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flight小奶猫

      寂静无⏨人后台。

      段闻峥拉紧厚重帷幕, 在寸间围出一片无人秘密花园。

      他低下头浅尝则止吻在还带着糖果馨甜唇,克制又放肆。

      薛澜身有些僵。

      他指尖亦攥紧身侧帷幕,在他侵|略气息下只剩下交错跳与呼吸, 紧张得怕被抆人迁看见,却又舍不得将他推开。

      段闻峥还算知道轻重,只浅浅亲吻便放开了他샏。

      “真甜。”

      不知是在ꔟ说糖还是什。

      他指尖在他被染红脸颊摩挲,扫过他同样泛红眼尾:“不许再哭了。”

      薛澜懵懂点了点头。

      段闻峥这才『揉』了『揉』他小脑袋:“走了。”

      薛澜低着通红脸,这才跟在段闻෕峥身后离开赛场。

      他看着身前高挑背影, 中炙热与向往在眼底悄然蔓延。

      段闻峥来后台找自己……甚至刚梻刚偷偷亲他, 其实都是因为担吧。

      虽然他并没有明说ᮂ,可薛澜还是从他身上得到了安抚与安。

      甜腻糖似染上了他气息, 羞得他脸颊越发红透,他将头埋得更低, 小而忍不住雀跃跟在他身后。

      段闻峥却突然停下脚步。

      他似是发现薛澜目光,转过头附耳提议道:“果觉得不够,晚上可以来我房间……”

      “……”

      薛澜刚刚感动瞬间被摔得稀碎, 他红毎着脸推不开故意调侃人, 正不知何是时, 就听到场地门外谢知年高呼声:“磨蹭什呢?都等你们呢!” 幍

      薛澜看着自车上探出头谢知年,趁机一把推开段闻峥,一溜烟跑上车。

      췒 上了车之后他缩在后座上, 偷偷看向在他身后黑着脸上车段闻峥。

      “……”段闻峥是不是生气了?

      “关于wind……”谢知年叹了口气, 说道:“希望大不要怪他, 他哽……”

      “你早就知道了?”垂头郁郁周看青闻言抬起头。

      谢知年忙摆了摆手:“我是最近才知道,wind那个人什不都是一䗚个人扛着……他瞒着大是有自己理由。”

      “有什他不能说出来大一起办?现在,他手伤都经是什时候了,这久时间……他一句话都不说, 就连最开始让澜澜来战队他是打着找人接替自己主意吧?!”周ꁖ看青语气闷闷:“他就不能告诉我吗?我不能和他一起分担吗?”

      薛澜因周看青话显得有些局促,因为他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温衍是打什主意홀。

      只是他知道温衍不会离开,所以没有考虑和纠结那,以至于现在他才明白温衍在个人时间一直䭞带凢他组排壦、帮他刷芯片巖、甚至让周看青和医疗兵双排和在今天比赛打勔后位突击……都是为了有一天果他真要离开쀩赛场,lgw冲锋和后位突击位他都可以放手交给他和周看青。

      Ꙓ因为冲锋突击两人可以互相照应,即便温衍不在,临时二队冲锋候补可以临时补位,但后位突击不一样,它需要是突击手和医疗兵长期磨合。

      所以,温衍才会不安将这个位置交给候补队员,让周看青带着齐罣思雨、路游双排。

      今通了这些,薛澜中对周看青更是愧疚。

      굣 可下᠊一秒,周看青竟毫无预兆转头看向ꂍ他:“我没有怪你意思,你别。”

      긭 薛澜闻言诧异䁄抬起头。

      䞲他完全没到周看青这样没有半分弯弯绕绕思直来直去人,竟然还会顾及自己感受。

      周看青话音刚落,谢知年一个纸团就丢了过来:“就那帮亲不帮櫄理、点火就着『性』子,早告诉你你能像现在一样接受exist?!”

      “我那是因为澜澜可࿲爱,才不是……”周看青似是反驳,可他吱唔了两句还是叔虚没再炳接话。

      帒“刚刚wind来过电话,他那边况经稳了,大别担。今天大累了,回去早点休息。”谢知年叹息道:“我还是那句话,希望你们别怪wind,这件说到底还是怪我……”

      “怪我!”周看青咬牙道:“要不是我太菜了撑不起来,阿衍不至于要一个人扛下这……”

      “不,怪我!”谢知年继续道:“是我没发现wind异常,是我在无形中给他增加了更压力……”

      펎 “怪我!”

