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爱ed2k

      秦无衣的眸子里有一团火焰燃起,这是父亲自幼给她灌输的思想,恨不生做男儿身,驰骋疆场裹尸还!她没有机会身先士卒,领十万兵马,饮马北海,但她能帮助饮马北海的人,从小她也是按这个目标被培养的。ᶭ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拜见,秦无衣点点头,常胜便打开门,门外站着信使。

      信使低声道:“令支城刚到的加急信件。”

      ᘤ常쨲胜不敢怠慢,忙将信件收起来,吚示意信使离开,然后他拿着信件交到秦无衣手里。

      秦无衣打开信件,喚过了一会儿,方才轻轻地笑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个释然安心的弧度。

      常胜忙问道:“主公有什么急令?”

      ꀼ 秦无衣低声的说道:“秦伔管家和南宫烨回到了燕国,依兰和春雁也没事,负了点轻伤。”秦无衣压踌在心口的几块石头,到今天终于落了地,虽说自己为饵这是既定好的战略,但是其中的惊险真是一㧀言难尽。

      若不是半路杀出一个燕蛮儿,恐怕他秦无衣早就命婉丧九泉了。

      秦无衣道:“按照脚程,父亲的使者ꕙ应该快到东胡大单于庭了。”

      常胜也笑了起来,“浡估计姬樾这一回要气死了。”

      秦无衣摇了摇头,道:“姬樾冲动有余,谋划不足,不足以成大事。”有一句话秦无衣没说,真正有威胁ᓵ的是那个在东㚐峽石谷中埋伏兵马截杀他们的人,那才是一个狠角色啊!

      至于这个人是谁싃,还真的难以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竿,无论这个人是谁,他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敌人。

      쒁 她可以想到,在整个刺杀事件中,就连姬樾也被那个幕后的人利用了。如此可陹怕的城府和算计,谁又敢小瞧了。

      “小姐,有句话末将不知该说不该说。”常胜觉得有件事需要给自己小姐提个醒,这里没有旁㘷人,他也就对秦꾐无衣以小姐相称。

      “常叔叔,什么事,你但说无妨。”秦无衣将密函帛風雨文学子里的火盆里,看着密函慢慢的烧成灰烬。她抬起头,盯着常胜问道。

      常胜犹豫片刻,说道:“那个东胡的燕蛮儿虽然救过小姐的命,但毕竟是北地蛮夷,是我们燕国的死敌,将来有一天我们终将会在战场上相遇,我就在想小姐还是莫太用䍨心才是。”

      秦无衣呆呆ⷃ的站在那里,聪明如她,常胜话里的意思她又岂能不知?

      只是她却害㒯怕去想,本来情窦初开的年级,遇上了正确的人,是人间美事。可是偏偏天意弄人,让他是一个东胡人,一个燕国的京世仇。

      他们又岂能得到众人漻的祝福?

      “常叔㠕叔,我?”她本来想说什么的,可是话说出口,只说了一个我字,却再也说不下去了。華

      有些事,⼯不说还可以装怈聋作哑,一旦说出来,就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小姐,我也不是非得让小姐干什么,只是我想提醒小姐,就小姐的婚事而言,恐怕就连主公都没权力决定。ᨵ王上和王妃都对小姐颇为宠爱,估计将来是要指给某位王子成婚的。既然结局已经注定,那么小姐就应该别给那효个胡儿希望,这不仅是对他好,也是对小姐好。”

      秦无樘衣低着头,两只手捏着自己的衣角,静静的听着。

      “按说是臣多嘴了,那个燕蛮儿我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少年,只可惜生在了东쭓胡,若是能生在大燕,或许还真是小姐良配。”

      秦无衣的露脸色有些苍白,她紧咬着嘴唇,薄薄的唇瓣被她的牙齿咬出一排牙印,唇瓣上渗着鲜血。

      “小姐,还望小㊝姐多三思,再说了,主公也不会同意的。”

      秦无衣定定的站在那里,她转过身,打开书房的门,她忽然觉得书房里有些闷,胸口有些闷,心里更是闷得一塌糊涂。

      一个黑影消失在假山背后。

      秦无衣从门里走出来,轻踩着脚ៀ步,仿佛每迈出一步都要花费好大的力气,每向前走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姇她慢悠悠的走在院子里,来到院子中间的一颗柳树下,月明星稀,一轮弯月挂在高空之上,清凉如水,感受着微风的轻抚,她的脸上扫出一丝͎痒意。

      常胜跟在秦无衣走了出䂷来,忽然转身对常胜道:“常叔叔,你觉得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蔏 常胜见小姐问的认真,也不敢怠慢,忙低头说道:“小姐聪慧睿智,乃不世出的奇才,ᅥ是我们秦氏一族复兴的希望。”

      那知秦无衣露出蔑然一笑,她抬头望着那半轮明月,身影有点孤单,等了良久,才听见她的话慢慢传来。

      “常叔叔,我才十二岁啊,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罢了。”是啊,才十二岁而已,也不过一个弱女子而已,哪有那么多뇠的奇才,那么多的智慧,如果可以,她℺宁愿她ӯ只是一个乡间的浣衣女。

      可人生,没得选,不是吗?

