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理未来

      他们觉得他ꂜ们是往一个方向走了,可腰间的腰带非常直接的扯紧了,这就打脸了。

      쩃 关键就是白钺的护道者灵影,还有朱熔两个大鮮男人,真让他们俩大手拉小手那完全썂不大可能。

      樓 如果有必要,灵影显然是可以屈从,但放在朱熔这种从小屾骄傲到大的少主身上,那绝对就是莫大的羞辱。

      就连先前彼此裤腰带相+连,朱熔都是씛在炸毛又炸毛的边缘疯狂徘徊。Ѐ

      按他自己楣那不要㉼脸的说法就是:小爷我的裤腰爁带只能有姑娘来摸,其他人触之必死。

       可最后为了活着,为了从这灰蒙蒙的鬼͛地方脱困,朱熔选择了屈从늟。

      人都说,底线是可以改햣变的,环境不同,所힩面临的人事物皆不同,这个时候,要识时务者为俑俊杰,要心思活泛一些,才能过得长久啊。

      所以,朱熔在这次裤腰带的妥协中䘌,还不知道一旦开了这种先河,津那二次三次的还会远吗?

      很显然,只要没有离开这片诡异空间,一切都不会遥远。

      “哎哎哎,你给小爷往哪銬儿走呢?”

      朱熔本来就心里不大爽快,这会儿出了问题后,他首先开始不耐烦的跳脚。

      他就站在那儿,心里想着:反正我是不会动的,你个护道者而已,还指望我过去?呵~

      灵影显然也知道这主儿是个什么德行,뾤话没多说,他直接顺着腰带另一头被牵引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过程中,他恍恍惚惚好像看到⤫了朱熔背对着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知怎的,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慢慢的越走越近之时,周围的灰蒙蒙雾气好像莫名厚重了起来。

      而越发临近的朱熔的背影,却越謢发的清晰起来。

      直觉告诉灵影,朱熔少퉞主的背影或许会有危险,当然这是对于他来说,目前的感觉是这样的。

      他戒备着첚,慢慢趥靠近这只有三四米距离的背影。

      朱熔觉得都这么长时间了,这护道者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找过来,是等着他过去吗?真抂是太不像话了,回去后他一定要跟白钺好好说说这个家伙的事。

      他很不爽的又往씵前儨有了一步,而灵影这읣边发现腰謳带突然一ⅿ动,立刻调整了自己的脚쎜步,才没摔个大马责趴。

      胒 可就这会儿功夫,先前临近了的那个朱熔的背影距离他依然是三四铕米的样子。

      灵影见此,心中凛然!

      如果说这个朱熔少主탷往前一步,那么再怎么说,他现在距离朱熔少主的背影也该仅有一米左右,不该是一成不폦变!

      想到这里,他没有怂,;反而加倍的警惕起来,这次他做了个假动作,佯装要跨出一大步,像嫨是要直接临近那背影,可这背影竟然没动!

      这就让灵影心里略微有些发毛了,Ɐ他不㼽得不让假动作成真,以此来试探这个背影是否真的是朱熔少主本人的。

      果然,他那一脚落下去琈后,那硠个诡异的背影,真的再次悄无声息的밹移动了,再次距离灵影三四米的距离。

      㟵这会儿,在这种情况下,灵影不得不出声询问:“朱熔少主,属下……属下⨔看不到你!”

      老睈实人总是说老实话,可这样的老实话还是让人有些窝火儿。

      停在朱熔耳朵輡里面就是:就是假装看不巹到你,你又能如何!

      这是莫大的픺挑衅,朱熔心态简直要崩了,说什么看不见我,还不是视而不见,都是借口……借口中的借口。

      同时这话也ﻷ让朱熔瞬息间回头,艍直接就要揪着这个不知好歹,不分尊卑的护道者算账,那绝对没有丝毫的迟疑。

      不由得朱熔脚下都用上了不少力气。

      “腾腾腾!”惫的,直接就在灰白色的地面上就下了不算深也不算浅的脚印,连輦带着灰白色的尘土都崩腾而起。

      如此一来,朱熔和白钺护道者灵影四周灰蒙蒙的雾气都浓郁了不少。

      븉 䳃 灵影这里只是重点在关注那一个类似朱厠熔少主的背影,其次才是裤腰带的方向圡。

      不过这疑似朱熔少主背影的物什,它倒是很꣄奇怪,好像秉承敌ᡪ不动我就不动的选择,安安分分的就是待在灵影面前腰带前方的三四米距离。

      它没有丝毫的异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不过就这样安静地浮动在那样的位置,才最让人毛骨悚然吧。

      朱熔怒气冲冲而来꾪,他说着顺着腰带牵引,疾行而来,却一直没有看到忋腰带那头儿那不知天俄高嘓地厚的护道者。

      心想着可能距离有这些远,可謔他忘了男人的裤腰带吜也不会有多长,最多六米到八米。

      除非有些有奇悊怪癖好的一类人,才会选择ࡾ整个十几米缠在腰间,特殊情况下用来꽦做让自己快乐的事情…⠓…

      显然朱熔自认为他自个儿是没有这样习性的,可对于白钺的这个闷声不响的护道者,他心里还是一半一半吧。

      不说多不信阤任,但也确实没有多少信任就是了。

      㤺 就这么走着走着,朱熔也觉得有些不对领卂了,풓他多少也没有多蠢,对于这种奇诡的事儿,确是非常在意。

      就最初连接在一起的状况来看,他和白钺护道者灵影的腰带最多不쑭过八九米,越不过十米去。묅

      可再细想他刚才走的那会儿,怎么着也百米开外的距离了,可现在他眼前,并没有看到腰带牵引方向什么人影,四周肉眼可见㏍的灰蒙蒙,细看起来就会发现鷪浓度非常高。

      突然之间,朱熔的心火瞬间就收敛起来,他不在吊儿郎当,而是开始佂逐渐认真튎起来了。

      眼下心情况,在他的眼里那是越꠼来越有意思髕了。 翱

      他刂怀疑淃这片区域可以混淆人的视觉感,或者还要算上听觉,轲以及其他的感觉,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身在局中,白钺的护道者有可能在他面前他都看不到,也感知不到,当然也有可能在自己身后,或者是身侧,都有可能。

      他们不在一个摩轨道上,所以一直再相遇而后再错过惷。

      ᎟ 这就好比螺旋一般,两人虽然有一个腰带作为牵引,但两个人各自有自己的螺旋뻵轨鋜道,这就造成了他俩如何䊬都找不到彼此。

      这还真是让人头秃鍊,朱熔慢慢走着走着停下来了,认真思考着破局的方法。

      “朱熔少主!吓如何了?”

      紭 ᖌ没等朱熔细想,灵影就忍不住询问,显然他也担心这个祖宗出ﮚ什么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