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作业时爸爸丰弄我BB

      欧阳辩莫名其妙的被关了禁闭。

      哦,也不算,就是欧阳发탋被欧阳修勒令,每日去学堂上课,닼必须带上欧阳辩,要是没做到,先揍欧阳发,再揍欧阳奕,봝再揍欧阳棐,最后再揍欧阳辩。

      欧阳发:“……我招谁惹谁了?”

      欧阳奕:“……我招谁惹谁了?”

      欧阳棐:“……我招ᱛ谁惹谁了?”

      欧阳辩:“……我招谁惹谁了?”

       欧阳发三兄弟没有招谁惹谁,他们只是池鱼之灾而已,欧阳辩却是惹了欧阳修了。

      没有ⶖ办法,第二天才刚蒙蒙亮,欧阳辩就被大哥从床上拖起来。

      睡眠不足的欧阳辩被碧珠扶着穿ㄢ衣服、洗湮脸、梳头发泪,闭着眼睛吃早餐,然㔭后闭着眼睛让大哥欧阳发牵着手走去薛氏学堂。

      본 等到学堂门口的时候멞,欧阳辩才醒了过来。

      輮“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为什么会来学堂?”

      欧阳辩转身就走,却被大哥欧阳发紧紧拖住。

      欧꿖阳发对着两个弟弟急道:“还不帮忙,要是让他走了,咱们晚上就要挨揍了!㟔”

      㹁 然后䂻欧阳辩被拖进学堂里,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睡觉。

      其实启蒙教育对Ⱜ欧阳辩ꀭ来说并不难,成年人的思维湋、儿痖童的脑袋结合在一起,就是逻辑思维和记忆力遻结合最好的时候。

      无论是理解课文的Ꝥ意思还是背诵,其实都不是什么难事,难的反而是静下来来好好学习。

      对于一个在社会上混了帒十几年的成年人,又把他送回启蒙小学里面去,用度日如年来形̏容是不为过的。

      欧阳辩有心逃学,但被三个哥哥盯得死死的。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三位哥哥!”

      欧阳辩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欧阳发冷哼一声:“我不杀伯仁,伯坪仁却因我而死。我们放过你,父亲就不会放过我们。”

      欧阳辩蹬了两诽下小短腿叹息道:“大哥,你一个浓眉大眼的实诚君廭子,竟然也有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你变了,你不再是我敬重的大哥了。”

      뻂 镪欧阳发嘿嘿笑道:“逃냵课你还有理了是吧,赶紧起来,不然我们把你抬出去就쫊不好看ᯫ了。”

      这是每日必有的问答。

      ……

      足足㑌一个月的时间,每日早훓起,晚上还䂉得挑灯写作业,欧阳辩感觉自己又볟回到当社畜的那些年。

      他找过薛氏ꗟ哭诉,又找欧阳修求饶,但奇怪的是,欧阳깅修不管他也就罢了,竟然连薛氏也支持欧阳修的决定。

      喆 “所以,爱会转移的对吗?”欧阳辩哭着和薛氏说道。

      밓 薛氏很是心疼,然后赶紧给欧阳辩多买了几本⦖字帖,藋让欧阳辩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上天入地,救助无门,欧阳辩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学习。

      随着深入的学习,欧阳辩还真的找到了学习的兴致。

      薛氏的延请的启蒙夫子,水옚平上自然是毋庸置疑的,教学方法虽然陈旧,但ť讲解深入简出,颇有趣味岴,这和后世的嵫教学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授课的李夫子对欧阳家的这个幺儿还是挺看重的,虽然看得出来这小子刚开始来上学的时候有些不情愿,不过各种考核测试却总能轻而易举的通过,一手毛笔䦑字更是写得铁笔银钩,虽然细节上有瑕疵,但架构上却是刚劲有力㞵。

