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柚app下载网站入口

      除开梅丽, 其他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得到了指引者的启示。

      魔术师兰斯、小丑唐纳、杂技演员布莱恩、驯兽师梅丽、占卜家卡尔文、歌剧家奥黛莉娜……

      他们都찣有不可젝告人的秘密,峿这一刻,켙神明的指引是让他们守住秘密。

      一时之间, 布莱恩和奥黛莉娜脸上都浮现出纠结的神『色』≉, 两人都是心思单ᗩ纯的人,正在为是暴『露』秘密, 解决问题还⥅是依照指引保守秘密而内心斗争不已。

      奥黛莉娜按着太阳『穴』,脸『色』非常难看:“抱歉,我现在脑혶子『乱』得厉害,我、我很抱歉,梅丽,布莱恩,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会儿。但是,我向你们,向骰子女神发誓我丢入酒桶中的是豹真实的秘密,我没有撒谎,我不是欺瞒者。”

      “我也是!”布莱恩虎头虎脑地说,“我也没有撒谎, 也不是我在酒桶里投入了虚假的秘密!请你们相信我!” 痤

      梅丽没说什么。

      분 奥黛莉娜沮丧地说:“只是这样没办法证明自己的荫清白吧?这个游戏……那个虚伪的欺瞒者的存在, 让我们会怀疑彼此。即便我们彼此信任,不在这里䬤的魔术师先生、占卜家先生和小丑⽄先生, 他们会怎么想?”

      布莱恩根本没想퍒到这一层, 他张了张嘴, 想试图说些什么, 但他不是第一天认识那几个人,都是心思深沉,难以看透的, 随便哪一个都鵼能把他玩弄在股掌之中。

      ␮于是,布莱恩又闭紧了嘴巴,下意识看向梅丽,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原本和他并不算亲佊近的女孩在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就成了他非常脂信赖的“朋友”。

      等等!这难道是……恋、恋恋恋恋爱吗?!

      布莱恩想到这个可能丘,瞪直了眼,再看梅丽时,少年整个鍯漆黑的脸都红了个彻底。

      㟀梅丽:“?”

      布莱恩结巴了起来:“梅梅梅、梅丽,你你你,你真甀好看。”

      梅丽:“???”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奥黛莉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本来想过来揽住梅丽的肩膀츈,但梅丽比自己高了一个头,她只好改为搂住梅丽的胳膊,笑着对布莱恩说:“等你再长大一点,布莱恩,你还是个孩子。”

      梅丽:“很好。”

      奥黛&布莱恩:“……?”

      梅丽:“得知随时可能,嗯,变成鱼,你们的心态都不错,这很好。”

      他目光略略上瞥,越过布莱恩的头顶,看向站在布莱恩背后的男人:“但看起来,有人心态不怎刧么好。”

      布莱恩顺着梅丽的目光疑『惑』地藐回头一看。

      身穿黑『色』风衣的年轻男人正站在自己的背后,垂眸看着自己。

      걔他归戴着魔术师绿高帽,帽ꅟ檐遮挡下,上半张脸几乎被罩在阴影下,神『色』便显得非常凝重,他暗红『色』的眼瞳颜『色』纯正,红뙾得像最浓郁的血,正一瞬ঢ়不瞬地盯着自己。

      布莱恩比兰斯矮了近一个头,回头看过去的时候正好是仰视的状态,他吓得往؊后跌了好几步,直到撞到桌边才停下。

      㶝 孩子吓坏了:“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想想,”兰斯表情和语气都没什么起伏,“从你说梅丽真好看开始。”

      梅丽:“……” 

      奥黛莉娜眼前倏然一亮,像是猛地炸开了一束烟花。

      她激动地抱住梅丽,踮着脚尖,在梅丽耳边小声说:“亲爱的,他们都喜欢你。” 䊙

      梅丽:“???”

      볥你们心态好得过头了!

