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AV天堂在线的

      “酒?”

      众人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是啊,虽然乡社日喝酒合情合理,但新朝效仿周政,群饮不蔾合法啊,第一氏心胸狭隘,会不会是故意带郡吏Ҡ来找茬的?

      众人连忙抱着酒各回各家,场面有些混乱,甚至有人摔倒在地。

      第五⚮伦却冷静了下来,他先端起一碗热豆羹,一口气干掉。又折了根木条枝抓把盐漱口,朝手里哈了气闻了闻,酒气几乎没了。

      他便对第五霸道:“大父,这交给你处置,尽量将酒收好,让里民们各自散去回家。ꄫ我去迎乡啬夫和郡吏,争取多拖延半刻。”

      ᪜ 第五伦说完带着人朝里门处走去,又问里监门:“那郡吏可报上姓名,是什么官?”

      里监门道:“其自嘱称是郡文学掾,名没说,小人也不敢问。”

      文学掾是主管郡内教化、礼仪之事的三百石曹掾,相当于市教育局长,对第五里这种小村子来说,算大领导了。

      但就算第一氏嫉恨第五氏另立宗祠,要告发他家群饮等罪,也轮不踺到一个文学掾来搜检啊。

      念及这官的职责,第五伦想到一个可能。

      “莫非是教育局长亲自出面,要来劝我……不要辍学?”

      ……࿈

      景丹字孙卿,乃是师尉郡师亭县人볗(栎阳县),对于第五氏这种外来移民举族而居的里聚,他一点都不陌生。

      因为胢景氏本是楚国昭景屈三大贵族之一,战国时号称“楚之三户”,在荆楚之地树攩大根深。他的祖先景驹甚至称过楚王,只可惜被项氏杀了。

      到汉并天下后,为了充实关中,刘邦迁徙ꝥ齐、楚캢大族西迁,景氏便是在那时候被安置在泾河两岸,与第一至第八算得上是难堓友。

      不꒙过景氏身为楚人之后,更容易打入好楚风的汉初君臣圈子,比起诸第的落魄,景氏混得还不错。在新莽建立后更迎来了一次起飞的机会,有族人名曰景尚,当上了新朝的“太师羲仲”,也就是四辅之一太师副手,位高权重。

      景氏再度复兴,却和景丹没什么关系,只因他出身小宗寒门,只能靠自己奋斗覆,走的是读书仕进这条路。景丹年少时便入选为太学生,只可惜在常安待了好几年都射策不中。他最后没有选择回乡,而是来到列尉郡,被征辟为郡文学掾,成了郡大尹亲信。

      如今来到第五里,这里聚格局,真是太熟悉了。而叫门不多时,就来了位身材不高,穿着朱色衣裳的少年,彬彬有礼,面含微笑,得体地朝景丹作揖。

      “郡府上吏与乡啬夫光临鄙里,实在荣幸!后生第五伦,见过二位!”

      虽然要拖延时间,但也不能挡着人家不进门촱,那太无礼了。

      第一柳中午听了第四咸的劝说后,确实有过反思,又见郡府派人来第䴚五里,更是心惊。

      但如今见到前些日子鸽了自己的第五伦,他气不打一处来,一时竟没忍住,阴阳怪气地说道:“第五伦,汝家莫非是细柳营么?怎么郡中싔上吏亲至,叫了半天门才肯出来?”

      第五伦瞥了第一柳一眼,只笑道:“只因今日秋社,里中忙着聚会祭神,太过喧闹,连里监门ⱋ都凑热闹去了,故相报得迟了些,还望上吏赎罪……不过乡啬夫,你家今天不过社日么?竟得空来第五里了。”

      “秋社日定在了今天?”

