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石头演员

      周全ꩅ无奈道:那好吧,只是眼下当如何?

      苦竹玮道:将山庄重新规划一下,建造一个城堡,分区管理,再把他们的家属再招回来定心。

      周全有些为难的道:他们可能并不想再回来。ᎌ

      苦竹道:那些你不用管,你就告诉他们,安全了。

      周全闻言,嘴角抽搐道:他们能相信吗N?

      苦竹道:爱信不信,城堡尽量规划大点,设施差点都无妨,最主要的是人口,越多越好,只是后山绝对不能动。

      周全疑惑道:不知大少爷需要这么多人口干什么?

      苦竹道:以后你会明白的。

      ᥊ 说着,苦竹站起身,离开了正厅。

      再次来到药房,见药不理和朱八德几人都在,苦竹道:药师傅,我要恍九宫⍼图。

      闻言,药不理将视线转移过来,疑惑道:你要九宫图干什么?

      웢苦竹颯道:应证心中设想。

      见苦鮪竹没有多说的意思,药不理无奈챍道:츷那好吧,我᷋去拿。

      说焯着,药不理便≪直接离开了。

      펙这时候苦竹看到橘红生和若彤两人在煎药,便走了过去뛀问道:他们都走了,你们为什么不走?

      ᱁儜两人没想到苦竹会主动过来,闻言,橘红生道:镱离开这里,我也不知楡道要往哪里ꡁ去。

      ᔂ 苦竹道:天大地大,何愁无处为家␐。

      苦笑一声,橘罼红生道:家是心灵的港湾,我在这里感觉到了温暖,大少爷不欢迎我吗。

      苦竹不答,看向若彤道:他傻了,你怎么也跟他一块傻。 Ԕ

      微微一笑,若彤道:一块傻,就不觉得傻了䑽。

      嘴角微微抽搐,苦竹道:好吧,既然你们都傻了,我也没办法,给你们一个任务,做到了的话,有特殊机缘奖励,时限爋为三年。

      橘红生好奇问道:是什么任务啊?

      苦¯竹道:那天矢我酿造了一种名为“红颜”的半极品,我需要㘚你们在三年之内嫶酿造出来。

      闻言,两ᴤ人瞪大眼睛,둀互相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这款酒的酿造难度明显高出一大截,没想到苦竹竟誧然会把这个酒方传出来,若是没猜错的话,这就是目前的最高级别酿造术了。

      带着激动的心,ᛡ橘红生道:您要亲自教我们吗。

      然而,苦竹却是摇툕头道:我没空,你们让朱师傅教就好了,现敠在告诉我,可有信心。

      两人闻言,虽然有点小失湖落,但朱八德的酿造术也非同小可,橘红生带着疑惑问道:大少爷,您뼿不怕我们学会了之后怕掉吗?

      苦竹不屑一笑,道:哼,两个傻子需要在意吗。

      尴尬一笑,橘红生謂真诚道:谢大少爷信냲任,我有信心。

      点点头,苦竹道:很好,随后你们跟朱师傅走吧。

      说着,苦竹便直믬接离开,又找到朱八德,道:朱师傅,有件事要麻烦您了。

      龖娺朱八德疑惑道:什么事?

      苦竹道:那两个小家伙就交给你带了,教他们能教的所有酿造术。

      Ἆ朱八德皱眉道:所有?你连那个殧失败的仙晧酒也要教?

      ⿢点点头,苦竹道:对,不需要保留。

      ꠅ 朱八德道:你疯了,那可是用到仙酿之法了。

      苦竹道:那魪都小事,没有正法,他们永远都只能在凡ຽ品中停留,而这些凡品╙已不入我眼。

      終 朱八德有些迷糊,忽然,想到什么,道:你打幾算对仙品动手了吗,材料何来얊?

      苦竹道:已有眉目,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闻言斳,朱八德忽然一笑道:好,甩掉一身包袱,也省得遮遮掩掩的不利索。

      苦竹笑道:等会阿城䇌会过来,你们原班人马尽快回去,那里才是你们应该待的地方。

      朱八德惊道:原班人马!可是他们都入魔了啊。

      苦竹道:没事了已经,等会阿城过来,师傅就知道了。

      这时候药不理走了回来,拿出一张古铜色的皮纸道:这就是了,属相탘什么的都有标注。

      随便看了一下,苦竹便将之懔收了훾起来,道:谢谢药师傅,你们忙,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 见苦竹要走,药줺不理急道:你酿造的特效药快用完了。

      遜 闻言,苦竹脚步一顿,想了想䥀,道:药师傅将配方交给朱师傅吧,我没空。 璖 ܀

      药不理不解道:你要忙什么啊,뚥我还有一副新的药酒方,是配合内服用的。

      忽然,苦竹一转头问道:配方何在?

      见状,药不理面露一丝得意的笑,从怀中取出一张纸,上面写了一堆名字,缑只不偎过看样子却只是幅药材合Ꭰ一。

      苦竹看了一会后,将心中疑惑问了出来,道:为什么这次只有两幅药材洊?

      药不理道:五行平衡,金木水火土杩各得其一,一三汶五为阳,二四为阴,쟣阳中有阴,阴中有꽅阳,两者彂不可分开,阳主外,阴主内,合则内外协调,相辅相繐成。

      苦竹闻言,心中念头顿起,一串串数字自心中闪动,忽然问道:这是九宫图?

      药不理笑着点头道:正是,上面都有标注的,븈你好好看看经验就知道了。

      苦竹皱眉道:为什么九宫图也仭讲究五行?

      药不淕理道:这个很简单⣹啊,五귈行图不也⊣有阴阳吗,没有谁离的狀开谁,相生也相克,相灯乘也相侮.

      你可以把九宫图看作天,把五行图看作地,天ᘘ方㤓地圆,两者合并成一副图后,你会发现所谓阴阳五行其实都是一体的,

      忽然灵光一闪,苦竹想到阴阳造化鼎上的图案,不正是个类似重合后的图像,想到这里,心中有些激动起来,道:谢药师傅指点,我先走了。

      见苦竹又要走,药不理急道:那副药酒方可是需要你来酿造啊。

      ቀ苦竹闻言솰,头都不回道:什么时候有空再说。

      넵……

      一路回到叶心兰的房间中,见紫薰柔和叶清泉在说着什么,苦竹道:你们两个回去休息吧,这里不需要㛈你们了。

      紫⪔薰柔皱眉道:你想干嘛?不是去拿解药吗,解药呢?

      ❠ ꉺ苦竹道:我来照顾心兰,解药的事不用你们担心,你们现在的任务是红尘佛心经,一段时间内还需要你ᔉ们来镇守山庄,若你们这个时候翮因为心兰倒了,就是真的没救了。

      紫薰柔道:我们可没你说的那么弱。

      苦竹道:弱不弱心里没点数吗,去去去,别在这里碍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