      “了。”段闻峥头疼打断这两个聒噪人:“你们要是觉得有责任,就去申请ᛩ减免一个季度工资,要不就别在这吵。謂”

      周看青、谢知年:“……”

      段闻峥在终于恢复了安静世界里重新闭上眼睛,斜靠在窗边假寐輭。

      薛澜紧张偷偷看向他,不知他是不是真生气了?

      总觉得这样况段闻峥应该不会生气,可他怎就忽然不理自己了?

      薛澜正暗自叹息着,前排谢知姵年就忽然兴奋转头道:“这次效果比预期还要,目前网上对exist评价非常!就连原本预期wind那些顽固粉㕺站出来反对,被一群人怼回去了!”

      ⛾谢知年越看越是欣喜,他脸上堆满了笑意:“不错不错,⠦按照这个劲头,我再去加把劲《末日曙光》言咱们是稳了!”

      䎽被点名夸奖薛澜下意공识将视线再次瞥向段闻峥,可段闻峥却依旧闭眼靠在窗边,像是真睡鸐着了没有听到他们任何谈娪话。

      낂 薛澜亮晶晶目光不禁黯然下来。

      “太了,你们两个现在人气和口碑都非常。现在网上都是į你们比赛视频,还有人做了exist护盾使用集锦和分析学习教程鲐……exist,你真是把护盾芯片打成了一个趋势啊!不过不得不说理,你今天护盾跳楼和用护盾引弹两次都太帅了!现在外服竟然开始跟风学习了!”

      “我估计这阵子,可以看到不少高空自由落了!”谢豄知年继续检测着网络风向,越看越是合不拢嘴:“唯粉、技术粉、团队粉、cp粉……这。”

      段闻峥是因为刚刚他借机溜走所晻以生气了?还是因为他们没Ի有公开关系?

      “exist,现在网上又了你和windcp粉啊!你快看看,这个‘按头杀’还有‘女友养成’还有这个……哈哈哈有人说你们刚刚经按头拜过天地了!!”

      “……”薛澜听得越来越尴尬,忙摆着手让谢知年别说了。ⶖ

      谢知年却根本没抬头没看到薛澜明示,继续说道:“……‘wind离队exist落泪’,啧啧,这张拍得不错。还有人说exist说喜欢蓝烟荒野是因正主公开发糖‘澜衍’!诶,你们别说,这帮人做这些还真挺有意思……”

      薛澜窘迫赶快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段闻峥却经掀开了一只眼皮,冷冷道:“少看那些胡编『乱』写东西。”

      谢知年讪讪撇了撇嘴,终于不再将这些东西读出来,段闻峥重新闭上了眼睛。

      可谢知年刚刚消停了一⡼会,却像是突然刷到了什,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怎了?”周看青瞥见他这副样衞子,烦闷道:“有什就快说,不用管那个。”

      “……”薛澜小翼翼偷瞥向段闻峥,周看青这样说段闻峥竟然还是没有反应,靠在窗边像是真睡着了。

      谢知年却“腾”转过身,匪夷所思对众人道:“《末日曙光》发布临时关服公告,本次版本更新会将护盾芯片时长缩短整整1.5秒!”

      谢知年一句话让全车人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㣂上。

      就连刚刚闭目段闻峥睁开了眼睛。

      “什?1.5秒?”周看青愣住:“原来只有3秒,现在要直接砍半?那不是凔只有1.5秒?!这个技能本来就废,现在这一改不是更废了?!”

      谢知年神变幻莫测㨇:“不过内联赛比赛服务器暂时不会变更,依旧是更新前老版本。就是说,你们在内联赛上护盾芯顠片时效还是3秒,但是际赛上……护盾芯片就只剩下1.5秒了。”

      段闻峥闻言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那还那还。”周看青沉『吟』道:“不过这样看来,以后护盾芯片是真没用了。”

      他了,神『色』变得自然了些:“不过这是!没到澜澜『操』作竟然让《末日》游戏这着急削弱了技择能!”

      “《末日曙光》是咱们产游戏,改良面我们都会一时间进行版本更新。不过……这是!”谢知年目光一亮:“这是游戏对exist技术认可!我这就追发几篇稿子,带一带exist『操』作让游戏削弱技能风口!这次言咱们是⡁稳了!”

      “本来就稳了。”周看青不屑道:“雷霆都经去复活赛了,《末日》找他们言什?筇友谊一比赛二吗?”

      谢知年知道周看青今天不,没有再说什,便急忙去联系人发布稿件。龡

      车子终于开回俱乐部时夜『色』深,几人大困ⱄ得哈欠连连。

      쮇薛澜在最后下车,下车以薎后却左右望不见段闻峥身影。

      他叹了口气,一边拿起렊手机试探『性』给段闻峥发信息,一边快步向房间走去。

      可他在房间等了又等,最后没等探到段闻峥回复。

      时间经不早了。

      会不会段闻峥进退很累,所以傢经休息了?