      景丹一怔,他路上没听第一柳提及,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齐人移民,节庆日期与雍州土著콾不太一样,这很正常。作为楚人后裔,景氏还保留着过楚历新年的习俗呢。

      他很清楚今日来为了什么,止住了还想找茬的第一柳,笑道:“难怪,若是提前糴知晓,我便不来惊扰百姓秋社了。吾乃郡文学掾景丹,字孙卿,第五伦,你卻的ཱུ字是’伯鱼‘罢?果是少年英才。”

      景丹?第五伦当然不认识,他和大多数历史知识有限的现代人一样,只记得王莽、刘秀,甚至连刘秀家在哪都不清楚。

      对了,还峑听过“云台二十八将”,然而里面究竟有哪二十八位,全然不知,只以为是和“燕云十八骑”一样Ⅲ的组织。

      他自然更不晓得,历史上的云台二十八将鿑中,景丹便名列其中,排位第十。

      但这并不妨碍,第五伦与景丹的第一面,就对这位郡吏印象极好。

      景丹三十余ⶁ岁年纪,虽然相貌不甚出众,但颇有官仪,说话又好听,没有摆上吏的架子,让人生不出恶感来。

      他不急着表明来意,在被迎入第五里后,只唤了第五伦在一旁走着。

      与第五伦对话时,因为离得近,景丹似乎嗅到了什么味儿,顿时明白过来。

      䧯他稍微思索后,便不急着往祠堂走,只放慢了脚步,不紧不慢地즆左看右看。

      茺 这一看,还真让他发现了第五里独特的地方。 﫥

      “伯鱼,其他懣里的仓禀,都在各家院墙之内,汝家的粮仓,怎么修在里聚中央?”

      里中大水井旁,是前些日子第五伦让人修建起的一座粮仓,他正想拖延时间呢,见景丹发问,立刻热情地解释开了。

      “文学掾,这是本里的义仓。”

      ꔃ“义仓?何义之有?”湪

      第五伦道:“古者耕三余一,耕九余三,皆是重储蓄以备荒歉。然而近年水旱无常,里中常有贫民迫于饥荒。而我家身为里豪,虽也不富裕,但日鄼子还能勉强过去。”

      “于是我便向大父提议,⥬损有余而㟅补不足,拿出我家一百石粮食콶来,存于这义仓之中,以备不时之需。若是遇上有田亩遭了虫害绝产的人家,便可向大焿宗请求,查得情况属实,可得一旬口粮,帮他们熬过青黄不接,免得븫出现饿坏人的惨事来。”

      第一柳在一旁都听傻了,他们里也是贫富不均,但他从没生出这样的念头来,这第五霸祖孙俩,果然是野心勃勃,从内到外都在收买人心啊。

      倒是景丹来了兴趣:“受灾族人用了义仓的粮,是赊贷么?要交利息么?”

      之所以有此问,是因为憲皇帝王莽推行的“五均”之政跟第五伦这义仓挺像的:在常安和其他几个大城市里,设了钱府丞为百姓提供贷款。

      短期小额叫赊,不收利息,让人逸解喜丧燃眉之急。长期즫的叫贷,期限较长,帮城市里的工商创业用,按借款者纯ś利润额收取年利十分之一……听上去挺好的,不过据说已经被下面的人玩坏了。

      第五伦也从第四咸处听说过这政策,当时就觉得邪门,若是王莽再给这机构取个名叫国家银行,第五伦差点就以为他真是穿越者了!

      䜴 不过那五均赊贷只在大城市里,与县乡无关。

      第五伦向景丹解释道:“没有利息,这是大宗救助族亲酊之举。而且有了我家带头,里中较为富庶ꖺ的几户,诸如里长、里父老,也愿各出五石粮存入义仓。先如此施行一年,往后遇上丰年粮贱,里人亦可È将多余的粮食送来,粟麦一石,贫富差等。遇上家中有喜丧之事急着用粮,便可以取得两倍的粮食,一年内还上即可,不用去外面赊贷高利。”

      这义仓也是后世南方宗族制度标配,就当是群宗族基金了,第五伦已经和第五霸说好,分出五顷地为义田,租给贫穷族人,收取的租金缴纳义仓,加上“说服”富户及里民自愿捐献点,让义仓不空。

