ボクの弥生さん迅雷

      “求求甙你救救她好吧!”清霜直接뱖跪了下곉来“带⣖她看大夫也行,我找不到大ﺭ夫。”

      “呵,医药费呢?”男子冷笑一声。

      “我把这把刀给你,求求你救救她,这把刀是我哥哥给쓆我的ⰺ他在一个拍卖会中买到的。”清霜说着拿出了别在腰间的刀递给男子。

      男子看见了,到沉默不语。

      ʠ 这把刀是他的,很多年前的鷂事了,那时他刚来到这里,受了很严重的伤,昏迷不醒Æ。可是当他醒来之后他身上所有的物品都消失不见了。唯一庆幸的是,歹人拿走了东西,并没有对他下杀手,男铏子回忆着。藁

      “行不行,求你了!”清霜再次哀求道。

      “你也会死的,你受了很重的뇒内伤,现在也在发热。”男子说道。

      “可是她快要死了,你先救救她吧!”清霜说着哭了起宅来“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她。”

      쁵男子站起身来웸。看着清霜脖子里挂的珠子说道“你把它给我。”

      清霜二话不说把蒏珠子取了下来递给了男子。

      男子拿着珠子一句话也不说的走进房间里拿了什么东西之嬩后又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厨房又冒出了烟,不知男子在煎熬着什么。直到男子端了一晚发黑,药味很重的东西过来。

      “把它给喝了!逬”男子说道。

      䚺 清霜看着递到眼前的碗有些犹豫。

      “怎么?怕我下毒?”男子挑眉问道。

      清霜ኘ看着眼前的碗接了过来二话不说的就喝了下去。喝完之后看着男子道“这下你可以救她了吧?”

      男子没说话接着去厨房再次端来了和刚才一样的药。淡淡道“喝了!”

      清霜只得再次喝了起来。药有些发涩,但更多的是发苦,本来第一碗就已经让清霜很难受了,谁料又来了第二碗,清霜喝的眉头直邹,不停地撇嘴。喝完之后看着男子道“不会还有吧?”

      男子淡쩎淡的回道“还有一碗。”说着再次回了厨房又端了一碗。

      죩第一碗还能强喝的下去,但第二碗已然是清霜的极限了,可是第三碗,ꉔ让清霜喝的只想吐。不停地想吐,不停地喝,直到彻底喝完了,才有气无力的看着男子道“现在,你可以救她了吧?”

      “我没说过要救她,但是我可以帮你把她给㞮埋了!”繍男子语气生冷,表情淡淡道。

      沿

      “你不是答应可以救她的吗?”清霜焦急的哭道。

      “我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要救她,那只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男子的话可以说是极其冰冷的。

      “那你还让我喝药?”清霜有些抽泣道。

      “所以我才可廪以帮你把她给埋了。”男子道。

      鞡“啊——啊ꇸ——”清霜切斯底里的吼道。慢慢的站起身来,跪的腿发麻也没有在意,步履阑珊的走进东屋,看着床上的小桃。

      “小桃——”清霜晃道。

      “小桃灸你快醒醒!”清霜再次摇晃道。

      “你这࿌样她会死的更快些!췺”清ꑈ霜转头正看到男子倚靠在门边上对自己说䜓道。

      清霜不想理会他,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小桃。一声不吭呆愣了很久,小桃断了气她也没发觉。就这么呆呆楞楞的坐着。

      许⋓久男子似乎发现她的异常,走到她跟前,在她眼前晃了晃。

      “我好累!”清霜低声说了这一句就昏了过去。

      男子轻轻叹肪了一口气。把清霜抱到了床上。看着旁边身体已经发凉的小桃。抱了出去找了个地方埋起来。

      ……

      第二天,륐男子多次来到屋子,看着床上的清霜依旧昏迷着。再次端过来昨天晚上熬的那种药用勺子喂到清霜嘴里。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虽然青霜和小桃的处境差不多,但是清霜至少能喝的进ꄻ去。一直到第二天晚ጭ上,烛火摇曳着,清霜醒了过来。看着涱房顶直直的发愣。

      良久,男子再次端来药看着发愣的清霜淡淡道“起来把药喝了吧!”

      清霜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他。 ﬌

      男子殝只好把药用勺子喂到清霜嘴里。

      清厣霜哇的一퓯声哭了出来“小桃死了!小桃~”

      帐 “女人真是麻烦!男人似乎被这个噪音惹毛了,语气之中没有丝毫的怜悯再次厉声道“快点把药喝了。”

      「 清霜这次反应过窬来一边抽泣,一边看着男子问道“你给我喝的是什么药?”

      “可以让你活下去的药。”男人淡淡回道。

      “我不想喝!”清霜说道。

      殜 “如果你不喝的话퉚,我就把你丢出去,让山里的老虎分食了你。”男子说话的语气带着冰冷,似乎不像吓唬。

      清霜没有说话,转过头,背对着男子,头眩晕的厉害,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男子看着清霜半晌没有动静,靠近才发现清霜已经睡着,于是把手覆兺盖到清霜的头上摸了摸。还是在发热。

      男子婲有些无奈!真是不听话。只詸好再次去熬药,把毛巾浸在熬好的药ꍆ里,拧了半干,放在清霜的额头上。以求降温。

      “小桃因~”睡梦中的清霜低声呼唤,“二皇兄回来了没有?”

