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奇幻>

      읙“平子﹄,你用倚这紫光球,往那챲处望一下就知道了。”林钰含笑的用手指指了指刚才凝望的方向,嘴中说道。

      陈金⌕平听了这话,疑惑的帡接过水晶球,透过它仔细的望向那处。

      随着这一望,陈金平露出讶然之色。望了一会,他又将水晶球交还了林钰,低头沉吟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功斖夫,他才抬头对着焦急等待的其他人说道:“阿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卫该是那个槎方向的灵̾气波动与其他地方大不一样。好像更为稀薄,看来应辏该ﵥ是对方仓促布阵,露出了一丝不应该有的破绽,只可惜此处不是阵眼,否则……胖” ᗪ ꗃ

      陈金平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大,双眼越加明亮,看起来充满了自辢信。

      “那平子的意思是……”明鸿在一旁等急了,忍不住问道᡾。

      “集中所有攻击,一齐攻击这个薄弱之处,就算没找到阵眼,相信不用费多少ꃻ法力,也同样㾕就能攻￯破此阵了。”明源恍然大悟道。

      “既然这样,我们快点动手啊!”明鸿一听此话,当即急不可耐的一抬手,把手中的烈鹰剑放ၠ了出来,在头顶上盘旋了起来。

      其他夫人点了点头,各自放出手中最强的攻击手段,脸上都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明源不再迟疑,当即说道:“好㍡!大家一起出手驅吧毐,争取一击就破去此阵,湚趁那丁姓老头措手不及之时,䂝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随着明源一꿣声令下,四人齐齐攻出生平最强攻击,有뵈烈火所化的鹰,有七柄小剑,有一道耀眼刀芒,有一条青色小龙,㗦从他们身上飞出,直接向那破绽之处激射而去。 橱

      …… 摄

      此时在外面,正坐着趁机打坐恢复法力的丁姓老者,心里也同样焦急无比。

      ୴ 之前维持天阴噬魂大阵困住近曏百名修者,消耗十分巨大。路上又不曾停歇急急赶来,本橦以为手下三只妖兽已经解决战斗,自己只需过来接收战果。

      可是没想到刚一到这里,就被突然袭击,而且险象环生。幸好自己多年来养成的好习惯,每到一处停留就会放出一駟些阵盘。这才困住了敌人,能稍事宐恢复。只要自己能恢复法力,到时几个大威力㏇的中阶法术必然可以全歼对方。

      他正想着,邷天寒地冻大阵中传来阵阵瑷轰隆隆的震鸣声。

      諗随着瞑此声传来,阵中弥漫的白色浓雾激烈的抖动起来,竟然似乎马上阵破人出的样子。

      “怎么会?天寒地冻大阵不可能这么快支持不住的。肯定哪里出问题了!ూ难道我因仓促布阵留下的微小破绽被对方看出来了?”丁姓老者见到此幕,脸色蓦地有些发青了。

       丁姓老ࠖ者刚墮想到此处,“轰隆隆”的一声ㅠ巨响,天寒地冻大阵⨝中的浓雾在爆裂声湛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白雾弥漫샃的荒地,出现了林钰几人的身影。

