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安商演全暂停

      第二天,莉莎特地早早的起来来탱到普金酒店和陆绪一起吃了酒店的自助早餐,免费的早餐不吃白不吃,普金禚的自助早餐还樄是很丰盛的,莉莎以前也很少有机会吃,因为她不是那种能和别的客人一起起床吃早餐的人。

      ↷ 澳岛码头

      澳岛去港岛的轮船班次很多,现在也不是旅游旺季,用不郷着提前买票,陆绪很快就买到了去港岛的船票。

      澳岛码头,出境关口前,陆绪背着一个包,看着莉莎说道:“想好了,随时打电话给我,我还会在港岛会待넱几天的。”

      两人昨天就交换过了电话。

      뤢 莉莎点了点头,陆绪的提议她暂时还没有쎨想好。话说有了1000多万,她去哪里都能过得很好,犹豫只是因为她不知道去港岛干什么,真要管理公司,她也不知道能不能管好。

      陆绪张开双臂,莉莎笑着往前一步,二人拥抱了一下后,陆绪转ⲫ身走向出境关口走去。

      莉莎呆呆的看着陆绪的背Ⲕ影,㴓感受着残余的体温,心里莫名一阵伤感。

      ---

      渡轮稳稳的行綇驶在奥港之间海面上,也算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一个小时后渡轮靠岸停在了中环的港澳码头上,港岛到了!

      刚刚一下渡轮,出了关口䊾,两个身影便朝陆绪走了过来。

      “陆先生,你好,我们李先生派来的接你的。”

      陆绪一挑眉,两人明显是提前得到了消息在这等他。至于他们口里的李롁少,陆绪也只能联想道小李少了,最为港岛最大的냫富二代打听一个人的登船信息应该不难。

      只是让陆绪不解的是,如果有事的话,为何上次在普金不说,那次大家聊得还不错啊。

      难道是쏹为了那个鬼子的资产?陆绪心里暗自猜测。

      正好他也要打的,现在有人来接连打的的钱都省了,于是陆绪很干脆的上了这辆前来接他的宝马。

      嗯,宝马750,还算不错啦。

      陆绪本来打算坐着豪车好好欣赏一下港岛的风景,结果这辆豪车开了不到5分钟就停下了。

      陆绪抬头一看,这不是四季酒店么。

      港岛的四季酒店就在中环码头边上,走走路都比开车方便。刚刚车里的5分钟有3分钟在堵车、等红绿灯,陆绪只得心里暗自吐槽:‘我去,䈡这么近你有必要开车么,走路都比你快好不好。’

      其实请陆绪坐车只是出于礼仪而已,这是港岛或者西方教育里出于对客人的尊重。接客人的车不能是MPV或者越野车,只能是轿车!哪怕这辆轿车是最糥普通的一辆大众,而家里还有一辆豪华越쌤野车,那也只会选择轿车,除非两人的关系很好。

      屲 陆绪跟着服务员走到了四季酒店的三星米其林餐厅,里面小李少和李光显正坐在里面等着自己,小李少亲切的走过来伸出了手。

      “陆生,欢迎来到港岛。”

      “凯哥,客气了。”

      和小李少和李光显握了握手以后,陆绪挑了个位置坐下,服务员适时的上了一杯茶。

      嗯?还是龙井,这是跟龙井杠೒上了么。

      小李少先开了个场,笑着问:“陆生,上次的资产可有要出售的么撫?”

      陆绪奇怪的看了小李少一眼,想到了上次小泉真一的资产里好像还有一家模特经纪公司的股份,这姢个他也用不到,正好联想到小李少年少风流成名,于是陆绪问:“有一家模特公鵅司,叫新凯娱乐,李少应该听说过吧,有没有兴趣?”

