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爸爸KISSINTHEDARK

      “既是自创一界,还哪来的假公济私。”这话也不知是哪里传来的。

      剑雨微微一笑,低头偷着乐,看来这些都是他早已预料。老大捋了捋胡须,然后袖子一甩,双手靠背,就向前方走去,然后说了两个字“游园”。

      大家看着老大远去的背影,然后互相之间木讷地对望了一下,纷纷喊出“老大,等等,等等我们。”

      难得大家这么有雅兴一起游玩,好多年来,这应该是第一次。剑雨却没有走,他还乐在其中,只听见老大远远地召唤了一声:“剑雨,快来解说解说。”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甩下很远了,而且旁边还有傻愣着釩的冷姑娘。

      “来了,来了!”剑雨拉着冷姑娘几个箭步就到了老大跟前。

      待剑雨到了后,老大打量了一下剑雨说:“콚剑雨,你可以呀!”

      剑雨知道这话后面,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就唯唯诺诺地苦笑了一声,回道:“哪里,쐎哪里!”

      “这宫殿好呀!”老大边说边捋着胡须。

      “是呀!”陈道风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老大的跟前。

      梁真可就更加巧妙了,就跟在剑雨的污身后,也不怕再次得罪剑雨,竟然还妙닫语相加说:“真配老大哧的气质。”

      陈道风早就知道梁真脸皮厚,但却不知道竟然如此之厚,这刚刚得罪了剑雨,又跟剑雨走这么近,怕是不挨抽不爽呀,想到这里陈道风倒想做个顺水人情,说:“梁真,你鼄这是话里有话呀?”

      梁真也不知道他是真有准备,还是天不怕地不怕,这剑雨的实力刚刚老大已经称赞了,莫非这梁真不信,想一探虚实。只听梁真大大方方地说了句:“哪里,就觉得䃤老大那茅草屋该换换啦。”

      ⩺ 剑雨先是眉毛一竖,然后又缓和下来了,看来这并没有到他的痛点。

      陈道风见这个顺水人情并没有做到位,干脆就更加直白地说:“梁真,明人不说暗话,你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你是想让剑雨把这宫殿送与老大?”

      老大虽然感觉身后这两位说话有些不对劲,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把他也推出去了,这是想让他做挡箭牌去夺ᜤ人所爱呀。老大心想也不知他两安着什么心,不过看着这华丽的宫殿,老㙚大心里也是各种滋味,若是说全然不为所动,那是自欺欺人,但是也不至于全然为其所꧂动,毕竟若是老大想过这样的生活,这么多年来早就可以实现,当然这多少就得靠着落遗界的所有人帮助了,但是这剑雨靠着自己的力量实现,着实让人钦佩,而且是匪夷所思。

      带着先看看再꠲说的想法,老大不动声色继续游园。

      梁真可就一点客气都不讲,接着说:“道风兄,你这也太小家子气啦。我说的是这地界都送与老大。”

      这梁真狮子大开口,可却也不是为自己争利,真没把剑雨当成这里的主人了,可终究还是激怒了剑雨,剑雨说:“梁真你跟祾踪我就为了打这主意。”

      剑雨虽然语气平缓,但是怒气早已经上了手心,冷姑娘在他旁边已经感受到了一种想教训人的气息,也正因如此,冷姑娘双手轻轻地握住剑雨的手臂,这才让这种气息稍微缓和。

      冷붾姑娘知道剑雨并不是一个小气之人,在这段修炼的时间里,剑雨对他们三人的照顾那也算๾是无微无至,虽然有时候有些严厉,但是那是不可避免的。冷姑娘知道,这里不单单代表着金碧辉煌与奢侈,更多的是可能代表着他的乡愁。

      富人也有乡愁!

      梁真回道:“打什么主意,你ꦰ又用不了这么大的地盘,再说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盘不孤独吗?”

