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吧极清秀学生妹嫩?

      “那以后就在玲珑城生活笗吧,白家家大业大的,以后这家业也是要传给你们夫妻的。”白夫人说道。

      娦 传说中的入蝾赘?言东也没想过以后要在哪生活这个问题。

      苩“这个问题,以后Ắ再说吧,我还暂时没有什么打算。”ﳢ言东ᤚ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唉鳟,秀⬺秀这个孩子,从小就听话讨人喜欢,这一下子要嫁人了,我这心里,筃唉,女婿让你见笑了。”

      “没关系㴧。”픔

      白家后院矽,白淼来到白秀秀的房间前。

      “小喜,小姐在房间吗?”白淼帾对一个女婢说道。

      “回老爷,小姐好几天不瞢曾出门了,就是吃饭也是奴婢送进去的。”

      “行了,你在这等着,一会你有事要你做。”

      朅“是,老爷。”女婢应了一声。

      슂 白淼推开了房门㼃说道:“秀秀,在干嘛呢?”

      房间里的少女听到以后,吓了一縷跳軆,忙把手中的纸放下,然后用几本书挡上。

      “爹,您怎么来了샼?小喜,给老爷沏茶氼。”白秀秀说道。 酩

      “不用,爹和你说几句话就走。秀秀,你年纪也不小了,想没磃想过嫁人?”白膜淼对白秀秀说道。

      “啊,我才不嫁呢,我要一辈子配着爹和娘。”

      “可是你有婚约的啊,当初都怪爹不好,才…”

      “懡没事的爹,女儿从来没有怪过你。您今天来凯想说什么?”

      “㝼今天未时,就是你成亲的时候,你准备一下,一会㺷让小喜领你去Ꙋ换衣服吧。”

      쐮 “爹,女儿不想踭嫁给王浩然,您也说过的不会逼女儿。”

      “不是嫁给王浩然,是另一个人,昨天爹在㻈府外遇到的,那小子不仅文采出众,而且长得也是人中龙凤,和我女儿正配。”

      “其他人我也不想嫁,女儿,女儿有喜欢的人了。”白秀秀说完起身走到了床边,不敢看白淼的眼睛。

      “秀秀,你有喜欢的人了㲐?这怎么可能呢,你这些年大门不出,莫非此人是䩁白府中的?뼣你告诉顀我,是谁?”白淼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就是上次从外쑣婆家回来,女儿遇到了山贼,ꗆ是他救了女儿,然后女儿就喜欢上了他。”白秀秀害羞的说道。徊

      “秀걅秀啊,那他在哪瘇,叫什么名字?” ͋ 뛪 “这个女儿也不知道。所以爹,ᒋ我能不能不嫁人啊?”白秀秀又问道。

      “既然我女儿不想嫁,那我就让他走吧,我不会让我女儿嫁给一个他不喜欢的人的,这랿件事是爹考虑不周。”白淼说完起身就髀要走。

      “算了,爹,我嫁,我不能让爹当一个无信的人。”

      ꕡ “女儿,苦了你了,都怪爹不好쬋。”

      “爹,你不用这么说,女儿生命是你们给的,爹不是说那횽个人是磈人中龙凤嘛,也⭴许女儿就喜欢上他了呢,小喜,去把婚礼服칝拿来。”白秀㓴秀说着,一丝眼泪ᐈ从眼角流鮡了瀦出来。

      ᡤ白淼从白秀秀房间走了出来,女儿的话虽然令他难过,但依旧装作很H开ஞ心的样子,毕竟嫁给言东看起来要比嫁给王浩然要好的多。这一切,言东并不知道。

      很快言东被带去换衣服了,第二次穿婚礼服,言东总觉得想笑,距离上一次和何羡玉成亲还没到俩个月,就又要和别人成亲了。

      ︴客人渐渐多了起来,亲朋好友,昨天围观ዡ的人,包括老孔都来了。

      老孔看见言东,径直走了过去说道:“新郎官真是一表人才,可不要忘记我这个大媒人啊㽱。”

      “自然不敢忘,小子多谢孔叔叔。”言东表面恭敬着,内心里骂着老孔,都怪你⽦,平添了这컍么多事。䳱

      终于到了未时,来客们都早᳥已聚集好了,老孔也是承担起主持人的大活놓。

      之间老孔健다步走到中央说道:“各졳位来宾,亲爱的朋友,大家好,今天是言东和白秀秀二人成亲的大喜日子,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啊,俩人就是䡻经过我老孔才走到了一起,譿现在㜭,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为他们二人送去最美好的祝愿。”

      说完,周围爆发起了掌声,言东无奈的笑了,这老孔这词弄的这么像现实世界的呢。 嶸 Փ “让我们有请新郎。”言东听到后在家丁的带领下来淕到了正中央。

      搰“再有请新娘。”小喜扶着白秀秀走了进来。

      老孔使了个眼色,言东忙上去牵着白秀秀的手。白秀秀先是颤了一下,然后也就任由言东牵了。

      好冷䭽的手,言东心里想道。

      圪二人一步一步的走了上来,白淼和白夫人都露出了笑容。

      “一拜天地。”퇙

      言东由于是很大意义上的“二婚”,所以对这些流程还比釅较熟悉,一步一步带着白秀秀做了。

      ᾽ 最后送入洞房时,王家的人也没来,也没人捣乱,言东将白秀秀送入婚房,然后回到了大堂,⸚开始了各种敬酒。虽然言东金平时不怎么喝酒,但ߙ今天酒着实喝了不少,光是劇和老孔,他就喝了七八⬩杯。

      誉此时的王府里,噓气氛一片压抑,因为他们知道,墉白秀秀嫁人了,也就意味着白家的家产和王浩然没关系了。

      繀“爹,王大鲤师怎么키样了?”王浩然口中的王大师自然就是昨天被言东卸了俩只胳膊的王教头了。

      “他醒来后就走了,说是去玄天宗搬救兵去了,看着吧휥,白家蹦哒不了几天。”王老头恶狠狠的쫍说道。

      “还有那个装神弄鬼的小子,昨晚他让놃我在地下呆了一夜,我抓到䳰他非折磨死他。”王浩然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不容易,天黑了,来客都散去了,言东来到了婚房。

      由于上次阌成亲并没有这个环节。所以言东还是有点櫛紧张的,毕竟他是没有见过白秀秀长相的。

      白秀秀坐在床上,言东坐在椅子臱上先倒了杯茶,醒醒酒,他隐约听ᙥ到有人啜泣。

      “你在哭吗?你不想嫁给我吧?”言东问白秀秀道。

      “没有,你听错了。”

      嗯?好熟悉的声音,但み忘记在哪里听过了,此时的言东喝完酒之后脑袋里一团懵。

      “不愿意嫁给我你就说,我不会碰你,岂你在床上睡吧,我在地下睡。”很多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言东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遇到了。

      “我说了我没有不愿意ﲬ,你掀开我的盖头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