      ﴠ ༣ “哈哈,丁老头,你以为凭这个娇破阵就能困住橳我们四兄弟了吗?简直是痴心妄想!”明鸿一发现自己重新出现在荒⃶地之中,不禁兴奋的大吼了几句。

      〉 “无知小儿,就让尔等看看先天筑基的恐怖之处。”丁㺲姓老者一说完就抬手,一片银光直奔最匱嚣张的明鸿而去。

      一时间,五人打成一团,谁也ⱐ奈何不了谁。

      “阿四,此人有精修鬼道,你的烈火对他有克함制作用,以你为主攻。”明源一边不断刺出十数道枪芒,一边向明鸿大声喊道。

      “好!”明鸿大声应뛫道,他一伸右手,五指张天,嗞啦啦的一阵爆响,五个指尖上都出现了一个小火球,只是这些火球比普鎳通的火球术的火球略小一些。

      “老匹夫,尝尝你爷爷的五弹连发!”明鸿盯着那丁姓老头,得意的说道。然后五指微微一屈,再猛然一弹,五个火球排成了一条直接,飞射而去。

      正忙于应付明源的众分身,还有神出鬼没的陈金平的丁姓老者听到声音,也不回头。眼龒看火球嬲就要碰触他的时候,丁姓殯老者的身影突兀的变模糊起来,然后人一闪,人影就到了别处ⷑ,恰好避过了火球的攻击范围。

      “嘭!”的一声。

      丁姓老者原来的立足之涁地,ﴘ一葳小块地方被明鸿的数枚젃火球炸❰出了个圆桌大小的ꜹ大坑,坑内一片焦黑,有些地方还露出被高温ᚋ融化的迹象。让那险险逃出升天的丁姓老者,出了一声冷汗。

      旁边的明源气的大骂:“你傻啊?偷袭就偷袭还喊的ꨘ这么大声。”

      “这群小辈到底什么来历?法㯖力如何强大,看其修为不过是炼气七八层闔的样子。老夫也算是筑基中的强者了,居然在被这鱻四饻人围攻的如此狼狈。

      之前修真界也没听说过有这样的青年才俊,如果不是宗门人物,他们那里来的如此强力功法?”

      那闪到一旁的丁姓老者,死死盯着林钰四人,胸腹有了明显的起伏,心中也疑惑多多。

      㼳 随后,他忽然厉声喝道:“困!”

      林钰等彜人大惊,刚想有所行动骑,却突听到脚下两声轻微的破土声ສ响,然后数双闪烁着黄色光芒的大手,闪电般的左尵右一分。死死抓住了林钰的ᅌ双脚,如同立刻上了两道精钢箍一样,让林钰四人寸步难行!

      “哈哈!去死吧!”

      林钰心里沉,连忙抬一看。

      寣就铫看见趿一条火焰所化的巨蛇,已从丁姓老者那面激射了过来,将林钰四人都覆盖了进去,根本无从躲闪。

      林钰见此,神色凝重无比。他左手一抬,迅速念咒,只见一个土黄色的大钟突然升起,㉡将林钰四人都包裹其中,这正是林钰最强的防御法宝,鎏金擣小钟。当那火焰巨蛇与黄色的钟罩光幕接触的时候,“嘭!”的一声,整个场地被红熘色与黄色所主宰,一股慑人巨봏浪将林钰等人全罩了进去。

      丁姓老者眉头一皱,暗叫不好,自己刚刚已经将剩余不多的法力全用于这中阶法术,火蛇术之中。如果再战下去,恐怕㝌凶多吉漏少。

      頧丁姓老者也不顾最后结果如何,转身就欲向来路方向逃去。

      ꃮ“想走?死来!”

       就在丁姓老者刚刚转身,右脚还未抬起。一䟴道残影就出现在背后,믁接着那残影一道刀芒横扫,可惜这道凌厉的刀芒还是被黑色令牌所挡下。 鵽

      但紧接着四道人影也瞬间跟上,在刚刚ࡤ靠近丁姓老者之时,突兀的爆炸。紧跟其后䟊的一把化作火鹰的烈鹰剑,直接穿过那老者的左腿,鲜血刹那间从伤处流了出来,渗透了丁姓老者的衣裤。

      但丁姓老者已经腾空而起,飘浮在众人难以攻击到的地方。就算能够攻击到,也会有足够的时间躲避,Ὣ面露得意之色,似乎又在准备什么法术。

      另一边林钰混身衣物破烂,伤痕累累,口角还隐隐有些血迹,幸好都未伤及要害。其实林钰四人也受伤不轻,也都是强弩之末。毕竟筑基期的强横法术真不是盖䖍的,如果再来一次,林钰等人恐怕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