      㫘“咳咳”小李少被陆绪的一呛,什么叫我应该听说过。

      小李少觉得⁚陆绪的话里总有一种调侃的意味在里面,自己虽然以前确实鳚很风流,᎑但是现在,好吧,还是⫴很风流,不过俎好歹也稍微收敛了一些吧。

      “新凯娱헦乐鉫啊,我好像听过,要是十年前我可能会入手,但是……,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可是很想要的。就是上次普金里坐在我边上的何明辉,我待会帮你问一下。”

      小李少年纪不小了,已经过了浪荡的年纪,不怎么爱玩了。何明辉这ᨮ小子和以前的他很像,爱玩,对新凯娱乐之类的模特公司应该会感兴趣髏的。不过这小子家里从政的,现金流也不知道够不够吃得下新凯娱乐的股份。

      “好的,那就谢谢李少了퐛”陆绪举起龙井示意了一下。

      “呵呵,龙井就不要喝了,上酒吧,自从喝了你的龙井,其他的龙井我都觉得没味道。”小李少笑呵呵的让服务员打开红酒。

      勨 “这是白马酒庄的珍品吧,李少破费了。”陆绪虽然不怎么喝酒,但是对于红酒这类的知识尩却是特地了解过。

      眼前这瓶红酒是法国八大庄之一的白马酒庄出来的红酒,白马酒庄也被成为法国最出色的酒庄之一,该酒庄出䏉产的优质红酒,往往最少价值䘘数万美元一瓶。有些时间久远的值得典藏的更是能被拍卖出几十元美元的价格,价值远超同等㣨质量的黄金,而眼前这瓶显然不是普通的白马ၓ。

      “今天可不是我请客啊,而是边上的这位李少。”时机合适小李少一言就点出了今天他不是主角。

      刚刚一直坐在边上没有说话的李光显,这会举起㞜杯子,致意陆绪道:“陆先生,上次见过。”

      嬛 陆绪点头,举杯示意了一下李光显죰和小李少后抿了一口红酒。

      喝了一口后,李光显又继续道:“实不相瞒,这次冒昧托恺兄约陆先生出来是有事相求。”

      陆绪疑问,他一个19岁的学生,能有什么让你们这些富二代相求的,就算是为了上次从小泉真一手里赢来的股份,在商言商直接谈判报价即可。

      小李少挥手让服务员出去,李光显看着门合上,才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南洋李家,打算开拓北美的酒店市场,第一站就是拉斯维加斯。”

      李光显言简意赅,陆绪却联想到了什么。

      拉斯维加斯出名的是什么?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赌,毕竟有世界赌城的称号,澳岛不过是‘东方赌城’,这个赌城就是指拉斯维加。

      拉斯维加斯ᬱ的第二产业就是酒店业,拉斯维加斯的酒店业也是全球最有名和最繁华的。

      õ 陆绪手指敲着桌子,问道:“所以你需要一个赌技厉害的人去帮你们撑鼥场子?”

      撑场子?虽然陆绪的话比较直白,但是意思没错,李光显很直接的点了一下头,道:“是的,想要在拉斯维加斯ɓ新开酒店,需要接受当地的同行挑战,挑战总共有三轮,分别由拉斯维加斯的三家赌场各派出一位高手来和我们南洋李家进行赌技比试,三局两胜,只有赢了酒店才能开业。”

      奉南洋李家的酒店已经建成装修好了,现在就差这个开业资格。这也窀是拉斯维加斯的惯用伎俩,你要想先赢资格囋在建设那是不行的,不然每年他们光应付挑战就要花费很多的精力。

      所以当地赌业和ハ酒店业联跢合定下了这么个规则,新开的酒店一定要建成装修好以后才能进行挑战,要是挑战失败,那么新开的酒店或者赌场就要以‘成本价’转让给赢得酒店。而这个⁤成本价,是ᗫ真A的成本价,按发票价格来核算的成本价,你要是没有岝发票,那么不好意思㎚了,不认的。

      这也为了给其他想吃蛋糕的人增加ඟ难度和风险!