      “我也住!”冷姑娘实在看不下去,感觉这⣖梁真就像明抢一般。

      梁真大笑,由于老大在这里,也稍有收敛,就说:“我这都是为大家好……ݻ”

      但是话没说完,就有人大叫,原来大家都已经散去,各自在这地界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而此时的喊叫声,来的比较突然,在这宁静而又美好的地界,这样的喊叫声是没有人能够忍受的。正因如此,大家的注意力都朝向了声音的方向。梁真生性好奇,马上上前几步,在前头张望,却没有见着异常,于是大骂一声:“大白天的,中什么邪!”

      ꅽ 这话音刚落,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梁真只感鰔觉脸上一阵绞痛,马上倒地。

      大家后腿几步,镇定后,才知道原来是一只不知名的野兽扑在了梁真身上,显然脸上已经中招。想必这就是大家尖叫的原因,不过这野兽速度之快,竟然뜩连梁真都没有躲过这迅速的一击。

      没等大家发话,剑雨上前,此时要说最疑惑的,就是剑雨自己了,因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当务之急不是思考原因的时候,而是怎么帮梁真驱除这只野兽。

      剑雨右掌向下,伸出一指冎,然后向野兽划出一气,说是气,还不如说是光ᡞ,因为并没有气旋或气浪产生,而是平静的一闪,正中野兽的头部。

      此时的梁真也拼尽了全力,向野兽腹部踢去,这才挣脱了野兽的爪牙。

      老大虽是吃惊,但是早已细细打量了一番野兽,这野兽虽然未曾见过,但是其相貌多少与麒麟有几分相似,不过可以肯定不是麒麟,因为其凶相的背后隐藏着的并非一种东西,好像有千变万化一般,就连已经成型的模样,若是你不沉下心来,即便再怎么仔细地查看,也辨识不了它的容貌,但它最大的特点,就是쇔能勾起你心中的恐惧,一߇层一层的向你的内心挖掘,就连老大这般修为的人,也不敢多看。

      这时间像是定了格,短短半分钟,好像过了半个世纪一般,大家来不及细想应对之策。梁真更是还没来得及看看这猛兽,而等待大家的却是一阵逃窜,因为在这形势本就不清的情况下,竟然在猛兽的后方突然跳出一大群这样的猛兽来。

      剑雨虽然不知是何原因导致,但是以他对这里的熟悉,他当机立断再开一界,但他知道这般匆忙,而且一次性为这么多人开界,那难度可就无法形容,但是事在人为,只见他双手先是在手掌上有些动作,然后整个手臂有了些动作,最后身体自然入定,双脚盘坐腾空,看似动作繁多,但是也就是几秒的时间完成。就踪是如此,大家又聚在了一起,而此处显然已经与刚刚的场景大不相同,除了能够识别各自容貌,其它一片漆黑,就连踩着的地面,也是无形的,若有若无,也不知到底有无地面。

      但是这些不重要,收了法术后,马上说:“大家点点人数,这里是安全的。”

      而剑雨早已扫视一通,心中已然清楚冷姑娘没到,而几秒钟的时间,正如他所料,梁真的回答也是如此。而此时的梁真鬑脸上的血迹已经进行了清理,但是留在他脸上的爪印却很明显㽚,他一手捂着伤痛,脸上及其不自在,但还是清楚地把整个人员情况继续描叙了一番,说:“其中十人受伤,但并无大碍。”

      “也不知这野兽为何如此厉害,我们这么些人,竟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其中一位伤者说。

      剑雨自己清楚,此时讨论这些并没有用,而冷姑娘还没有来,为今之计他只有再次冒险,去解救冷姑娘,只听见他说了句“你们等我,我去搭救冷姑娘”后,剑雨就不知去向。

      老大此时神情自若,尽管大家比较吵闹,但是丝毫影响不了他的心境。

      陈道风虽然感觉奇怪,但是也不好去问老大,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这个时候老大一般都会有所安排,避免大家造成混乱。

      大家的言语中更多的是埋怨,有说剑雨使坏;有说自己倒霉;也有说自己空有一身修为。但是最最让人生气的是这种说法,竟然说:“在这黑布隆冬的地界,不知剑雨又耍什么花招。”

