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诱惑米洛

      回到小教堂时又是入夜,虫鸣依然,不绝于耳。

      艾薇拉进门后,一辆马车悠悠驶来。

      “公主要见你,”

      。。。

      餐盘,和散着微热的汤水上,紫发的女人擦了擦嘴唇。

      “我很不满意。手下损失太多了,”

      “你也没告诉我对方,是个血继,我差点死掉。”

      “他藏得太深了。也不像你们,知根知底,”

      “总之,我是吓了一跳。”

      “可你不是连血继也揍翻了吗,”

      “你怎么知道,”

      “我有我的办法,”

      “可他还是跑掉了,他的庄园太复杂,甚至有隐藏的地道,”

      “老狐狸,”

      “就是说啊,”

      “对了,这是你的酬劳,”

      “从给你运回来的金币里的百分之一也不到,”

      “抽成是这样的,最近我也很困难啊,理解一下,”

      “跟你做事一点干劲也没有。”

      “em ,可以从其他地方弥补给你喔。”

      “这个汤给我打包一份。”

      “。。。原来如此,不只外表,连心也变成女孩子了吗。”

      “那个是那个。”

      “总之,罗曼那老家伙跑掉了,跑去父亲那里哭,你找几个人出来顶罪。”

      “喔,已经被注意到了吗,”

      “瞒不过去的,”

      “那我走了,”

      “等下还有工作,你这么急着,回去陪那个不靠谱,”

      “台阶上睡觉容易着凉,”

      “哼以后由我来把你的夜晚填满,”

      “给我安排很多夜班,,”

      “对啊,”

      “工资拿的很少,加班却很多。”

      “快去快去。”

      。。。。

      就是这样,索伦看着眼前的女仆装,怎么还有猫耳,和尾巴。

      “啥东西,博罗,”

      “这就是这次的计划,目标西哩侯爵就好这个调调。”

      “你的意思是要穿这个,”

      “对啊,他的城堡里这个是女仆的标配。穿这个我们好混进去。”

      “不能从正面突破么,”

      “那样动静太大了。”

      “这个白色的袜子怎么穿,好紧。”

      “啊,我可以帮你。”

      “尾巴了,放在哪,”

      “我也可以帮你,”

      “,。。博罗”

      “我在的,索伦小姐。”

      “对上司发情,你还是自己辞职吧。”

      换衣间一阵响声过后,归于平静。

      “终于换好了。”

      “索伦小姐可以喵一个吗,博罗会给钱的。”

      “你自己喵吧,”

      “。。。啊,那不是罗曼伯爵么。”

      “晚上好,罗曼伯爵,”

      “索伦小姐,这身很适合你。”

      “也很适合你,是不是有点小了。”

      “这就是我烦恼的,为什么这次行动我也得参加,还要穿这个。”

      “要相信自己,你也是夜色里绽放的娇艳的一朵花。”

      “。。。”

      午夜,行动开始了,

      结果还是和昨天一样,无所事事。城堡里的暴乱和哀鸣倒是与昨夜相似。

      索伦穿着有些凉飕飕的猫耳服,靠在城堡的大门上,等待着结束。

      身旁是罗曼伯爵。

      “要试试这种叶子吗,很适合打发无聊的时间,”

      “谢谢,我不抽烟。”

      “是吗,真可惜。”

      “你日子过得很滋润啊,家底不是都被我们搬空了么,”

      “索伦小姐,兔子都还要掘三个洞呢。”

      “这样,”

      抬起头,月光清冷如水。

      城堡已经逐渐安静下来,只有一条触手伸出,同伴的尸体被无力地丢出。

      “怎么又有血继,”

      “王都这种地方,满地都是,”

      “麻烦,”

      “索伦小姐,请等待着,我会把他收拾掉的。”

      “喔,你赢了,可以挑财宝,”

      无言的罗曼伯爵缓步走上前,本就狭小的猫耳服发出可怜的叫声,寸寸碎裂,半响,月光下出现了一个怪物的影子。

      只有在触手顶端的白色丝袜,和头部的猫耳还有之前的样子。

      他的脸上洋溢着我出手,不可能输的自信。

      “我上了,”

      砰,

      被打飞了回来。

      “罗曼伯爵,你不要紧吧,触手断掉了。”

      “没事,将才只是大意。”

      砰,

      飞回来的又是罗曼伯爵,

      “要不,还是算了,”

      “索伦小姐,我当血继以来,从最小的男爵打到伯爵,你以为我经历过多少战斗了。”

      “好厉害,加油,”

      “。。。我的意思是,我再去就会被打死的。”

      “我来吧,”

      脚步声缓缓向前传递,我还没试过耐力极限后的力量。

      西哩侯爵比起昨夜的那个,看起来更大,身躯撑到城堡的两层楼高。触手弯曲盘缠。

      只是攻击方式都差不多,一群触手汇集成团,编织成大锤的模样,朝着娇小的身躯砸下下来。

      城堡的墙梁断裂间,是小巧的人形接住战锤的身影。

      不过,也颇为凄惨,白皙的手臂碎裂开来。可血丝还未渗出伤口,便被收紧修复。

      “好强的恢复力。”

      索伦看了看完好如初的手臂,打开从空中落下的碎石砖块。他现在也没有好的办法,只有互相伤害了。

      一拳又一拳,那边是痛苦的叫唤,这边是骨折的声音,皮肤被撕裂的声音,

      战斗只是无聊的重复,还有力气的人靠在墙边休息。地上是没有生息的怪物,触手也无力地趴软在地面。

      “交出血晶,还是就这样死掉,”

      索伦抓起怪物唯一还有人样的部位,是同类的头部。

      “国王会为我报仇的,”

      “嗯,知道了,”

      利剑入肉的声音后,是诡异的歌声。

      属性面板上也变化起来。

      名称:索伦

      等级:12

      体力:300(极限,不可提升)

      敏捷:160

      耐力:300(极限,不可提升)

      魔力:56

      可分配自由属性点:0

      负面状态:病弱

      技能:煅火呼吸法(3级)不可提升

      水息术(7级)不可提升

      光合术(3级)不可提升,

      阿鲁比斯的赞歌,(1级)

      可分配技能点:1

      属性点自然是分配到魔力上。

      他转过头,看了看城堡的承重梁。一脚踹地断裂。

      灰尘与砖块像雨点般纷纷扬扬地落下。等他从战斗的地方钻出来的时候。

      轰隆的巨响,

      华丽的城堡在月色下崩塌成废墟,连同他的主人一起埋葬。

      “博罗,收获怎么样,”

      “废墟里可收不到东西,”

      “那就算了,王国的守卫应该快来了,这次动静太大了,”

      “嗯,这个。”

      “什么,”

      “上次的钱都在里面,金币卡,”

      “嗯,”

      “还有上次不是牺牲很多队友么,公主又补充了新的人,钱不好分。”

      “博罗会坑队友吗,”

      “什么,”

      “以后行动还有很多,牺牲在所难免。”

      “我还要学这个啊,”

      “人不就是不断学习不断成长的嘛”

      “说得轻松,我只想涨工资。”

      “。。。”

      索伦抬眼,才看见一旁站着个人。

      “罗曼伯爵,这褴褛的猫耳女仆装是什么新款式吗。”

      “变回人形就已经这样了,话说,你又变强了。”

      “什么,西哩侯爵是你打死的,和我强不强没什么关系,”

      “。。。”

      城堡外面早有马车等候,似乎是罗曼伯爵准备的。

      回到小教堂时,一个身影还是卷缩在小教堂的台阶上。

      手里抱着本书,

      呼噜噜,

      睡得正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