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超级科技>

      且说张顺一顿忽悠,为“紫金梁”王自用争取了些许脸面,还赍拿到了诏安投降的쬒口头保证。他心中不由喜不自胜,对张顺好感大大提升了,同时也对“老回回”“八金刚”产生鉵了不满。

      橲他心想:“两个老货,我平日待你们不薄媔,结果关键时刻,你们居然还没有一个外人好用,我真是瞎了一ῤ双蝩狗眼。”

      且不烸说这“紫金梁”如何埋怨另外两个部ᤖ下,却是那名为“务虚道人”,实在삄“马道裴长”。他自从辞别了张顺,进入異到“紫金梁”麾下,万事艰难。真应了那句话,“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马道臁长”跟着张顺之时不显,只觉得诸事顺利,张顺对他也长ࠢ长言听计从。可是,只从这“务虚道人”跟了“紫냕金梁㤋”不᯿知道是不ꝵ是他的忽馹悠水平下降了。除了开♉局之时惊艳的忽悠了“紫金梁”,使他将自己收为军师心腹之外,自己每出一言,每出一计,都会受到“诇紫金梁”原有军师韩廷宪的搅和。

      藟这厮是个读书人,一肚子坏水,动不动就给“紫金梁”出一出馊主意。ꋦ这“紫金梁”也是个没出息的,每次被他这馊主意坑的不浅,也不长半点记性。

      那当初“紫金梁”进了张顺夺取的阳城,自己劝谏他约束士卒,不要扰民,以示葥天下之志。结果这厮却听从那“狗军师”韩廷宪的言语,说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知明日首级还在否”,然后把阳城搞得一团稀烂,根本无法커作为一方基业。

      再到“紫金梁”攻打窦庄,自己劝谏他说:“我们被称为‘流寇’,不是我们比官兵能打袂,而是我们到处流窜,官兵追之不上。如今死磕䁺此城,뺟却是舍长就短也。”

      结果韩廷宪那厮说什么“大明江山气数未尽,将军需早做打算。而今张道浚聹贬谪在此,此乃天与将军也。天与弗取,反受其咎。理当攻破窦庄,擒获张道浚。效法当年宋三郎擒获高太尉而诉说诏安之志的故事,以为长远打算。”

      务虚道人闻言都无话可说了,那高俅何许人也?离开梁山,回到朝廷离开变卦之人。ࠍ韩廷宪以此比ʵ喻,不详捈至极,那“紫金梁”却仍不在乎。竟一心一意要擒获张道浚,准备以之换来轉诏安之事。

      结果呢,战局不利,务虚道人以为自己终于等到了出头之日。没想到那韩廷宪说什么“其实앟擒获不擒获张道浚也无关슦紧要,只要他肯ς传递消息,劝说኶山西巡抚宋统殷即可”。然后,这厮又屁颠屁颠跪했拜张道浚去了。

      㩖这个真把务虚懗道人气的牙痒痒的,恨不得化作猛虎一口咬死他拉倒。本ᄖ道这次“紫金梁”吃了大亏,便会回心转意敳了。结果自家主公上来一ꠚ顿忽悠,居然把那张道浚忽悠晕了。务虚道人差点一口鲜血没吐出来:特么你还是主公呢,不仅不业过来帮忙,反而落井下石是什么ኂ鬼?

      王说ﯼ实话,务෠虚㉉道人投靠“紫金梁”以后菧。这“紫金梁”既有名分大义,又兵强马壮,务虚道人若说没有转换门庭的心思鮍,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这务虚道人跟着这厮许久㚜,早已经摸清楚了他“草浶包”的本质,反倒对张顺更加死心塌地起来了。连“紫金梁”这样的人都能搅的大明半壁江山如㶎同鼎沸,那张顺这样的“真命天子”恐怕真能天地反覆了。

      这时候务虚道人也彻底死了一点辅助“紫金梁”王自用的心,便继续㈣琢磨ꅹ怎么给张顺谋些好处出来。结果还没想出来呢,那王自用就傻乎乎的跑了出来,嘴里챭念叨着;“王头领跪你,非是跪认你岯也,乃是跪山西苍生耳。此一跪,乃是大诚心大德行,汝何䲏敢受之?哈哈,说的真好啊!”

      务虚道人闻言无语了,心想:你要挳是给张顺做了部下끷,肯定是最会拍马屁的那个。 

      且不说“紫金梁”王自用如何“溜隇须拍马”,那务虚道人倒是趁机进言道:“二当家猫,不论招脬安成与不成,빴皆需有自己的心腹。经此一事岒,‘老回回’、‘八金刚’不可靠可知矣,不如多多赏赐扶持‘擎天柱’小兄弟。一来表明顺我녽者昌縖,逆我者亡的规矩,二来平衡‘老回回’和‘八金刚’的影响力。” 띔

      这“紫金梁”不涉及招安之事的时候,智商又回来了。闻言连声称是,并说道:罕“看来这‘擎ᗵ天柱弢’是和韩廷宪一样的实诚人,我得多帮衬帮衬他䬔。这样吧,他缺兵器少铠甲,我且给他补足矊吧。”

      “另外......”“紫金梁”把尾音拉了半天,才一咬牙继续说道,“鿞我给他再送五十匹战马,助我‘擎天柱’小兄弟一臂之力。”

      务虚道人知道这战马对义军来说,是第一重要之物,上次张顺䅄拿大炮来换,也才换得十匹战马,这一次“鸷紫북金梁”也算是出了血本了。不过,如果和他手中的那一千㰹左右的精锐骑兵劧比起来,这又算抠门到家了。

      且不说务虚道人怎么想,那张顺平白无故得了五十莥匹战马,高兴的做梦都笑醒了。自己耍耍嘴调皮子而已,左右都是赚的。张顺得了战䯤马,这次反倒没有分发下去的打算。蝽他上次见到켌“紫金梁”骑兵冲锋的威力,眼馋的紧。此番得了战马,便产生了组建骑兵队߆的打算。

      很多人以为骑兵要成规模才有威力,其实不然。在隋唐之前,单骑冲阵,甚至数骑数十骑冲阵,也是重詂要的战术。只是到后来,战争规模越来越大,火器运用越来越广泛,才逐渐退居次要地位。

      但是,哪怕到了清末太平天国时期,太平军割曾天养还单骑冲阵,刺死了清军将领塔齐布的战马,若非马蹶而坠솏,ꪺ便完成了关公当年单骑斩颜良蜢的事业。

      ⧚于是,张顺便把麾下叫来商议一番,计议已定。便令陈长梃从全军选取善马者,结果才选取了十来个人。于是张顺亲自上场,他琢磨着骑兵对力量要求不高,反倒需要敏捷属性。于是,他便利用走高跷,沿瀴木杆等,测试麾下士卒平衡能力,又恘选取了四十赐来人,进行训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