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卅欧美成人影院

      又是三天过去。

      王乐没等来那些江湖高手,反倒是来了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

      看那眉眼,以后不出意外是个美人。

      只是他心思没在这上面,所以态度并不算客气,尤其是当听到对方说的东西后,更是半点兴趣都欠奉,直接挥手赶人。

      小丫头很委屈,眼泪汪汪的样子看的人心疼,但随着砰的一声响,房门被甩上之后,就算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乖乖回去了。

      她小小的脑袋里,怎么都想不通为何会有王乐这种人,居然连落骦的相约都拒绝。

      还是没有半点犹豫的那种。

      只是当小丫头回到天水楼,气呼呼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之后,又一次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往日里骄傲无比的落骦居然没有生气,反而要主动过去。

      是世界变了吗?还是大人太复杂?

      她不懂,所以缠着要一起过去,落骦本不想带着,后来不知想到什么,居然也同意了。

      在马夫的护送下,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来到了王乐住的客栈,好在落骦围着面纱,否则非得引起骚乱不可。

      嘭嘭嘭!

      房门被敲响,正在修炼的王乐眉头一皱,但感知到外面人是谁后,神情稍微有了变化。

      正在他思索时,敲门声再次传来,依旧不紧不慢的样子,却能感受到门后之人的决心。

      王乐不再考虑,下床过去开门。

      “王公子,奴去请你,你为何不来呢?”

      落骦以一种十分亲近的语气说道,看似在质问,但其实更像是撒娇。

      而且,她已经将面纱取下,露出了那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不得不说,这种冲击力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无与伦比的。

      只是王乐却没有任何表示,依旧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样子,如果仔细看,还能从其眼中看出一丝不耐烦。

      落骦能被观沧海当做掌上明珠庇护这么多年,自然不可能只是个花瓶,在感觉到王乐情绪后,她改变了自己的方式。

      “我想要你保护我。”

      小丫头吃惊的抬头,看了看自家姐姐,又看向王乐,她实在没看出眼前这人有什么特别。

      “理由?”

      王乐感觉有些好笑,“而且,有那个老家伙在,你还需要别人保护?”

      “你不请我进去吗?”

      落骦没有回答,眨了眨凤眼道。

      “你就不怕我对你意图不轨?”

      王乐看着她的脸,目光从上往下,极具侵略性。

      落骦有些紧张,她从小就在男人堆里长大,在没有遇到观沧海之前,就是靠察言观色生存,因此对别人的眼神很敏感。

      什么样的男人,在打什么注意,基本上她一个照面就能看出来,可是眼前这人,却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落骦能感觉到,他看自己就像在看一件东西,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分别。

      就算偶尔闪过一丝惊艳,但也跟一般人看见风景秀丽的山水一样,不带半点欲望。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落骦第一次对自身美貌产生了怀疑,甚至忍不住在想,王乐是不是喜欢男人。

      但从举止言谈来看,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如果你想要我,我不会拒绝。”

      落骦深吸一口气,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

      这话一出,别说小丫头,连王乐都惊了一下。

      但他随即便反应过来,直接摇头道:“如果你没别的事情,就请回吧,我时间很宝贵。”

      “为什么?难道我不美吗?”落骦没想到王乐居然一点都不动心,虽然她已经有预感,但真的面对这个答案,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砰!

      王乐直接甩上房门,懒得继续说什么。

      对此时的他而言,女人只会影响拔刀的速度,相比男欢女爱,不断向武道攀登才是真正的乐趣。

      门外落骦眼中闪过一丝怒火,没想到自己放下了所有尊严,居然迎来这么一个结果。

      缓缓挂上面纱,她转身朝楼下走去。

      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

      ……

      幕北城城头,有一间高达四层的木楼,如果是别的地方,这种建筑绝对不会出现。

      但因为居住其中的人名叫观沧海,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

      木楼四层。

      落骦气呼呼的将客栈遭遇说完,观沧海便笑了起来。

      “义父,你怎么这样!”她跺脚不依,痴憨的样子简直能将人迷醉。

      观沧海举起茶杯,“好好好,我不笑了,不过那小子也真是够心冷的,连你这样的美人,居然也一点也不动心,真是个可怕的家伙啊。”

      “哼,义父,你要给我出气!”落骦鼓着嘴说道。

      观沧海沉默一阵,心中念头转动,“这样吧,我让人放出消息,只要有人能打败他,就可以得到我教导怎么样?”

      落骦眼前一亮,拍手道:“好,我还加一个,只要能让他颜面扫地,就可以和我一起游湖赏月!”

      观沧海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就像不会阻止落骦去接近王乐,如今同样不会阻止她报复。

      将近百年时光,观沧海早就已经习惯了等待,观望,然后在合适的时候,轻轻推一把。

      ……

      ……

      随着时间推移,来幕北城的江湖人越来越多,尤其是落骦放出消息后,更是将一些本对王乐没兴趣的家伙,也给激了出来。

      这世上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多了去了,更别提还是被誉为天下第一的存在。

      如今的幕北城不仅客栈爆满,就连许多百姓家都租了出去,其价格还贵的吓人。

      半个月后,这种情况达到了一个巅峰。

      相比其他地方,城中最奢华,最出名的酒楼同福楼中,居住的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物。

      一般人连进都进不去。

      此刻却有一个衣着破烂,蓬头垢面青年昂首阔步的跨入大门。

      店小二脸色一变,睁眼破口大骂,还好掌柜的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同时无比恭敬的对那青年道:“洪少侠,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哼,白公子他们在哪里?”

      青年撇了一眼店小二,后者顿时如遭雷击,差点尿了裤子。

      “白公子他们在二楼,我这就带您过去。”

      掌柜说完松开手,恭恭敬敬的带着青年往楼梯方向走。

      “阿七,刚才这位是?”

      店小二颤抖着对同伴道。

      “丐帮洪三,还好你刚才没说出口,不然东家来了都保不住你!”

      名叫阿七的少年叹了口气,摇着头也去了二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