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合集500

      易筋洗骨丹最终以两万两的价ꎀ格成交,至于买箪走之人,却没有簖一个人认识,来拍䨠卖会,不想让别人认出来,伪装,带斗笠者比比皆是。

      只是对方的财力让人哑然,先天之下,随意可以调用两万两之人,非富即贵。

      随着葱拍卖会结束,众人开䇂始散场,而那຅拍卖到易筋洗骨丹的人,临走之前看了刀无情一眼。

      刀哴无情읊有所察觉,亦ಫ是看过去,但是对方三烙两下走出了拍ᴩ卖会,消失不见了!

      “既然该见识的都已经见识了,那就此别过吧!”

      刀无情脸色不太好的对身边ꤿ三人说道。

      三人对视一眼,宋勇开口:“那就告辞,保重᳾,有机会可以参加ዐ明年四宗的收徒大会!”

      三人临走之前,看了看还坐着的慧可与纹丝不动的刀无情,随即消Ξ失在人海之中。磠

      直到场中人⣋员走完,只余刀无情与慧可两人。

      “枕不知施主是否肯割爱!⻄舍利子与佛家之外的人无用,施主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됧”

      慧可和尚핦双手合⦿十轻轻拜下,刀无情冷冷看着慧可,不为所动。

      “你怎ຖ么知道对我无用,也许舍利子就是我的救命之物了?佛家不缢是讲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望大师救我一救!”

      ぺ 刀无情冷然说道,在接触舍利子的瞬间,刀无情已经留下精神印记,舍利子在自己手里太烫手了,想办法脱手出去,而后提前伏杀最好。

      劉现在,刀无情可以肯定,除了表现出来的慧可与那个斗笠兄,四宗肯定也关注着事情的发展。

      乃至于城主府,军方,以⏄及六扇门,锦衣卫,都对此有所观察。

      黑水城特殊,城主府总管一切,军政一把抓,军方更多的是作为后备䷂力量,预防一些突发事件,六扇门主要处理江湖事情,锦衣卫平时主要对内,监听天下官员与民心走向,战事亦监听天下情报。

      쇾慧可满脸无奈,双手ஆ依旧合十,轻轻叹了一声:“唉!”

      慧可知道,自己想成就先天没有那么容易,舍利子只能在想他法了,至于杀人夺宝,至少在城中不可能,太多人盯着了,若是没了名声,他又何必自困与道州。

      慧可走了,但是落不代表舍利子的栯事算完,刀无情明白,慧可自己也明白。

      随着ଢ଼慧可离开,刀无情也离开了,回到自己所在洯的客栈。

      感知着周围若ᕆ有若无的窥옖探目光,刀无情心中有了决定。

      캬刀无情拿出༗舍利子,用精神探入舍利子饋。

      䊠 却见眼前一騫变,自己落在一叶扁舟之上,周围是一片茫茫大海,海水成黄色,四面八方皆不见万物身影。

      翌 刀无情淡定的竕看着周围,明白这是舍利内部,昔日留下舍利高뛜僧留下的精神幻境,随即盘膝而坐,双手合十,保持打坐姿势。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像是一瞬㮦间,竭又像是已经很久了,刀无情平静的心,逐渐焦急䄹起来,数次睁眼,环境没有丝毫变化。

      而在刀无情心中不在平静之时,苦海中亦퓸是起了变化,茫茫苦海由黄色慢慢转变为黑褐色,隐隐约约仿佛有什么在苦海之中出现。ꈻ

      刀无情没有ཅ丝毫察觉,依旧闭目打坐,只是心中的不耐越发难以压制。

      或许察觉到这样屽不行,堵餷不如疏,刀无情站起身来,在舟上走了几步,终于发现苦海的变化。 诅

      有变化是好事,刀无情猜测着变化的缘由垶,心中再次平静下来,游荡在苦海之中的黑影慢慢的轮廓清晰起来,开始冒出海面。

      刀无情为了印证心中想法,脑海中故意想起,被自己在‡黑水河桥上所杀之人ᾪ的ԉ容貌。

      那些黑影燻果然如同所料,化作了那些人的容貌,随即那些黑影化作厉鬼。

      “还我命来!”

      “我们在下面过的好苦,跟着我们一起下去吧!”

      “来陪我뮔们,来陪我们……”

      Ω 经过影视爆炸式的熏陶,无论这些厉鬼化作什么样的椀形貌,刀无情只觉得好笑。

      也许刀无情冷漠的外表下,藏着룄一颗二哈的心,随即脑海中前世各种厉鬼봑人物涌动。

      仹海面上的画风,瞬间变得奇怪了:爬㳙行的贞子,笔仙,黑白泾无常……

      看到黑白无常刀无情收起玩弄的心思,失落的看鵹了㗩看周围:一念生,一念灭!

      随即那些奇怪的画风都消失了,只剩下那几个今生所杀之人。

      “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㧁浮屠,힟感谢你们救了我!阿弥陀佛!”

      刀无情双手合十鴄,对那几位拜了一拜,随即那几个怨魂渐渐㲏的变淡,最后消㋼失不见。

      ꊚ苦海再次变化,变得碧蓝如洗,刀无情看着苦海变化,神色越发冷漠,䛠要出现的是什么,他心知肚ᘹ明。

      这个幻境在不知觉中勾起了一丝念头,是以苦海接下来出现的是………

      鷆严双的身影缓缓自苦海之中出现,定֐定的看向刀无情,仿佛在说,滚出我的肉身。

      一柄飞ﮍ刀划过空间,下一刻,出现在严双的喉咙上,这就是刀无情对于严双的回应。

      严双伸⹲出手,拔出喉咙中的刀,随即严双化为光华消散薯于风中튞。

      廷对于팍刀无情来说,别说不是夺舍,就算是夺舍又能怎么样,能杀你一次就能杀第二次。

      我可以对人和善,但是想要我命之人,我只能请你先去死了。

      苦海再次变化,又变回了黄色,而后苦海之中飘起大量的金色文字。

      “心外无物,心外无理,夫万事万物之理不外于吾心,心明便是天理,心主于一身,而实管乎天下之理;理虽散在万事,而实不外于一人之心……以心映万物,而万物落于心,心神相印,以铐心海蕴万物而神自髚生!” ꯣ

      洋᫣洋洒洒数百字,讲述的是一门蕴神之法,此发不仅修神更是⤟修心,名为ᆥ——心海蕴神诀!

      而此处之所以为苦海,便是因为这枚舍利子的主人,生前印入心海的便是苦海。

      佛门修行便是为了度过苦海,到达彼岸,索性刀无情便将舍利子称作苦海舍利!

      另一贩边回到住处的慧可看着两位徒弟道:“你们先回山门吧!三日之后,我若是还没有回ﲌ来,你们就回转佛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