      布莱恩就算了,魔术师先生算怎么回事?!

      梅丽轻敲鹲了下眉心,对他们说:“看来你们需要休息了。”

      “我都忘了我头很痛了。”奥黛莉娜又按压起太阳『穴』,“我去小䔥睡一会儿,梅丽。”

      “布莱恩,”梅丽叫住布莱恩,“你在城里有很鿍好的人脉,麻烦你把昨晚参与游戏的人都叫过来,我们……”

      他看向墙上的挂钟,说:“퓎尽量在五点之前,我们큍在这里碰头。”

      “明白!”布莱恩得到指示,飞快地跑ᙱ出帐篷。

      昏暗的帐篷里,秒针缓缓跳动,梅丽和兰斯相顾无言。

      兰福斯错开目光,打量了下屋内,梅丽注意到他手腕上ᆄ的骰子转动了一下,但是䔑跳出来红『色』的늲光芒,他检定失败了。

       梅丽:“……”

      奇怪的是,梅丽没有觉得这种情况有任何不对,仿佛ꭼ只是千千万万次检定中的一个最平常不过的失败,他把那本书和箱子里的一页纸递给兰斯:“昨晚有人撒了谎,他破坏了仪式,使得神明迁怒于参与仪式的每一个人,瑞拉因此而死,我们也受到了诅咒。脖颈后的鱼鳞是最好的证明。”

      兰斯摘下帽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认真翻看那些纸张和书籍。

      梅丽身上穿着和兰斯一样的风衣,两人坐在一起时,像是罩在同一个宽大的斗篷里,火红的高马尾从一侧肩膀上垂落过来,顺滑明亮的发尾扫在漆黑的大衣上。

      兰斯被那抹红扎了眼睛,똫他发现自己很难不赞同布莱恩的话。

      这的确是位相貌出『色』的女『性』。

      他目光从梅㽯丽脸上轻轻瞥过,梅丽丝毫没注意到兰斯的目光,继续说道:“小丑唐纳〟和占卜家卡尔文,你了解他们吗?”

      论起来马戏⥕团的时间长短,梅丽是最晚的那个。

      布莱恩是在滺马戏团长大的,他很小的时候就被团长科特从奴隶市场买回来ﹸ丢给当时的杂技演员训练;其次是뫩占卜家卡尔文,听说他是自愿来这里,在这儿待了约有八年;再之后是魔觋术师兰斯,六年前;小丑唐纳,五年前;歌剧家奥黛莉娜,三年前;最ゔ后才是梅丽,来了不到一年。

      梅丽常年和动物펑们待在一起,与其他人都不熟悉。

      可惜兰斯也是个宅居动物,脸上写着大写的“我跟他们不熟”。

      kp:“……”

      就在这时,兰斯的脑海里响起指引者的毡声音:“过个灵感。”

      他手腕上的骰子转动了一下,跳出了绿『色』,这意味着他试图想起一些有用的消息而过了一个成功的灵感检定。 墋

      嗃 兰斯说:“唐纳和我差不多是一起来马戏团的,他比我早一个月,从那时候开始,他脸上就一直画着油彩,我从来没见过他油彩下的真实面容。他似乎不太喜欢出去,常年待在马戏团,连一些公共节假日都很少出门。”

      梅丽:“……”

      指引者的声音再次响起:“再过个灵感。”

      兰斯手腕上的骰子再次发出绿『色』的光픾芒。

      兰斯很快想起了有关卡尔文的片段:“卡尔文和唐纳不一样,他经常不在马戏团。尤其是后来,他名气传开后,团长给他设立了会员制,他只퓄需要每周三下午在马戏团里为会员服务。”

      兰斯把指引者塞给他的一些回忆没有感情地朗诵了出来。

      瓚梅丽听完陷入沉默。

      他们的秘密会是什么?