      陈道风虽然也不喜欢这地界,也不知道事情的真实缘故,不过却觉得大家的言语有些偏颇,无奈之下,便向老大询问了一番,说:“老大,大家这种情绪不利于现在的形式。”

      老大直摇头,陈道风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只听见老大说:“我摇头不为别的,只为落遗界感到惋惜。”

      在一声长长地叹气后,老大继续说:“落遗界可谓是被励精图治,那里的风气虽不能说是清气纯正,也算是无歪风邪气。但是眼下我手下这么多修为高深的人,危难时刻的脆弱,让我着实没有颜面呀。”

      眼看老大不想继续说了,陈道风只好直奔主题,问道:“这剑雨到底闹哪一出呀?”

      老大看了看陈道风,非常严厉地说:“原来你也是这么想剑雨的?”

      看来大家对剑雨的误会不浅,老大继续说:“你们小看剑雨了,就我们现在待的这地方,就已经是临近虚空了,只是这里被剑雨的定力所开,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否则像大家这种心境,如何受得了虚空境,早就飘散得无影无踪,我真感到害臊。”

      陈道风略有所思,显然已经理解老大的意思,但是也没辙,大家爱咋咋地吧즜。老大并没有说完,继续说:“道风呀,剑雨的修为可真在我之上呀é。”

      这时陈道风才想틂起以前看过一本书,书上写着“虚空出万物”。当时不以为然,这时好像理解了这个道理。뱑

      㿛 老大继续说:“这剑雨也真是深藏不露,这么多年来,竟然没有透露过半点高深的修为。”

      就在老大与陈道风交谈的时候,剑雨已经见到了冷姑娘。

      冷姑娘虽说不会法术,但是人还挺뺾机智的,只见她躲在一棵大树背后,尽管这些野兽向前狂奔经过了这个树,却没有回头,竟然没有发现她。

      剑雨出现得可真不是时候,再晚点就刚好出现在野兽的后方,万事大吉,珫而此刻堵在他前方的还有三只野兽,庆幸的是他已经发现冷姑娘,至少省去了一个牵挂,可以专心对付这几只野兽。

      剑雨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与这几只野**过手,信心却是满满的,毕竟兽非人类,想对付起来还是有很多唼办法的。为了让战场离冷姑娘远一点,剑雨趁这些野兽奔袭的时候故意朝右方奔去,而此时的冷姑娘ﴐ本来脸露喜色,见剑雨想要离去,本能地以为剑雨没有看见她,于是喊了剑雨一声。

      这清楚而急切的一声,虽然让剑雨听得很清楚,可同时也要野兽听得很清楚。

      这些野兽好像对冷姑娘更感兴趣,放弃追逐剑雨而调头扑向冷姑娘。这会冷姑娘可就急了,本来神情呆滞,见野兽扑来,脸上更加没有表情。

      而此时剑雨也有鴴些措手不及,鿜眼见着想赶在野兽的前面截获已经不可能了。于是随手一挥拍出几个树枝分别射向这几只野兽。

      只听见几声怪嚎,野兽被树枝击中后,恼怒得很,竟然停止了进攻冷姑娘,而转向与剑雨对峙,露出两个獠牙,哈喇子掉一地,像是很久没有开荤了。冷姑娘趁机又往树的另一面移动着小碎步,这个时候剑雨已经知道了冷姑娘的用意,为了更好的作战,他用右手向地面一切,一道红光直逼向冷姑娘的脚底,就是一瞬间,冷姑娘还没来得及喊叫,竟然已经落到了树上,而此时的冷姑娘向下张望了一下,赶紧用手捂住了嘴,怕又喊出声来。

      剑雨给冷姑娘使了个眼神,这才全神贯注地投入到与这几个野兽的战斗之中。说来也奇怪,这野兽的攻击速度着实惊人,就在剑雨正视它们的时候,一只野兽已经腾空到了剑雨的眼前,这时剑雨虽然只需稍稍偏头就能闪避,但还是没有完完全全地摆脱这一넠击,这野兽最后利用自己的尾部还不忘了给剑雨重重的一击,只见剑雨的脸上留下这畜生尾部深深划过的痕迹。

