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社区免费观看高清视频

      【你做了什么呢?

      我哥和我说, 你暂时被排除嫌疑了,可我道,一定你做的。

      黄乐其实说错了, 我没有不喜欢你。

      只我的全喜欢都给我哥了, 分不出来了。

      为什么你都要劝我吃『药』呢?

      我不喜欢。

      我没见过裴若, 可我想, 他一定能理解我。

      因为不希望他自己的感被『药』物剥夺, 不希望对自己喜欢之的爱意因为『药』物一天天变得平淡,所以才会和我一样, 这么讨厌。】

      ——

      “别告诉他……”须瓷看着叶清竹的背影, 咬着唇, “求你。”

      “……”叶清竹脚步一顿,“我不会说, 但希望有一天你能主动坦白这件事。”

      须瓷看了眼手中的『药』,不由自主握紧拳头,指尖掐入掌心。

      他不喜欢吃『药』。

      不喜欢吃『药』后自己的感一点点被剥夺的感觉,不喜欢吃『药』后即便见到傅生也难以激起欢悦的心脏。

      也不全然平淡,须瓷有茫然,不道该怎么表述那感觉。

      会有绪波动的,偶尔会有莫名其妙的向上绪,可这种正面绪下涵盖的尽的空洞, 很假。

      假得就好像那个时候的他一个被『药』物新塑造起来的假,已经不真实的自己了。

      他喜欢为傅生痴『迷』的那种感觉,喜欢他接近自己时剧烈碰撞的心跳, 这才最真实的。

      对傅生的疯狂让他能清晰认识到自己活着,这一切并非幻想。

      ……

      “第二十场一镜一次action!”

      【自从日子,御医诊断出老皇帝得了“风寒”后, 他的身体以可见的速度变得衰弱起来。

      朝中暗流涌动,数蓄势待发,其中放在明面的两派就太子和皇子。

      太子深受皇帝宠爱,而皇子母家势大,两方本该势均力敌,但偏生多了一个国师。

      国师师禾曾公然说过,太子继位乃天命,自然之道。

      而藏在暗处的两派,一向来不被视的二皇子慕襄,二来就隐藏颇深的女王爷洛煌。

      慕襄有夺位之心,师禾早有察觉,他周身的紫气比初见时更浓郁了,说明夺位之争中,他成功的可能变大了。

      而洛煌有夺位之意却只有慕襄道,过往的那几世中,洛煌一次成功,次次最后的结果都通敌叛国。】

      “第二十场二镜一次action!”

      【慕襄跪在塌边,他亲爱的父皇就躺在那里,生气微弱,怕没多少时日可活了,他不由『露』出一抹笑意,期待着事成之后师禾的表。】

      “第二十场镜一次action!”

      【慕襄确认皇帝睡沉后,拂袖起身,对一旁的尚喜道:“日后,便父皇该驾崩的日子了,这可我特为他选的黄辰吉日……”】

      “第二十场镜一次action!”

      【尚喜心里一颤,他低着头应道:“二皇子说得。”

      日之后,太子慕钰和尚书之女莫丹的成亲之日。

      虽然只纳侧妃,但因为第一个后院女,该有的娶妻之礼都有。

      慕襄选在这一日让皇帝暴毙,其心可想而。】

      “须瓷笑的那段拍。”

      傅生反复看了几遍,朝须瓷招了招手:“我这里改一下,你只要轻轻扬一下嘴角就好。”

      按照剧本的笑意描述,须瓷饰演的时候就会『露』出小梨涡,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尽量不要『露』出梨涡。”

      “好。”须瓷乖乖点头,虽然剧中慕襄的装束,但却『露』出了慕襄没有的乖巧感。

      “嗯。”傅生想『揉』他脑袋,苦于有头饰在,只能退而求次捏了捏脸,“崽儿演得越来越好了。”

      “可不。”江辉闻言『插』了一句,“特别和别笑里藏刀争风吃醋的时候。”

      剧中他争风吃醋的对象自然白棠生饰演的师禾,但自从上次白棠生提点过后,须瓷一入戏就把白棠生代入傅生,自然演得极好。

      傅生勾了勾唇,逗他:“代入什么的都可以,但你可要分清楚戏里戏外,不然我要吃醋了。”

      须瓷抿唇:“戏里戏外都你。”

      “……”

      傅生心痒手也痒,又想去捏他的脸了,下一秒就被黄音抱怨断:“傅导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的手?现在二皇子慕襄,不平日任你予取予求的小男朋友。”

      傅生:“……”

      周围发出一阵哄笑声,自从傅生微博官宣后,剧组里工作员都默认了他的关系,相处起来都自然了很多,抱有善意的有时会趣两句。

      本来今天温度不很高,演员都没怎么脱妆,但因为傅生手痒的这几下,须瓷得补个妆才能拍。

      拍得很顺利,须瓷淡笑的镜头也就几秒的时间,他把控得很好。

      丰承这几天格外安分,认真拍戏,戏外也没话,多数况下就一个发呆,别找他他才会开口说一两句。

      下场戏就须瓷和叶清竹的对手戏了——

      慕襄从皇帝的塌离开,在宫殿外撞见了来探望的王爷洛煌。

      须瓷的装束不用动,叶清竹也已经整理好妆容来到了现场。

      众看见她,原本轻松的谈笑声顿时消失,气氛安静很多。

      这两天微博上闹的一切大家都有所耳闻,而站在事件中央的叶清竹和往常一样,没有丝毫表态,平淡如常。

      可即便如此,大家对她的态度小心了几分,就怕一不小心聊到了什么就触及了她的雷点。

      丰承没注意叶清竹来了,转身时不小心碰到了她,怔了一下后避开她的视线,低低说了句抱歉就走了,背影显得有孤单。

      “第二十一场一镜一次acition!”

