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疑探险>GAY

      君野奈津

      퉦“敌人速度挺快,再有最多五分钟,就会到达凤춚山街外围。”

      西 听到茉莉被抓,敌人来犯,檚江夏立刻按照茉莉发送的方位,带着老四往村外走,在芯片通讯中,罗格的声音也适时响起。

      “苏已带人返回,对方并无感知,行进路线没有变化。

      按照茉莉的通报,对方有十三人,乘坐某种超自然力量驱动的大树叶,还愼有一人表现出可以驭火的神秘力量。

      웕他묛们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修士’。

      但我们对这些人了解不多,有接触的就一个王六福,也无法从外表判断,他们的实力是否超过王六福。

      保险起见,要动用致命火力吗?”

      ⠻“不用,带上重火力压阵就好。”

      江夏一边保持着匀速小跑,一边说:늀

      “以王六福的说法,整个凤΅鸣国范围内,除了墨霜山有高阶修士之外,如他一样的存真境修士不会超过十人。

      且都是各处小门派的顶梁柱,轻易不会出面。

      这一次过来的,应该是练气境的小修士,神异不显,重火力已经足够。

      我先和他⿪们接触,你带苏和其他战士包抄后路。”

      “收到!你注意安全。”

      罗格简短的回复了一句,通讯便暂时中断。

      江夏跑到村外,调整了一下呼吸,身后刘老四也有些紧张,他和江夏不同,是从小听着仙人修士的故事长大的。

      现在要和这些神秘的修士为敌,他心中有畏惧是很自然的속事情。

      几分钟之后,一片载满了人的大树叶,晃晃荡荡的出现在了江夏的视界尽头。

      真就是树叶。

      条纹佝清晰可见,和寻常落叶一模一样,就是좮形状大了十多倍。

      줶看它在空中徘徊的样子,像极了一张魔毯。

      上面载的人也是形形色色。

      有魣穿袍子的,有穿长衫的,还有几个穿着武士一样的皮甲,最夸张的一个,穿的和唱戏一样,花花绿绿。

      他们倒是不如江夏和罗格一样严肃紧张,在开启了芯片的鹰眼后,江夏看的清楚,坐在叶片上的修槢士们,一个个很㥥放松。

      닪 ፋ 有说有笑,就像是郊游一样。

      被抓住的茉莉,被绳子捆着,放在叶片后方,没人理她,她也没有被虐待,这让江夏稍稍放心。

      “茉莉,他们是什么来头?”

      江夏在通讯中问了句,被绳子捆起来,躺在树叶上,正好奇的打量这会飞的树叶的茉莉一个激灵,下意识的看向四周。

      好像生怕这通讯,被这些古怪的人监听到。

      ⎳见没人注意到她,女孩松了口气,便在脑海里,小声回答时候:

      “他们都自称修士,老板,这些人就是冲迈我们来的。”

      在这个没有辐射干扰的世界里,芯片的通讯质量相当的高,而且相比刚才的惊慌,女孩的声音这一次平稳了很多。

      她对江夏详细的说:

      “我偷听了他们说话,说是如意坊的人借着凤山矿被咱们占了,便不给他们的门派送抪灵石。

      他䖮们是来找咱们要灵石的。

      叶子上有个穿青衣的坏꘽家伙,一直在鼓动其他人,说如果你不识相,就要用仙法把你抓起来,送到如意坊去问罪。

      他つ还说什么无知凡人,胆敢挑衅修士,要是咱们敢反击,他们就要为民除害,把咱们这群土匪杀㲅干净。”

      “啊,原来是跑过来碰瓷的。”

      听到茉莉提供的信息,江夏顿时恍然大悟,心中对于修士这个群体,也有了些鄙夷。

      说好的棹修仙出尘呢?

      怎么ᦋ还被一个凡尘商贾当枪使了?

      看来修士们也不是个个都是聪明人,兴许只是投胎的时候,运气好罢了。

      “罗格,情报更新。ဉ”

      江夏看着那片叶子越来越近,他不动Ϣ声色,在芯片通讯中,对正在准备后方突袭的废土黑狐狸说:

      “这群人鱠是为了挑起冲突塿来的,一会突袭时尽量活捉,下手轻点。”

      “轻?说个标准。”

      正在整理装龑备的칤罗格咔的一声插上弹夹,反问到:

      铇 “不打줺脑袋心脏,打四肢行不行?”

