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人妻

      第十二章不肯服输

      뿖杨明赴黑着脸大步前面走着,刘ꩂ百花跑步后面追着;到了院子门口,看见阿晨,杨雪和星炎正在惊讶的看着自己;杨明赴赶紧停下了脚步。

      刘百花气的两眼睜发红,大声说道:“老村长都同意了你为什么不同意,你就这么讨厌我?” 

      杨明赴不耐烦的说道:“我不同意有我的理由,并不是讨厌你,你想多了。”

      刘百花气道:“你给我说清楚。”

      杨明赴抬起头,深呼吸一下;低下了头看着刘百花一字一句说道:“我希̀望他们能够独立自主,不能够坐享其成,不能ᆻ像你儿子小风一样,娇生惯养的什么都不会,这样会害了他们塆。”

      听了杨明赴的话,刘百花反而好笑道:“哈哈,真是一个狠心的父亲;那个父亲像你一样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儿女。也不知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孩子的意思;我要亲自问问孩子的意思。”

      杨明赴想要阻拦,刘百花甩开杨⪉明赴的胳膊,走到杨雪身边亲切鎅的问道:“雪儿呀!以后刘妈妈每天晚上力给你和星炎做饭吃好不好。”

      杨雪勉强的微笑道:“不用了刘婶,我爹和我都会做饭䆶,不麻烦您了。”

      촡 刘꠨百花忍住怒气再次笑说道:“这可是老村长的要求,我也是愿意的,不收汇报。星炎你说呢?”说㽥着把眼神投向了星陨炎。

      星炎看着刘百⚕花,微笑道:“刘婶谢谢你的好意;真的不用麻烦你了;我觉得我爹和雪儿做的饭挺好吃的。”

      百花此刻是既生气又尴尬,一时感觉颜面扫地;低着头朝外面走去。

      刘百花走后没多久,老村长带着二长老还有阿林朝这边走来。

      阿晨看了一眼快要走来的老村长们,低声的给星炎和杨雪说道:“看吧!刘婶搬来了老村长们。”

      좪 “你派人叫我过去就行了,怎劳烦你们亲自来一趟隒。”看到老村长三人到来,杨明赴热情的招呼着。。

      老村长哈哈一笑,大声的说道:“杨老弟,好长时间没到你家坐坐了,怎么不欢迎了吗?”

      “哪里的话,老村长、二 长老还有林哥,快到屋里请。”杨明赴热情款款的把三位王屋子里请。

      紜老村长看到星炎,櫚微微一笑,向⭔星炎招了招手。

      “星炎小友,这段时间有没有听你爹㐟的话呀!”老村长微笑着看着星炎。

      星炎显得比较尴尬,连忙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村长三人和杨明赴走进了屋子,他们关上了房门在谈论着什么。

      ꍆ 星炎好奇的说道:“老村长和爹爹他们在房子在商量什么?连门都关苹上了。”

      杨雪笑道:怌“咋们悄悄过去听一下不就知道了嘛!”

      阿晨听了表示不愿意。 ᫂

      “不可以,老村长和师傅他们说话的时候你们年轻人不能偷听,要是被师傅知道了会责罚你们的。”

      杨雪听了阿晨的话不高兴了,젏瞪了阿晨一眼说道:“我说我们悄悄的偷听一下怎么会知道,除非你最长告诉我爹。我告诉你,不许告诉我爹,知道吗?”

      “你知道我是不会撒谎的,要是师傅问起我来我只能说了。”阿晨不䣡假思索的说道。

      看着这个愣青头杨雪气不打一处来。她不再理会傺阿晨,蹑手蹑脚的爬到窗子地下偷听了起来。

      这是阿晨又给星炎说道:“你知道她那样让我很为难啊!”

      星炎听了阿晨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看着一本正经的阿晨星炎说道:“阿晨㱧哥,只要你不主动说,我爹他是不会主动去问你的。”

      “真的?”阿晨问道。

      “嗯,我可以保证。”

      “哦,那就好。”

      鋸过了好一会儿,看杨雪兴奋的再蟹次蹑手蹑脚溜了过来。 뭠

      杨雪轻声说道:“村长让爹爹教你武功,爹爹答应了。”

      星炎听了顿时欢喜起来,高兴道:“我终于要学武功了。”

      籰 老村长三人走出房间给星炎三人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星Ს炎很是期待的站在院子中间,等待着杨明赴待会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可是杨龓明赴送走了老村长他们就直接进了自己的⺈房屋。

      誫 这让星炎很是不解。

      杨雪安慰星炎说道혮:“别着急,爹爹仯还没有准备好呢,叫你武功那是迟早的事。ꊿ”쫕

      沚在杨明赴的房间,墙壁上挂着一副画,画上面画着一位美ၔ丽的妇女,妇女露出淡淡的笑容坐在亭内的栏杆上,妇女的手里拿着一根笛子,画面栩栩如生。

      杨明赴看着画上面得妇女出神,可是杨明赴脸上一脸悲伤댄,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揉了揉泛堮红的双眼,走到书房的书柜前挑取着书卷。 ⸄

      ‘想起来父亲要教自己武功什,星炎心里面激动不平,但为何女会有一丁点的害怕?我因该高兴才对啊,但此时此刻反而又高兴不ꆍ起来,心跳加速的不行不行。’头一副次和陌生的武学接触,自己的心里别是一番体会。

      然而从中午到下午这么长的时间杨明赴怎么进进出出ڎ好几回,也未曾풅提起过什么,还有意避开星炎的眼神。

      黄昏时分,阿晨回了家,只有星炎和杨雪在另一边屋子前的台阶上说个不停。

      杨明赴突然把头伸出窗外,看着杨雪和星炎,喊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不做饭뜞再等什么?”

