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

      第二重山中,只见无数灵兽狂奔汇集,巨树倾倒,山石震颤。

      “吼吼吼……”

      인灵兽与灵兽的战斗穕,灵兽与修士的Ჭ战斗,怒吼与惨叫交织,使得整个第二重山中乱做了一团!

      “死!”㧛

      陆丰大ࢊ叫喝一声,九玄剑法施展出来,满天剑影落下,生生将一头黄庭甮境四重的灵兽斩成一堆碎肉。

      但是下一刻。

      “嘭”

      一条长长的灰白交织巨尾扫过,将九玄宗导师陆丰扫出十丈之外。

      “咳咳……噗”

      陆丰吐出一즥口逆血,堪堪稳住身形,不由得颤抖起来。

      “该死,斑⍿斓巨蟒,这不是第六重山中的存在吗?怎么会来到这里?”

      他心中疑惑,要知道,这样的存在可不是他能够抗ﱷ衡的。

      这斑斓巨蟒可是有这黄庭境八重的修为,凭他那黄庭境四튘重的修为,刚才那一下不死,已经是万幸了。

      슋“陆导师,怎么办,若是再拖下去娯,我们都要범死在这里。”另一个导师问道。

      他们来只是为了保证这些新进弟子的安全,赚取些灵石罢了,但是賕没想ą到会遇袽上这样忐的兽潮啊。ꨱ

      六重山中的霸主级别灵兽也在向他们靠近,若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但是氈他们一走,这些新进弟子一个都别想ﵡ活下来!

      陆丰迟疑了一下道:“再坚持一下,宗主就在驻扎地,相信他很快就能够赶过来了。”

      众弟子听到陆丰导师的话,悬着的心稍微落下,只要皿陆丰等几位导师不走,他们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啊啊啊!”

      没等那些弟ᳰ子反应,赤目猴、吊睛虎,烈鹨鬃彘、青尾狮等灵兽一拥而上,仅仅是一两个呼吸之끩间,十几名弟子被吞入腹中,毫无反抗之力。

      那血狼皇更是残暴,带着数千头血狼,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将聚௨集的人群分割开来。

      一些人被那血狼踩成肉酱,断绝了生机!

      其他灵兽趁着这个机쫒会,逐个击破,大屣快朵颐。

      因为修士猎杀灵兽的缘故,灵兽本就对修士有极重的仇视,现在它们将这一切都发泄出来,想要杀光这里的修士。

      一닾千多名新进弟子以及上百名导师,一ᕉ个时辰不到,就只剩下五百多人。

      

      有半数已经沦为了灵兽的血食。

      “哼,找死堂,不奃好好릦在深处呆着,竟然敢跑出来袭杀我九玄宗弟子。”

      空中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一身白袍,方脸怒睛,对着下方灵兽吼道。

      “嗡嗡嗡”

      这一声吼顿时让整个第二重山安静了一息时间,灵兽抬头看去,眼铈中略有畏惧。

      靦来人不是别人,真是东老灵域中第一人,九玄道人。

      他一出现,场面顿时有些僵持起来,就连之前扫飞陆丰的那条斑斓巨蟒也也是缩了缩头,不敢再有动作。

      “宗主,是宗主来救我们了!”

      “宗主神威!宗主神威!”

      一时间,活下鯶来的新进弟子无不呐喊醡。

      对于他们来说,还有什么是比绝望中有强者来相救更加值得高兴的呢?

      又有什么是比自己的宗主一声厉吼喝退万千灵兽更加值得兴奋的呢?

      这一刻,他们只觉得自己没有进错宗门,有这样一位威风凛凛的宗主,就算他们以后没有出息,只要报出宗门名号,东灵域还有人敢看不起他们?

      ﴽ九玄道䨬人微微点章头,向着几名导师问道:“这끨是怎么回事?六重山中的灵兽怎么会跑出来?”

      陆丰上前,一五一十的将뗬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九玄道人。

      九玄道人摸了摸下巴,呢喃道:“哦?血袍青年?”眥

      就在众人以为没事了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ꎤ响起。

      脏“九玄,你好大的威风啊。”

      众人回头뺋望去,天边一个灵兽极速靠近,瞬息来到九玄道人面前。

      这灵兽背生四翼,身形庞大,足足十丈有余。

      “四翼大鹏?我九玄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吧?”九玄道人完全没有半点儿畏惧,反问出声。

      面前这头四翼大鹏已经是第七重山中的高阶灵兽,有这星窍境的实力。

      灵兽一旦达到星窍境实力,便灵智全开,能够口吐人言。

      这四翼大鹏的出现,没有吓到九玄道人,却是把下方众弟子与导师̞吓得不轻。

      他们早就听说寔九重山中有能够口吐人言,实力无边的灵兽存在,没想到딩今天鼛会在这里见到魀。

      四翼大鹏听到九玄道人的话,丝毫不怒,只是平静道:“你在别的地方如何做事我的确管不到,但是这九重山还容不得你撒野,若是惊扰了更深处的存在,我到时要看看你如何收场?”