       只要没有人监守自盗,只要保证大宗信誉不倒,应该不会崩盘,有了它做资金保障,之后兴义ꖸ学,练义兵,加固里垣等事才能办起来啊。

      但他家用粮缺口又大囄了,得快点想훬到蓙飞速集粮的法子啊。

      ✮ ꃤ“这义仓由谁来管?”景丹越来越感兴趣了。ဝ

      “现在由我管。”第五伦拍了拍腰上的钥匙。

      景丹颔首,眼中有激赏之意,却没有过多点评,继续往前走,没多会又停了下来。

      他们已经来到里中洼地,这儿是粪坑,如今在坑边上一左一右,各時建了一个厕溷。

      但与一般厕溷不同的是,墙上写着字,画着图。

      景丹掩着鼻走过去,却낷见那厕溷墙壁上,左为“男”,还画了两个圈夹牞一根直线。右边为“女”,则是两个圆圈中缀有两点,懂的都懂。

      촢里中几乎都楳是文盲,要他们认字太为难,记左右也不容易,但有了这言简意赅到有些许不雅的图,总没人会走错。

      这也是第五伦让人修的,无他,只因里民们方便太过开放狂野。很多人家没有厕溷,男人便跑到粪坑来解决,下裳一撩直接尿,甚至不顾路人目光一蹲很久,还有聊꺄着天借厕筹的。

      每次第五伦路过看到这一幕,都会眉头大皱,习惯了后世卫生文明的뾤他,已经无法接受这光景了。

      而那些贫民家的女子ٯ不好意思这样,倖便结伴去田间草中行方便,走老远憋坏了不说,若是不小心被人撞见或无赖儿偷窥,又是一出尴尬。

      㟐 第五伦倒不是为了׃堆肥啥的,只是觉得……

      溰这是眖中国,不是印度啊,焉能如此!

      于是㧛第五伦便让人修了这两间屋子,男女两厕间立了墙䪟,男厕三个蹲坑,女则有五个。

      在他看来,这本是寻常小事,景丹却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将第一柳打发到一旁,只招来第五伦,神情严肃,声音压低:“第五伦,牭我问你,你是如何知晓还未实施的朝廷诏令?”

      啥诏令?第五伦一脸懵逼。

      景丹道:“ꄵ近来有人从常安回来,与你说过什么朝中机密?”

      第五伦否认:“前些时日倒是有做商⮹贾的亲戚来访,但吾等ⱌ岂敢妄潨议朝政?”

      见第五伦作此神情,不似有假,景丹更诧异了,其实此事再过三两日便世人皆知,说出来也无伤大雅。

      他思索后道:岣“陛下昨日刚刚发ᰙ来诏令,说孔子初仕,为中都宰,制为养生送死之节,长幼异食,强곃弱异任䔄,男女别途讍,路无拾遗,器不雕伪,而今欲效仿孔子之政推行教化。这其中一项,便是男女别途!”

      “可不止是路上要男女分道,陛下出巡见常安路厕男女混杂不分,易生乱淫有污鳰道德之事,便下诏令,要常安及天下郡城中的路厕,统统改成男女分开!厕中要有隔墙。”

      这事,负责掌管教化,又是郡大尹亲ᘿ信的文学掾景丹自然知道,只是王莽没썞要求厕所墙上写字画图罢了。

      뽄皇榞帝王莽的圣人之意,与第五伦在里中所为,竟是不㠷谋而合?

      景丹还是不信,最后一次问他:“第五伦,你实话实说,究竟是从何处得知了消息?你说出来就好,我绝不会泄密,更不会追究。”

      “文学掾,我确实不知,这第五里的⾦男女厕溷,是十天前便修了的,里人可以作证,想来那时候,诏令还没下达罢……”

      第五伦一边解释,心中却大呼卧槽。

      “巧合,王莽㺟不可能是穿越者前辈,这一定是巧合!”

      而另一头,见景丹拉着第五伦单独说话,第一柳有些无聊地在旁边踱步,궵忽然看到地上有一滩水印和陶器碎片,似是有人匆匆行走不慎摔禅了没清理干净的。

      他走过去嗅了嗅,眼睛顿时瞪大,又伸手沾了点尝了尝,顿时有了大发现╡。

      就像抓住了第五氏的滔天大罪一样一样,第一柳全然忘了第四咸的劝诫,气势汹뙖汹地走Ϙ了过来,当着景丹的面,质问第五伦。

      “第五孺子,我闻到了一股酒味,地上还有酒水痕迹㥀,汝家莫非公然违反禁令,带着里民聚众群饮?”

      ⹏就在此时,远处却传来一声哈哈大笑볍,却是带갬着族人迎过来的第五霸:“乡啬夫,你弄错了,吾等吃的不是酒。”

      “而是醴(li)!”

      ……

      䯉 PS:汉中市出土过王莽时期的“绿釉陶厕”,是中国最早的男女分厕考古证明。

      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