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彦祖吻戏

      넴 水龙帮议事大厅,周深坐在首座,王道长很自觉的在他旁边找位置坐下。

      冐左右两旁都是水龙帮的核心成员,一个本该坐在王道拃长此时这个位置的副帮主,脸色铁青的看着王道长。䰛

      ᦊ大厅里的人都是一脸莫名其妙,看了看帮主,又看了看几天前突然出现的王道长,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令,但液是,在副帮主要呵斥王道长离开的时候,周深阻止了。

      这样一来就让事情变得有趣了,这个突然出现的道士为什么能形影不离的跟着帮主,而且帮主隐ﭪ隐还在庇护他?

      众人忍不住胡思乱想。

      这个时候䅡,周深也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开口打破紙沉寂,问道:“最近大兴城里可有什么襒事蚇发生?嫥”

      ὆䘑 说完,周深隐晦看了一眼王道长,他这句话显然是在打听消息,这几天下来,那位白衣人ẹ每晚都会来找他一次,来了就走,也᧹不知道在干嘛,既不说Ḍ话,也不动手。 梓

      稩 而且,这个道士也是奇怪,每天除了寸步不离跟ม着他,什么事情也不做,一天到晚一句话不说。

      他怎么耐得住?

      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ᡚ 颗越是这样,ꛬ周深就越觉得好奇。

      在他问完话后,坐在左侧的一位帮ᄒ众说道:“帮主,最近几天大兴城搔里出了一个叫葵花派的帮派,࿒他们出现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我뢵们抢码头生意,我们好几位兄弟都被他们的人打伤了。”䔸

      “葵花派?”周深眼眸一闪,算算时间,葵花뜫派的出现恰好和那位出现的时间差不多,难道,那位的提醒,说的就是这个葵花派?

      目ᩏ光询问看向王道长,王道长微笑的看着他,没有任何提示。

      帮众又说道:“帮主,这个葵花派的人也太嚣张了,居然敢来抢我们水龙帮的生意,让我带人去会会他们!”

      大兴城里,自从水龙帮走隶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很少有愣头青敢来触他们的霉头。

      这个刚刚出现的葵花派显然也就是一个什么都不鴺懂的愣头青,以为学了点本身就天下无敌了,搞事也敢搞到水龙帮的头上来了。

      ᣋ这种꡵情况,水龙帮的做㤖法只有一个,带人过去把他们的根砍了,把领头둂人带⭈回来,杀鸡儆猴!

      若是往常,周深点点头也就让手下兄弟去了,可是想到每켍晚出现的那位,他犹豫了。

      ⯎ 如果他没猜攡错,这个葵花派肯定和樵那位有关系,也是因为葵花派,那位才特意来提点他一欮句,还放了怚一个眼线。罬

      稽如果这个时候,他不阻止手下……

      㰞 周深又看了一眼王道长,王道长抱着石像,依旧是一脸微笑,妘看他向自己看来,微微点头示意。

      这一下,周深懂了。

      “不用管他们,码头的生意能赚几个钱?我们现在主要做默的是买卖,码ꪂ头的生意早该放手,给他们就是。”跕

      “啊?”

      这一下,所有帮众都懵逼了,包뮒括坐在一旁的副帮主,呆愣愣都忘了王道长抢他位子这件事,不可思议的看着周深。

      确实,㩯苦力活能赚欚的不多,水龙帮现在的峾钱大部分都是靠开店运货做买卖得来,但是,ꪻ这件事不只是钱那么简单啊!

      “帮主,녅葵花派的人맄还打伤了我们兄弟啊!因”副帮主急道。

      水龙帮的根基就是兄弟义气,촪身为帮ҭ主,周深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如果是让底下兄弟们知道了,这……

      周深摆汊了摆手,心里也是无奈,故作镇定道:“各位都ﺦ是我н水龙帮的老人,比起底下人你们更应该明白,所谓兄弟义气能让水龙帮这条大船继续走多久?如果水龙帮想要长久,必不可少是一场阵痛,有豦舍必有得,只有舍弃了码头的活,我们才能有更多的人手去做别的事情,赚更多的钱,只有钱多了,水龙帮才能继续发展下去。”

      濕 说到这里,周深环顾一圈,两侧的手下一个个都是低着头,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悕 周深语重心长说道:“兄弟们,你们的格局小了,水龙帮现在已经是大兴城顶端,我们的目光要看远ꈗ一些,涿城㝮……黄水城了……永宁城……赵国……吴国……夏国……㵝”

      賏 他每说一个名字,下面的人,瞳孔便睁大一分。

      最后,周深텚叹道:“大兴城的ી码头很小,这⼞个世界很大,我们不能因小失大啊鐚!”

      虽然还是不解䊅为什砥么周深不去找葵花派的麻烦,但是随着他话音落下,两侧的帮众已经忘却了这件事,一个个目露异彩的看着周深,恍껈然大悟,这才一个个醒悟,釲理解了帮主的良苦用心,没人再提这件事。

      쿠 见到兄弟们这样,周深心里嫧叹了口气,对于这帮兄弟他太了解了,随便说几句话就能让他们鶈看到远处的西瓜,立马丢了手上ሁ的芝麻。 ⇌

      的确是因小失大,只有周深知道キ,他刚刚说的,的确也是他心里想的,只不过,在这之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位。

      周深知道,如果自嵨己不老实,真的去招惹了葵花派,到头来恐怕真的就没了他口中所说的宏图霸业,只能去棺材里面想了。

      凭借那位的实力,有他庇护葵花派,水龙帮还敢去遴招惹,那就真的是不知死活﯀了。

      很快,所有事情讨论完毕,帮众们被周深的梾话刺激的久久无法平׳息鮡。덏

       周ͣ深吩咐道:“以后葵花派的事,我娩们都不要多管볩,他们想干嘛,就让他们去干嘛吧。”

      这一次,底下的帮众们没有人多说一句话,他们都以为周深比自己想的长远,肯定是已经想到了更多,所以深思熟虑后下达了命令。

      而且,一个小小的葵花派而뙲已뀓,他们还能上天不成?让챛他们吃下码头的活又怎样?

      此时众人心中想的东西已经截然不同了,仿佛是从一个很高的位置俯视下来,看葵花派如看斃蝼蚁。

      连带着,긌他们看向王道长的目光也不一样了。

      縅 这人能跟在帮主旁边,寸步不离,必然也是有帮主的深意所在吧!

      被抢了位置的副帮主这会ꓧ儿已经全然没有了愤怒,看向王道长的目光充满了献媚讨好。

      蓳 帮主留这个䫑人在身ᩭ边,莫非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