      “你的这个问题,我今天就可以回答你,我什么都可以妥协,唯独这件事,我要自己做主。哪怕对面站着的是王上和王팠妃,我也是这峖句话。”艔秦无衣坚定ॿ的说道。

      听了秦无衣的话,常胜也悲从中来,心里暗道:“或许主公也是这么想的吧,若能让女儿生在普通之家,那该有多好!”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想去看看燕哥哥,有件事我得告诉他。”秦无ṷ衣挥掉脑海里的思绪,将心头萦绕的烦恼统统埋藏起来,一想到要去见燕哥哥,忽然那些莫名的思绪跑的一个不剩。

      荅 䛡这时候,两个伺候的丫鬟手里带着一件披风走上前来,替秦无衣披上,秦无衣觉得这两个丫鬟还挺贴心,于是夸赞了一句,

      “常叔叔手下的丫鬟还挺细心的。”

      只是丫鬟说了一句话,瞬间让她感觉到堕入冰窖一般。

      鬅 “公子,这是燕公子让我们给公子带过来的。”一个粉色衣衫的丫鬟俏生生的回䁇答道。

      哔“什么,哪个燕公子ꂩ?”常胜正一头雾水呢,于是问了一句。

      丫鬟说道:“就是和公子一起回来的那个燕公子。”ꂁ

      “丶什么?”秦无衣뾕刚披上的披风被抖落下来,“你是说洗澡的燕公子?”

      两个丫鬟被秦无衣失态的样子吓了一大跳,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忙两个人跪在地上,头贴着덿地,瑟瑟发抖。

      秦无衣ঈ也顾不得细问了。

      她撒开쩬腿跑到另一边的燕蛮儿休息的卧房里,一把推开门ᄑ,冲了进去,也不顾常胜跟在后面大喊。

      她呆呆的站在屋子里,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床上的被子䒅整齐的叠放着ﰲ并未动弹,秦无衣吩咐丫鬟们拿的新衣服也整齐的叠放在床上,唯独不见了人影。

      她都快急的哭出来了。

      常胜跑进来,看着屋子里的情状,知道发生了大事,忙出去指挥人马去襖追燕蛮儿。

      秦无衣像丢了魂一样,她轻步走过去,一下子坐在床榻上,圈紧了自己㑐的身子,将头埋起来,低声的哭起来。

      녅 “你这个笨蛋,你这个笨蛋!你是天底下最大最大的大笨蛋!”

      她含糊不清的骂着,也不知道是骂自己,还是在骂燕蛮儿。

      她知道,燕蛮儿走了,悄无声息的走了。

      而䤣以他的个性,既然选择不辞而别,那常羉胜派出去追的人,恐怕都会恹恹而返。一定是➎常叔叔说话的时候,刚巧碰上燕蛮儿来找她,被他听见了常胜那番话,所以才走的。

      闹了两个多幰时辰,常胜气冲冲的回到了那间客房,丂秦无衣一直那样蹲坐着,连姿势都没有换一个。⁷屋子里战战兢兢的跪下狺六七名小丫鬟,却是一点嘥声音都没有。

      “公子,是我的错,我这张嘴不该乱说的。”常胜寒着脸走进一点,这时候人多,他只能以公子来称呼秦无⑬衣。“我找遍了整座平郭城,结果都没有燕公子的下落。”

      쨢秦无衣慢慢的抬⑯起头,她的眼睛红肿着,看来哭的时间不短,丿不过这个时㥭候早没有了泪水。

      鍭她双目无神的问道:“去驭城门口问了没有?Ɲ”

      ∛函 常胜道:“这个时辰,平郭城的城门早关了,没有城守壱大人签发的通行令,是出不了城门的。”

      눖 秦无衣淡淡的说道:“让我们的人都撤回来줵吧,他已经出城去了,不用再找了。”✴出了平郭城,便是茫茫无际的大草原,找一个人,比在大海里捞针还要难上几分。

      “可是,公子,我?”常胜还欲再说,但秦无衣打断了常閖胜的话,说道:“燕哥哥想出城,那座城门是拦不住他的,再找下去,没什么必要了。”

      “哎!”常祝胜气的一甩袖子,今天这事怪就怪在自己多嘴多舌上,这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自己操那么多心干什么。本来小姐就对王上干预她的婚事很不满,好不容易쑫遇见一个붭知心的人,可却被自己的这张破嘴给生生说没了。真想一把撕鄤了算了。

      轲“公子,都是我不好,你千万被气坏了身子。我自己去领五十鞭子去,满口胡言,有违军浙纪澎,真是该打。葢”说着就准备往外走。

      岂不料,秦无衣却加重了声音,说道:“常叔叔,我说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和你没有关系。”秦无衣知道,常胜说的都是实话,就算他们两人真的相爱,将来也会遇到常胜所说的那些阻力,只不过就是一个早晚遇上的问题。

      常胜一愣,气的甩了自己两巴掌。 걟

      屋㰙子里又陷入了一阵诡ꌧ异的安静。就在这时,那个粉色衣衫的小丫鬟弱弱的说道:“公子,那个···燕公子··欷·离开的时候有一件东西要我交给公子。”

      如晴天霹雳般,划破了屋子里的宁静,所有的人目光不约而同的盯向了那个粉色衣服的丫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