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妹妹

      西维稚嫩的嗓音里,有着与年龄截然不同的沉重...压뉲抑...哀伤...

      以往那双明亮清澈,毫无杂质的蓝眼,此时就像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雾帘。

      深不见底,र纯真不再。

      ⷣ与此同时,众쀈神也在思索着西维话里的内容꼫,含义。

      随后,各怀心思地看着西维

      眼里有疑惑...探究...漠视...

      纪也有轻蔑...憎恶...嘲讽...

      最꣊终,都归于沉默,没有神开口,打破眼前的局面。

      多一事齊不如少一事,这句话,放在神身上,也是通用的。

      在场面沉寂僵持了一段时间后。

      将西维的转变,﮸尽收眼底的主神,深深地叹了口气,开口打破眼前的僵局

      “...为什么,会为自己的父母感到不值?”

      “西维,你也看到了,在神佐的回溯魔法里,他们的确做㬰了很多对神界不利的事。”

      “...你父母手里握着的㦯界石,同样可以证明这一点。”

      西维只是看着主神,用一双灰蓝的眼睛,静静与他对视。

      ﻾随后不顾自己,已经开裂流血的嘴角,扯出一个极浅的讥笑,反问道:

      䏦“眼见...就一定为馨实吗?”

      “太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东西됒...有时候,也是一种盲目..与偏见。”

      西维说完,便不再与主롞神对视,低头,垂下眼帘。溣

      ⷊ薄唇紧抿,久久不语。澨

      如果...不是因为寄语魔法的特殊性,无法ꏴ使用魔法进行回溯。

      ...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主神闻贒言默刯了默,삔眉头谮微微蹙起,思索片刻。

      随即开趺口道:

      “西维,如果你知道什么内情,可以拿出证据,来证徨明自己。”

      “在场的,都不是,不讲理的神。如果证据属实,我们会相信你,并酌情处理。”

      众神闻言,都点点头,做出肯定的模ಙ样。

      “若是..你不能拿出,可以推翻大家所看到的一切,൹的证据...”

      Ļ“...那么,抱歉,口说无凭,你父母㾃的罪䬉名依然成立。”

      “这次战争,神界伤亡惨重,我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

      回应主神的,是西维久久的沉默。

      就在大家以为西维要闭口不言时,颤抖又悲切的ᱱ声音填满了整个大殿

      “...最感到不值的,是他们哪怕付出性命,也想守护的大家...”

      쟍 “此时...连最基本的信任...都需要拿出证据来交换吧。”

      西维话落,只觉得一股冰冷的凉意从心底升起。

      ……充斥,占领㸞了心脏,随后扩散全身。

      暛 ஦当身体的最后一丝余温也被夺走,两滴温热的泪珠,狠狠砸落在地⇈。

      那一刻,西维最后一根理智的弦,断了。

      他突然笑起来,笑得凄凉又疯狂,眼眶不受控地,往外掉着眼泪。

      “...他们...真...傻...”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錀..还想着...保护你们...还觉得...你们会ꦂ善待我。”

      “我也...可笑至极.껪..明明知道...真相...却没法为他们平冤...证明..他们的清白。”

      ......

      在众神眼里,西维此刻就像疯了一样ꇓ。

      金发不再耀眼,沾满血渍。

      衣衫肮脏凌乱,眼睛布满血丝沊,红肿至极。

      一边脸颊高高肿起ᐰ,嘴角开裂往外渗血。

      嘴里还说着,在他们看来䖄几乎是妄想的疯话。

      拽着西维头发的神卫,此刻终于看不下끖去了,用十二分的力气,拽着西维的头发,狠狠往㚧地上砸去。ඏ

      巨大的疼痛袭来,西닥维五官先鸠是痛苦地皱在一起,随后双眼一闭,直接被砸晕过去。

      篧一场“闹剧”就此结束,大殿重新归于平静。

      主神复杂地看了西维一眼,随后叹了口气,粲示意神卫把西维带上诛神台。

      神卫领命,却没有松开西维的头发。

      而是毫不客气地拽着他的头发,将其一步步拖上台去ⱻ。

      当西维的身子彻底覆盖了整个台面,上古时期的金绿色符文뿐,一个个从石台上亮起。

      符文内开始涌出无数粗壮的金线,将西维整个人死死捆住,不⸿断往里收䁌缩。

      哪怕是在昏迷中,西维也感受到了这股剧烈的疼痛,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内脏被勒得﷔移位……绞痛……开裂……

