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闹在线观看

      坠很快,十五分钟过去了,在黄雷导演的一声“开始”后,演员们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电台播音室内,刘慕跟张玟正在播音。刘慕开口说伨着台词:“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涧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阳光,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今天你路过了谁,谁又丢失了你呢?从䃥你的全世界路过……”

      “我是陈末。”“我是小容。”

      崵 遢说完开场台词,刘慕接进打来的电话:“这位听众朋友,你好。”

      这时,在外面的热芭正打着雨伞,拿着一个收音机,打着电话。这一场戏,是雨中的情景,节目组准备好了洒水车,可以人工沉定点下雨。

      ⌱ 热芭或者说幺鸡ᮕ说着:“陈末老师你好,今天是我的生日。”

      …… 䢛

      硃 这一场戏又拍摄了不少时间,在第四条的时⯬候终臿于过了옥,接下来还是刘慕他们三人的戏。

      “休息一会,演员去换好衣服,道具、布景准备好。”黄雷杻喊了一句。这也就是都市剧,要是古装戏的话,一佂个造型就要花不少时间。

      “各部门准备,第十七场六镜一次,开始!”看到大家都已做好ᜋ准备了,黄雷喊了声开始。

      广播电台大楼,一群耕没来多久的实习生围着,在看小容得过的奖杯和荣誉,互相讨论着。然后䄮陈末来到他们的背后,说道:“哎哎,你们啊,就是盲目崇拜。”

      在陈末教训着⏀实习生的时候,小容也过来了,跟陈末聊着几句后,看༣着这群实习生,问道:“你们有谁愿意跟陈末老师实习的吗?”

      然后实习生们支支吾吾,纷纷找借口推辞…옺…

      “咔!那个谁,右边数第三个那个男的。”黄雷指了指,嗯,都是龙套也叫不出人的名字:“你干什么那么开心啊?表现出不屑、或者尴尬的情绪都蚡可以,这是当人面不想跟他实习,你笑那么灿烂是什么鬼?”

      人家其实也没太开心,就是稍微笑䮜了那么一下,当然了这肯定不符合要求。

      “导演,对不起,我……”

      在龙套男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黄雷打断了他:“行了,记住就行了,各部门准备好,咱第二次,开始!”

      至于说龙套犯错立马开除?那不能쒳的,现找龙套得用不少时间,既然是龙套了,也不能保证下一个龙套不犯错。当然了,要是哪个䏜龙套跟主演一样连续因为他NG几条,那肯定会被辞退。

      ౖ 好在这次,大家都表现得不错,拍摄继续。

      彯“我愿意!”

      在大家都不想跟陈末楔实习的时候,人群中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䡩大家都看向她,打这个女孩就是⟙幺鸡了。

      遽 幺鸡抱着文件夹走了出来,向陈末鞠躬:“陈末老师你好,我是瑶集。”

      幺鸡名字其实是瑶集,想想也知道,幺鸡不像人的正名,这是陈末跟瑶集第一次见面。 蒗

      ⎝ 听到这,陈末有些好笑,翻了个白眼:“幺鸡?我叫白板。”

      镖 “噗!”

      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刘慕这个样子,热塗芭一下子笑了出来。得了,这一条肯定又完了。

      “对不起,导演,我的问题。”热芭笑出来,自己也知道坏了,连连给大家道歉。

      “行了,行了,都注意点啊,要不要休息会?”黄雷也没在意,更没发鄴火。不是说热芭就特殊对待,也不是黄雷当导演没脾气,而是才一两条没过,这太正常褌了。导演发火,肯定是特别不顺的时候,那个时候脾气上来了,嵰真的是逮谁骂谁。

      “不用、不用。”热芭赶紧摆手,说道:“我这可以继续拍摄。”

      电影拍摄继续。

      杶 “陈末老师,不是麻将里的幺鸡,是瑶集,琼瑶的瑶、集合的集。”热芭看着刘慕,说着台词᪊。也是就这一句了,这一幕就算拍摄完了,所以热芭没要时间调整。

      “咔!”这一幕拍完了,黄雷喊完,刘慕也过来一起查看拍摄效果。

      “小慕,怎么样?我觉得很不错了,这一条可以过了。”黄雷询问着刘慕的看法。经过这些天拍邲摄,黄雷是发现了宒,刘慕的执导能力不弱쟑,可以说是很不错了,肯定比他自己要强。鲅

      虽说是两人联合执导,但现在黄雷基本都是看刘慕点头说过,他才说过。既然你厉害,那귗就你说了算,至于跟刘慕争话语权,黄雷没想过那些。

      这部电影他自己可投了不少钱,好好拍摄上映赚钱不好吗?再说了,他跟刘慕关系那么好,何必起不必要的争执呢。跟着人学点댭导演知识,学学人家的拍摄手法,这不香吗?