      连布莱恩那样没心没肺的孩子都有不可见人的秘密,这两个老狐狸、贼精肯定藏得异常严实。 㝖

      梅丽最不擅长的就是钻牛角尖,没有足够的线索和证据去推论一个事情之前,他可以有发散『性』黑的思维去做多番猜想,但绝不会揪着一个事情一推到底。

      ⧮ 他暂时不多作考虑,走出帐篷。

      帐篷外,一只鹅黄『色』的小鸟宸落在梅丽头顶,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垫屁股,展开翅膀,用红『色』的喙梳理羽『毛』。

      怾随后,察觉到有人跟在梅丽身后,幼鸟扭过头,歪了歪脑袋:“啾?”

      兰斯脚步停住,灢他下意识伸手,那只鹅黄『色』ẝ的幼鸟瞪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他,过了片刻,居然扇动翅膀,轻盈地落在兰斯的手上,细小的爪子勾住兰斯的手指。

      “띹闹闹?”梅嬘丽疑『惑』地停下脚步,回头看去,从来不跟其他人亲近的肥啾一脸求亲亲的样子伸长了嘴巴去蹭兰斯。

      他忽然想起来,闹闹是႕只雌的。

      䀔呵呵。

       “闹闹,你还在这儿。”他转过头的刹那,耳边响起背后䉧男人的低叹声。

      梅丽神『色』一阵恍然,他仿佛看到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슊。

      那些记忆如ˢ刺破晨雾的光,在眼前晃碐出一片光怪陆离。

      따 那个时候,他才是身穿黑『色』风衣,头戴高帽的魔术师,红发金瞳的驯兽师女郎一点不热情,像是冰冷燃烧着的冷火,只有眼神是温柔的。

      那只鹅黄『色』的幼鸟蜷缩在他的掌心,『毛』茸茸的一团。

      “闹闹被人类伤害过,它很少亲近别的人,但它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冷冷清清的嗓音在耳边突ﰇ兀地响起,像是从亘远而来┷,梅丽心跳得飞快,如梦初醒,他皱起眉头,看向魔术师先生。

      兰斯也因ꀞ这句“原来你还在这儿”而面『露』撱茫然,他想不明白自己说这话的缘由,只能将其归结为曾经见过紧跟在梅丽身边的这只小粘人精。

      他动了动手指,肥啾舍不得地挪了个小碎步,最宂后还是因为站不૪稳而张开翅膀飞了起来,扑腾了两下然后一屁股坐在兰斯的帽子上。

      肥啾左놞右挪动屁股,一点点沉下来,窝住了。

      肥啾:舒坦。

      兰斯:“…拵…”

      梅♍丽:“……”

      算了。

      梅丽随便它,快步往马戏团的动物区走去。

      科特讨厌动物,只为了讨好观众,养了盆观赏『性』比较强켹的老虎、狮子、黑熊和猴子。

      前段时间,科特为了刺激观众,从来自东南亚的商人那里“重金”买了一头大象,梅丽헄很崴喜騏欢这个庞大的家伙,但可惜的是,从来了动物园它齅就一直恹恹,뜜食欲不振,还经常发出沉闷的哀鸣。

      科特一边忙着去找那个黑心商人,一边气㒑得跳脚,还是梅丽花钱请兽医来给大象看病——科特知道梅丽不会放任大象继续病下去,最后得知,这头大象患了很严重的心脏病,而且它不是黑心商人輲说的正值壮年,而是一头年迈的老象。

      给它治疗难度非常大,在治好之前,它只能痛苦地活着,然后等待死神降临。

      昨天晚上,梅丽许下的愿望就是希望老象能恢复健康,至少在生命走到尽头之前,它能舒服地吃下一顿晚饭。

      梅丽走去它身边的时候,老象垂下它皱在一起的象鼻去蹭梅丽,发出低哑而无精打采的哀鸣。

      梅丽抚『摸』着它勾卷的鼻子,轻轻地贴上᳷脸颊,低声说:“会好的,安迪爷爷,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