      【慕襄和尚喜吩咐好皇帝的死期后,便在殿外撞见了一所的洛煌。

      洛煌见他表低沉,以为他依旧从那个纯良的二皇子,不由开口:“皇兄身体有恙,二皇子可有什么法子?”

      慕襄的态度谦卑:“侄儿不懂艺术。”

      洛煌不他真没懂在装:“皇兄身体抱恙,太子离继位之日怕不远了,你就没想过太子继位后,你得到什么结果吗?”

      历来太子继位后,身边兄弟都难得善终。

      洛煌自然不好心,只想要慕襄手中的皇城东军的兵权罢了。

      慕襄不入套:“父皇恩德在身,不会有事。”】

      “过,休息两分钟开始下一场。”

      须瓷接过傅生递来的矿泉水,小口喝起来。

      怕把唇『色』弄晕,傅生给他放了吸管。

      “慢点喝,冰柜里刚拿出来的。”

      傅生趁黄音不在,轻轻捏了下须瓷的脸蛋:“戏里戏外都我的。”

      须瓷边点头,边认同嗯了一声。

      “第二十二场一镜一次action!”

      【礼节和洛煌道别后,慕襄转身离开,却不曾想几米外的国师师禾直直撞进他眼中。

      随师禾飘起的白衣一起的,有他眼中未散却的淡淡杀意。

      “……”

      慕襄心口一颤,像针扎了一样疼。

      他护慕钰如此,不仅不愿亲近自己半分,甚至对自己动了杀心。

      慕钰何德何能,他慕襄又何德何能。】

      “过。”

      傅生拉过没出戏的须瓷,修长的手指穿过他黑『色』的假发,『揉』捏着他的后颈。

      “别太入戏,都假的。”

      须瓷眼底的疼意没散去,有『迷』茫抱住傅生:“你不要讨厌我。”

      “我永远不会讨厌你。”

      傅生道须瓷把戏中的师禾代入他导致入了戏,才会这么难受,便也耐心安抚着。

      “我去换衣服,然后吃饭。”

      更衣室里,傅生把须瓷的腰带抽开,繁琐的古装一件件剥落,傅生握着须瓷柔韧的腰,把拉向自己吻了下去。

      “等会吃完饭我得出去一趟,去拿你的旧手机,你乖乖待在剧组好吗?”

      “不……”须瓷下意识就要拒绝,想说我和你一起去,可想到手机里原本想给傅生看的那东,止住了后半句话。

      “乖,你下午戏排得紧,恐怕没时间和我一起。”

      傅生离场一会儿倒没事,有江辉顶着,但须瓷离开的话,下午的戏份全都得新调整。

      须瓷不高兴缩在傅生怀里,闷闷抱着他的腰。

      更衣室的突然被推开,傅生眉头一蹙连忙侧身遮住只穿着一条短裤的须瓷,回眸道:“下次进来先敲。”

      突然出现的丰承:“……”

      这里本来就男更衣间,隔间没有锁,他平时进出隔间都会敲,但最近两天丰承状态一直有恍惚,行为举止都跟着迟钝起来。

      他傻了似的站在原,须瓷身上未消散的、一看就被疼爱过的痕迹,在他眼一闪而过。

      他喜欢叶清竹,对男自然没感觉,一开始觉得两个男在一起怪别扭的,可须瓷和傅生在他面晃悠久了,丰承反倒越发羡慕起他之间的感。

      全世界几十亿,能够生在一个国度,在相差不多的年纪里碰见彼此,并两相悦,真的太幸运了。

      不像他和叶清竹,年龄错的,相遇也错的,以至于一直在一厢愿的感中自欺欺,以为终有一天叶清竹也会为他心动。

      实际上,他真的如同须瓷所说,只一个可有可的替身而已。

      傅生对丰承直愣愣的眼神有不悦:“有事?”

      “啊……抱歉。”丰承终于回魂,低着头转身离开了。

      ……

      傅生陪着须瓷吃完中饭,就跟他告了别:“我得出发了,你要听话,不许『乱』跑道吗?”

      “嗯!”须瓷点头,他拉着傅生的手,“你要早点回来。”

      傅生好笑道:“开车来回半小时就够了,很快的。”

      须瓷抿着唇:“你车钥匙找到了?”

      傅生表一僵:“……”

      对着须瓷直白的视线,傅生叹了口气,干脆坦白:“我跟你道歉,我撒谎了,钥匙被我藏了起来,当时不道你在吃什么『药』,我太担心了,想去查查你吃的『药』的种类。”

      须瓷自然早就道,从他在傅生车里装的监控里,就看到了他电话找检测『药』的那个画面。

      须瓷抱住傅生的腰:“原谅你了……早点回来。”

      傅生低头亲了他一下:“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傅生上了车,在须瓷的目送中启动了车子,离开了剧组。

      须瓷看着傅生车子消失在转角,才慢慢转身朝剧组走去。

      蓦然间,他猛得回头,身体僵在原。

      他忘了一件事,他的旧手机里,除了具有珍贵意义的照片和他想给傅生看的东以外——

      有他下载下来的、和傅生车里摄像头相匹配的监控软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