      其实要不顾这个潜规则强硬开业也行,但是肯定会收到当地同行的联合打压,这对酒店以后的发展很十分不利。

      而且要是赢了挑战,另外也有好处。输了的那2家或者3家酒店、赌场,就要在2年内负责新开酒店的安全事宜,也就是说要是新开的酒店2年内出了安全问题,都要算在上次挑战输了的几家酒店身上。

      这样大家的利益便绑在了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等2年过后新开的酒店站稳脚跟了,就⪆可찵以独当一面了。

      当然这个挑战的名额,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턍

      小李少在边上呵呵一笑,心里暗自讽刺‘是所有䈡的人新开酒店都要接受同行的挑战么?只怕老板是黄皮肤的才需要接受挑战吧。’

      陆绪心想:‘这不跟广东他们的武馆一㩾样么?新开的武馆需要接受当地三位武师的轮番挑战,赢了的才有资格开武馆。’

      李光显继续说道흞:“陆先生上次在普金赌技惊人,故此我想请陆先生代表我们南洋李家进㬔行骰宝方面的䯠比试,我们南洋李家可以奉上5꛵000万美金,不论输赢。”

      李光显说的很诚恳,5000万,还是美金,他是特地下了重注。

      㞃但李光显心里却一点底气都没有,要知道陆绪前两뻥天一把赢了几十亿,现在看不看得上䈖那几个亿还真不一定。

      陆绪无奈的看了看李光显和小李少,他其实不想参合进这么麻烦的事情里面,婉拒道:“我只是个学生来旅个游啊。”

      小李少嘴角抽了一抽,只是学生来旅个游,一次赢几十亿,我也想当学生啊,天天旅游赢几十亿的那种。

      “陆先生,这次挑战不用常驻镁国,只要귖玩几把骰子就行,来回我可以派专机接送,5000긨万美金业也可以先打到你账上,是税后5000万。”李光显看着毫不意动的陆绪,还不死心,继续加重注码。

      陆绪一点都不在乎李光显的重注땵,有了faceB00K的几百亿美金,他不差这0.5亿,而且这件事看上去就是个麻烦,依旧摇了摇头。

      ᎙ 李光显叹了口气,陆绪ᰱ的拒绝虽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但是还是很失望。如果今天陆绪答应了,那么他们李家就要马上安排拉斯维加斯的挑战了。挑战也是ឿ有期限的,而且酒店早开业一天就早一天收益,不然每天空放着,没有收益不说,还要白白空耗维护费。

      这时正好李光显的手机响了,李光显对着小李少关照了一声,起身出去接个电话。

      蝼᮪“恺兄,麻烦了。”

      小李少点了点头,然后起身送了李光显出去,南洋李家的资产并不比他港岛李家少,都是下一代接班人,小李少理应要给뛘出尊重。

      回身落座,小李少看着陆绪轻声道:“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的,흮李光显家族囂在南洋甚至是国际上还是很有势力的。”

      小李少这是在提醒陆绪交好南洋李家会对ꔭ他很有ꖑ帮助。

      “李少,我主要是怕麻烦,而且我也不差那5000万美金。”陆绪无奈的笑着,看着小李少实话幖实说道。

      小李少摇了摇头,南洋李家的战略布局和他们港岛李家没什么瓜葛,自己已经尽力了。

      不想再说这件事,小李少笑着道:“你啊,也别叫我李少彦了,不嫌弃我老叫我恺哥吧,好歹껻痴长你几岁繏。”

      “恺哥”陆绪是个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卑家伙,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举起酒杯敬到。

      “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你手上的股份,我待会联系一下阿辉,到时候我做个局你们自己谈。”小李少递了一张名片给陆绪。

      “谢谢恺哥哈,我没有名片,我打个电话给你吧。”陆绪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一下上面的电话然氀后按掉,这下双方也算互换电话了。

      小李少把陆绪的电话和名字保存在手机上,又把手机放在亢桌子上道:“到时候给你电话,这两天你应该还在港岛吧。”

      陆绪点头,道:“应该还要在港岛待5天。”

      打完电话的李光显很快就回来了,顺便祒还叫服䫳务员上菜。刚刚的事情显然没有影响三人퀃的食欲,不愧是米其林폍餐厅,味道就是杠杠的,陆绪在两人惊讶的眼神中吃了4人份的食物,还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天生胃口好。”

      三人边吃边聊,气氛倒也不错,期间李光显也没有再说让陆绪帮忙的那件事,仿佛刚刚的事情都没发生过。 헤

      焜 婉拒了小李少想为他在四季酒店开个房լ间的好意,吃好饭陆绪直接告辞了。

      送陆绪到电梯口,李光显递了一张名片给陆绪道:“陆先生再考虑一下,如果考虑好了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陆绪接过,点了点头,并未多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