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060416在线观看

      ᵣ 䊋小皇帝对羽林军首战异常关注,到达营地的当天就开ꇙ了个全体表彰大会,表彰战斗中表现优异的将士。对追杀敌军最勇猛、斩首最多的骑兵授予“敢斗奖枪”,对射杀敌军最多的弩兵授予“敢射奖”,对在最前面顶住敌骑冲击最坚定的长兵授予“敢死奖”。

      Ҭ

      表彰会气氛极为热烈,获奖的将士昂首挺胸上台领奖,接受皇帝陛下亲슾手잓授䘕奖,享受全营将閟士䳽的欢呼。

      斩首敌军偏将堍,获得“敢斗奖”的士卒扯着大嗓门道:“我一个追着他们七八个打,那群孙子玩命地跑,我在后头使劲追,追到一个倒霉蛋的后头,我伸刀就这么一捅,就把他捅下去了。前面的人更慌了,我就扯脖子喊了一句:小虾Ϧ米都闪开,老子要抓的是大鱼!这一声好像提醒了他们,那几个孙子全往两边跑,只有一个长䚲小胡子的还在跏我前头,有一个人还回头提醒我:你追他,他是偏将!什么偏啊正的,老子追พ上去就把他砍了。唉,要骽不是那个兄弟,我哪知道哪个是偏将……世上还是好人多呀!”

      敢射奖得主发言:“我就站在栅栏后头,连着驷放了五箭,射死了四个,也不知道怎么了,上弦特别顺,射得特别准。我觉得是这根栅栏的关系,那是我亲手钉进去的,当时我向地上锤的时候,正﬷正好好锤了四下,你们说巧不巧……下次我还站这儿,这一根栅栏是我的幸运栅栏。”

      下面一个人喊道:“瞎说!我他妈的始锤了十几下,怎么一个也没射中?”

      “你小子平时夜里射得太多了!关键时候软了!”

      阒 ﵂ 班登站在小皇帝身后,奇怪地问道:“陛下,您练射术都是白天,太阳底下才能看得清,这位袍泽怎么晚上练呢侰?”

      “晚上练感觉更爽,据说这个兄弟很辛苦,练得手都吐噜皮了。”皇帝笑着,大喊道:“乌盖,把朕那棵老山参拿来,给这덉兄弟好好补补!”

      “敢死奖”获得者当时就在长兵阵第一排,战马冲过来的时候差点吓尿了裤子,这时候却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什么?马冲过来怕不怕?嗤,那算个P!在老子眼里,那不是马,那就是一䓼只小兔子,똊老子都不用出手,只把眼这么一瞪,び那畜牲就吓懵了,直接撞到老子的长矛上!”

      众人哄笑,“那你就是用眼杀敌了!”

      “那是,老子就用这双铜铃般的大眼瞪了那么几瞪,那些畜牧就乖乖地来送死폽!”

      他努力地睁着那双眯眯眼,刘盆子也很努力地去找,可是除了两条缝隙外,什么也看不到。

      䇄这个有一双铜铃般眯眯眼的战斗英雄伸出了大拇指:“횰老子不是吹,我们二曲的战斗力,在ꝥ全军那是这个份的!不䌩信你们问乌米小子,问问他服不服ට?”

      “我不服!”乌米一下子跳上了台倦,“二曲兄弟都是英雄,可咱们乌家人也不是狗熊,这次算你们厉害,下一次咱们再来比过!䵪”

      由于“敢死将”不遗余力地吹嘘,一次轰轰烈烈的表彰大会变成了㣇二曲单挑其他各曲썃的辩论大会,甚至乌家人也加入到了口水战中,二曲成了全军公敌갣,一时间“大话与口水齐飞,嘘声共骂声一뒱片。”

      羽林军龙骧营第一次战斗表彰大会在一片对骂層声中ي成功闭幕。

      除了这些有功之士外,皇帝最关心的要数ﰆ捉到的俘虏,表彰会结束就去挨个盘问,这让将士们十分奇怪。小班登从来不耻上问,替所有人问出了这个问题:“陛랪下밑,你跟这些俘虏⏂有袒什么说的?”

      “你懂个P!”皇帝道:“这叫搜集情报,咱们初来乍到,对敌军的情况一无所知,不得找些知道内情的人问问吗?还有人比这些俘虏更獙了解石里坞内的情形吗?”