      冷姑娘䂦看着心疼,可又帮不上忙,真是心急如焚。

      剑雨稍稍退后,心想就几只畜生而已,能厉害到哪里去,然后用手抹去脸上的血迹,这回他决定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想给这几只野兽致命一击。可是一运气,不管是集聚体内的还是周围的能量,发现平时随意可以打出的一招,这会竟然使不出来了。

      但是这可由不得他说收就收,这一招不打出去,再换下一招定然是来不及了,即使不被这野兽扑倒也会被其所伤,所以能聚多少力就聚多少力,先打出去ꆌ再说,就这么一出手,虽然没有使出全力的一招,但六成功力还是在的,而这也仅仅只能击退这只野兽此次攻击,而此时另外两只已然扑来。

      剑雨见状不好,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向右后方离去。

      而野兽紧跟不舍。

      剑雨边跑边喊:“冷姑娘,你先在那待着,我引开他们再过来。”

      说完剑雨跑得更快了,边跑边感叹:这哪里来的畜生,在我的地盘这么嚣张,而且这么久都没让我发现。

      虽然是感叹,但回想起来,他还有些后怕,觉得捚自己刚刚新开一界把大家藏起来是完全明智的,否则刚刚那么多的野兽,那可就真是吃不了兜着走。这也让他理解刚刚为㯤什么这么多高手都受了伤。

      剑雨连跑带飞,借着树枝树干的力,在林间四处乱窜,而这野兽也是如此,在树间跳蹿的能力一点都不比剑雨差。

      쒽只可惜了这优美的一界,孤有胜景,却无心欣赏,成了一个战场。

      这几只野兽还是穷追不舍,剑雨知道硬碰硬是没有丝毫胜算,只能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才能以弱胜强。

      到了一个宽敞点的地方,剑雨格停下来了,没有转身,因为他知道,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时候,转身对自己更不利。那样面对着敌人,很容易被敌方的气势所吓倒,让自己的理智即判断홧锐减。

      而就在停下来的时候,后背直发凉。剑雨真是捏ᦽ了一把汗,感叹道:“这几个家伙真是跟得紧,都不给我留点喘息的机会。”

      但是这股凉气也是好事,这样剑雨正好可以判断攻击者的方位,以待其到来之时,来一个侧击,让其致命。

      剑雨心中充满了自信,可是就在准备侧击之时,他却感觉不妙,这股凉气根本就不是一股,而是三股,原来这三头野兽竟然从三个方位同时进攻,根本就没有侧击的余地,即使侧击了一头野兽,也会被另外两头所伤。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多想了,眼见没有进攻的机会,那就只有躲闪,就在剑雨向前躲闪时,背部一阵剧痛,他便倒向前方,飞出了十多米。

      剑雨被击中了。

      “该死的野兽!”剑雨忍痛骂道,这是他生笚平第ྀ一次被打得緀这么狼狈。

      而谁会管他的狼狈,野兽才不同情他,并没有给他留下喘息的机会,第二次进攻又来了,显然这次是不打算让剑雨站起来了。

      这次剑雨可就不能在被击中了,不然的话可就真会葬送在这里,打是肯定不行,还好,他突㐬然想起了道法之道,就还躺在地上那会,他念动咒语,运转真气,由嘴转心,也不知道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打开道法之道,但事情的转机好像更有可能出现在危机时刻,只见恍然一闪,三只猛兽纷纷扑了个空。

      而剑雨呢,他四处张望着,视野间有高大㧌树植一棵,成伞状向ꝛ四周㸠盖去,四处布满小花的草坪,在树干上还有一个吊房,旁边有一索梯,而小花朵的草坪远处有一条蜿蜒的小溪,整个环境寂静而优美。剑雨知道,他已经远远地抛下了刚刚追逐的野兽,这里也是他常来的地方,

