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耽 (黄|粗暴)珠串

      “你是什么东西?”看着突然蹦出来的屏幕,齐开本能薱的皱了皱眉,但是注意力还是集中在那些不明身份的舰娘身上。

      븻她膴们并没有因为这个神秘声音的出现而再次调头,直扑齐开本部,也没有做出什么出奇的动作,而是和刚才一样,老老实㵬实的扑向弗莱彻那里。 〭

      “首先,用东西来称呼人是十分不礼貌伄的行为。”面对齐开的问候,声音那头的男子不仅没有任何恼怒,还十分绅士的和齐开解释道:“如果在公共场合,你这样徔会让别人认为你很没有教养。”

      “如果我表㊉现的没有教养,会让别人瞧不起我么?”齐开眼睛盯着战场地图,看起来很随意的问道䇭。

      声音那头的人停顿了一下:“或许会,但是比起你,可能你的家人会更让人瞧不起。”

      “那可太好了。”听到这齐开笑了:“你可以尽情的认为我没有教养了,东西先生。”

      声音那头再次沉默了。

      只是在他沉默的时候,齐开却并没有停止动作。虽然口头上的指令已经停止下达,但是通过指挥部的战场终端,齐开还是源源不断的向彼得的舰队下达各种斀命令。

      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走弗莱彻,那可是整整五十多位黑海舰娘,现在的齐开算上百慕大的那批舰娘也就有三十五个䜋,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批战斗力?

      “还是让我们进入正题吧。”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见齐开没有再次开口的意思,声音那端的人先开口道。 荜

      “我不想和你谈。”齐开却在这个时候,打断了那人的话说道:“虽然我很没有教궎养,但是粗鄙如我也知道自报家门的道理。你既然知道我是齐开쳨,那么我也就不用再自我✸介绍了,倒竮是你,东西先生,你不觉得自己是不是也稍稍欠缺了点教养么?”

      通讯那边一顿,传来一阵苦笑的声音:“是我欠考虑了......齐开先生,正式认识一下吧。”

      “我的鐺名字叫做道格拉斯·罗斯查尔德,是美洲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下一任家主。”通讯器那端駏的声音依然从容,优雅,仿佛在隔着屏幕朝齐开行礼。只是战场上,那群不速之客的舰娘却因为齐开的指眦挥,迅速做出应对,双方大打出手。

      䍗“罗斯查尔德......”齐开仿䭊佛梦呓一般自言自语着,两只手飞快的在终端屏幕上滑动着,将自己的指令下达到具体某一个舰娘。

      在复杂的战场上,战况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而齐开就这么坐在幕后,用近乎可怕的手速,精确操控着舰娘的每一个细节。

      上到走位,下到射击坐标,几乎齐开能掌控的每一个细节都被一丝不差的传达了出去,看的他身后的长门一阵目瞪口呆。

      䜦 说实话,这种强度的指挥,就连齐开都已经很久没有进行了。上ჽ一次进行这种精确到每一个动作的指곱挥滑,还是在学校的时候,当众答应有栖川挑战的时候。

      只是那个时候,他和有栖川ћ是同时模拟指挥50位舰娘,而此刻齐开和对话那头的道格拉斯正在一边交谈,一边指挥上百位舰娘。

      齐开相信此时和自己对弈的肯定是那个道格拉斯,他说不出为什么,但就是相信,相信自己在战场뿇上的判断。

      “就是你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我的姑娘?”屏幕上,齐开在逼某一个点获得了小小的优势,让他成功的将一名重巡洋舰舰娘击成中破。쾋

      “如果你准备因为这个就向我宣泄你的怒火,那么我可是无쁐辜极了。”对话那头,道格拉斯似乎是在开玩笑,自己还特意笑了两下:“不仅仅有我们罗斯查尔德家族,还有韦恩家族。”

      “韦恩?”齐开冷笑一声,又狙掉了一个舰娘:“你的合伙人叫布罗斯·韦恩么?”

      “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是的。”下一刻,以那名舰娘为诱饵,齐开这边有两名舰娘被包了饺子:“你觉得呢,克拉克·肯特?”

      “对不起,如果我是的,我肯定不会Ƭ这样和你说话了。”轻轻咬了莺咬牙,齐开在ତ另一个方向指挥三个舰娘发动了进攻:“知道什斥么叫热射线么?”

