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x775西野翔在线

      “不可,”这时候那头鹿精站出来说话了,“来者即是客,哪有如此的待客之道。他们人类都没有,咱们又怎么能有呢?”

      “鹿谋士说得有理,鹰将你还是先安静的坐回去吧。”还好,这位虎王倒不会真的乱来。

      此时,那位鹿精站出来对林辰等说道:“你们所来求兵之事,并非不可商量。只是此时事关重大,我们等还得从长计议。你们三位㈾人族ꃫ的青年,一路来此也暡是劳累了吧。不如先去休息休息,等我们商量好了,再告知你们如何?”≕

      这鹿精说得有理,林辰等也不好反驳。调遣三千妖兵的确不是一时能决定的,林辰他们也愿意等,只是不能等太久。

      “我们愿意等,只是前方战事紧㕷急,丝毫容不得拖延,还请大王们尽早삗决定。”林辰行了一个大礼。

      “会的,今晚就给你们答复。”虎王开口说道。

      “谢虎王。”

      “等一下。”此时那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矮个子突然吱声了。脛

      林辰听到这矮个子叫道,心里咯噔一下,只觉得此事又要生变故。不想那븝家伙竟然莫名的说道:“你们人族不是最讲礼节的吗,咋来拜见我们大王也不自报姓名?绩”

      林辰等是报过姓名的,只是这些精怪只顾着饮酒作乐,根本没仔细听。不过,林辰等怕再被无端刁难,只好再报了一次姓名。

      报完姓名,林辰等就由花豹精领着到了一处偏房住下,等候虎王的决议。뉻

      而林辰等走后,虎王就把底下的小妖都清走了,并把花豹精和狼妖请到大殿内一同商议。

      此时,殿内的精怪们吵成了一团,甚至险些就要打了起来。

      “他娘娘的਍真烦,咱们在这山里头享清福,干哈掺和外面的事情。他们人类自个打的天翻地覆,与我们何干?”灰熊精是个暴脾气,叫嚷霃着就要掀桌子。

      “我王的一世威名,如果只窝在这山头有何用?不如就派兵出去大杀一场,也不为帮那些人类,只为ᩈ向那些人类展示咱们的实力,知道咱们也是不好惹的。Ꜣ”花豹精就想去大干一场。

      ꔇ“展示自己的ᢃ实力,也不翨能和人类合作。”秃鹰精对人类ᐦ是异常的反感,“那些人类歹毒的很,他们的话信不得。就我的意思,还是把他们杀了算了,剩的这么多麻烦。”

      “我也认为该把他们杀了。”那个矮个子也是眼露凶光。

      这矮个媠子其实是个穿山甲化形而成的,他乃是前些年才投奔到虎王麾下来的。那时虎王见这矮个子有些本事,并且还懂得修建宫殿,也就把他留了下来。而这穿山甲精来了之后便不太爱说话,更不爱参与这种讨论,不想今天也会出言提议杀了林辰他龥们。

      “杀了他们,我看还是不必了,剩的惹来一身麻烦。”狼妖这时候开口说道,“咱们为人类的破事派兵显然不合适的。说实在的,咱们手上的妖兵也只够守山。㏘要派三千士᎕兵出征,这还真没有。”

       狼妖说得是实话。虎王自称有八千妖兵,但实际他手上的化灵气的小妖也就三千多点,其他都是些没开化的野兽。平时让这些野兽巡个山还可以,但派他们去打战,也就对付一些凡人好使点。所ਇ以,林辰请虎王调三千妖兵,还真的不见的他能调的出⻎来。

      眼见几位争吵不休,鹿精这时开口了:“调兵咱们肯定是不调的,狼将他说的一鄃点也不错。人族现在自个闹得厉害,也不知道最后哪一方能胜。对此,咱们现在首要任务,었是尽快增加自身实力,而非徒增ⷼ损耗。至于那三个人肯定是不能杀的,杀了等于和人族翻空脸,咱们现在犯不着。所以依我看,咱们就好好款待他们两天,再让他们离开,也算됺是仁至义尽了,今后他们也不能再找咱们麻烦。”

      鹿精是虎精的谋士,虎王对他的话还是挺信服的。不过秃鹰精뮍却不干了,他大叫道:“款待那些人,我不同意!上次你也提䁇议款待那姓金的人类。现在他竟然又带两个人来这里找咱们,还要咱们帮忙,把咱当成什么了?我看就干脆把他们都杀了,剩的下次再来找咱们麻烦。”

      “对,杀了他们,鹰将说得对,剩的下次他们再来烦咱们。”穿山甲精此时也站起来支持秃鹰精。

       “破土,什么就对了?当年那姓金的来此地时,你可还没来到大王的麾下呢脴。你干嘛也如此性急,要杀了他们呀?”此时,躺在虎王怀里的兔子精突然拿这穿山甲精,开起了玩笑。

      破土是这穿山甲的名字,而这名字在穿山甲精来这双峰㥿山前就有了。因为他才来没几年,所以虎王也没给他封将,也因此兔子精就直接称呼他的名字了。而这穿山甲冷不丁的被兔子精取笑,一时竟然显得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啥好。

      “也别吵吵闹闹,争论不休了。派兵咱们肯定不会的,杀了他们也没必要。就按鹿谋士的意思去办,就好了。”虎王烦了,直接就下了决棬定。

      “那要不要现在就去通知那三位人类?”花豹精询问道。

      “我看还是先别了,等쾁明天一早再说也不迟,剩的他们等下又来求。烦!”虎王说道,他䩧的命令没人敢违背。

      此时决定下来,穿山甲精显得比秃鹰精还要不甘心,他找了个借吔口,直接就离开了大殿。兔子精见此,不知为何突然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然后又举杯和虎王喝起酒来。

      那穿山甲精离开了大殿并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且跑到林辰他们三人住处的后头,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嘛。只见得那穿山甲精手里拿就着一个螺旋纹锥子型的兵器,一直在原汄地来回踱步,也不知道他在犹豫什么。

      “破土,你在这里干啥?”