      当㵂天夜里,皇帝命几个军吏分头审问战俘,酘一直折腾到半夜才休息。据说俘虏们都受到了很好的돲对待,激动得连声惨叫뿻,之后便对皇帝陛下感激涕零ⴝ,全体转投到麾下,发誓效忠陛劾下。

      僵 醽第二天,皇帝又ୁ召开了一替个小﨎范围的战斗总结会议,参加者是全军屯长以上将士,乌家父子三人列席。 낍

      二曲曲长孙易率先介绍了战斗⾖情景,副曲长和三个屯长进行昻了补充说明。这就不像昨天表彰会上“三敢”说得那么绘ퟰ声绘色了,而是纯粹从技术角度进行分析。

      之后全体人员进行讨论,就弩兵的ƛ使用、出击的时机等等方面各自表达意㰳见。都是少年将领,年轻气盛,说话也不讲究,经배常说着说着就互相叫起板来,大帐中火药味十足。皇帝不时㷧地叫停,打断他们的争吵,才能使军议能继续下去。

      真理越辨越明,这种大讨论对于将领的成长是十分有益的,现在只有二曲吃了口猪肉,其他各营还没有켛机会,那就先ಂ看看人῅家是怎么吃的,自己才不至于到时候不知如何下口。

      刘盆子基本没怎么发言,大部分时间是在听。

      从战斗的进程来看,孙易的表现可圈可点,形势判断准确,反应迅速,处置果断,表现ﮫ出了成为一个优秀将领的潜质藵。如果他一直保持这캾种指挥水准,二曲很有希望成为全营主力曲。

      可是战斗中依旧反映出了一些问题,比如弩兵的保护。虽然躲在工事后面,依然有一个弩兵阵亡,这也是本次战斗唯一的阵亡人员。当时有几个凶悍的敌깉军纵马跃过壕沟,试图从栅栏上爬上来,而且有一个人居然成功了,他翻过栅栏砍翻了一个弩兵,又向其他弩兵冲去,鞗多档亏两名乌家子弟站在旁边,联手击杀了他。而二曲负责近身格斗的刀盾兵此时都集中在营门口୑长兵的身后。

      刀盾兵是这次二曲唯一没有受到表彰的群体,整场战斗无所事事,基뤭本没有发挥什么作用。

      羽林将士通过高热量巿的伙食和充足的训练,力量都有了较大增쩋长,但是与成年悍匪比起来身体依旧处于劣势,尤其是弩兵,除了操作大黄弩的孟愤凵等人之外,选的基㎻本都是年龄较小,身体比癭较瘦弱的少年,如果有几个敌军翻越栅栏,打开一个缺口,在近身搏击中弩兵完全不是对手。

      一旦弩兵的射击网络被破坏,失去远程火力ം压制的敌军骑兵将蜂拥而上,羽林军将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Ń皇帝陛下指出了这一点,也是稍微敲打一下稍孙易,免得他得⩃意之下被捧퐱杀。

      将领们纷纷表示,骑兵素质的提高迫在眉睫,居然有好几个追逐敌⺦军的骑兵半路掉下马来,有一个还摔断了腿。由于骑术的限制,士兵们在马上的战斗왎力大打折扣,否则这次的战果应该会更大。

      皇帝道:“老乌,你们乌家人的骑术怎么练出来的?”

      乌春道:“这个是童子功,后学的怎么也赶不上!”

      ߛ刘盆子指着他那些少年将领,“他们,难道他们不是童子吗?”

      乌春大笑,将领们都有些尴尬,只有班登抹着鼻涕道:뷢“陛下,臣,臣是童子,臣想学骑马。”

      “你学骑马干䨹什么?又不用你上阵杀敌。”

      “臣要贴身伺候陛下,陛下要当马上皇帝,臣,臣总不能在地上跟着跑吧!”

      刘盆子很气愤,쯀这个鼻涕虫还缠上他,甩不掉了!

      他൲只好扶着额头道:“好好,你学,꘰让老乌找人教你。”

      乌盖道:“陛下㰠,平顶坞周边都是大片的草场坅,水草好得很,陛下若想练骑兵,那儿倒是一个合适的搪所在。”

      “对呀!”皇帝一拍巴掌,“在那儿开设一个骑兵培训基地,老乌找几个好手作教练߬,替朕训练骑괕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