      “随便。”

      江夏说:

      “只要쀜不打死就行,是他们先抓了茉莉,是他们挑衅我们,仙盟之说不￝许修士干涉凡尘,没说不许凡人打死修士。

      不必给什么好脸色。”

      “收到!”

      罗格应了一句,中断通讯,回头对屋子里一众全副武装的战士说:

      “突袭目标变更,杀伤变活捉。

      苏,把你手里的反坦克炮放下,带几把半自动反器材枪,M249带两挺做火力支援,再来把M240压顶,贫铀子弹...升嗯,不必带了。

      朱莉,去把泰瑟枪拿过来,分给大家,一人两个,用作抓捕。

      最后整理装备,两分钟之后出发!”

      村外这㿻边,修士们坐着树叶法器,晃晃悠悠的停在了江夏身前,一行人跳了下来。

      穿青衣ﰀ的家伙㖍扬了扬手指。

      大树叶就飞快的卷起来,像是变戏法一样,在一阵风⭊吹中,飞快的缩小,最后落在他手心,又被他小心䐚的放回袖中。

      “嘿,你这匪首倒是有胆气。”

      十多个末流修士各做姿态,一个个冷傲的很,大概是自持身份,也不多话,只是用各异眼神,盯着身前江夏和刘老四。

      穿青衣者则一ᜒ手提起被捆起来的茉莉,一边向前走动几步。

      他眯着眼睛,有股蛇一样阴鸩。

      冷笑着,对眼前面无表情的江夏说:

      “本修且问你,是不是你带群匪,占了凤山?断了랳我等灵石来源?”

      “占山,是没有的。”

      窀 江夏也是温声回答,不见紧张愤怒。

      在脑海中的芯片构荔建的临时战场坐标系中,罗格等人,已迒在数ﳢ里外,绕行过来,十多个红点,正在展开阵型。

      一声声就位,让江夏心中底气更足。

      他对眼前那不怀好意,明显来找事的青衣人说:

      혉 “别看我这样,我也是个读书人,▅从小学圣人之道,违法乱纪的事,我是不干的。”

      “油嘴滑舌!”

      青衣人哼了一声,语气傲慢的说:

      “所谓仙凡有别,我等也不想欺负你们凡夫俗子,这凤山归属是你和如意坊的事,咱们管不着。

      但此处被你们劫走的灵石,可是早就定了契,给我诸家。

      把灵石交出来!

      我等修士,也不为难你们。”

      “灵石嘛,有的。”

      江夏笑眯眯的拱了拱手,说:

      郊 蔮“我们凡人,也不敢招惹修士大人们心中不爽,只是尚未请问,诸位高姓大名,来自何方?

      拿了灵石,也要留个字据,免得我家孙大人不好㹱给朝廷交代。”

      “你这凡人,倒是晓事的很。”

      鍍 见江夏愿意给灵石,人群鐈中一众修士的脸色便好看d了些。

      当即有一中年人开口说:

      “我乃三雀山门䁍下行走,要取灵石五十枚,快快取来,莫要多说了。”

      这人打头,接下来便有修士们自报家门。맹

      他们倒也不是专门来闹事的,确实是急需灵石,若能就此拿走,也乐得듙顺利,便由江夏一一记下名讳山门。

      大都是十枚,二十枚之类的小数目,都要下品,看来需按求确实不多。

      只是䂣那青衣人却转了转眼珠子,不依不饶的说:

      “本埤修乃散修一名,在青桐山修行,与如意坊定了契,你这槷凤山街中的灵石,本修要拿走五百块!”

      ⚮五百块?

      江夏一时愕然。

      这青衣人还真敢说,就凤山矿的产量,两三个月怕也产不出五百块灵石来,其他修士也是人人侧目。

      五百块灵石! 飁

      你一介散修,又不是炼器的,要这么多灵石是要生啃石头不成?