      听了杨明赴的话,杨雪和星炎赶紧朝着厨房走去。没做过饭的星炎看着杨雪忙前忙后的有些不知所措。

      귉 星炎这才开口说道:“雪儿妹妹,你教我做饭吧!我学会了咱们一起做。”

      苡杨雪听了星炎的话,笑着说道:“嗯,也好!柴火不多了,你先到外面树林拾取些干柴火吧溅!今天有些紧张,明天我再慢慢的教你吧!”

      星炎在树林里拾叽取了一大捆干柴走在回家的路上,从后面跟来了两个男子;一男쩄子高高瘦瘦,小眼睛,尖鼻子大嘴,年龄二十三四。

      该男子嘴边带着一丝坏笑,看起来心眼颇深,这个男子叫晓光;

      另一男날子身钬体也是单薄,个头较小,看起来比较老实,他叫小风,

      晓光嘴角微微一笑喊道:“星炎兄弟。”

      ㏷៿ 星炎转过身,看着晓光和小겡风二人说道:“是你们叫我吗?”

      晓光脸笑嘴不笑的,说道“不是我叫你还有谁呢?”

      还没等星炎开口,晓光又说道:“星炎兄弟好福气啊!即拜了爹,又拜爹为师傅。”

      “我爹给我教武功挺正常的呀?”星炎疑惑的说道。

      ⠻晓光笑着说道:“你爹这么清高,只收了阿晨那个憨货和他女儿杨䟇雪,你最近成了他的儿子,他自然会亲自教你武功。”

      听了晓光说的话,星炎不高兴了,说道:“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晓光嘎嘎奸笑两声,道:“你不会真的什么都不记住了吗?”

      星炎越听越糊涂,急道:“༷我知道前一个月我失忆了,以前发生的我不记得了,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在这胡搅蛮缠。”

      晓光哈哈笑道:“好了好了,我也是无意间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咱就不说这个了,你以后应该就知道了。”

      听着晓光阴阳怪气的话和怪异的笑脸,星炎很耫不舒服,想要转身就走。

      星炎转身就走的时候,晓光几步跨到星炎前面挡住了星炎的去路。

      “你到底想干什么?”星炎ꨢ忍不住,怒道。

      “全村第一的徒弟一定很厉害吧!我想领教你的高招,请赐教。”

      틌 星炎第一次被人꙼这么威胁,有些胆怯但也不能认怂的说道:“今天我没心情,该天再赐教吧!”

      星炎说完就要走,晓光伸出胳膊挡住了星炎的去路。

      ฿ 晓光不懈的说道:“吆⠣,架子真大,如果你认输的话我就让你走。”

      星炎不知是胆怯,还是生࿓气,或许各有一半吧턾,于是腿稍微的抖了起来;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

      䝳晓光看着星炎抖腿的样子,估计被吓傻了,因此更加得意了,向前一步,挥动拳头就朝着星炎砸来;星炎急的蹲下了身体。

      晓光顺势一脚朝着星꽕炎的胸口踢蚵去,星炎急忙胳膊挡住了晓光踢来的一脚。

      星炎被晓光踢倒在地,一只胳膊震酸疼难耐;晓光的腿也被震麻了。

      晓光跳起来朝着星炎的胸部踏去,星炎急忙一个୯驴打滚躲开了晓光的一脚

      星炎鲤鱼打挺,站菡了起来,还没有站稳就被迅雷不及而的一拳砸到了身上,星炎被这一拳砸的倒退了好几步,差点就被跌倒在地上。

      晓光顺势几步跨到星炎身边,拉住星炎的胳膊;胳膊肘朝着星炎的퇜头部甩过去;星炎急忙抬起㳶胳膊肘,硬生生和晓光的胳膊碰在了一起。

      星炎一个踉跄坐在地上,晓光也被震得后退几步。

      晓光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道㯓:“听村㮽里人说他没有一点功夫,看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不过在我这差远了。”

      晓光双手摊开,淡淡气体在双拳上流转。

      小风不由得叹口气,说道:“算了晓光个,教训一下就行了。”

      ꈽ 星炎看着晓光催动功法动用内벮力,赶紧大声喊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伤我?”

      晓光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认输我就饶了你;你服还是不服?。”

      쇊 星炎想了想酙,认输是懦夫的行为,给这么讨厌的人认输更加不愿意了,星炎深吸一口渱气怒道:“不服。”

      晓光双臂摊开,右腿抬起来;看起来像只阔ථ步前行陆的公鸡。

      䢬晓光大声道:“我就用我的武技,白鹤展翅徭,今天和你切磋切磋。”

      星炎鼓起勇硯气,大喊一声扑向了晓光,抡起拳头朝着晓뷿光砸去。晓光顺势身体一侧躲过了星炎的拳头;圈住胳膊朝着星炎的胸膛结实的扇了一手背;星炎忍住难受一脚朝着晓光踢去;晓光也是顺势躲过了星炎踢过来的腿,朝着星炎的背部一巴掌。

      星炎失去重扑倒在地。

      晓光再次怒道:“服不服。”鄯

      星炎喊道“就是不服”

      在晓光动用内ᄜ力的时候,星炎没皶办法和흶他硬碰硬,只能用尽全力尽量躲开晓光伶俐的攻击,整个过程像极了一只公鸡在啄一个小孩。小孩抱住头再不停的躲闪,公鸡得势不停的砝攻击,看起来就是这么的滑稽。

      星炎感觉馶快要坚持不住了,选择放弃的时候,晓光抓住机会,卯足了劲一直带着气流的拳坦头朝着星炎的脸上砸去。

      就聑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双天使的双手抓住了星炎的肩膀,向后一拉;晓光的拳头擦着星炎脸上的汗毛而过,打到了空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