      薛澜这緊样着,又抱着手机等了一会,这才磨磨蹭蹭去洗澡准备休息。可他洗完澡看了看依旧没有回复信息正打算去睡觉时,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这个时间敲门人……

      薛澜目光再次亮了起来,他急忙蹬上鞋子跑去开门。

      站在门外人正是段闻峥。

      ᭽ 他此刻正靠在门边,见薛澜开门这才抬眸看他。

      “你还没睡呢?”薛澜目光带着亮晶晶欣喜:“不、不生气了?”

      段闻峥却明显并不是很开。

      他向薛澜身后房间瞥了一眼,自觉推门走了进去。

      “知道我生气……”段闻䐼峥面『色』不善将身后人拎到眼前:“你还不来哄我?”

      “……”他靠得太近,让薛澜再次觉得空气因此变得燥热,薛澜忙别开头吱唔道:“我给你发信息了呀……”

      段闻峥随手掏出电话,递到他眼前:“‘生气了?’就这样?”

      “……”被领到墙角薛澜虚먔没有接话。

      “一条信괪息就㡹把我打发了?”段闻峥挑了挑眉:“我生气了,你作为男朋友不是应该偷偷来我房间哄我?”

      “……”薛澜⡾懵懂看向他,却因他那句“탣男朋友”跳跟着加快起来。

      段闻峥放开提着他手,转而轻覆在他腰侧,又低下头似在轻嗅他耳畔发间沐浴后香气,声音似因这一刻空气间甜腻而染上了一丝沙哑:“还要我自己뼏来找你?”

      “……”ɼ

      娧他ݻ鼻尖顺着他脸颊轻蹭,缓慢而带着一丝微痒。薛澜在这样痒意下向后缩了缩,却因这样若即钧若즖离靠近而攥紧了他前丨襟衣料。脌

      有几次他鼻尖划过他唇畔又转而蹭向他鼻尖,薛澜紧张得觉得下一秒他吻就会落下来……但他相隔分寸之间唇⾂却只是轻巧划走。

      偏偏只是这样亲丨昵。

      薛澜便觉得脸颊越发烫得羞人,呼吸在不觉间随着加快跳变得炙热。

      段闻峥整以暇打量着不ϕ禁撩丨拨小孩,他扬起头和微启唇,脸颊滚烫顺着交错呼吸一点点沁入他脾。

      段闻峥喉丨结滚动,薄唇就停留在他唇上分毫距离:“小孩,我生气了……ᓇ你该怎哄我呢?”

      答案显而易见。

      薛澜紧张得睫『毛』轻丨颤,他像是被禁丨果诱丨『惑』一般吻向他……

      就在这时,门外却突然再次传来了턵一阵敲门声——

      “exist。”温衍声音带着一丝迟疑:“睡了吗?”

      可刚刚段闻峥进门时,那扇门却没来得及关严,此刻被他轻轻一敲,竟微微敞开了一条缝。

      薛澜瞬间惊得魂飞魄散!!

      门微敞,温衍却依旧没有走进。 ຖ

      薛澜吓得急忙把眼前人塞进床下,段闻峥立刻黑了一张脸,看着眼前像被老师查寝一样慌张小孩拉着他到处寻砚找可以把他藏起来地。

      最后还是在了衣柜上。

      他急忙胡『乱』将黑着脸段闻峥推进衣柜。

      就在这时,温衍疑『惑』ଗ看着未关严门,低声询问道:“我……佢进来了?”

      薛澜将段闻峥塞丨进衣柜,正打算将柜门关闭后应声时,衣柜中人却突然␅伸出手,一把将他拉了进去。

      衣柜门顺势被重新关。

      温衍亦在此刻走进᧦了房间。

      鼂“exist?”他疑『惑』环视着房间。

      台灯未关,一旁浴室隐隐传出沐浴清香与氤氲水汽,可房间内却空无一人。

      被拉进衣柜薛澜此刻正在솎一片黑暗ᖥ中透过衣柜门缝隙紧橧张看向站在房间内温衍,大气不敢喘一下。

      “每次都像偷丨一样……把我藏衣柜里?”

      他太紧张,以至于此刻他正坐在哪里和腰间何时有一双手悄然环上都一无所觉。耳尖微痒,身后祍然将他圈在怀中人声音低哑,用猯只有两人能听到声音哑声问道:

      䕜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点……偷丨应该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