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当胡莱精疲力尽的回到家中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妈妈满脸怒容地站在门口。

      “你还知道回来?”妈妈双手叉腰,气场十足。

      胡莱缩了缩脖子,没吭声,只是遛着墙根儿打算回自己房间放书包。

      但他被妈妈伸手拽住了胳膊:“你说平时趁着你鳇爸上晚班去了,去踢会儿饅球也就算蚢了。怎么现在踢上瘾了?这都几点了?我这菜都热两遍啦!”

      “妈……我加入了学校的陭足球队,校队训练一结束我就拼命往家赶了……”面对自己的妈妈,胡莱没有撒谎,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妈妈是不反对他踢球的。

      㚮尽管如此,当妈的听到自뙣己儿子这么说时,也倒吸了口气:“你加入学校足球队了?!”

      胡莱点了点头。

      “你不知道你爸不喜欢你踢球?”

      “反正他又諂不知道……只要妈你别告诉他……”胡莱脸上堆起笑容。

      㓹“我要告诉他呢?”

      “妈妈再爱我一次!”胡莱抱住了妈妈ྙ。

      “滚滚滚!薎”妈妈一把推开了自己的儿子,但最终也没说出要向自己丈夫告状的狠话,而쑛是盯着儿子叹了口气,“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就好好学ݳ习不行吗?”

      胡莱放下书包,对ㄨ妈妈说:“我有好好学习啊,妈。我看到一个科学理论,说适当的运动有助于开发大脑,运动狵会让人分泌多巴胺,多巴胺可以让人大脑保持兴奋,提升学习緞效率。所以每次踢窳完球之后,我都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精力,一心想要扑在书ꔶ本上……”

      櫑 “有本事你当着你爸的面把这些胡说八道再说一遍。洗手吃饭啦!”做妈妈蓉的显然不想听自己儿子덛的胡扯。

      “႖诶,好嘞!”胡莱䂸听话的拎⩸起书包,先跑回自己房间⛪放书包,然后冲去厕所洗手。

      路过餐桌的时候,他还不忘用夸张的动作——朝着餐桌深吸一口气——和夸张的语气拍妈妈的马屁:“嗯——!好香!!我鰬妈妈做的菜是全天下最好吃的菜!”

      䌂“你这臭벁小子,就知道油毫嘴滑舌!”当妈츟妈的扬起手来,最后却无奈地笑了起来。

      ※※※

      떂 李青青端着饭碗੷,却没有往嘴里刨饭,而是看着她对面吃得正香的父亲。

      她脸上表情变幻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放溢下了碗ₚ筷,对自己的爸爸说道:“爸,你是不是对那个胡莱有什么ꌘ意见啊?”

      李自强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쭳女儿:“᭑怎么突然这么说?”

      “你给他传的那一脚球,很明显非常用力。你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个大脸。”

      “我那是为了告诉他,他在比赛中聱可能会接到什么ᑤ样的传球。比赛可不是训练,总是让你准备好之后再接到队友慢吞吞轻飘飘的传球……”

      ꃤ“爸,你那是职业比赛中的传球力度吧?”李青青撇嘴道。“你觉得中学生的比赛能出现那样的传球?”

      “为什么不会?”李自强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对自己的女儿解释道。“不要提前设定好什么情况会出现,什么情况不会出现。既然是训练,那就要考虑到所有的情况。”

      “是猎这样ﻩ吗?”李青青盯着自己的爸爸问。

      ⭣“当然是这样的。他是一个前锋吧?以他的天赋来看,他要做好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球停好。毕竟在禁区里,空间狭小,队友给他的球也不会像他在其他ᝮ位置上那么舒服,因为对手在这个地方的防守也会更严密……这你懂的吧?”

      李青青点点头,她承认自己的爸爸说得都对。

      髼 胡莱的天赋让他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射手、抢点型前锋。但那也意味着他需要依赖队友们的传球,如果连球都停不好的话,确实也踢不出来。

      “那个传球在你看来有些用力过猛,确实,我很用力。但你怎么就知道真到了比赛中,不会有人仓促间传球用力过猛呢?难道你要让队友给㗹他的缞每一次传球都力度正好、角度不偏不倚吗?”壷

      面对爸爸的反问,李青青完全说不出话来。

      “所以我不是故意刁难他,也不是为了让他⇋难堪——那些围在场边的人又不是我叫来的。”李撉自强摊开手,面对女儿显得非常有耐心,和训练场上那个不讲情面的魔鬼教练简直判若两人冰。

      駬李青青没有说话,她微皱眉头,似乎在思索自己父亲所说的话。

      她得承认汜自己的爸爸说的很有道理,但为什么自己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呢?

      见女儿还皱着眉头,李自强端起碗,拿起筷子,很随意地问道:“对了,我发现你对这个胡莱好像很在意啊……”

      李青青有点吃惊:“啊?有ꛇ吗?”

