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浆肚子鼓起

      ︌一束糝阳光洒븾在沈良的脸上,他嘴角圣微微上扬䗾,看起来有些狡邪。

      冯向杰有些愤怒,像一个输掉的赌徒,不愿相信又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你的条件是什么홳?”

      沈良伸出左手,在半ア空摇了摇:“五成。”

      “什么意思。”

      “我出市面上五成的价钱,收购你所有的粮食。”

      “你......”冯向杰有些咬牙切齿,“不要落井下石,五成我们随便找谁都能卖出去。”

      沈良慢慢的喝了一杯酒,温热的酒液穿过喉咙畵、肠道,最后进入胃里,很舒服。之后沈良缓缓的说道:“五成的价钱,༸的确会有人要你的粮食,但是谁能一次买去这么多呢?如果一点点的售出,恐怕你贩卖的速度跟不上粮食霉变的速度,最后你能得到多少?比现在全部五成买与我又如何㒛?”

      沈良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甚至头都没抬起来,沉着、淡궢定、气定神闲。此时谈论的事可是关系张家和冯家之后的生死存亡,沈良竟如此的水波不惊,这使得冯向杰忍不住害怕起来。

      “张家或许有实力购入我们所有的粮食,但是徐州也不是只有你멂们一家。”

      “你是说糜家吧,早些时候或许糜家会买你的粮食,可惜如今的我在糜家负责很多事,恐怕即便你去找他们,最终他惈们还是会派我出ᦸ面跟你谈判,到时候我出的价应该会比现在要低。五成的价,只有现在我能઩给你。只要你敢找第二家谈判,我保证᢯你猐永远拿到的都比五成低。”

      “你......你这样是逼我们上绝路,如果这样我们的钱还完债务就諔所డ剩无几了。”

      冯向杰明显的有些情绪激动,说话的声音微微颤抖。沈良应该是发觉了这얈些,伸手递过去一杯温酒。

      읬“向ԛ杰兄,坐稳了,喝杯酒稳定下情绪。谈判嘛,就要你情我愿,我也不会逼迫你什么。”

      鱄 冯向杰将酒推开,转过脸去,像个赌气的孩子。

      “哈。”沈良摇头㼚一笑,“当然,冯家也可以等一等,毕竟朝廷的政令还没有下来。但哪天能下来,谁能说清除呢,十天,半月,甚혟至一个月?我不着急,但粮食要一点点开始发霉,简直是暴殄天物,冯兄是聪明人,我也是替冯家着想,冯家......鋣应该等不起了吧。”

      冯向杰使劲攥了一下拳头,֙拿起那偀杯酒仰头饮下。

      “行,我答应你的条件,容我回去和家父商讨一下,明天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在这里见面,给你确切的答复。”

      冯向杰起身要走,没想到沈良又提出条件。

      “哦慢着,还有点ऐ事忘了说了。”

      “你......还要加条件?”

      “也不算加条件,本来就打算说的,刚才给忘了。”

      桧如果汉代也会骂人的话,此时冯向杰大概会说一句“妈的”,因为此时感觉上沈良是在玩弄他了。

      “什么条件,你说。”

      “我需要你帮我确定两个人的行踪。” 歀

      “谁?”

      “第一个嘛,就是我们张家的马护卫ᲆ。”

      惠“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

      “向杰兄不够诚恳,谈判需要诚恳的态度。ꩺ”

      “你们张家的丑事,为什么要找我要人。牅”

      Ч 沈良缓ꦃ缓的从宽大的袖子中拿ꐐ出两张纸,是臧霸父子的画像:“这个是马护卫不小心丢失的。”

      冯向杰心中一惊,却故作镇定:“这是何人?什么意思?”

      沈良依旧的平淡道:“这是臧戒、臧霸,蒋桧蒋太守的仇人。向杰兄不用再装了,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张家的奸细是马护卫、蒋太守和冯家的关系、鍄兖州生意的事、蒋太守的仇家,还用我再多说吗?”

      马护卫只不过一㬓个棋子,冯向漝杰自然不会包庇他什么:“马护卫已经跑到兖州蒋太守处,你自去找便是。”

      “巧了,我瀜需要你帮我䍳确定行踪的另外一个人就᧙是蒋太守。”

      “蒋太守在兖州,你自去找便是。”

      “兖州路途遥远,而且在蒋桧的势力范围内,太难下手,所$以麻烦冯兄把蒋太守请过来,只需将他的行ጷ程告知我便好。”

      “你要杀蒋太守?!”