      话语虽然平静,但是每一个字都充斥着威胁之意。

      九玄道人听到四翼大鹏的话,昆眉眼低垂,沉思了一下道:“说吧,如何解决?”

      “很简单,你就此离去,但是下面的这些人,你一个也别想带走。”

      四翼大鹏大鹏빼的声音不大,但却是传遍整个第二重山。

      九玄道人面露难色,该怎么办?

      鲦 壥离开?下늞面五百多弟婙子以及数十名导师,无疑全都要羊入虎口,一个都活不下来!

      崇 不离开?那真如四翼大鹏所说,惊动了更深处的存在,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解决不了。

      当然,若是用上幻影绝杀阵,那就另当别论了,只是,幻影绝杀阵是现在该用的吗?

      下方众多弟子及导师看着九玄远道人思索的模样,原本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九玄道人犹豫不决的样子,是要放弃他们啊!

      “宗主,不要听那妖兽一面之词啊。” ៛

      “宗主,不要放弃我们。”

      各种声音响起。

      九玄道人依旧没有说话,䒃他在㤄考虑的是,放弃这些人,那以后九玄宗的名声绝对会受到巨大影响,毕竟此次事情动静实在太大。

      但若是真惊动了第謥八重山、第九䊵重山中的强大存在,那就算是他九玄道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啊。

      谁知道里面还藏着什么?九玄也只进入过第八重山而已,至于第九重山,至今还没人敢踏足。

      就算有人进入,那也是有去ꝙ无回了。 처

      “如何?你可要想清楚了。”四翼大鹏道。

      九玄沉重看了下方一眼,随即转身离去,身影立即消失在了空中。

      九玄道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下方众人看着九玄离开,顿感淐死神降临,内心的失望被无限放大出来!

      四面被灵兽包围,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九玄道人成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뻉但是,九玄道人最后放弃了他忝们,他们的希望化为了泡影!

      “尽情的享羂用吧!”

      四翼大鹏放声道,随即也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吼吼吼!”

      下方众多灵兽猛兽有恢复躁动,开始缓缓逼近,血盆大口中吼声不断。

      而反观那些九玄宗缓弟子,一个个面如死灰就连反抗都已经做不ꦢ到了。

      倒不是他们没有力气反抗了,而是他们ﺽ明白没有反䥾抗的意义了。

      之前,他们还想着坚持到九玄道人来救他们,现在他们坚持的意义何在?

      㿅 一名黄庭境一重的弟子,目光呆滞的看着九玄道人离开方向。

      旁边一头吊睛白虎飞扑而上,一口将那弟子吞쀇入腹中。

      与此同时,很多人也是毫无븲反抗的被灵兽撕咬至死。

      到死的那一刻,他们心ㅈ里想的是,悔不该ࣈ进入九玄宗啊,宗门只在乎利益,根本就不在긊乎他们的死活。 떷

      “不,不要放弃,我们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只要我们冲到驻扎地,就还有希望活下去。”

      怯陆丰挥舞着长剑,一边斩杀冲上来的灵兽,一边鼓励大家。

      但是,丝毫起不到作用。䈟

      愡第二重山到驻扎地的距离不远,平时的话一两个时辰就到了,但是现在,这短距离在他们眼中永远也走不完。 衇

      没有弟子出声回应,有的只是一个个面如死灰的弟子,毫无反抗的被吞掉。

      就连那些윆导师,也都开始放弃反抗了,他们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혞 驻扎地中,很多人都关注着第二重山中的动静。

      若是灵兽不受控制的话,很有可能波及到驻扎地。

      只要那॔些弟子一死,下一个目标必然是这里。

      但是没有人伸出援手,一方面他们也惧怕如此大规模的灵兽袭击,一方面他们觉得九玄道人能够凭一己之力解决这次灵兽袭击。

      ꉦ唇亡礁齿寒的道理他们不是不懂,但嗆是真要他们做什么,那可真就〘为难他们了。

      毕竟谁都不想白白葬送在灵兽口中。

      若是灵兽真朝驻扎地来懃了,那大不了他们收拾东西走人就是了。

      第六重山与第七重山交界处的一座峰之上,一个血袍男子与一名白衣女子제并排而立。

      男子无疑就是萧尘他看向第二重山,脸上无悲无喜,有的只是冷䕽漠与悲哀。

      女子乃是想要鵕跟随萧尘进入第七重山的张静,她的脸上有一丝怨恨,也有一丝庆幸。

      恨的氲是,若是她留在苸那第二重山中,现在该绝望的就是她自己了。

      庆銺幸的是淌,自己冒死跟着萧尘来到这里,捡回了一条命。

      但张静知道,眼前这儒雅但却是一身血袍的男子比起那些灵兽猛兽还要可怕ꕃ。

      这次兽潮,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萧尘才引起的。

      而他为的也只是能够顺利进入第七重山而已。

      这无异于踩着那些人的尸体,进入第七重山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