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搞鸡app

      “余玉成,快,杀了他,杀了那个牛头人。”橘黄色光翼穿着薄纱短裙的小精灵大声喊道。

      “我知道,别捣乱,五积分啊。”余玉成强压住激动的心,借着暗影步慢慢逼近这个手持双手巨斧身高两米多的牛头人。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

      “好热啊。”叶灵走在队伍中间,抬头看了一眼毒辣的太阳,抱怨道。

      进入森林禁地就不能再像是在城市里那样散漫胡闹了,可爱漂亮的小裙子和各种鞋子是想都不能想的,就算她再胡闹也得老老实实把头发扎起来,光是这样还不够,因为她的头发尽管不比莉莉娅,但也是没过了腰臀,就算扎起来也会被树枝刮到,必须用帽子罩住。

      不过她是医疗队员,要求并不严格,不然顾冰至少会让她把头发往上缩短几公分。

      除了顾冰和曈昽,其他女孩都换上了印有她们自制队标的冒险服装,虽然没了在城市里的那种娇柔美,但所有人都添了不少英气。

      “你不是带着帽子吗,成哥都没说什么,你有什么可抱怨的。”走在前面被她抓着一角的路明雪没好气地回道。

      从早上起来,叶灵就抱怨个不停,完全是在找理由发泄。

      路明雪就不一样了,她从昨晚离开余玉成的房间起就止不住笑,直到现在偶尔还会美滋滋地朝前面笑一下。

      虽然叶灵不怎么情愿,但在正式冒险时还是会抓住路明雪的衣服。

      她们这些没有经过专门体魄训练的魔法师在魔兽面前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旦被突袭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队伍里,余玉成和曈昽两个异能者战士在前方开路,由顾冰在队伍最后压队。

      因为叶灵是治疗队员,要更加小心,又没有多余的战士保护,只能抓着路明雪的衣角,万一出事了还能有个照应。

      余玉成的工作最为辛苦,他必须拿着柴刀和盾牌一边斩断碍事的荆棘灌木,一边提防可能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虽然说大家都知道他已经要转型成魔法师了,但是队伍里还是只有他一个男人,他也不可能让顾冰和曈昽来做这苦差事。

      光是想想她们娇柔的小手会因此生出水泡就让他心痛难安。

      莫比特森林地处亚热带季风地区,虽然比不上热带雨林地区植被繁盛,又已经靠近内陆,但因为背靠高大山脉还有一些非自然原因,植被更替频繁并且明显。

      手上的柴刀从中午的时候开始工作,现在已经有很明显的缺口了,好在他准备了几把作为备用,一有需要随时化身“九把刀”。

      叶灵看见路明雪扎起来的马尾在自己眼前一晃一晃的就觉得不顺眼,这家伙竟然还敢和自己斗嘴。

      昨天竟然趁自己不注意偷袭她!

      她早上起来还迷迷糊糊的,看见流枫和明如心那副忍笑的表情,再看看路明雪拿着手上的魔杖四处炫耀,就觉得不妙。

      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偷家了!

      而且当初鼓动路明雪可是她最积极,自己昨天反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想到这些就气得不得了,偏偏自己还不能发作。

      “笨雪,臭雪,不就是送你一个四级魔杖吗,看你这美滋滋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倒贴过去,果然是笨雪。”叶灵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抓住路明雪的马尾。

      路明雪不用像她一样把扎起的马尾用帽子罩住,本来还很得意,没成想反倒成了劣势。

      “蠢灵你不要太过分了,是你先发牢骚发个不停的。”路明雪大叫起来,但不敢转过身去。

      她们已经走了半天,已经进入正式莫比特森林的外围区域,虽然不至于三步一魔兽,但也还是危险不断,小打小闹可以,但她要是转过身子乱了队伍阵型就不好了。

      好在叶灵扯了一会儿就松开手,扭过头鼓着嘴生闷气去了。

      至于生闷气的对象当然是队伍最前面那个不解风情的家伙,昨天那么好的机会竟然把她送回房间,至少也应该抱着她一起睡觉才对。

      哼!

      “她们可真快活,走了这么久还有力气玩闹。”在余玉成身边缓缓飞动的小精灵向后看了一眼,对她们的行为十分鄙夷。

      莉莉娅在昨晚最后终于接受了余玉成的道歉,暂时先放过他三番五次作出流氓行为一事。

      她也不用再穿着那身羞耻又大方的纱裙了,但此时还是换上了轻薄的夏日纱裙,不过肯定是没有昨晚那身衣服暴露涩气,此时也恢复了手办大小。

      莉莉娅正拿着不知名的电子仪器记录周围的环境,她的电子设备似乎与人类社会的不一样,在禁地还能不受影响。

      就连户外冒险主播专用的魔眼精灵在禁地也是经常被干扰。

      “不过说起美滋滋,某个家伙也好不到哪里去。”莉莉娅瞥了瞥边上的男人,意思非常明显。

      余玉成可不想和他计较什么,还有一大堆的树枝灌木等着他呢。

      这个小精灵稍稍给她一点颜色就飘起来了,要不是周围有别人在,他一定命令她再换上那身衣服,或者换一身。

      不过其他女孩也看不见她,自己只要不去搭理她就好了。

      “真有那么明显吗?”余玉成还是被莉莉娅的话说得有一点心虚,朝身后的女童看了一眼。

      曈昽一如往常,面无表情,眼神淡漠,专心戒备着周围,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他不安心地想要去摸一下胸口处的玉佩,但还是止住了,突然做出这动作,就算其他女孩不会注意,肯定会被身后的女童注意到的。

      “还脸红了,真是不要脸。”莉莉娅看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的是什么。

      没想到昨晚花了一个小时终于等到这个变态把遗书写完,竟然会让他发现曈昽送的礼物。

      在电脑桌右边的第二个抽屉,突然多出了一块玉佩。

      余玉成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习惯性地打开那个隔层,因为那里面放了自己的笔记。

      他确定那个玉佩是突然出现的。

      也就是说,在他离开房间的时候,某个女孩悄悄放下礼物便离开了。

      至于会是谁这样做,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

      “死幼女控。”莉莉娅继续骂道,这家伙明明抱着自己,看到这玉佩直接把她给忘了,亏她还是光着身子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