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葡萄榨果汁

      这种“袖口有白色山形图案的浅蓝色羽织”,在“池田屋事件”之后不久便会被新选组换掉,可能就是因为实在太过于显眼的原因吧。

      就像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只要一出罡现,行人们便能立刻的认出他们是原本的“赏壬生狼”,现在的新选组。

      而在“池田諞屋事件”之后,他们新嘴选组的名⎨声就有些过于响亮,自然是不再需要这种东西⼕来博人眼딋球。

      “斋藤哥,你知道那个“刽子듄手拔刀斋“究竟是퇱个什么样的人吗?”

      新选组的队伍中间,一个小个子新选组队员的话语引起了凌泽的注意,那㻕小个子新选组队员长着一张娃娃脸,眼睛大大的,笑起来还会露出两颗迷人的小虎牙。 樝 那是个让人觉得很干净的年轻人№,紫色的发带把头发梳릿理的很整洁,➌其他的新选组队士鞰的裤子都是脏脏旧旧的,只有他的裤子平整而且很直挺。

      此时那少年感十足的小个子新选组队员,正向自己身边高大的同伴笑着,倒是显得非常的阳光烂漫,丝毫不像是声名狼藉的新选组的队员。

      “不知道,没见过。” 팘

      被问道䬀的斋藤一冷着脸摇了摇头,对于冲田总司总是张口而来的各种问题,他早就已经习惯。

      ᇣ“真是的,冰斋妌藤哥,你就不能猜一猜吗?之前我听新八哥说的坊㷬间传闻都很有意思,还뾩有人说“刽子手拔刀斋”是青面獠牙的恶鬼,真是有趣。”

      冲田总司眯着眼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呂阳光大男孩。

      斋藤一⚽微微低头看了旁边的冲田总司一眼,这个家伙和他同龄,但是生日比他小几个月,斋藤一知道这个家伙棾一直都在关注㋅着那个“刽子手拔刀斋”的消息,其实他自己也是如此。

      和近藤勇、土方岁三他们ࣼ想要挫败长州藩的计划不一样,斋藤一、冲田总司、永仓新八他们,更多的是想要和那位“刽子手拔刀斋퍠”交手一战。

      榨“总会抓住他的。”

      㯷 斋藤一的话比较少,他一直都保持着面容严肃冷䞐淡的状态,和旁边阳光爱笑的开朗⾁少年冲田总司相比,虽然是同是十九岁,但他却像是年长了冲田总司几岁的哥哥一样。

      “斋藤一和冲田总司吗?还真是新选组中如雷贯耳的名字呢。”

      凌泽藏在人群之中,他打开帝具【五视万能·观察ꮘ者】确定了一下那两位名人的相貌。

      “身形高大的冷漠剑士,和个子矮小的阳光少年,怎么感觉气氛ꇤ莫名的就变得GAY里GAY气了起来?”

      默默地吐槽了一句之后,凌泽顺着重新开始活动的人流继续前行,他可没有想要招惹新选组的打算。

      毕竟这是隃个剑豪云集ⓖ的组织,而且人家新选组在这京庮都之中属于“警察”的身份,招惹他们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凌泽在路边走走停停,他听着在路上川流不息的京都百姓们的谈话,믆听着在路边的商铺、人家的闲聊,搜集、捕捉着那些可用ꪣ的蛛丝马迹的信息。

      时间很快便来到了夜晚,相比⛟于㯕白日的京都,夜晚的京都无疑要安静晽了许多,但是在有些地方,夜晚却是才刚刚开始热闹起来。

      京都的花街之中,此时正是灯火通明,㰣成排成排的灯笼칗挂㈛在花街之上,散发出朦胧的᫓光芒,让人情不自▭禁的陷入到这个地方的独有情调中。ሪ

      寻欢作乐的浪客武士们在这里放浪形骸,肆意的发泄着橠对生活的不满,发泄着对这个世道不公的愤慨。

      而在酒喝多了之后,人难免묣就会胆子大起来,行为便也会越发的放肆,再加上浪人武軀士中品⌥行不端者也并不少,所以这花街中武力冲突的事情可没少发生。

      要知道,现在这个問时期,可是没有什ମ么所谓䇶的“禁刀令”存在的,这年头哪个浪人武士出门⇘身上不配把刀?

      这一动䮫起手来,立刻便是刀光剑影,素不相识的䥎人往往可能就因为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非要砍个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倒㒆是颇有一种鶖“大米粒尖锅”人手持枪,一言不合拔枪便射的意思。

      凌泽在男男女女之中穿过,走进了一家居酒屋之中,这还是一家店面很大的居酒屋,这家居酒屋的对面,就是一家叫做“岛田龟屋”娼妓之所。

      虽然对于凌泽这个拄着手ꈥ杖一个人走进来的盲人很是惊讶,ฅ但是在门口等待客人的茶点女侍倒是㊖没有拒绝凌泽入内㬾,她反倒是很贴心ꎰ的带着凌泽到了一处座位坐下。

      ㈏“这位⃏先生,您要点些什么?需要我帮您介绍一下吗?”

      那位穿着和服化着淡妆的茶嬵点侍女很是热络,这间居酒屋显然也不是什么特别正经的居酒屋。

      “介绍一下吧。”

       凌泽随意的把杖刀放在了小桌上,他是真的来吃饭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这间居酒屋已经算是这附近最뢟正常즇的쨸。㙌

      䥳因为从路人口中得知夜晚这边会比较混乱,几乎每天都会ﻌ发生多起恶性事件,所以凌泽提前的就到了这花街附近蹲点。

      就在才不久前,他刚刚处置了几个醉醺醺的持刀浪人,那些醉鬼也是倒了血霉,竟然摸到了凌泽的头上,他们⏃看凌泽是个盲人倽,便想要戏弄凌泽一番,结果묁哪里知道凌泽等的就是他们。 ᚈ

      不过看在那些㷫家伙还没睟有生出什么过分的想法的份上,凌泽并没有把翝他们怎么样,只是从他们的身上各拿了一半᥀的钱,然后将他们打晕扔在了小巷子里,算是给了他们一个教训。

      而有了钱之后,凌∦泽自然是第一时间便找了间居酒屋猐,准备先随便吃点东西填㺱饱肚子,然后再去继续的蹲点,看看还能不能再去捞上几笔,这种事証情他干起来也是轻车熟路籤,一看就是老流浪儿童了。

      “哗啦!”

      凌泽这边正在听着茶点侍女报菜名,突然在这居酒屋的另外一边就传来了掀桌子的声音,数个碗碟一块落在地上,发出“咔嚓咔嚓”的䴅脆响。

      “发生了什팼么事?”

      ⃥凌泽向旁边明显也被吓了一跳的茶点侍女问道,不过这个茶賻点侍女虽然最开始被吓了一跳,但是却好像并没有太过于紧张。

      Dž “估计又是哪个喝多了的浪人在闹事情吧。”

      뫘这茶点侍女对于这种情况,显然是已经司空见惯,因此她还能够保持住镇定蛡,然而当惊呼声传过来之后,她就也跟着慌乱了起来。

      “不子得了不得了,好像是新选组的人和见回组殢的人打起来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