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色

      “老大,我怎么感觉你的瓒怪怪的,至于怪在哪里,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无法用词形容。”

      “无法形容就不要形容呗,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不是我的行为怪异,而是你的思想怪异,你的这种行为,在水球삳上是有科学依据的。”

      “老大,你就不用狡辩了,重楼所说的意思很明白,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你刚才的行为啊,和交代后事没有什么区别,是吧!重楼,看你呆呆傻偉傻的,还很聪ꐖ明呢。”

      “独孤,有些话说出来就不好听了,小心被老大穿小鞋。”

      쐣 “都是大人,也都是正常人,怕什么,我的行为自己会负责,老大,你刚才的行为,是真的,不是煮的,是䃉真的不能再真的交代后事行为,属于濒临钕死亡薓者的回光返照。老大,为什么?难道你预知什么事情了?”

      뵇“逍遥叹,你应该是感觉到自己在地老天荒的时畊间不多了吧!为什么?”悲秋更直接,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逍遥叹知道什么。

      “唉,女人呐,太聪明真的不好ᠮ,会没有人要的,尤其是女强人,更会嫁不出去的哦!”

      “呵呵呵呵!这嗢就是我自己的事,不劳驾逍遥叹大恶魔操心了,有什么事,说说吧!现在就我们几个自己人,难道还不能说吗?”

      “走,我们先了解天柱峰的情况,我只是有一种直觉,具体情况要等看完天柱峰才能确定。”逍遥叹从渐渐消失不见的人影身上收回,逍遥叹大步向前,开始了对天柱峰的实地考察。

      远方,恶魔之絛翼的众成员向着自己的船只走去,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来时的迷茫、漫无目的的心情一扫而光,有的胞是对未来的憧憬,他们带走了逍遥叹大部分的委托任务,对众人来说,其实寻宝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接⹠取任务,以及完成任务时的成就感,他们在享叞受这一过程,远虽然任务过程中难免有璟磕磕碰碰,也有可能最后没完成任务,或者将任务砘搞得更糟,但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就如逍遥叹所说的,只要不违反规则、道德,自己做什么,那是自己的事情,路还是要自己走出来的,一味着追寻着别人路,那不是自己,而是在复制别人的生活,活成了另外一个别人,已经失去了自我,此时的自己,其实人还在,心和思想已经缔消失于天地之间,不存在了。离开天柱岛,除了多带走了一份任务清单,喜悦的心情,也多增加了一名成员,王师师。王师师自从来到地老天荒后,心一直就不在寻宝之中,这一点,逍遥叹这样一个迟钝的人都能看出᫭来,所以,逍遥叹建议她和公会成员ギ一起离开,去多走走地老天荒各处,也许就找到她自己来짤地老天荒㭍所寻找的,真正属于自己的ꉹ宝藏➾。

      “逍遥叹,刚才为什么你不对他们明说퓹?⯶”悲秋边走边观察周围的环境,开口问逍遥叹。

      “悲秋,说话能⮤说完吗?说一半太让人讨厌了,让人猜厌,猜来猜去最后最有可壒能的情况是双方心里都不舒服,心存芥蒂,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老大,你怎么不说说做好的情况?”重楼见现在目光所及处,除仁了花草树木外,䜂就只有自己几个人了,真希望突然冒出来一个强者,双方一言不合就干架。

      “重楼,你当年的数学课业肯定是吊车尾,严重不及格흒,从概率事件上来讲,希望出现的事情,往往都是不出现的,属于小概率事件。而不幸出现的事情,往往就发生在你自己身上,完全就是大概率事件。所以啊,你就安心䰈走路吧!这个岛上,是真的没人,打架的事,没戏。”

      “我去,老大,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我在想的事碠情?”

      “重楼,不是老大知道,而是我们都知道,你的脸上就差写上一行字:我放贱,我无聊,ӯ我空虚寂寞,赶紧来个人,大战他个踛几百回合。”

      重楼怒视独孤皇邪,但发现悲秋点头表示同意独Ӓ孤皇邪的说르法,大感迷惑:“我有那⑒么䛔夸张吗?”

      “重楼,差బ不多吧!逍遥叹,我是说你为什么不将任务发布者的信息告诉他们?”

      “有必要吗癶?只要有任务,只要有事情可胾做,最后还有奖励可以拿,和任务发布者有什么关亿系呢?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不一样,至少可以澄清一个态度,让他们对你印象有所改观,你没发现吗?他们大部分都是对你,是若即若离,应该和圣地事件有关。”

      糔 “没必要,其实我䉢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本来我们就不是一路人,我们属于玩家骶,而且不可能天天呆在公会里,ᨩ时间ࠟ久了,在好的关系也会淡的,럛所以,做好自己就行了。”

      “老大,你既然不打算亲近双方的关系,也不能疏远啊!不利于ᘼ你的人际关系。”重楼正色道。

      “我本来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更不想欺骗他们,毕竟呞,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的谎言去支持,不断的让它圆满,这是一淀个很费脑细胞的活动,太累了,还不如๟直接点,让他们不知道也好。”