      “᧦是啊,之前你还专门问过我对胡莱在测试赛中的表ᕴ现怎么看吧?”

      “啊,是、是的……”李青青慌张起来,她辩픬解道。“因褿为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嘛,这支球队里我认识的人可不多……”

      “罗凯也是你的同班同壘学吧?”李自强平静地看着女儿。“怎么不见你那么在意?”

      “他?”李青青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一下,“他就不用我在意了吧?쭓那可是爸爸你的心头好呢。”

      “怎么说话呢……瓠吃饭!”李自强挥了挥筷子。

      “好,吃饭!”李青青听话地端起了碗筷,在埋头吃饭的同时,她悄悄吐䄭了吐舌头,在心里松了口气。

      而李自强则看着自以为逃过一劫,低头专心吃饭的女儿,眼神有些恍惚。

      ※※⣧※

      正如胡莱所说的那样,踢完球之后他就一心想要扑在书本上,㆕但不是扑在书本上学习,而是扑在书本上休息。

      现在的他懒洋洋地趴在书本숄上,闭着眼睛正在体会着一种很玄妙的感受。

      这真的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他能觉得今天下午在校队里的训练꠿,让他的基本功提升了。他知道这话说出去压根儿괒不会有人信,但他是真的感受到了自己的进步。

      是完全没有道理,也没办法用数据来量化的进步。

      ㄦ真就只是他的个人感受。

      真实存在。

      他猜这应该是之前他所服用的那个【聪颖药水】的作用了。

      兰算起来,今天在校队所上的还是他人生中第一堂正式的专业足球训练课。之前虽然李青青也教了他,但更多的殮是一种针对入队测试愃临阵磨枪的行为,以及对他协调性的训练。

      看来那个药水的效果很好很强大,自己糖这才第一节课,就有如此明显的变化了,要是继续这么练下去,自己的进步岂不是杠杠的?

      Ⅲ 一想到这点,胡莱对那个凶神恶煞的主教练就没那么讨厌了,对他给自己安排的训练内容也完媦全理解和支持了。

      没错,我閖就是基本功不好,所以来狠狠地操练我吧,我绝对不会に拒绝!

      COME ON,BABY!

      YEAH!

      三十天之后,当我还留在这支球队,我一定会让你们所有人都大銄吃一惊的,哼哼!

      唉,要是【聪颖药水】浬能永久有效就好了……

      ※※※

      PS,看到有人抗议我在第三十章里对螺蛳粉的描述。

      ⨸ 我得说,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最近倜特别迷恋螺蛳粉,不仅点了很多螺蛳粉外卖,还自己在家里煮螺蛳粉吃,结果被老婆赶到了阳台上一个人嗦粉……

      ᰝ 有一次出门拿螺蛳粉外卖,闻到身边有臭味,我还在心里抱怨物业不尽责,有人在草坪里拉屎都不清理的。直到我回家把螺蛳粉都吃完了,漰才反应过来那屎臭味是我自己的螺蛳鑙粉外卖……

      我第一次在家里吃螺蛳粉,觉鈘得味道还好,没有我想象中臭。结果儿子一回家,坐在入户换鞋子,就突然嚷嚷:“妈妈!怎么家里一股屎臭味?!”

      我儿子不知道什么是螺蛳粉,他就只知道家里多了一股屎粑粑一样的臭味。

      삧我觉得吧,螺蛳粉确实很臭,不过对我来说更好吃,臭氙味也没那么莞明显。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就不是这样了,这真的是能让他们反띓胃的臭味。

      ⁝ 就像那个鲱鱼罐ᢙ头,当初网红级别的臭味食品,后来口我搞到了一罐,和亲戚们一起在天台上开罐吃了,感觉臭味也就那样,没有他们表现的那么臭,当然也绝不뼵好闻就是了。᥊

      但有很多人是真的被鲱鱼罐头쇻熏得不能自已,鲱鱼罐头的鼎鼎臭名也不是大家夸张畭表演出来的。

      我只是客观描写出来了镙螺蛳粉的特点,并且用这个特点做了一个梗。

      当然¯,如果有广西的葅读者对此不满,认为我侮辱了他们家乡的地方美食,我可以向你们道歉,我不是要侮辱螺蛳粉,实际上我很喜欢螺蛳粉。并且以后还打算去广西吃最正宗的螺蛳粉呢……

      但我不会更改我书里那段情节哪怕一个字,因为改了那段情节就站ඊ不住了,就不合理了,就没有意义了。

      有人说你可以换一个东西,换一段情节来展现胡莱的狡黠啊……但谁让我这段时间特别喜欢吃닫螺蛳粉,在想梗的时候就正好想到了螺蛳粉擃呢?

      我对螺蛳粉毫无恶意,甚至充满好感,真的,ᆙ我爱死螺蛳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