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前辈,可以开下门吗?”

      清野桃在门外低声道。

      许仙顿时气极。

      这壮妞,总是喜欢破坏别人好事!

      事不宜迟,速战速决!

      他立刻解开清水梨衣伤口上的纱布,拿起创伤药,就开始快速涂抹了起来。

      清水梨衣身子一颤,低声道:“轻点。”

      许仙心急,怕那壮妞破门而入,让自己的任务功亏一篑,没理她,继续快速涂抹起来。

      清水梨衣扭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目光专注地盯着伤口,似乎真的在一心一意为自己涂抹创伤药,手没有乱摸,眼睛也没有乱看。

      “难道我真误会他了?”

      她心头暗暗疑惑。

      这时,门外的清野桃突然开始敲门,带着哀求道:“前辈,求求你,开下门吧,我就想跟你说几句心里话,说完就走。”

      清水梨衣秀眉微蹙,冷声开口道:“我已经睡下了,有话明天再说。”

      清野桃连忙道:“前辈,别啊,我今晚就想说,不会耽搁您太久的。”

      “啊!”

      清水梨衣突然惊呼一声。

      许仙太急,太过粗鲁,按在了她的伤口上。

      “前辈,你怎么了?”

      门外的清野桃突然加重力道拍着门道:“房间里是不是还藏着别人?”

      “没有!”

      清水梨衣回头瞪了许仙一眼,冷声道。

      “我不信!里面一定藏着别人!”

      清野桃语气突然变得有些生气和焦急,道:“前辈,您要是再不开门,我就要撞门了!”

      许仙心头暗骂,慌忙把剩下的创伤药全部倒在了手掌,快速把伤口附近的位置都涂抹了一遍。

      【任务完成】

      【您将获得500积分,以及储物银镯】

      【储物银镯已绑定,随时可以使用】

      许仙心头一喜,暗暗道:这储物银镯看来不用戴在手上了。

      他之前还担心突然戴着银镯,会被姐姐发现追问呢。

      他决定试试效果。

      他的目光随机看向了清水梨衣滑落在臀部的粉色亵衣,意念一动,“咻”地一声,那亵衣竟然突然飞向他的衣袖,瞬间钻了进去!

      好东西!

      他心头激动。

      但清水梨衣却是吓了一跳,又“啊”地叫了一声。

      那粉色亵衣虽然从背后解开,滑落在了臀部,但前面依旧被她用手按着,遮挡在胸前,此时被突然抽走,胸前立刻跳出曝光,她自然吓了一跳。

      “前辈!里面一定有人在欺负你!别怕!我进来了!”

      清野桃听到她的惊呼,顿时急了,立刻准备撞门。

      许仙脸色一变,哪里还敢逗留,立刻奔向窗户。

      打开窗户向下一看,有些高。

      但“身轻如燕”的技能,让他并不畏惧。

      他立刻跳了出去,脚尖在墙壁上一点,身子竟真如飞燕一般轻盈飞出,轻飘飘地向下落去。

      随即,脚尖又点在了二楼的屋檐下,向前一飞,又继续轻盈向下降落。

      最后,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爽!

      有了这等轻功,飞檐走壁,不在话下!

      楼上突然“砰”地一声,传来了清野桃愤怒的叫声:“谁!谁在里面欺负前辈!给我出来!”

      许仙拔腿就跑,立刻从前门进去,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前辈,人呢?我刚刚听到声音了!”

      清野桃在房间里到处寻找,脸上露出了杀气腾腾的表情。

      清水梨衣裹在被子里,目光冷冷地看着她道:“是我自己抹药,并无他人。”

      “我不信!”

      清野桃把整个房间都翻找了一遍,甚至连衣柜床底和床上都没有放过。

      突然,她看向了打开的窗子。

      “一定是从窗户逃跑了!”

      她奔到窗前,向下看去,并没有看到人影。

      “前辈,到底是谁?”

      她看向床上的清水梨衣,像是质问出轨妻子的丈夫。

      清水梨衣并未回答。

      “一定是许仙!”

      清野桃反应过来,立刻跑出房间,奔向了许仙的房间,“砰”地一脚踹开,冲了进去。

      房间里蜡烛熄灭,一片漆黑。

      一道没穿衣服的身影,突然从床上跳起来,惊慌失措地道:“谁?”

      清野桃在黑暗中看了他几眼,仔细想了想,这家伙虽然厉害,但都是依靠武器,本身既没有感悟文气,又没有武功,不可能从那么高的窗户跳下去,又这么快回来躺下的。

      “采花大盗!”

      她冷冷地答道,随即捂着脸,身影一闪,溜了出去。

      “不是许仙,难道是雪?”

      清野桃停在北岛樱雪和北岛黑瞳的房间门口,犹豫了一下,方摇头道:“不会的,雪知晓我喜欢前辈,不会跟我抢的。而且雪应该是喜欢男人的。”

      “那会是谁呢?难道我真的误会前辈了?”

      清野桃一边苦恼地想着,一边走进了清水梨衣的房间,见前辈正目光冰冷而威严地盯着自己,顿时心头一慌,脸颊发烫道:“前……前辈,对不起……”

      “出去!”

      清水梨衣冷冷地道。

      清野桃见她生气了,原本想好表白的话顿时都乱了,暗暗后悔自己刚刚的冲动,只得鞠了一躬,哭丧着脸道:“抱歉,前辈,是我误会您了,真的抱歉。”

      清水梨衣冷冷地看着她,并未接受她的道歉。

      清野桃心头难过懊恼,不敢再多呆,只得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前辈的房门被我弄坏了,晚上要是坏人偷偷进来怎么办?前辈受伤了,肯定无法自保的。”

      清野桃看着房门,立刻决定今晚就守在门口,就算守一夜,也要保证前辈的安全。

      第二间厢房突然冲出一名光着膀子的人,左右看了一眼,目光看向了她,满脸惊慌道:“桃,刚刚有采花贼,你看到没?”

      清野桃忍着笑,板着脸道:“没。”

      随即又讥讽道:“哪个采花贼会瞎了眼睛采你呢,你肯定是做梦了吧?”

      “真有采花贼!”

      许仙煞有介事地道:“我当时看到一个黑影站在我房间里,流着口水色眯眯地看着我,还嘿嘿淫笑,那黑影看起来很强壮,手臂比我大腿还粗呢,估计是个抠脚大汉,幸好我当时穿着大裤衩,没让他得逞!你确定没看见?”

      清野桃阴沉着脸道:“没!别跟我说话!”

      “哦,那算了。”

      许仙摆了摆手,转身回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可恶!”

      清野桃咬着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果然很强壮。

      但只有这样,才有资格保护前辈!

      只有这样,才能……

      想到此,她突然看向旁边的房门,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前辈那苗条的身子,高耸的胸脯,美丽的脸蛋儿和红唇,顿时脸颊发烫,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起来。

      “只有这样,到时候与前辈恩爱时,才能把前辈抱起来玩弄呢。”

      她害羞而期待地幻想着。

      夜色渐浓。

      外面静无声息。

      客栈里,也安静下来。

      许仙躺在床上,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但睡梦中,突然感觉被子里钻进来一个柔软的身子,紧紧抱住了自己,在自己的怀里轻轻扭动摩擦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