      这会修士中有反应快的,已经从这狮子大开口里,意识到事情焬不太对了。

      这青衣人哪里是来讨要灵石的?

      这副架势,分明就是来闹事的臓!

      “好贼子!”

      江夏顿时拉下脸,呵斥道뀜:

      “我与你好好说话,你却非要犯贱,如意坊给你多少好处,让你豁出命来在老子这里闹事?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什么仙人修士。

      呸!

      你也配?

      动手!”

      通讯芯片中一声令下。

      后方一里之外,已经瞄准完成的战士们当即扣动扳机,六把黑黝黝的废土魔改式M107反器材狙击枪喷出火苗。

      这种“巴雷特”大枪射出被战士抵肩向前射击,大拇뺕指粗细,填装着高爆火药的尖头弹轰鸣。

      脱出篭枪口瞬间,子弹速度就超越2倍音速ڃ,一里之地,眨眼便到。

      “砰、砰、砰”

      几团血花暴起,修士们身上大都有防御法器,这些家伙反쯐应峂也快,眼见两个同伴身上喷血,倒在地上,花花绿绿的灵盾当即激发。

      足以打穿厚墙的六枚子弹,只打倒两个。

      剩下四个,都被那撑起的灵盾挡住,溅起火花。

      但随着狙击枪一起现身䭳的,还有两挺布置在数百米外,做交叉掩护射击的M249轻机枪,在刺耳的爆鸣中,致命的金属风暴嫉组成弹鞭,朝着修士这边打开。

      苏带着几名战士,已经组成交替阵型。 洓

      手中半自动重狙打出了自动枪械的速射,并且在罗格誉亲自操纵的M240重机枪掩护下,开始了冲锋。

      而江夏和老四则一左一右,在开枪瞬间,便按芯片指꽣示扑向两侧,躲开了随后倾泻的火力。

      硝 他们趴在地上,手中枪械也在近距离开火。

      砰砰几声,那个三雀山的中年修士身上的灵盾便碎开来。

      他也不急。

      顺手从袖中抽出一张红手帕来,迎风一扬,手帕飞快膨胀,如龟盾一样挡在身前,将四五个修士护住。

      重火力的子弹打来,打䰃在那迎风招展的手帕上,就如打入海绵,被抵消力道,未爆裂的子弹洒落一地。

      Ӂ 这一幕看的两个莫西干头的废土机枪手一脸Ҏ愕然,手中射击都停了下来。

      他们是第一次看到这古怪场面。

      “愣着干嘛?继续射!”

      罗格的怒吼,让这两人回魂,爆豆子一样的枪声再起。

      “走!随我走!”

      那个撑起红手帕法器的中年修士,磔这会一脸涨红,看得出来,他操纵法器并不轻松,身边围拢几人也知事情不妙。

      当即取出各自的丸药法器,就欲反击。

      ௷可惜太重眼前,却忘了身后,完全就是顾头不顾腚。

      平日里的战斗看来也是少得很。

      “砰”

      一声爆响。

      可以正面干倒一头大象的子弹从背后ࣔ射来。

      打的血光暴起,子弹碎开随身光罩,轰入腿部,直接撕开了一道血肉见骨,让那修士痛呼一声。

      当即倒地晕厥。

      没了他的操纵,红手帕的法器也失去神妙,飘飘荡荡的落在地上,又被一只穿着军靴的脚狠踩一记。

      还散发着硝烟㼀的枪口调转,弹巢转动,又是几枪射出,六枚子弹在不到两秒中打空,还有老⏣四手中颇有节奏的柯尔特怒吼。

      江夏弯下腰,在人仰马翻的硝烟中,将脚下染血的红手帕拿起,放在眼前看了看。

      “好宝贝啊。”

      他说了句。

      似是根本没察觉到,身后有个趁乱隐形的修士,正抓着鴗把明晃晃的剑,朝他刺来。

      只是那修士刚抬起剑,就看到江夏猛地回头,在那凡人左眼中,有一圈光环照亮瞳孔,似从其中,已倒映出了他的身影。

      “来。”

      抣 “给你看个好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