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人app爱浪链接

      终于来了!

      好快!

      庞远山腾地站了起来,急问道:“来了多少人?有华山派弟子吗?”

      帮众答道:“大概三百人左右,萧克用陪着个身穿月白服饰的四十几岁汉子,应该是华山派的。”

      “终于来了!”

      庞远山情绪慢慢平静下来,沉声道:“发警报!”

      又转头向吴少雄道:“少雄,看来你还不能休息了,去准备一下吧!”

      “铛”

      “铛”

      “铛”

      警报钟声响彻怒刀帮,各厢房院子纷纷涌出精壮汉子,爬上屋顶、围墙,摆好弓箭,扼住通道,守住大门,神情紧张看着门外。

      前方刀剑碰击,羽箭横飞,不断传来叫骂声,惨叫声,声音越来越近,直到怒刀帮大门前,声音霎时停息。

      百十人缓缓逼近了怒刀帮总部,左右各百人往怒刀帮两侧围了过去。

      庞远山和几个堂主登上大厅顶部,越过大门看向外面,只见明月庄主萧克用正陪着一个华山弟子,当前大步走来。

      百步……

      九十步……

      所有怒刀帮的人默默计算着距离,只要进入八十步,就进入了怒刀帮弓箭手的有效打击范围,怒刀帮弓箭手的弓箭手纷纷站直身,搭上羽箭,缓缓张开弓。

      “嗖嗖嗖”

      一阵箭羽破空声传来,从萧克用身后二十步处升起一阵箭雨,急速扑向正欲撘弓射箭的怒刀帮弓箭手。

      怒刀帮墙顶上,一个健壮的弓箭手正抬弓远望,手中正欲发力,眼前突然冒出一个黑点,心里大骇,知道是支羽箭,也顾不得手中的弓箭,奋力侧身左倒,终于避过要害。

      利箭“噗”的一声钉入他的右肩,穿骨而过,巨大的力量带着他仰身后倒,翻下了围墙,嘭的一声摔在地上,强烈的剧痛瞬间淹没了他的神智。

      他是幸运的,昏迷过去的他没看到,二十个怒刀帮的弓箭手,几乎在三个呼吸之间被射下围墙,除他外,全部面目中箭,落地的瞬间已全部死亡。

      像接到命令般,围墙、房顶上涌动的人头瞬间消失,所有人都趴了下来。

      “神箭手!”

      一个恐怖的名字涌上了所有怒刀帮众的心头,如三九寒冬时一盆冷水浇下,冰封住了所有人的热血,建功立业、发财致富的想法消失的无影无踪。

      庞远山快速从屋顶探头一看,又缩了回去,萧克用身后二十步左右,一个修长的月白服饰身影巍然伫立,这么一瞬间,那人冰冷的眼神就盯上了他。

      庞远山心头一寒,翻身下了屋顶,扬声大叫:“准备接敌!混战在一起,他们的弓箭手就没作用了,少雄,等会你去对付那弓箭手。”

      正心头惴惴不安的帮众,忙握紧手中的兵器,静等明月山庄的人杀进来。

      时间似过的越发地慢,就在怒刀帮帮众都快等不及时,大门“嘭的”一声,四分五裂砸向里间。

      门后正准备厮杀的汉子纷纷惨叫倒地,身上插满木碎,大半块门板,像转轮一样,旋转着横扫而过,锋利的木碎扎过五人,带着鲜血碎肉飞出,轰然扎在院子的一个假山上。

      魏易林修长的身形出现在大门口,暴喝一声:“庞远山,出来受死!”

      刚被木碎扎得鲜血淋漓的怒刀帮帮众,被这蕴含内力的一声暴喝,震得神情恍惚,呆立在院中,竟没一人举刀。

      魏易林身形闪动,向院中掠去,手中配剑如秋水荡漾,飘忽间抹过七人的喉咙。

      呼吸间来到大厅门前,舞起一团剑光,一头撞入大厅,身后七道血柱飙起,形成一道血色道路。

      萧克用紧跟着进了院子,哈哈一笑,大喝一声“杀”,带领明月山庄弟子,扑向怒刀帮帮众。

      怒刀帮帮众刚刚心神被摄,还没回过神来,被明月山庄一冲,纷纷让出主道,后续的明月山庄弟子不断涌入,向两边杀去,与怒刀帮众杀成一团。

      魏易林带着飞溅的木碎撞入大厅,刚一站定,两道刀光从左右劈来。

      魏易林不慌不忙,身体溜溜一转,避过右边刀光,伸手往左边刀光一格一绞,绞断左边来人手腕,长剑一横,顺势一弹,把断手和腰刀拍向右边来人。

      那人刚收刀撤身,不及躲避,被腰刀钉住喉间,迎面倒地而死,魏易林看了一眼捂着喷血断手狂退的中年汉子,也不追击,环视周围,一眼盯住持刀静立的庞远山,沉声道:“庞远山?”

      “正是庞某,你是何人?”庞远山缓缓提起内力,问道。

      “华山魏易林,今日特来取你性命!”

      魏易林轻轻振动长剑,一股凌厉的气势自身上蒸腾而起,压向庞远山。

      庞远山扬起手中的环首刀,身形一动,瞬间斩向魏易林脖颈,魏易林踏前一步,抬剑一挡,沉重的力道迫使他退后一步,一流高手果然不凡!

      魏易林心中燃起熊熊的战意,大喝一声:“来得好!”

      身形一退即进,长剑刺向庞远山门面,庞远山左手刀鞘一撩,身子微侧,右手环首刀直刺魏易林喉间,魏易林向左一晃,手中剑花漫天洒落,一道道剑光上下游动,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围着庞远山不断游走。

      庞远山初次见识华山游龙剑,摸不清剑路,心头凛然,一手披风刀法舞得滴水不漏,不断抵御飘忽不定的剑光,“叮叮当当”声响不断。

      两人从大厅杀到院中,一路桌椅飞散,门窗迸裂,边上厮杀众人连忙闪避,稍有迟缓,就被卷入刀光剑影中,血肉纷飞倒跌而出。

      到了这个关头,庞远山已经忘了一切,什么华山魔教,明月怒刀,通通被丢在了脑后,全副心神,都放在了魏易林的身上。

      他发现,魏易林其实也没有晋入一流,但功力之深厚,竟丝毫不比他这个一流高手差,加上那神鬼莫测的长剑,竟然死死压制了他这个一流高手。

      华山底蕴,委实深不可测!

      庞远山心中思绪一闪而过,就全部丢在了脑后,长刀横档直劈,势大力沉,却是与魏易林比试内力,占不到上风,却丝毫不退缩,继续强攻硬打,欲以悠长的臂力和身体耐力,耗死魏易林。

      魏易林接了几招,就了解庞远山心思,心里冷冷一笑,长剑如神龙游动,与庞远山争锋相对,记记不落下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