      剑雨微微撑起了身子坐立,然后调阖息,他暗自庆幸自己还能逃脱,虽然身体现在有些虚弱,这主要是真气耗损过快导致,其根本还是很硬朗的,稍微调息一下,就会没事。

      而此处是个让人静思的好地方,但ꅑ他还是想不明白,这野兽到底是怎么来的,看来这天下的未知真是太多了,茫茫然的无羁尽就是茫茫然的天下。

      而在这茫茫然的天下,剑雨能够开辟一界,那就更像沧海一粟那么地渺小,又那么地充满希望。

      剑雨感觉好些了之后,起身向冷姑娘方向走去。他也担心冷姑娘等得太久会有什么变数,就再次运用道法之道传送,虽然刚刚的调息实在太短,但在这得天独厚的环境中,心境如此平和,真气也恢复得快,短短这点时间已经恢复了三四成。

      见着冷姑娘后,冷姑娘可高兴了,一个深深地拥抱马上向剑雨扑来。可是这不比地面,树上可没那么自由度,而焑在冷姑娘的身子与剑雨相拥的时候,冷姑娘的脚崴了,突然就往树下落,恰巧冷姑娘搂着剑雨脖子的双手,也顺势拉着剑雨往树下落。

      此时的剑雨稍稍有些惊讶,但是却无动于衷,因为他两并不是竖直以站立的姿态掉落,而是横着身子像是在空中躺落一般,两人在空中旋转着,宽松的衣物向四周散旋,伴随着树叶飘落。剑雨没有使用一丁点法力,就这么自由地飘落,因为在这个短暂而漫ᵫ长的过程中,双眼的距离是恰当好处,就是这样的距离——两人手臂伸直相拥的状态——是一个刚好可以用眼睛装下对方的距离,远一点视野又太富余,近一点视野又太过狭小。在这个距离下,剑雨的眼中只有冷姑娘,冷姑娘的眼中只有剑雨,周边旋转的氛朠围,샚那只是流光溢彩。

      冷姑娘的头脑中꧶总是在思索,眼前的这个人还是我想的哥哥吗?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被这位男人一次一次地融化,一刻都不想与剑雨分开。

      “嘭!”一声重响,剑雨被重重地摔落,这是他的后背拍在地上的声音,其中夹杂着一些树叶挤压的声音,把摔落声悄然地柔和了。

      “痛吗?”冷姑娘问。

      剑雨微微一笑,虽然此时他感觉嘴里早就已经干裂得冒火,但是꿲还是干脆有力地Ⰲ吐出了两个甜美的字眼“不痛!”

      或许这个定格的画面,我们想让它永远地定格在脑海里。而在虚空境的其他人,可就热闹了,在这里若不会自己找乐子,可就真的乏味至极诓,什么都没有,而若是你的内心世界ꓗ丰富至极,那又是缢一个什么都有的世界。

      老大自然已经不在乎世界的丰富与否,而是苦于大家百般无聊,于是叫大家打坐,但是这里与平时打坐那就截然相反,平时打坐那是想脱离于纷繁的世界,而此时的打坐却是想回到纷繁的世界。

      人就是如此,在这就想着那,在那就想着这,为何?心动罢了。

      若心不为所动,任其万物变化。

      这个打坐,不ᕱ到半分钟,大家就交流起感受了,在双目闭合的世界里,大家的世界就像脑海中的洪流向自己倾泻着纷繁万物。

      而更多的人谈到的都是自己的家乡,看来无论事物怎么变化,自己的环境怎么改变,根深蒂固的乡愁,都是与生俱来的,是人的组成部分。

      也䳩有落泪的,当然更多的是欢笑,因为家乡的苦累,在化作泪水的时候,总会有一两个人、一两个场景、一两个故事给泪水放点糖。

      有人甚至大笑,他说他看到当年自己做土财主的模样,因为那时候真感觉钱是万能的,而此时看着当时的万能ꔭ,也就只有一万个能,但那样东西或许也没有一万个能,又或者一万个能的外面,那是一片万万不能的汪洋大海。

      “我下辈子就想做做土财主!”有人就非常欣赏上面做土财主的经历。

      管他呢——反正也管不到。

      唯独老大没有表露自己的心境,或许他看到了很多,或鮽许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已经是心如止水?