       男子听了这话站起来的身子微微一顿,深深地看了清⽭霜一眼,转身离开。癣

      等횡清霜䇻再次醒来是被冻醒的,天色还早。太阳还没有生起,借着黎明的光芒,清霜裹着被子看着房间再次发呆。

      “你醒了?”㰁男子出现在门口。

      清霜依旧发呆。

      男子转身离去。过了一会儿端来了两个碗,一个碗里是粥,뽠另一个碗里是药。“你是选择喝粥还是喝药?”

      清霜这才还了魂,看着男子有气无力道“谢썕谢你!”说着停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你还真是为了让我活下去而祝费尽心思。”

      “那你就先把药喝了!”男子把药端过来淡淡的看着清霜。清霜的视线落道那一碗黑乎乎的药上殷面,伸手接过来。댿喝了下去。药是什么的反正已经无所谓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和死了差不多。即使男子能有什么害自己的想法,可是他又能有什沌么好处?万一他真图谋不轨的话,以这个男子的长相,应该男子更吃亏一些。自己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包括长相。

      男子摸了摸清霜的头发“真乖ﯽ!”嘴角微微上扬。一瞬间清霜就被他的笑晃的惊讶了一下。

      “睡吧!等下再喝粥!”这是男子第一次声ꟶ音这么轻的对清霜说话。

      清霜睡着了之后。男子拿出了手䋢中的那颗夜明珠。看着清霜,沉默了一会儿,这颗ǔ珠子对自己的作用已然不大,没想到也在这个丫头这里,看着床上已经病入膏肓的人,把这颗本来就不大的珠子放入清霜嘴里,珠子一进入嘴中就自动滑动到清霜体内ﭢ,开始治愈清霜一些比较严重的内伤和寒毒,此时的清霜竟然毫无感觉。

      就这几天俯里,男子不停地打猎,熬药,给清霜治伤。在男子特意的关照下彞,清霜的伤好了许多。

      “快点过来吃饭了。”男子说道。

      清霜下了床,坐在男子的对面桌子上是熬好的鸡汤。男子给清霜䳦盛了一ᘙ碗放在清霜面前。有那么一瞬清霜似乎觉得回到了宫里自己和二殿下说说笑笑的。二殿下不停地给自己布菜,盛汤。小桃则在自己身后伺候着。

      清霜轻轻拿起勺子,搅动着碗里的汤,突然眉头一皱“怎么只有汤,没有肉?”

      “你现在还没好,吃肉容易伤着!”男子道。

       “饱骗三岁小孩呢吧!”清霜朝盆里的鸡看了一眼低下ﵩ头喝着自己的汤。虽然眼馋,但也不是非得想吃不可。

      “你现在和三岁小孩也没区别!”男人顺手把桌子上的一盘青菜端嘭到清霜面前“诺~这个是给你的!”

      清霜看着眼前的青菜叹一声,拿过筷子夹起秏来刚放到嘴里,立马吐了出来“这就是你炒的菜?”清霜皱眉看着男子“黑暗料理吧!”

      男子看着清霜声音ǘ微冷“赶快把它都吃了!” 냟

      “你自己怎么不吃?”清霜反驳道“没放盐你知道吗?㝎不会连崝盐都舍不得放吧?”说完又有些纳闷“你煮粥的时候也没这么难吃呀!”

      “ꆤ你到底吃不吃?”男子厉声问道。

      “不吃!”清霜坚决的回答。

      “你不能吃带盐的东西!”男子忍耐着性子解释道。

      “哼!我才不信呢!”清霜微微耍着脾气说道。

      ꛢ 男子不在说话,拿起碗给清霜盛了一份汤,汤里有几㡫块鸡肉。又拿了另外一个碗䏓给清霜夹菜,夹得是自己面前的菜。ꑤ盛好之后,把碗放在清霜面前不在说话,自顾自的吃起饭来。

      㜁清霜瞄了男子一眼感觉他有些生气。看着眼前的菜更加没了胃口ኸ,忍着饿了的肚子,强行吃了一口男䩈子夹到碗里的菜。果然,这菜是分开炒的。他的有盐而自己的没有。清霜不在说话,默默地吃着。

      这一顿∊饭吃⬵的那叫一个沉闷,饭间谁也没再说话。气氛压抑的可怕。吃到一半清霜放下碗湏筷,忽然感觉,胸腔有些憋闷难受的厉害,ኔ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清霜的脸訝色微微发紫。用眠手捂在心脏的位置。拼了命的喘息着。踃

      男子立马发现了清霜的不对,但是并没有立刻做出反应,继续吃着碗里的饭。用筷子夹着菜。

      清霜难受的厉害,趴在쯍桌子上,同时也感觉到了男子的\冷漠,自嘲的跏“呵呵!”笑了一声。

      直到清霜坚持不住,从椅子上栽倒,男子才放心手中的碗筷,一步迈了过来把清霜抱ꆗ在怀里。看着清霜,在她彻底昏了过去䑾,才用手放在清霜的胸口,一股热流缓缓从胸口涌入各个经络。直到清霜脱离了危险才停了下。

      “麻烦뫕!”男子有些嫌弃的看着清霜。把清霜抱到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