      “嗯,可以了흩,那就过吧。”刘慕点着头说道,看了一遍没问题,这一ؐ条就保留竧了下来。

      中场休息,工作人员开始布置下一个场景。演员该化妆的촕化妆,该对词的对词,该休息的……嗯,她要走了。

      “刘慕,今天我的戏拍完了,我就先走了。”热芭换上自己的衣服,过来跟刘慕道别。

      ⓯ “去吧,你个大忙人,我就不送你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美鈬女一去兮不……”不想热芭有什么心理负担,刘慕还开了个玩笑。

      当然了,没等刘慕把这句话说完,热芭就一巴掌呼过来了:

      “哼,别以鼊为你是导演,我就给你面子。”热榧芭微微仰着头,傲娇地说着,最后还跟黄雷他们点个头示意,然譴后就上了自己的车子,走了摐。。。

      女主的离开,对剧组其实也没多大影响。现在圈内,很少有哪个导演拍戏,中途没鞖艺人出去跑通告的。要有的话,那不是特别厉害的导演,就是特别不出名的剧组,里面的演员外面都没通告呢,想跑也没地跑去。

      걛说起来,演员拍戏途中外笎出跑通告,肯ҥ定会影响他(她)自己ぇ的状态,但这点影响还是斸可以接受的。你也可以想一下,有些剧组为了借助艺人的人气热㝟度,即使TA同时᥊跑两个甚至以上的剧顐组,ષ都ꌈ能忍受。这么一看,⑲只是出去跑通告,也能算得上事?

      ————

      室内,陈末、猪头以及茅十八他们三⫶人家里,陈末拿回外卖,分给大家。

      陈末:(画外音)旺在我家蹭吃蹭喝蹭住成了一种默契。可怕的是,我居然习惯了他们的存在。

      猪头和茅十八抢着拿自己的盒饭,陈末拿了一份给他妈妈。接着说道:

      “我说你们啊,四肢健全,你打断一条胳膊,你出去讨饭也行啊!”

      猪头则才是一边吃着一瑉边说道:忐“这个不烫嘴啊,烫嘴好吃。”

      这一段戏份臢比较简单,拍了两条就过了,其实差不多是一条过,想着又不赶进度␤,就又拍摄了一条,这样做后期的时候也多个选择。

      拍完这段剧组也开始放晚唻饭了,等会还要赶场,拍摄夜晚街上的戏份。这些琐事当然不用쒬刘慕他们操心,已经有工作人员提前去清场、布景和安放设备了。

      “刘导,我这段ʯ时间的핹表演怎么样?你给我指点几句?”吃饭的时候,彭玉畅端着碗过来刘慕这了。

      “嘿,我指点你一脸。”刘慕没宔好气地说着,用筷子头㣀敲了他一下:“吃你的饭啊,你还是밾叫我木头吧。”确实,刘慕就不是很会调教演员的人,这方面要数老谋子最厉害了。

      䝝“这不是在片场吗,万一你刘大导演不高兴了,给我小鞋穿,我可受不了。”听到刘慕那样说,知道还是那个刘慕,彭⿷彭也是开起了玩笑来。

      说起来,彭玉畅最早以为刘慕就是挂个名,导演的事肯定还是要黄ὰ老师来,毕竟他突然会쪋写ᔊ剧本已经够让人吃惊的了。然而事情总⛠是那么出妱人意膏料啊,经过这些天的拍摄,彭玉畅也知道了,刘慕他的导演能力并不差。现在大家也都知道了,黄雷基本就是在刘慕演戏的Ҧ时候,替刘慕掌掌镜,真正拍板的都是刘慕。

      “少来啊,男儿胸怀似大捱海,你放心,就算你真的冒犯到我了閤,我也不会给你小鞋穿的。”既然是休息时间,刘慕就随意许多了,跟彭彭瞎聊着:“大不了,后期把你的镜头P丑一些。”

      “我就知풵道,你肯定会嫉妒我的盛世美颜。”彭彭臭屁地说道。

      “别说这么㛂恶心的话啊,我还要吃饭呢。”刘慕作出一副被恶心到了的样子,接着说道:“你这段时间,怎么都不找我吼聊天啊?”

      ⌓ 听到这话,彭玉畅斜着眼鄙视地看向刘慕,说道:“你好意思说呢,这些天一到䲭吃튞饭休息的时候,你就往人热芭那凑,我可不敢打扰你们。”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我们都是说些电影的事情。”刘慕回想了一下,确实㤾他跟热芭聊的쏰比较多,“再说了,我也没有每次都去找人家吧?”

      “是,你不ㄜ去找人家,人家就过来找你了,反正我每次都发现你俩在一起。”彭玉畅继续说着。

      “那什么,我俩对手戏比较多,需要经뮁常对对词,商讨怎样演绎效果最好。”嗯,还真是彭彭说的那样,刘慕只好找了个烂俗的借口,别人信不信那是别人的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