      ࿧“不知这虚空境到底能支撑多久!”争归争,吵归吵,但是也从来不缺少理智的人,恰好这个理智的声音,还体现了他的学识。

      大家都睁开眼看着这个人,原来是陈道风,这陈道风对虚空境还是有所了解,尽管第一次进入虚空,感觉是乏味中的新奇,但若是长时间待在这里,那是定然受不了。他知道虚空境是不稳定的,而这里能够如此的稳定供大家一起待着,那都是仗着剑雨的定术,让这里暂时能够稳定,但是这种定术到底能够称多久,却没人知道,更不知道定术消失后会出现什么后果。

      陈道风这话一出,大家就哗然起来了,老大让大家静坐,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制止力了,大家的心思和注意力都在对虚空境的认笤识上了。

      “前路是未知,后路又是野兽。这是要把我们困在这里呀!”一名很少说话的人,甩着袖子站起来说,显然他已经不想打坐了。

      老大也是没办法,但还是安抚大家说:“还是得等剑雨来了再说,毕竟这是他的法阵。”

      老大这么久没有发言,虽说没有办法,但是心里已经想了好多事情,就拿开始的那些野兽,他是可以断定与剑雨无关,因为那么好的一个地方,谁也不舍得留有此物,即便留,也不至于这么多,毫无驯化。

      剑雨此时还在那个树林子里,只是这个时候他与冷姑娘已经找了一个较安全的地方——与野兽最后交手时逃离后调息真气的地方,短时间这些野兽是找不到的。

      这里的好地方多得是,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里好,而那个地方自己已经去过,已经感受了那里的气氛是远离野兽气息的。

      在这里,剑雨继续调息,而冷姑娘却好像并不在意遇见什么了,竟然对剑雨说:“我想好了这个地界的名字,这里花好袕、景好、人好,而又出现了劫难,那就叫‘善劫界’。”

      剑雨睁眼继续调息,仔细领略了一下这几个字,并默念了几次“善劫界”,感觉不错,又闭上了眼,微微一笑柬,说了一句:“这地界终于有名字了。”

      “是呀,这里除了那些野兽外,什么都好,要把这些野兽去掉才好!”冷姑娘摘下一朵小花,拿在手上,一边说一边玩弄着那朵小花。

      “谈何容易呀!”剑雨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这些野兽怎么来地都不知道。”

      这是关键,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对敌人全然不知,那就太难了。况且剑雨已经与这些野**过手,它们ᜒ着实厉害,虽然从它们的相貌上看,确实是野兽,但是世间哪有如此厉害椅的野兽。

      “除非……”剑雨欲语还止,看来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又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冷姑娘可就等不及了,忙着追问:“除非什么?”

      “除非活捉一只……”剑雨说了半句,可又摇摇头。

      冷姑娘还是追问不放,说:“活捉一只,然后呢洷?”

      她见剑雨直摇头,知道剑雨有些为难,就鼓励地说:“难归难,但终究是一个办法呀。”

      剑雨听见冷姑娘如此说,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说:“捉住一只活物,倒是可以探究它的出处,因为任何物都有出处的,包括它所拥有的力量,何况这畜生如此大的力量,獌连我都怕它三分。”

      剑雨又睁开了眼睛说:“如果迚真的捉住了活物,那我一定有办法得知它的出处。”

      这些话虽然是平常语言,丝毫没有儿女情长,但是冷姑娘却心生暖意,她知道剑雨这一次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的。

      剑雨这会儿,身体已经好多了,但是真气实在耗损太多,每次都是拼死一搏。此时花香鸟语,一片祥和,剑雨竟然不由自主地关心起冷姑娘了,说:“我不在那会儿,你怕不怕?”