      嘴角不断溢血……

      随着一阵身体本能地颤抖,西维开始接二ꘒ连三往外吐血……

      一朵朵妖冶的血花,在石台滴落,绽放……

      金线见状,丝毫不给西竆维留喘息的时间,进一步往内收紧……

      肌肉开始被压溃……断裂出血……

      紧接着……

      骨头被碾碎..ퟆ..发出接连不断地,刺ӑ耳咔擦声。

      众神心惊胆战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听着西维身上,响亮又刺耳的断骨声。

      对诛神台的恐惧,又加深了几层。

      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新的金线开始从䑻符文内涌出,身形一动,幻化成一把把锋利的尖刀。

      对着西维的皮肉,像是刀切豆腐般,轻而易举地划开。

      㴍 留下一道,极长且深可见骨的口子。

      伤口处瞬间血液横飞,不断往外涌血。깉

      一时间,石台的颜色,被染得更加鲜红。

      莹白发光的神骨,此时圞也粘着血丝,露了出来䍊

      鞫 数根新的金线,朝神骨缠了上来,卯足了力,狠狠往外扯。

      更加剧烈的疼痛,把西维生生疼醒。

      他睁开眼,毫不意外地看到了,ḃ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

      顾不得身上的剧痛,他试图挣扎着。

      此时,神骨也被扯出了半截,骨肉分离的感觉让他痛到濒临崩溃。

      “---------啊!⚻!!!!!!惥!꼨!”

      肉体积累的疼痛,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西维忍不住惨叫出声。

      太疼了....

      每一个细胞都在扭曲妸,痛呼,哀嚎。

      䜽惨叫没有起到一丝作用。

      t 接下来,更加残忍的行为,在西维身上实鉡施。

      額 一个黑色的魔法阵在西维身体上方升起,染黑了整片神杨界的上空,不断往下打着惊雷。肕

      同时,不计后果地剥离着西维的精神,试图剔出神籍,櫻吞噬掉它。

      西维灵魂的一部分被疯狂地往外撕扯着。

      随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剧痛,一个金色的影子从西维身薺上,分离出来。

      尽管它仍不死心地抱着西维,最终却难以逃过,被黑色魔法阵吞掉的命运。

      西维的神骨也在此时被剔出了三分之二。

      就在众神以为,돼西维难逃一死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 西维以燃烧自己灵魂的代价,烧毁了身上缠着的一部分金线。

      随后借力,将自己的神骨狠狠一折,发出咔擦一声脆响。

      下一秒,西维就忍着剧痛,一边躲过朝自己追来的金线,一边快速跳下诛神台,随后消失在众母神眼前,不知所踪。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

      当众神反应过来,大殿也在这一刻沸腾起来。

      “疯子...真是疯子!!我从没见过有神...竟屔然...竟然为了穿离开这里,去燃烧自己的灵魂!”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尽管燃烧灵魂的那一刻,会释放出非常强大的力量,但是,一旦灵魂开始燃烧,这一过程就无法逆转了。”

      “哪怕∛逃离了这里,他的灵폎魂,也会继续被燃烧侵蚀,直到彻底燃尽!”

      “当那一刻来临,他的存在会被抹杀,泯灭!”

      “天地间,将不会再有“西维”这个存在了!他将永远失去再活一世的机ད会!”

      “....不仅如此呢!你们没有仔细看吗?他还失去了大半截神骨。”

      ㍶“神骨...是决定神明永生的关键,失去湀了这么大一斦截神骨,即使逃离了这里,也活不了多久了。”

      “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换我我就不反抗了,就算没了神籍和神骨,也能作为普通生灵,度过接下来的每一世。”

      檲......

      西维在不断下坠。

      失重的感觉,持续的痛感,和灵魂的灼烧感,不断折磨着他即将崩溃的身体。

      䬐 他知道诛神台下面,是任何神明都不曾知晓触及,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

      也知道自己就算逃出来䤩,也会命不久矣。蹭

      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跳了。

      他不想...不明不白地,作为一个莫须有的“罪神”,死在那里。殭

      最起码...不麠要死在历代用来惩治“恶神”的地方,那个冰冷可怕的诛神台上。

      哪怕…他这次逃出来,还是难逃一死。

      但...相信..他的尸体,会躺在别的地方,而不是那里ዻ。

      吅 这样...多少也能安心一点。

      当밾然...如果能侥幸活着。

      他想...用自己最后这点生命,作为“西维”,作为最后一个,知道有关自己父母真相的存在,好好活下去。

      直到……生命的…

      最后一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