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的天价宝贝

      池明勇把猪的水给喂了,就出来和孩子们一起网蜻蜓。

      余倩已经晾好了衣服,围好了围裙,准备开始煮饭。

      “勇哥,你先来给我把火给烧起来。”

      “来了,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要我给你烧火,不知道以后没有我,你该怎么办”池明勇说着,就走到院子旁边去抱柴火,“你们先玩着,我去给你妈烧火。”

      然后就往厨房走去,路过余倩,啧啧的看了余倩一眼。余倩一看这还能忍,就把手给放在池明勇的腰上,然后狠狠的一扭。

      “啊。好痛,你要谋杀亲夫呀。”池明勇大声的叫着。

      “你,小声点,非怕人家听不到呀”余倩红着脸说。

      池明勇凑过去,在余倩耳边轻轻的说:“咋的?你敢做,就不要怕别人知道呀!”然后一看余倩耳朵也蹭的一下从耳根红了起来。

      “快去烧你的火,还吃不吃饭了”余倩恼羞成怒的说。

      “得了,遵命老婆大人。”池明勇屁颠屁颠的就去烧火去了。

      余倩看着池明勇无赖的样子,恨不得两把扭死他。

      然后余倩狠狠的去舀水在锅里,烧水,准备淘米做饭。

      余倩把米给放在盆里开始淘了起来。手用力的挫着米,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大力的挫米还看向正在烧火的池明勇。

      池明勇把火给烧了起来,看着余倩还在生气的看着他。“哟,是不是觉着你老公我又帅了,都移不开眼了呀?”说着就起来走在余倩旁边,还欠欠的自己的大脸伸到余倩的眼前。

      “诺,你要看,你就给我说,我又不是不给你看。现在你就睁大你的眼睛看,看看你帅气的老公。”

      余倩的脖子都红了,连忙推开池明勇的大脸蛋子,“谁要看你呀,长挺丑,还想挺美,还以为自己帅死了呢?”

      “现在不敢看了呀,那才将是谁看的那么的起劲的?”池明勇又把脸给伸了过去。

      余倩羞红了脸,一把推开他“你还要不要吃饭了,给我让开。”

      池明勇一看,自己的妻子被自己弄的娇羞完了,就亲了余倩一口。然后就跑了。

      “我去和孩子们玩去了,你老慢慢煮饭”就给余倩留下这句话。

      “耍了流氓就跑,哼,死男人。”余倩心里想着,但是手上的动作还没有停,不一会儿,米就淘好了,锅里的水也烧好了。

      “烧的火还挺大的”余倩一边想,一边把米放进锅里面。然后用锅铲钏了钏。然后就去洗菜去了。

      池明勇跑出厨房,就和池雪他们玩去了。

      “雪儿,把东西给我,看爸爸马上就能给你们弄出很多来。”

      池雪听话的就把竹竿给了池明勇。然后拉着妹妹在旁边看着,池石就跟着池明勇到处跑。

      已经是傍晚了,天有点儿暗下来了。但是现在就是蜻蜓们低飞的好机会。

      池明勇家的小池塘的上方就飞着很多蜻蜓,还有院子的上方都有很多。这儿有一片,那里也有一片,真是好不多。

      池明勇这儿跑跑那里跑跑,不一会儿,网上就多出了很多蜻蜓。池明勇把蜻蜓给弄下来,给池雪和池小鱼。

      “爸爸,爸爸,网好像破了一个大洞。”池石看着竹竿上的网说。

      “这还不简单。”池明勇就又走进猪圈,去弄蜘蛛网去了。猪听见有人进来,懒洋洋的抬起了头,睁开了一条缝看着池明勇。

      “这些人有完没完,还让不让猪好好睡觉了。”

      池明勇根本不知道猪在想什么,他只想这里有很多蜘蛛网,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网上的洞给填满了。

      “走,石头,我们又去网蜻蜓去。”

      他们又开始网了起来,池石看爸爸网蜻蜓好像挺容易的,就跳着给池明勇说:“爸爸,给我试试,我想试一试。”

      池明勇就把竹竿给池石,池石一得到竹竿就开心的不行。拿着就到处跑,网所到之处,就只有几只,没有池明勇网的多。但是池石还是玩的不亦乐乎。这儿跑跑哪儿蹦蹦。

      然后把网下来的蜻蜓给池雪和池小鱼。池明勇就搬了一个凳子在院子的边边坐着,吹着晚风。厨房里余倩正在做饭,孩子们在院子里玩着。他越想越放松,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爸爸,爸爸,醒醒”池小鱼推了推沉睡的池明勇。但是池明勇依然鼾声大震,根本就没有要醒的趋势。池小鱼一看,爸爸还没有要醒的趋势。小脚剁了剁,小眉头一皱,开始想这么才能叫醒爸爸。

      她想啊想,总于给她想到了,她贴近爸爸的耳朵,大声的叫到:“老公,起床了,太阳都伸老高了。”

      池明勇突然虎躯一震,立马就睁开了眼睛。就看见池小鱼瞪个大眼看着他。

      “池小鱼,你才将叫我什么?”池明勇大声的问

      “我叫你醒醒,你一直都不醒,我就学妈妈叫你起床的方法,然后你就醒了”池小鱼心想这一招还挺好用,以后都用这一招。

      池明勇一听,笑了。然后立马停住了笑容,假装严肃的给池小鱼说:“这个称呼只能你妈叫,其他的都不行,包括你,知道了吗?”

      “为什么呢?为什么妈妈可以叫,我就不能叫呢?”池小鱼一脸的不高兴问池明勇。

      “因为呀,这个是一个固定的称谓,就像你叫爸爸一样,你只有我一个爸爸,其他人都不是爸爸,然后呢,你妈就我一个老公,我呢,只有你妈一个老婆,所以这个只能你妈叫。”

      池小鱼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池明勇看着她疑惑的眼神,也没有指望她懂。就说:“这个称呼就只能你妈叫,你不能叫,再叫我就打你屁屁。”

      谁能知道这种道理小孩子不懂呢?也许这已经在她们的心里埋下了一颗一人一心的想法。

      余倩走过来准备叫他们吃饭了,听到了池明勇这些话,揉了揉眼睛,可能是晚上风大,沙子进眼睛里了。

      “跟孩子瞎说些什么,快吃饭了。”说着就快步的走进了家。

      池明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叫到池雪和池石:“吃饭了,还玩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