      冷姑娘像是被问蒙了一般,这个过程实在太过突然,太过凶险,她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害怕不,反正整个过程都是一种求生的欲望支撑着,哪里可以逃就往哪里逃,哪里可以躲就往哪里躲。

      而现在被剑雨的问话,倒是引出了无数的思绪与情感,她想到了当她躲在树背后的时候,那时看着狂奔离去的野兽,感觉她自己心脏的跳动就像跟随着奔跑声一样,没有规律杂乱而快速的。保现在冷姑娘回想起来,当时的心脏根本不够用。而且看着每一只离去的野兽,它们后背的跳动以及挥舞的尾部,每一个动作都像一次威胁,最后干脆冷姑娘就闭上眼睛了,眼不见为净,有句歌词叫“闭上眼睛就是天黑”,此时冷姑娘感觉“闭上眼睛就㾚是力量”,可以让自己不再害怕的力量。

      并且在冷姑娘的内心深处,最最惧怕的是这些野兽的猛然回头。

      显然最终野兽没有给冷姑娘内心深处重重一击。

      剑雨见冷姑娘许久都没有回答,就继续问:“怕不怕呀?”

      冷姑娘这才从思绪中回到了现实,说:“我都是闭上眼睛的,没有时间想怕还是不怕。”

      “那就是吓得不敢睁眼咯!”剑雨笑着补充道。

      冷姑娘也不反驳,却又说出让人佩服的话来,她撅起嘴说:“怕又如何?反正我毫发无损地逃脱了野兽的袭击,而你却是一身伤痛。”

      剑雨咳了两声,知道冷姑娘开玩笑,就继续说:“早知如此,就不来救你了。”

      这真气显然已经疏通了剑雨的整个经脉,那两声轻咳,就是受伤后气阻的释放。当然此刻剑雨不仅仅是经脉疏通的舒坦,更多的还是因为冷姑娘的相伴。

      而冷姑娘的下一句话,更是让这满山遍鳶野的蠉野花,重新绽放一般,让这天空的云彩再也舍不得遮住阳光,而黑夜更是舍不得阳光的离去。

      冷姑娘说:“你舍得吗?”

      此话觘虽然是问剑雨的,但冷姑娘却又不知为什么自言自语起来,没有等剑雨回答,自己先说上了一句“你舍不得!”

      逗得剑雨再也不把无声的微笑当成一种有修养的答案,而是放声嬉笑,是一种天然的毫无修饰的笑,更是一种男人柔情的笑。

      剑雨还在继续恢复真气,其实对于修炼之人,耗费真气那是常有的事情,而恢复真气,那就更加是家常便饭。但是从来都没有这次的感觉,以前每次恢复真气都是独坐一处,静思冥想。久而久之,感觉自己身上的真气都有些讨厌自己一般。

      是的,此刻剑雨明显感觉到真气也是有温度的。那时候的真气是冷的,而此刻身上的真气热乎着,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或许就因为冷姑娘的陪伴。

      而天也是如此,恰当好处的就天黑晴了。

      獮冷姑娘与剑雨背相互靠着,这样也不影响剑雨的恢复,同时也相互之间又有个照应。

      冷姑娘说:“你怎么就这么厉害,而又这么细腻。” 

      剑雨感觉奇怪,就问:“此话怎讲?”

      “我是说你看,你能够新开‘善劫界’,这是你的厉害;而你又把‘善劫界’雕琢得如此美妙,这是你的细腻蒵呀!”冷姑娘指着前方的吊屋说,“你看那个吊屋,都不知道你造他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剑༔雨与冷姑娘这样相互靠着,能够隐约地感受먍到冷姑娘后背的温度,听见蛺冷咺姑娘的这番话就不假思索地回答:“其实是因为细腻而来厉害,厉害而细腻。”

      剑雨对“善劫乸界”是有深刻的认识,他知道这里首先是他的乡愁,然后是他的渴望,置身于这片美景中,谁都会想到还缺点啥。

      就像现在冷姑娘的陪伴,让这“缺点啥”的美景圆满了一般,或许这个“缺点啥”中的“啥”,就叫温度。

      冷姑娘感觉身后这个男人,虽然脊背也并不宽敞,身材瘦瘦高高的,还挺匀称,但是靠着感觉挺舒服的,而且感觉这个靠背会在需要的时候马上出现。靠着他即使野兽再来也不会害怕了,因为这个靠背能够폊让她感受到战胜恐惧的无尽力量。

      天还是同一块天的,同样的,钟明张望着这片黑色的天空,ꬑ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原来这片天底꽟下的他,此刻有一种慕名的冷。

      请记住钟明就是我!