      “老大,你就对我们直说吧!任务发蔬布者是谁?”独孤皇邪来到逍遥叹面前,拦住了텛前路。

      “有必꣫要吗?什么样的层次,接触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干什么样的事情,知道的太잱多,对自己没有好处。”

      “逍遥叹,我们都נ是玩家,难道还不能说吗?ᄄ大步了就是挂一次而已,或者退游不玩了,生活依然可以继续,就是神境强者来了。。。”

      “悲秋,聪明,깧就是神境强者,现在你们明白了吗?퇌他们的实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公会里最高的应该是会长和杰尔夫等人,五星初期左右,过早的ꛕ接触,对他们来说,是没有用吴处的,何况,其实任务发布者也不太可能和他们接触,不是我贬低他们,而是一个真实的现实,人家看不上啊!要不是我因为特殊原因,和他接触过,否则依然不入人家法眼啊!”

      “三圣地?”独孤皇邪问道。

      “좤不是,现在你们还咬我对他们说騩吗?”

      “不用了,就是在中州,在那一个人才聚集的地方,也没有人可以接触到那个层次,何况是来自于一个小小地方的一个小流公会了。”悲秋不追问逍遥叹任务发布者的问勹题了。

      就这样,一行五人ꕊ再次上路,边走边聊,聊聊周围的风景,时不时地拿出任务书,认真研读任务上的一字一句,看哪个地方最有可能藏任务物品,试图从中找出可能的位置。

      “老大,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座天柱峰,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콋“哦?重楼,你梦里来过?还是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来天柱岛了?”

      “老大,说正经事呢,裭你就别开这种玩笑了。”

      “重楼说的不错,我也有一样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而賗且还见过不止一次。第一眼见到天柱峰就有这种感觉了,现在又痸绕着天柱峰走,近距离观察,还不如远距离来的清晰賂,我还是走远ᘎ一点,可以看的更仔细。”独孤皇邪说着,脚步外移,执行心中的想法。

      눒 “妴独孤,等等我,我和你一起,我也感觉到还是远距离更好观察。”望着二人渐行渐远,悲秋看着逍遥叹一阵后,摇了摇头,继续欣赏山壁周围的景色。

      “悲秋,琼姑娘삄,你们不和他们一起去춞吗?”

      “没必要἟,逍遥叹,你知道什么,应该是在证实一件事情,而重楼他们观察回来后,应该可以更好的印证你的推断,是吧!”

      “聪明,悲秋,琼姑娘,我先走一步,既然你们两个的心思在ꅶ风景上,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在重楼他们二人回来之前,我要先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这可能决定今后一段时间的行动,更可㬨能提前结束我在疝地老天荒的行程,你们也好好想想今后的计划吧ꢾ!”逍遥叹向二女说一声,就转身快步离开了。

      “悲秋姐姐,逍遥先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懂。”

      “琼姐姐,你忘⪕了皐我们来天柱岛屿的目的了吗?”悲秋看着山峰,롲陷入沉思。

      “我긮们来岛上的目的?不就是逍遥先生在这里有一个大任务吗?我们是来帮他完成任务的。”

      “没错,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行了,其它的可以选择性失忆。”悲秋不知道逍遥叹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大概猜测了一个结果,不敢确定,就没有回答诺玛?琼的疑问。

      “悲秋姐姐,你就直接和我说了吧!吊人︖家胃口,很难受啊!”

      “㕂呵呵!꒲琼姐姐,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感受了,我也和你一样啊!虽然有猜测,但逍遥叹没有说,也就是一个猜测而已,说出来没有什么用,好好的看我们的风景吧,很快就会有答案了。”。䔌。。

      “老大,我们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座天柱峰会如此熟悉了,它就是。。。”

      “界碑⵨,是吧,重楼。”悲秋没有等重楼说出口,直接先说出来。

      讛“悲秋,厉害了,就是曙光大陆各大交界处之间的路牌,也就是界碑,只是一般的界碑最高也就两三米,这个也太高了吧!还有,地䓚老䩡天荒的界碑和曙光大陆风格完全不一样,这里怎么会有曙光大陆放大版的界碑。”

      “我和其他人讨论了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大,你知道吗?”

      “知道这个界碑上的线条是뒾什么意思吗?”逍遥叹楚问道。

      “不知道禟,不在我们所知的范围,悲秋,你知۰道不?”

      “没见过,不不过从线条上的风格上,我感觉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字体,⧦那时候的字更加接近自然,而少了人为因素。逍遥叹,你知道吗䉮?”

      “唉!是乌托邦。”逍遥叹遥望天柱峰,叹了一口气说道。

      “老大,开什么国际玩笑,你这次任务的目的,天啊!这。。。这也太神了吧!谁这么夸张啊!张这还真不愧是神一级的任务,果然ᇆ不是一椾般人可以接的。”。。。

      “重楼,发挥你们作用的时候到了,听我命令,准备布阵。。。走,下一站,天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