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艺术照

      “看来你还是吃那个公主的醋,担心将军爱的不是你!”音音的声音突然有种御女的范儿,震住了姜冰如,一瞬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很不想承认自己在吃楫醋。

      音音见姜冰如没有说话,接着道:“有没ወ有想过,就算他爱公鎾主,但如果你想吃摧公主的୎醋,就有病了!”

      ُ

      姜冰如瞪大᫺眼睛,气嘟嘟的说道:“我哪哪有病啦?”

      音音一时间没有说话,但姜冰如完全感觉出那无奈的眼神和无声的嘲笑。

      “音音,不带你这样的,想笑就笑出声,但笑过后要告诉我,你笑什么᱗?”

      䑦“我笑什么你都不知道。他倒底ᲃ爱哪个,这个问题会有答案骄吗?关键在于,你现在㗎就是公主好不好!如쯊果你这个人内心ᾠ不好的话첫,㶕就算长着公主的样子,他也不会爱的㣹好吧!”叹气一声,接着说道:“真是愁人就算你心里年龄是二十八,不是这个公主的三十뮶八,就二十八也没有你剬这么蠢的智商吧!”

      姜冰如的性格,的确似孩子的胆小虢,孩子的单纯,孩子的柔弱,孩子的坚强,孩子的冲动,孩子的。。䂆。她不要再想了,这些词一个一个不听话的蹦出来,似乎都在嘲笑着她,她也曾想改过,但是越想改就会造成说话也假,做事也⶚假的结果,朋앮友会问她:“冰如,你最近怎么了?”

      她泄气的和䍒音音说道:“我就这样子,改不了。”声音越说越小。苈

      “主人,以前,追你的你不隆敢要,感觉好的不会是自冝己,而自己喜欢的又傻呼呼的给予,㚰不管有没有回应或者回报,你是不是蠢!

      这会儿直接给你一个老公,你롃却还在思前虑后,闽不累吗?”

      “我。。。我也不想怀疑,但控制不住。”姜冰Ű如整个嵓人都趴在了桌子上。

      “你对你自己ꎑ太不自信了!”音音的声音有些恨铁不成钢:“每个人都有存在的价值与意义,你为什么就不能好锈好的面对自己的优点。

      或者这觞样吧,我给你出个主뽙意!”

      姜冰如一听有主意,整个人又精神了一些,她对恺音音很信任:“你说!녿”

      “你不认为你有优点,那就创造一些优点,一些你自己会认可的事情!”

      姜冰如仔细想了想:“我会认犛可自己的事情就是挣씱钱,可以独立。”

      “那就挣钱,你想在那个菜园子盖个ꌭ酒楼,就开个酒楼,等挣到钱啦,你不就有自信了!”

      听着音音的话,她的脑海里想象出自己㽱的酒楼宾客满座,自己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场景,笑出了声音,说道:“嗯嗯,那会儿我养㱼大叔!”

      音音叹麈口气,这丫头什么心理,被男人养就不行吗?挣钱哪有那么寃容易,但她没有打消姜冰如的积极性。

      姼第二天早上,姜冰如洗漱的时候,问竹娘韩东卓早饭忈吃没,竹娘回答还没有潟,她便让竹娘去叫韩东卓过来吃早饭。

      昨晚她最后的回答也许伤了大叔的心吧,식但,她寀真心宁可没有人去爱她,也不想㓍做别人的替身。 㢆

      想着想又有些想逃了,但又想到귃音音说钀的挣钱的⿸事情,她还是又鈿有了一些积极的心态。

      先把韩东卓哄一下嘛,今天姚霊医馆开业,是要过去的,什么事情还是要依靠他的,唉,洲自己就ꊁ像个残废,到了这里什么都不会。呜呜,内心哭了一下。

      洗漱东西撤了之后,早饭送了过来,今天早饭吃包子和粥小菜。她看看桌子上的东西,问竹娘:“竹娘今天包子什么馅的?”

      敭 音音忽然说道:“你吃一口就知道了!”

      姜冰如回她一句:“你就事儿多,竹娘都还没说话呢!”

      音音不再说话。

      竹娘回道:“回公主,是白菜猪肉馅的。”

      姜冰如边点头边坐了下来:“等从姚大夫那回来,咱俩做点西红柿鸡蛋馅的好不好葱?”

      竹娘动动耳朵,这公主真是比以前能折腾,好容易不挖坑了뛹,又开始做稀奇古怪的馅了㑶。没有迟疑的竹娘点点头:“是。”说完后她退到一边站着。

      韩东卓卵推开门,刚才竹娘进졪来时还没感觉冷狴,但他一进来,感觉ߥ冷气逼人。

      瘵姜冰如皱皱 眉头看着他,韩东卓发现她的Ổ表情,把披风眅递给竹娘,轻轻一虹笑走了过来:“冰如,怎么皱眉头啦?”

      “⼛竹娘进来时我没感觉冷,为什么你进来时好ꦿ冷的气?”她慢慢的说着,边说似乎녲好像ꀃ还在边思考着为什么。难不成因为此时温度更冷了?不能啊天越亮,温度应该高啊。

      本来已经坐在钠她身边的韩东卓,忽然࠮站起来,坐到了姜冰如的樢对面,离她远了一些:“这样好些吗?还冷吗?”

      姜冰如愣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捷,我没有说嫌你太冷,只是纳闷而已!눴”说着她站起来,走到韩东卓旁边,拉他的手,身体打了个冷颤:“大叔的手怎么这么冰,从书房到这里∁不至于冻成这样吧?”

      姜冰如刚想给他捂捂手,韩东卓就把手给抽出来:“你好好过去做着吃饭,我的手没事儿,一会儿就热了,再者我不怕冷。”

      “怎么能不怕冷?”她有点着急,想再毿去给㫐他捂手,韩东卓把手给放在背后,为了躲她一直变换位置和动作。最后终于韩东卓一只手将姜冰如两只举过头顶的手给摁在墙上。

      韩礆东卓没有碰她的手,而是摁住手腕,就这样姜冰如也还是透着衣服的布料感觉到凉意。

      她ᓵ看了看桌子上的粥:“我不给你捂手了,放开我吧。”关键此时韩东卓离自䂬己太近了。ᱟ

      “真?”

      “嗯!탦你홢自己赶紧拿着粥的碗,它比我暖。涜”

      韩东卓点点:“好!”

      二人回到桌子边,竹娘把粥给盛好,一顿饭二人很安静,穂快吃完的时候,韩东卓放下碗筷问道:“竹娘说你让我来吃早饭,是有事情要说吗?等了一顿饭你也没说话。”

      被这么一问,姜冰如才想来她是要哄哄韩东卓来着,要不然出了府,再走丢嘪了呢?还得靠他啊。

      等她半天没有声音,₣韩东卓继续说道:“如果没事儿也好,一会儿收拾好过来我书房,咱俩一起去姚医馆那,想早点ﷷ去,还是中午再过去?”

      颯 “你说的算!”

      뭊“今天你想穿哪件衣服,让竹娘帮你!”停了一下,只说:“穿新买那件淡蓝色?”

      檄“你说的算!”

      韩东卓好笑的看着姜冰如:“今天这么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