      我还在专研那关于粮食的问题,这是一个没有日夜的问题,因为从来没有明朗过,总是在黑夜一般。

      在这片黑夜走久了,就感觉疲惫,需要力量,于是我说了一葦句:“这落遗界今晚真的很冷,不知道这些人都去哪儿了。”

      我又低头思考我的粮食问题,好像刚刚那句话就是我放出去探寻支持我力量的语럅言。我想这句话一定在四处乱窜,到处找寻着答案:为什么今晚这么冷?为什么其他人都不见了?

      我说的其他人也包括了冷姑娘,冷姑娘跟我吵了一个不算架的架,不会就这么大动静不见我了吧。

      真的很冷,我干脆就提前睡了。

      老大这边是真正没有黑夜也没有白天,只能照见几个人,这算是莫大的恩赐了,大家都能相互看得清,彼此之间除了嘴上有些埋怨但是心中还是都相互牵连,相互支持。

      陈道风说:“剑雨这么久都没来,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大家没人回答,因为谁也不知道。不过梁真倒是有一建议,说:“要不我们齐心协力,一起冲破这界,레与剑雨会合。”

      老大也觉得不能干等,但也不能莽撞,就问:“大家也说说看各自的意见吧。”

      梁真继续说:“到那里想办法,总比在这里干等强。”

      其他人本来就觉得不应该躲在这里,只是对那些野兽还心存余悸,但是听见梁真的这句话,也都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比较这么多年来,那么多风风雨雨都经历过了,这关键时刻还是得团结一致。

      老大见大家没有什么意见,那就按照梁真说的做,一起冲出去。冲出一个地界,其实并不难,只要力量足够强,破坏起来还是容易。这一点老大早就心里有数,于是叫大家摆阵聚力,说到底就是把力往一处使,既然梁真说要冲出去,那老大自然就安排他作为聚力的核心,其它人都以他为核心进行聚力。

      老大见大家都清楚了各自的分工,就说:“等下大家听梁真的指令,我会在梁真说聚力完成时,向梁真的前方打出一道口子,而梁真只需在刚刚的口子上再加上一掌,我想这地界也就崩塌了。”

      听老大说完,梁真就把事情安排下去了,大家都各自疏通经络,从各个穴位汇集真气,然后纷纷向梁真输入。梁真此刻感觉身体被各种力量侵入,而这种侵入与被打入是有区别的,打入的是对抗性的,而这种输入性的侵入则是在体内遇见阻力则转向,向顺流而下的河水那样柔和,而仅靠力量的输入,而不理顺这些力量,那么这些力量在梁真的体内⣙也是没有多大用处,不能形成一股聚力。因此梁真这个关键点,重在梳理气血,让真气都朝着一种方向流动,形成环流,然后这种势力聚集到一定程度,再经过双手的两脉向目标打出,这样就可以融合大家的力量,做到齐心协力。

      只听见梁真的一句“聚力结束”。

      老大马上把早已握于手中的能量团向梁真的前方打去,一道金光一闪,一种焦灼的炙热感马上袭来,而梁真紧跟其后,双掌推出,一团浑然之气马上扑向了金光的尾部,就这样轰响了一阵,大家的心像是被震了一般,根本稳不住身子,这种强烈震荡让以梁真为核心的阵法瞬间瘫痪,大家纷纷被震散向四周无规则地飞散。

      而在大家纷纷掉落的时刻,老大从地上扶起坐立,说了一句:“成功了!”

      大家这才留꟨意到眼前不在是黑暗的一片,而是阳光、云彩、山川与河流,就是剑雨所创的“善劫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