      “是。”

      沈良风淡云࣑清的说出那个“是”字,再次震撼了冯向杰,刺杀一名朝廷命官,一郡的太守,竟然如此的淡定说出口,沈良的心到底有多大,此人太可怕了。

      ᭬ “怎么?你还在乎蒋太守,此时他又有没有在乎冯家的死活。”

      冯向杰眼睛呆滞片刻:“蒋太守的事唉,我可以帮你,他拿了我们的钱,此时我们冯家有难,竟然袖手旁观,所以冯家对姓蒋的早就恨趨之入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不过我得确保冯家先度过危机,而且只有冯家度屇过췭危机了,我才好找到借口请蒋太守前来。”

      沈良依旧的面无表情:“嗯...䠆...”

      之后露出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微笑,依旧䶩沉稳⚻的说出两个字。

      槪 “成交。”

      *******************

      深幄夜,᝕冯家议事厅内,冯承文并四个儿子在一张桌子前分坐开。

      䃩气氛凝重。

      很安静,静到可以听见呼吸的声音。

      “五成......ꭶ”冯承文又重复了一㑽遍。

      他在犹豫,在做思想斗争,在犹豫要不要为一次还不能完全确栨定的失败付出代价。这更像是一场赌博,下对了赌注或许可以少输一些,下错了就会万劫꜇不复,赢統的机会则渺茫。

      无论如何,最终还是要做出决定。

      ඌ “好吧,就五成。”

      “父亲......”冯向林和冯向鸿几乎同时喊道。

      ꪈ 他们是反对这个决定的,如果真的这样,冯家的财富就所剩无几了。

      即便是已经默认支持这项决定的冯向寴杰,听见父亲最终做出了这决定的那一刻也心里一惊。最小的冯向韦此时则是茫然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做什么。

      獊“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不能再醀冒掁险等下去了,这是经验也是教训,你们四个要牢记。”

      一阵沉默。

      “还有谁有什么意见吗?”

      没人栶说话。

      “好,你们先退去休息吧。”

      四个人依次离开了,冯承文慢慢闭上眼睛,他需要休㯖息苈一会儿了,即便是身经百战的他,也吃惊于沈良的布局能力。完美的布局,不急不慢❇,丝毫没有破绽,外人看来合情合理的表演,谜底揭开后又是合情봦合理的处理方式。简直无懈可击,这还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罢了ᮉ,当时他的那些稚气举动才应该是他这种年龄该有的,可是偏偏៱他却是这种老谋深算,一⸉个少年,呵。

      “砰砰砰”门响了几下,把沉思中的冯承文拉回了现实。

      눪臈“请进。”

      门开了,是冯向杰。

      “杰儿,你还有何事?”

      匀“父亲,有一事,孩儿簃想需要和您私下谈论磦一下,此事当覼是知道的人越少越Ḳ好。”넥

      “何事?”

      駥 “沈良有意让我帮他引诱蒋太守和马护뭪卫来徐州。” 爈

      潒“那是为何?”

      “他要杀了这两人。”

      冯承文毕竟也是见过很多大世面的,䏗即便听见有人要杀太守,依然保持了镇定。

      “杀鿓马护卫我倒是能理解,但是杀太守.....ꃊ.这个沈良我越来越看不懂了。但那又如何,咱们的把柄在人家手中,只好乖乖照办。”

      “但綎是他却答应了,等我们的交易完成后,我再帮他将蒋太守引来徐州即可。”

      这话一出,老谋深算的冯承文也突然往前探了一下身子。

      齵“他为什么要答应你。”

      “听他的意思,他认定这次蒋太守和我们已经关系闹僵,蒋太守没有帮我们,我们自然是恨他的,所以我们也愿意杀掉蒋桧。我便顺水推舟,承认拮了我们已经和蒋太守不合,早有杀他之意。”

      冯承文眯着眼,手搭在椅子的把手上,食指轻轻䈙的敲击着,片刻之뼁后,突然笑道:“沈良也是百密一疏,我们巴结蒋太守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恨他呢。如此,我们正f好⚽将计就计,把沈良和他背后的人引到一处,然后斩草除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