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享短视频app下载

      自从认识了康妮·瓦莱之后,周阳基本上每周都会去她的办公室坐一坐,和她探讨如何完善碰瓷纽约市政府的计划。

      以至于达维律所一度传出八卦,说康妮找了一个亚裔小情人。这当然是假消息,康妮的长相不符合周阳的审美。

      不过借着镇压八卦的机会,康妮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一位支持她的合伙人,并说服对方同意她继续推进这件事。

      在获得达维律所高层的支持之后,康妮终于可以完全放开手脚了,而且她还借机组建了一个小团队。

      当然,这个团队并没有获得律所的正式承认,成员也少的可怜。除了康妮自己之外,还包括刚刚从前台转为她专属法律助理的瑞茜,以及编外人员周阳。

      打官司肯定是需要原告的,周阳和康妮的想法是成立一个纽约街头艺术家联盟。而既然要成立联盟,那肯定就需要上街去拉足够的人头。

      康妮这样的正式律师,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跟进好几件官司,肯定没时间亲自上街,所以这个任务就需要由瑞茜来完成。

      纽约街头别不多,就是各种混混、嬉皮士随处可见。要知道街头的江湖可没有谦谦绅士,所以周阳就以护花使者的借口,主动陪着瑞茜一起行动。

      当然,周阳之所以愿意花时间陪瑞茜上街,除了想要攻略一下美女的好感度之外,其实还有别的目的,那就是发展几个帮自己卖画的街头分销商。

      他和刘晓杰现在这种一人画画、一人卖画的模式,收入的天花板很容易算出来。

      就算刘晓杰把除了吃饭、睡觉之外的时间都拿出来画画,一个月最多也就能有4万美金的总收入。这还是在最理想的状况下,实际不可能有这么多。

      乍一看,每人月收入2万美金,就算打个对折,也还有1万美金。对比1980年的美国人均收入水平,其实已经不逊于像律师这种金领职业的平均水平了。

      但这么点钱肯定没法让周阳不满足,所以他早就在考虑如何打破瓶颈了。其实也很简单,只要把刘晓杰的画作,拿去印刷厂印成海报就行了。

      工业印刷不但可以实现大批量复制,还可以降低成本。只要周阳的印刷量足够大,每张海报的出厂价不会超过1美元。

      愿意在街头花50或者100美元,买一张色粉画的人,毕竟只是少数。但如果是5美元一张的绘画风格海报呢?

      为什么在沃尔玛遍布全美的情况下,Costco(好市多)依旧能在美国迅速崛起,不就是薄利多销嘛!

      但想要撑起让印刷厂排一次版所需的海报销量,周阳单靠自己卖是不可能实现的,他需要在纽约街头找到足够多的分销商。

      “瑞茜,你看到路对面的那个黑小伙了吗?他一直在朝我们这边看!”

      周阳和瑞茜坐在曼哈顿第七大道、西43街街口的一家小咖啡馆里小憩,周阳指着玻璃橱窗外面说道。

      曼哈顿第七大道、西42街到西47街之间,就是被誉为“世界的十字路口”——大名名鼎鼎的纽约时代广场所在地。

      纽约时代广场的面积其实并不大,他最出名的活动是每年新年凌晨的倒数计时Kiss。而当时光倒转回1980年,这里可还不是游客们必来的打卡圣地,反倒是色P们必来的买/春圣地。

      时报广场四周高楼大厦的外墙上,现在耸立着的也不是寻彩夺目的电子屏,而是暧昧勾人的霓虹灯牌。这里是全纽约最大的红灯区,被纽约人称为“the deuce”。

      每一个灯牌都代表一家让色狼们流连忘返的脱衣舞俱乐部。除了这些正规军之外,街道上还有大量的游击队。

      如果你开车路过时代广场,你只要稍微停车等下红灯,马上就会有穿着暴露的小姐姐,趴在你的车窗边问你:do you want a date?

      当然,这里最热闹的时候还要等到天黑之后,大量的X工作者开始出来上班,混迹在人群中持证上岗。警察维持秩序,皮条客负责安保,周边的旅馆、酒吧和俱乐部则提供了暧昧的交易场所,一派人声鼎沸、欣欣向荣的景象。

      曼哈顿的交通状况糟糕,每每遇上堵车时,还会有大胆的司机,干脆打开车门拉进来一个小姐姐,在进入中城隧道前来一场刺激的车上咬。

      周阳和瑞茜今天来这边,自然不是为了寻求刺激的。而是因为时代广场周围的艺术气息同样浓厚,大名鼎鼎的百老汇就位于附近这边区域。

      百老汇最初是一条纵贯曼哈顿南北的大街,曼哈顿最早的几家剧院大都建在百老汇大道的两边。于是久而久之,“百老汇”就成了美国戏剧和音乐剧的代名词。

      现在的“百老汇”是指从西41街以北到西53街以南之间的剧院区,这里坐落着40家百老汇剧院,以及大量的“外百老汇”和“外外百老汇”剧院。

      这三者之间的区别主要,在于剧场的座位数量。其中百老汇剧院通常是指,拥有500个座位以上的大剧场。

      因为剧院林立带来的大量观众,使得时代广场周边比较热闹。所以许多纽约的街头艺术家,也更喜欢在这边摆摊。

      比如认识周阳之前的刘晓杰,每晚都会在九点之前准时摆好摊。因为这个时段是剧院们晚间档演出结束的时间,大量观众涌上街头,会带来许多生意。

      其实瑞茜应该晚上再来,那样拉人头的效率更高。但达维律所又不会因此给她开加班工资,所以除非上司康妮发话,否则瑞茜这样的普通美国人可不会有主动996的自觉。

      “好像是刚才那个向我们推销戏票的人,他是在打我们的坏主意吗?”瑞茜朝周阳指的方向看去,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呵呵,纽约的街头虽然不算安全,但也不至于在闹市区的白天遇上危险。我觉得它不是在打你的主意,而是怕你打别人的主意!”周阳笑了笑。

      “什么意思?”

      “像你这样长得漂亮的陌生面孔,一直在这边晃荡没走,我猜他的第一想法就是在猜你是不是警察卧底,悄悄来这边打击非法X交易。”

      “那和他也没关系啊?”

      “也许除了当小贩之外,他还是附近某个小黑/帮的眼线。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把你的异常,报告给自己老大。”周阳继续笑着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现在就离开吗?”瑞茜显然没接触过这样的街头场景,被周阳说得稍稍有些紧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