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都宫紫苑痉挛

      极限流道场。

      一锡间极具日式风格的房间内,苟启跪坐着,手里捧着佼一杯茶,面前是一个漆木案几,上面摆着茶具,案几旁还有一只小火炉,正‘咕噜咕噜’煮着水。

      对面是道场的主人,坂琦琢磨,其子女坂쵳琦良和荥坂琦由莉也在旁边作陪,三人的眼光一致盯着苟启看,感觉跟审查犯人一样,若非他神态自然,怕是早已露馅。

      “唐先生,欢騚迎光临寒舍,招呼不周,请见谅!”

      㱋 䪤虽然苟启是个后辈,但坂琦琢磨仍是以贵客之礼接待,足可见其对于唐福禄大师也是十分尊敬的。

      苟启这时若也赶忙放下茶杯,回礼道:“非常感谢坂琦先生的盛情款待,深夜冒昧到楯访,失礼之处醕请多多包涵。”

      “听闻小女说,唐先生是唐大师的孙子辈,㧎此次过来是专为寻找唐大师,请问是ྙ否确有其事?”

      “哦,事情是这样的,家。祖与唐福禄大师为本家兄弟,只因晚辈从小喜爱武术,家中世代经商又无人教授,祖父便令在下漂洋过海前䍾来寻找唐礎爷爷,顺便捎带问候书信一封,没想到刚到南镇便遇到小僼偷,书信与一众行礼尽皆丢失,恰巧当时又迷路,无奈只ⷷ能四处问询,多番寻找之下实在尘无果ѳ,最终误入此地,实在冒昧肻。”

      퍥俗话说得好,欲骗人,先骗已。

      苟启把这番话编得情真意切ᣏ,而且还有棱有角,说到最后差点连他自己都信了丁,更别说天真可爱的小由莉。

      这话才刚说完,小由莉便呼地ᦁ一下站起身,攥紧小拳头恨恨地说:“该死的克劳萨,这件事肯定又是他手下的人干的,这群人专门欺㲞负来南镇퓍的外地人,实在可恶!”

      “䏫嗯哼!”

      坂琦琢磨忽然出声,以作提醒,边嗓上的雠坂琦良也适时伸鞾手悄悄拉了拉,终于让小由莉意识到有些失礼,于是朝苟启露了个可爱的笑容后赶紧坐下。

      苟ặ启刚以微笑回应小由莉,却㺗见这时对面的坂琦琢磨又퉥说道:“请䦅问唐先生除㕍了书信之外是否还有괭其他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请见谅,因为唐大师所居隐蔽,不喜外人叨扰,所以还是慎重一些为好。”

      “其他东西····”

      땓 苟启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片刻后犹豫着回答:“目前我身上已经空无一物,不过··我曾听爷爷说过,唐爷爷自创了‘八极圣拳’还收了好几个徒弟,陈秦山,杰夫,吉斯,特๠瑞櫸,明天君,而且还收养了一个첕孤儿叫瞬影,嗯···还有,唐爷爷还有好多武术界的朋友,比如号称䈂‘柔道之鬼’的山田十平卫,不知火半藏,镇元斋··”

      “呀!你竟然还知道小舞姐姐的祖父?”

      小由莉这时竟又在旁兴奋发声,一下打酥断了苟启的话,然后立马便又被坂琦琢磨一个瞪眼弄得闭蚣嘴,只能微低着头暗暗伸舌头。 螗

      榋 接着,坂琦ᶓ琢磨对苟启轻抬手,示意继续。

      但苟启这时却摇了摇,回答:“我能想起来的就这么多了,也不知道这些能不能算作证明?”

      沴听到这,坂琦琢磨略微思索一下,随后点点头,道:“你能归知道这些事情足以证明你与唐大师关系非同一般,今晚你便在此住下,等明日一早便让小女领你去唐大师住处,可否?”

      “呼!”

      听到这一句,苟启不由暗ꨃ暗大出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暂且过关了。

      “感激不尽!”他答。

      “好了,天色已晚,请큭唐先生尽早休息。”

      说着,坂琦琢磨又看向一旁的뉑坂琦良,叮嘱道앆:“良,你好生Ⲕ安顿唐先生,不可有一丝怠慢。”

      “好〰的,父亲。”坂琦良恭敬回应。

      “由莉,你跟曎我来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䣆。”

      坂琦琢磨一边起䜽身一边冲坂琦由莉招手。

      ᠷ “好的,父亲大人。”

      蛳小由莉䖇一板一眼地应答着起身跟上坂琦琢磨,ᨈ不过在经肛过苟启身边时竟朝他悄읗悄眯了下眼,还吐䖄了下小舌头,还真是不愧为古灵精怪的性格。

      ····

      两人离开后,苟启便也跟着坂琦᠃良来到一处就寝的榻榻米房间。

      ᮣ稍寒喧几句后坂琦良便要走,苟启当然不让,赶紧一把抓住他的手。

      系统给的时间只有三天㘽,他哪能睡得着,事关自己的小命,当然要多弄几个技能,就一个‘虎煌拳’怎么够?

      然而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系饜统提示。

      “难道还有条件?”苟启暗自琢磨。

      “唐先뇺生··”ퟄ

       坂琦良在旁边连唤了几声,苟启连忙反应过来,立马松开手,再拉着怕是要引起人家误会。

      “哦,良大哥,不好意思,我刚刚突然想到一些事情,走神了。对了,你以后也别叫我先生了,直接叫我名字吧,显得亲切!”

      坂琦良稍稍犹豫,随后点头:“那好毐吧,既然如此那我以后便直接称呼你唐启,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还要去找唐大师。”

      “好的,௢那晚安。”

      “晚安!”

      ····

      垁半晌后。

      苟启떇独自躺在床上,背后垫着枕头,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失神。

      ゗隐约间,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浮现在眼前,心里竟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当时下슑意识只顾着逃跑,也不知这女人后面到底怎么样了?”

      当然,这并不是后悔,若是再选择一次他仍然会毫不犹豫,只是身ꀔ为一个男人,这种事终究觉着有些不光彩罢了。

      “嘁!目前连自己都顾不上,竟还想着别人?”

      自嘲ⓡ般地笑了声,他用力攂甩了甩头,把鼝繁乱的思绪弄走。

      紧接着,他开始思考之前获取的那个技能,看了看手掌,立马就想要起身试试,可眼光禾朝䥸房间四面扫了一⺡圈,无奈又重新躺下了。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终究有点不太合适。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奇心可以害死猫,有些东西越是压抑越是忍不住。

      好一会儿过后欽,苟启到底还是一个翻滚起身。

      “就试一下,小小地试一下,应该没问题。”

      獲想着,他慢慢地抬起双手,摆好姿式对准前方,心中默念。

      “虎煌拳!”

      只觉周身ꑪ一颤,一股气瞬间ে从胸口沿自双手,紧接着他不由自主朝着前方一个冲拳,一道气波从右拳迸出,快如闪电,直冲向前方墙壁。

      “槽!不好!”

      鹊刭话音未落。

      ᣴ“轰!”地一声,墙壁仿佛被炮弹击中一般,木揝屑飞溅,上面留下了一个硕힭大的窟窿。 駒

      见到这一幕,苟启真想狠狠抽自己㔽一巴掌,这可是木墙鵢,即便是普通成年人哪怕是稍用点力都能一拳打烂,更别说用技能了。

      “哎!怎么就管不住这双手䮣呢?”

      Ḹ他正悔着呢,不远处弐已经传来了阵阵木屐声。

      ≖ “哚哚䖲哚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