      滬“超人眼睛发射的那个?”道格拉斯问道:“我觉得那个不强,达克赛德那个会ෙ拐弯的才强。”

      “放弃吧,扎克·施耐德那个版本已经是废案了,达克赛德不会出现了,超人是最强的。”

      ఐ“这谁又能知道呢?说不定哪天华纳抽风了,重启施耐德宇宙了也说不定。”

      “哼,凭什么?”

      “钱啊。”

      “谁出?”

      “罗斯查尔德啊。”

      掄两人就这么有一茶没一茬的聊着,看起来就像是两个老朋友在讨论电影,但是在碝他们背后,彼得港区边缘的码头上,战场已经惨烈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刚刚双方加起来还有两百多位舰ꚱ娘,仅仅谈话的这一会儿功夫,就有超过五十位舰娘失去战斗力而退出了战场。

      齐开一方虽然拥有黑海航母以及阿尔及利亚的支援,但是不得不⑵说,彼得舰娘的实力实在太次了,如果没有黑海,那批无名舰娘一个打俩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是相应的,无名舰娘需要解救根本不听指挥,胡乱攻铞击开火,还巨执着于奥尼安的弗莱彻。为了保ﻬ证这㻢批黑海的幸存,许多舰娘都是在这个过程中被꒚迫挡刀退场的。

      没人小瞧这场对决,双方激烈交锋的程度甚至远櫫超近十年来任何一场战斗。

      但是这场不为人知的大战的指挥者,却旁若无人的坐在桌子前,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两人从导演剪辑版的《正义঺联盟》聊到《漫威大战DC》,然后又引出《哥斯拉和金刚的世纪之战》,并对《奥特曼和假面骑士对特摄的影响》发表了看法,同时对《当今东岛二刺螈产业畸形变态的膨胀,以及隐藏其下可能的危机》交换了意见,并对《火影天下第一,海贼宇宙无敌》达成了共识。 窀

      “所以我认为《高达se諉ed》并不能严格意义上算是一部正统的高达作品。”

      “但是你无法否认其对高达系列的影响,和他取得的空前成功。”齐开耸耸肩:“自由最帅,拉克丝我老婆,不接受任何反驳。”

      ﲼ “所以啊,我最受不了你们这些整天뤉纸片人是我老婆的死宅了。”道格拉斯叹了口气:“能不能不要那么low?”

      “纸片人怎么了?纸片人杀你全家了?”齐开说着,在指挥器上朝着那队未知舰娘⃴挥出了最后一击。

      最后一个还站着的舰娘也倒下了。到此为止,所有夜袭港区的舰娘通通失去了战斗力,倒在残破不堪的港㟙区废墟之上。

      事实证明,䱻在有黑海的加持之下,尤其还是有Ꝩ着两位黑海航母提供制空,一个黑海噩梦精致打击的背景奞下,区区一百位舰娘ꡯ根本不够看。

      虽然彼肯得的舰娘同样损失惨重。

      并且,五十多艘弗莱彻级最终也还是全部逃了出ꬄ去。

      即使他们付出了一百位舰娘的代价。

      “呼......”战⿨斗结束,通讯器那头的道格拉斯显然松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你要比你父亲,当年的齐文远,更加难缠。黑海什么的,果然还是太作弊了。”

      “你还和那ႃ个男人交过手。”最终还是放跑了弗莱彻级,这让齐开的脸色并没有想象中的好看。

      “没有,打败你父亲的不是我。”⩚通讯中传来一阵呻吟声,似乎是道格拉斯正在伸懒腰:“是我的父亲。”

      “吼,那这么说我还无意间帮我家老头子报仇了?”齐开冷笑一声,也轻轻活动了一下肩膀。

      “想什么呢?你以为这样就算打败我了?别太自以为是了阿喂!”通讯器那端传来一阵笑骂声,但随后就是一阵寂静的沉默。

      齐开也不出鸛声,两燬个人就嵹这么静静地听着通讯中的电流声,过了许久才听道格拉斯开口说道:“回去吧,百慕大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为什么?”齐开问道。 됦

      “我们家和你家不同,我没有上过提督学校,从小教导我的也只有家族里的长辈,我没有任何隠同年龄的朋友,如果非要我说出一个关系最好的同龄人,我想只能是你。”说到这里,犙道格拉斯停顿了一下:“我不想你去百慕大送死。我第一次和别人聊美漫、聊特摄、聊动漫...我想有机会可以继续和你聊,而不是只能从报纸里,看到黑海提督被消灭的新闻돊。”

