子里只会想,被分ϗ配多少事情,就代表能得到多少资源,以及上司对你的看重劜程度。

      一个吊车尾,突然被分配了巡逻任务,就等ఒ于是有了转正的趋势

      但有一件事,赵必安表面还是游魂境,甚至还是一个在阴气内,百步㪙都跨痾不出的废物!

      名不副实,只会招来敌视。

      如果是以前,他只会感觉高兴,因为有了更机会ė获得资源。

      但现在他一点高兴不起来,白嫖它不香吗?

      非要自己努力,还是遭人嫉恨的努力?

      躲在暗处闷声发大财它不香吗?

      胸 ꌘ 䂶 而且地府工作环境,可Ზ比前世企业竞争恶劣。

      因为地府这里很危险,巡逻的环境很危险,执行的任务很危险。

      而且鬼也是会死的,并且阴魂散去难有痕迹,除非是鬼主좀级别阴魂,死了才会引起地府重视。 ﯂

      ⥾ 他这种游魂境阴魂,死了都不会冒一个泡儿。

      因此一天下来,少了个把阴差,卌在地府都是常事儿。

      榽虽然阴差禁止互相厮杀,但凡发现必然是重罪。

      但难免有心怀嫉恨的人,因为有些地方不需要动手,只要稍微在背后推你一把,就能让你万劫不复!

       算了,反正我是鬼将级,以后只要小心点,他஗们也픖暗算不了我!

      幸好有心理战㏓胜大法,赵必安很快调整好了心态。

      等我悄咪咪变强,你们要是真下黑手,斟别怪我直接反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