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明作品

      “一个瞎子自己出来行走,还装模作样的配着把刀,这是在吓唬谁呢?哈哈哈!”

      几个灰头土脸,一看便混的不怎么样的土匪拦住了凌泽的去路,他们的手中都拿着刀,表情是无比的嚣张,在肆意的嘲讽着站在那里不动、面无表情的凌泽。

      显然他们都并不觉得凌泽这个瞎眼之人,能够给他们造成什么麻烦,能够逃得出去他们的手掌心,他们已经将凌泽当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

      在前往长州藩荻城的路上,凌泽很是理所当然的,遇到了一些拦路的土匪和强盗。

      这种事情非常的正常,如果在这一路上遇不到,甚至于是只遇到过一次、两次的话,那反而才会显得事情有些不正常。

      毕竟现在的这个时代,连干“强盗”这一行的,现在也是僧多肉少的状态,任何一个可能带来较大收益的目标,都会被好几波“强盗”争抢。

      而凌泽这样孤家寡人的旅行者,虽然属于是不那么抢手的目标,但总有一些吃不上大肉的“强盗”从业者,会把目标瞄准像凌泽这样的散户。

      毕竟收益虽然小,但是风险也同样的不高,那些混的不怎么样的,自然只能捡一捡这种“软柿子”捏。

      而很明显的,这伙围住了凌泽的“强盗”,就属于混的很不好的那一批次,他们甚至已经沦落到去找残疾人麻烦的地步。

      行业可能不分三六九等,行行都能出状元,但是不管是在什么行业之中,从业者都是必定会分为三六九等的,连打家劫舍的行当也是如此。

      “别浪费时间,看他这个样子,搞不好还是个聋子或者哑巴,直接剁了看看有没有钱,然后收工去找下一个目标。”

      这伙人的领头者倒是干净利落的直奔主题,他没有任何想要玩弄一下凌泽这个盲人剑士的想法,而是打算直接的杀人越货。

      “是,老大。”

      见到自家老大已经发话,立刻便有一个小弟走上前去,想要直接一刀了结了凌泽的性命。

      他甚至都没有做出什么防备,因为他觉得凌泽这个盲人不可能会做出什么有效的反击。

      凌泽面无表情的听着这些人的对话,他不仅不紧张,甚至还有些想笑,这是他这一路走来遇到的第四波人,也是最为膨胀的一波人。

      “噗呲!”

      凌泽干脆利落的拔刀动手,他的身形快速的在人群中移动穿梭,反手刀左斩一下、右斩一下。

      他的身形敏捷、步伐灵动,如同在舞蹈一般,十分轻松的便将这一伙人全部砍死。

      对付这些只不过是臭鱼烂虾的土匪强盗,凌泽不开帝具也可以轻松的做到“无双割草”的程度。

      “第五十七个、第五十八个。”

      用【雪澜】将地上的几具尸体的血液全部吸收干净,凌泽继续进行着自己的记数。

      这臣具【雪澜】每吸收一个人的血液,凌泽就会记录下来,到目前为止,这把刀已经吸收了有足足五十八个人的血液。

      “非要说的话,感觉成长也不是很大,并没有产生什么质变的感觉。”

      凌泽一手拿着刀身银白、刀刃血红的杖刀【雪澜】,一手拿起了一把那些强盗使用的刀,随后他用力的将这两把刀相撞在了一起。

      “咔嚓!”

      结果还是让凌泽比较欣慰的,虽说这强盗使用的刀做工很是粗糙,但是能够不用精密的计算击打位置,只是随意的用力一撞就能够将之斩断,这多少也说明了凌泽的杖刀【雪澜】是足够锋利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长途跋涉,凌泽已经来到了安艺藩的都城广岛附近,再往前走一段路程,就会进入到长州藩的领地。

      此时已经过了初春的时节,天气逐渐的向着夏日转变,空气中多了些燥热的气息,路边的树木也已经成荫。

      “阁下已经在旁边窥视了很久,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请直接现身吧。”

      将【雪澜】重新的插入了刀鞘之中,凌泽扬声向着路边的树丛喊道,他早就已经发现了那里面蹲藏着一个小矮子。

      “哗啦哗啦。”

      被凌泽这么一喊,那个一直在树丛中躲着的身影站了起来,他的个头确实很矮,甚至于要比绯村剑心还矮,这个家伙看起来就只有一米五不到的个子。

      他的头上同样也带着一个斗笠,腰间是标准的武士搭配,一把打刀、一把肋差,这个人皮肤白皙、相貌阴柔,再搭配上他娇小的身形,第一眼几乎就让人以为他是个女性。

      凌泽有一种恍惚感,他总觉得在这个人的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绯村剑心。

      “在下河上彦斋,熊本藩藩士。”

      当那个顶着一身树叶的身影走出来,主动的做了自我介绍之后,凌泽瞬间便明白了那种违和感是怎么一回事。

      “河上彦斋...怪不得...”

      这位是幕末四大人斩中最为人恐惧的一位,也是绯村剑心的原型人物,看到他凌泽会想到绯村剑心简直再正常不过。

      “浪客座头市。”

      凌泽向河上彦斋点了点头,也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号,而对面的河上彦斋对此没有一点的意外,他似乎是已经知道了凌泽的身份。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因为在这些天里,关于“盲眼少年剑士座头市”的通缉令,已经是快马加鞭的送到了全国各地。

      近藤勇虽然把新选组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排查长州藩的武士上,但是对于“座头市”这个人,他还是放在了心上的。

      近藤勇向现在实际把持朝政的会津藩藩主松平容保提交了申请,他要求将那位“当街杀人、反抗抓捕、杀害新选组队士”,堪称是穷凶极恶的“座头市”进行全国通缉。

      而松平容保自然是答应了下来,他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让近藤勇产生不满,毕竟新选组也算是他手上的一只很重要且忠诚的队伍。

      而“座头市”的通缉令传到本州岛的最西边,传到四国、九州地区这边,也就不过是前两天的事情。

      那些在外面游荡的暴民不知道“座头市”的事情,河上彦斋这位颇受重用的正规藩士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