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青青

      “你,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反派。”

      一个声音在顾牧脑海里响起,一下子就把他吵醒了。

      顾牧本想翻个身继续睡,却感觉有人猛摇他的肩膀:“王爷!王爷!别喝了,该入洞房了!”

      扑闪!顾牧猛地睁大了眼睛。

      洞房?

      眼前哪里还是他那不到五平方米的出租房小屋,而是一间硕大的古香古色的大厅,里面站满了穿着古装的人。

      他穿越了?

      作为起点男频的忠实读者,顾牧一直幻想着穿越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

      当然,此刻的顾牧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会穿到女频文里去了。

      嗯?有系统!

      顾牧点开脑海里的系统面板,面板上第一页顶端有硕大的一个标题:“本女频文简介!必看!”

      意识到一丝不对劲的顾牧,怀着疑惑的心情看了下去。

      “她,饮下摄政王给的那一杯毒酒,看着曾经的好姐妹在摄政王怀里得意的笑。

      她,自从嫁给摄政王后就从未同床,从新婚之夜就被打入冷宫,原来摄政王只是看中她的家第。

      她,依旧兢兢业业操持王府,从未想过,摄政王早已暗地里和她的姐妹勾搭在一起。

      她,被诛九族,赐毒酒。

      重生至16岁那年,她只想复仇。”

      看完之后,顾牧只觉得这个摄政王十分可恶,如果这是女频文,“她”就是女主的话,那作为反派的摄政王,估计会死得很惨吧……

      顾牧代入剧情,开始暗爽。

      紧接着,就看到了底下一行不起眼的小字:“温馨提示:你现在的角色是摄政王,不能说出穿越事宜,不能提前干死女主。”

      ??

      ???

      摄政王?本王还刚刚听到有人叫俺王爷!咋回事啊?

      顾牧撑着桌子站起来,气血上涌。

      他,穿成了女频文的最大反派?女主重生归来的复仇对象?

      “王爷,王爷,您该入洞房了!”

      那婢女又开始摇他的肩膀,似乎想帮他醒酒。

      也不知道原主哪找来这么生猛的婢女,顾牧感觉自己抖得跟筛子一样。

      “别摇了!”

      顾牧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这洞房能随便入的吗?

      万一这洞房等着的,就是重生归来,准备复仇的女主呢?

      顾牧颤颤巍巍的翻到系统面板的下一页。

      映入脑海的,赫然是一个系统任务。

      「发扬反派文化之任务一:

      家花不如野花香——新婚之夜,不进婚房(备注:该任务不执行不会扣除积分,因为有潜在的被女主杀死的风险,耗子尾汁)。

      任务奖励:一个武力值为“藏起来谁都看不见我”的没有感情的死士。」

      还有一个新手礼包,里面除了“原主上一世的记忆匣子”,什么也没有。

      不进婚房……

      看来今夜和他结婚的,就是重生归来的女主,实锤了……

      在新婚当夜就独守空房,之后一直被冷落。

      不过,这是为什么呢?顾牧还没打开“原主上一世的记忆匣子”,不能从原主记忆里获取女主的长相,难道是长得太丑了?

      然而,下一秒,顾牧就隐约猜到了答案。

      无非是八点档的狗血剧情,女主被好姐妹暗地里撬了墙角。

      因为一个头上带着一朵绿茶造型簪子的小美女走了过来。

      之所以叫小美女,不是因为她长得不够好看,而是她能给人一种非常好接近的感觉,一颦一笑都是在讨好着,十分勾人的打扮和动作,又配上一张清纯无害的美丽的脸,简直已经走在了时代前沿,将现代的纯欲风体现到极致。

      显然原主和她很熟。

      一上来,小绿茶就在桌子底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勾起他的小拇指:“今晚陪我好吗?”

      语气几分勾人,动作几分暧昧。

      又是一张纯洁无暇不谙世事的脸。

      顾牧差点就说出那个好字。

      但是顾牧虽然贪财好色,不过还没到那种“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地步。

      穿越成女频文的最大反派,处境已经十分艰难,如果不抓紧时间了解这个世界,那真可谓步步惊心。

      顾牧觉得,今晚不入洞房,也应该找个安安静静的角落,将“原主上一世的记忆匣子”打开了,这样既能完成反派任务,也能对这个他初来乍到的世界有个基本了解。

      至于野花,随时可采,不差这次。

      顾牧甩开手,淡淡道:“今天是我大婚之夜,怎么能这么胡闹。”

      顾牧原本以为,他和小绿茶的声音压得很低,又有桌子遮挡,没人会看到他的举动。

      直到顾牧转过头,作势往洞房方向走的时候,才发现,屋顶上的瓦片……似乎被人扒下来一块?

      这世界的女主,沈灵,重生到16岁那年,和摄政王大婚的那一刻。

      睁开眼的那一刻,看着记忆中熟悉又陌生的景象,她晃神了一下,随即勾起一个微笑。

      这是苍天有眼,她重生归来,一定要让摄政王还有她的“好姐妹”付出代价!

      这一次,沈灵并没有像前世那样,坐在洞房里乖乖等摄政王回来。

      反正等不到。

      她换了一身夜行衣,偷偷溜了出去。

      新婚之夜独守空房,这件事在她临死前,还被她的“好姐妹”马诗诗拿出来耻笑,她知道,这一晚,摄政王一定是和马诗诗在一起!

      她用轻功飞到屋顶,掀开一片瓦片,往下看去。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她看到,马诗诗故意凑近摄政王,勾起他的小拇指……

      但是摄政王却突然退后两步,甩开马诗诗的手,然后往洞房的方向走去。

      嗯?沈灵迅速隐蔽身形,开始微微有些困惑:摄政王今晚没有和马诗诗在一起?那他不入洞房,又是做什么去了呢?

      沈灵迅速想到了彼时的王爷,成为当初摄政王的事。

      难道,摄政王想谋逆,密谋造反的事情去了?

      看时间……对得上!

      沈灵眯了眯眼睛,决定跟上摄政王一探究竟!

      顾牧往洞房的方向走,走到半途,在只剩他和那个生猛的婢女的时候,顾牧停下了脚步。

      “我想起有个东西,忘房间里了,你陪我拿下吧。”顾牧不识路,这话是忽悠婢女替她引路。

      也不知道这婢女到底在第几层,她鼓着圆圆的眼睛答道:“王爷,奴婢替你拿就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