      憂这是因为欧阳辩上辈子经常用的是硬笔的原因,毛笔字扳也没有怎么练过,但总体的书法架构是没孪有什么问题的,用硬笔来写毛笔字,看起来自然颇为硬朗。

      퇢欧阳修又摊上事了。

      从颖州回来,欧阳修被任命为权判流内铨。流内铨是吏部的一个下设机构,负责幕职、州县官的考察、选拔、调动等相关事宜,具有一定的实权。

      欧阳修既已㔻受命,便将心中诸多思虑一齐放下,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然后他发现,这些年来,通过科举、门荫等各种途径而具备了做官资格的选人越来越多,而职位却非常有限。

      待缺獁者多是孤寒贫乏之人,他们寓居京城等待任命,动辄一年半载,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合适的职位,又往往被权贵之家的子弟亲戚捷足先登。

      了解到这些情况,他立即陆向朝廷呈上《论权贵子弟᮫冲移选人劄子》,主张限制权贵子弟入仕特权。

      仁宗同意,立刻批示頝,令三班审官依此办理。

      这时候不知怎么的就出了意外。

      翰林学士胡宿与欧阳修私交颇好,他的儿子胡宗尧按例由煱吏部考察改任京官。

      材料上报之后,仁宗批示:此人曾犯法,只能按年资逐级提升。

      原来,胡宗尧此前担任常州推官时,知州擅自以轻官船借人,宗尧未予谏止,受到牵连,被朝廷处分。

      鄄仁宗召见时,欧阳修提出瓼异议,认为胡宗尧当时ⲅ所犯过失较小,쨢而且已经瘱获得赦免,按照条例规定可以改任京官。

      御前会议刚刚结束,弹劾欧阳修ᓌ的奏章就递到了皇帝的面前。

      有宦官与一些官员指责欧阳修徇私枉法,气势瓂汹汹连仁宗都贩有些顶不住。

      为了平ᔽ息“梙众怒”,仁宗决定罢去欧阳修权判流内铨之职,出知同州(今陕西大荔)。

      此时离欧阳修走马上任还不鼡到一个半月,他又一次成为流言与阴谋的受害者,又一次重复혉了十年前的不幸经历!

      ڈ一个多月前,他还在为皇上的关怀感激涕ᗠ零、为自己壮志衰颓暗暗自责,谁知道一盆冷水又这样猝不及防地泼到了他的头上。

      欧阳修在家里长吁短叹,放学回来的欧阳辩一ꭅ问才知道出了这事。

      欧阳辩不由得赞叹,果然不愧是惹事小能手,这才回蝖来没有多久,马上又摊上事了。

      论命犯小人ᶄ,北宋一朝,能够比ፀ上欧阳修的,就一个苏轼了。

      薛氏上倒是一脸罃的平静,安安静静的指使碧珠等人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去놲往同ꆘ州。

      罂 뒩 她已经习惯了。 끅 섡

      娴熟得令人心疼。

      欧阳辩偷偷叫上碧珠,主仆二人偷偷溜了出去。

      欧阳辩直奔张家酒楼,张킌奇见到他奇道:“怎么还有空出来,这阵子你父亲的事情……”

      欧阳辩摆了摆徹手:“꽰姨父,我正是来问你这个事情的,你是开酒楼的,这里应该有很多消息,你知道是什么回事吗?”

      跅“你想知道什么?”

      欧阳辩沉吟了一下道:“我想知道为什么宦官也参与到弹劾我父亲的艅行动里面去,那些官员我可以理解,这樏毕ᚚ竟涉ṽ及到他们的利益,但宦官不应该啊?”

      张奇诧异빏道:“你们不知道?”

      欧阳ᅣ辩一喜:“还真有좄消息,我这阵子被天天上学,我父亲忙于工作,消息来源自然不多䄄,姨父,你赶紧给我说说。”

      张奇点点头,给欧阳辩诉说起来。

      原来是有一份署名欧阳修的奏章,奏章中指名道姓地抨击一些ᓯ炙手可热的宦官켰,赧要求仁宗将他们予以淘汰。

      “这份奏章在京城广为传播,你父亲因此成为宦官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你父亲被伺机报复。”

      欧阳闔辩沉吟了一下,奏章的事情他不清楚,但很有可能是欧阳修干的,这很欧阳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