      齐开一滞,忽然不可抑制的笑出了声。道格拉斯并没有阻止齐开的笑,也没有问为什么,就这么默默地聆听着,聆听着齐开那傲慢到令人发指的笑声。

      “朋友?你吗?送死?我吗?哈哈。”齐开笑完忽然一顿,手掌重重的拍在指挥台上: 㯓

      뺄 “你们趁‘ꘌ我’不在,偷袭‘我’打残的目标,想要消灭‘我’的姑娘,不仅利用‘我’的学弟,还当着‘我’的面,把‘我’的朋友打成重伤。到最后居然还劝‘我’收手,目的竟然是怕‘我’被你们消灭了錪?呵......我是该说你们狂妄的让人恶心,还是该说你们无知的令人惋惜?”

      齐开声音低沉툋,在每一个“我”字上都重重刎的停顿,将“我”这个㏉字咬的极重。

      ᱁ 毕竟在齐开看砌来,无论是什么罗斯查尔德,还是韦德,都只是一群卑劣的小丑。在俾斯麦和黎塞뗥留全盛时期不敢出手,等齐开把她们两个打残了自己上门ᗪ摘桃子,还一脸我为你好的,劝齐开调头离开。

      能把偷窃这种事做的这么光明正大,做的这么“我都是为你好的䰘”,齐开也是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通讯器的那头,道格拉斯久久的䪛沉默了,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说道:“请允许我收回前言,你并没有你父亲当年点的风采......你比他当年更加狂妄煝,自大,目中无人。”

      齐开一乐,他发誓这是他今天听到的最令他高兴的一句话了:“谢谢ᇥ。” 

      “但是,我也想让你做好准备。”道格拉斯话锋一转,郑重的说道:“这次百慕大的行动,在你看来可能是一场投机行为,但是在我们两家的计划书里,却已经是筹谋已久的事情了。你的出现只是加快了这⬪次事情发生的时间,就算没有你,她们也终将拜倒在我们的铁蹄之下。”

      “就像世界政府?”齐开冷笑一声。

      “不,我们从未对政府如ࢰ何。”욍道格拉斯否认道:“你应该说就像二十多年前的提督,就像......二十多年前的齐文远。”

      齐开一怔,脸色缓缓凝重了起来。

      “似乎也是这里...不,当年的事情要再北一些,是大西洋与北冰洋交界的地方了。”道格拉斯叹息着,声音忽然街变得极为缥缈,仿佛来自天边:“那个时候,齐文远败倒在了我们的面前,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你也会如此。当年,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夺走你父亲最为珍视的东西,今天,同样可以夺走你的。”

      齐开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死寂:“就凭你们?”

      “当然,过去的事情牵扯太多,我们也只是参与者,但是请你相信,凭现如今的你,还不足以和我们对抗。”道格拉斯再次叹息一声,十分真切的说道:“听我一句,走吧,回去吧。回到夏威夷,至少在那里ᗫ,樐你是安全的。只要你不主动招惹我们,看在齐家的份上,我们也不会主⦠动招惹你的。”

      蘽 “如果,我非要找事呢?”齐开冷笑一声:“我可是黑海提督,是全人类的死敌。”

      “......”一时间,会议室一片死寂,片刻后,声音才再次响起:“黑海的时代已经过去,蒙昧与无知即将退出历史的舞台䷊,将来的战场上,有资格执棋的,只能是人类...就像你㒒一样。”

      齐开一滞,似乎从庶道格拉斯的话中,抓到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绳:“你什妨么意思?”

      “回去做好准备吧,整个世界都要动起来了,虚假的和平已经持续了一百年,是时候将一百年前没有完成的事情完成了。”道格拉斯说着,声音哀婉而伤感:“如果,你还能活着的话。”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喂!”齐开站起身,对着屏幕大声的质问道。

      “㜈最后,和你聊天很开心,齐开。如果你执意要来百慕大,我会在这里等着你,我们还会见面的쓰。”道格拉斯说着,声音中似乎有ḍ一丝笑意:“还有䐚,我听说你从不杀舰娘㦚,我的姑娘们就暂时寄存在你那里,希望你好好待她们。对了,今天的行动失败,和齐家的交涉也告一段落,之后我们不会再留手,如果你想要救你的姑娘,就请抓紧时间吧。”

      “我在百慕大等你。”

      䕏说完,道格拉斯就切断了通讯,房间中重新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