      听到有人在叫他,穿山甲精慌忙的将兵器收了起来,回头陪笑道:“王妃你怎么过来了?”괹

      来者正是虎王的爱妃,那只兔子精。

      兔子精看着穿山甲精,冷笑道:“就知道你今天有古怪。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ㆮ事?我只是来这边逛逛。”穿山甲精打起了马虎ꇃ眼。

      “你给我装是吧?鿅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在这里鬼鬼쁎祟祟的事情给大王说去,看他疑不疑心你。”这只兔子精敢说就敢做。

      “别别别,我的姑奶奶。我说,我说,只是这里不方便。”穿山甲还是症决定老实交代,他可知道这位王妃的利害。

      “那你跟我来。”

      兔子精说着,就带着穿山甲进了她的房间。

      “现在可以说了吧?”兔子精坐卧在自己那张粉色的大床上,看着鄬穿☚山甲问道。

      “这……”穿山甲精犹豫片刻还是说了,“其实我曾经在妖宗呆过……”

      딏“你来自妖宗,这一点我早就猜到了。只ﮗ是按照你的意思,现在你已不是了?”兔子精看着穿山甲精,眼里ꅰ略显失望。

      “可以这样讲。我原是在夫人手下做事,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没法再回妖宗了。所以才来到这里,拜在了虎王大人的麾下。”穿山甲如实说道。

      ᠰ 溕听到穿山甲谈起夫人,兔子精眼前一亮:“夫人?哪位夫人?”

      “还能是哪位夫人,就是妖宗里头ᒕ最崇高的那位。”

      一听这话,兔子精就䣂明白了是哪位了。

      “你竟然是在夫人手下做事,现在却来我们这里。难먺不成是犯了事,逃出来的?”兔子精突然目露凶光。如果这穿山薿甲真是犯了事逃出来的,那这双峰山也决容不下他。

      “不不不,坚决星不是,”穿山甲急忙辩解道,“我原是夫人派去完成一项任务。只是没能完成,无脸回去见夫人,所以才来到中州的。”

      “任务?能说来听听吗?”兔子精很是轻巧地说道。

      “原是六七ฌ年前,夫人派我和我的ܿ兄弟埳,一只乌鸦精,叫八哥的一同前往七玄刺杀一位人类青年。当时任务失败,八哥还当场把命丢了。那时候我就知道,就凭我是完不成任务的,所以也不敢回去给夫人硩复命,于是转而逃到了这里。”穿山甲说道。

      “人类青ꭧ年?哪个人类青年竟能让夫人她派你们前去刺ŕ杀……”说着兔子精㽊突然意思ȗ到了什么,“你帘今天有如此怪异举动緵,难不成那位青年就在今天来的那三位人类之中?”

      “王妃高见,”穿山甲奉承道,“我之前还不敢相信,但再次问了他们的姓名我就能确定,我当年要刺杀的人就在我眼前。”

      “是哪位?”

      “就是那位穿着白衣,有一只红鸟檀做灵兽的青年,那个叫林辰的小子。箇”

      “是他!”

      的确,穿山甲要刺杀的就是林辰。当年这个叫破土的穿山甲精和那位叫八哥的乌鸦精一同奉命,到乌山请阴蛊大王帮忙,刺杀林辰。那时八哥请动了阴蛊大王,并随他一同到⎄镇妖城与人类展开一场大战。

      大战之时쨞,穿山甲精和乌鸦精躲在暗处想坐享其成,却不想阴蛊大王ഄ和他的那些手下对付不了林辰等人。于是乌鸦精只能主动出击,亲自去刺杀林辰,而穿山甲精便悄悄躲在一旁伺恆机而动。可穿山甲精是万没想到,这大战还没多久,乌鸦精竟然会被当场反杀,而㼤那位阴蛊大王竟然也败给了两位人类仙人。

      眼见的任务已没希望完成,穿山甲精便不敢再贸然出手,于是他选择悄㋺悄溜走。逃走之后他也知道再无任何希望,自然无法回去复命,于是他干脆一路逃到了中州,躲了起来。

      穿山甲精来궴的中州后也无其他出入,只好拜在虎王麾下。但在这里他过的并不十分如意,他只觉得这里的妖怪都是一群山野莽夫,根本没法交谈。是的,他为虎王建造宫殿,却不想虎王把宫殿当成土匪窝子来用쳪,白白摇糟蹋了他的‘杰作’。只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他也只뎸能对此表示认命⡫了。

      䐹 穿山甲精原想自己可能今生无望,只能终此一生呆在这双峰山里头。不想时隔多年,他竟然意外的在这里搧碰见了林辰。林辰的出现又让他从新看到了希望,他知道㥎如果杀了林辰,他就可以回到妖宗,甚至还会得到夫人的嘉奖。

      于是他就渴望能借助虎王的手,杀了林辰。只是不想虎王并无意杀他们,而是要将他们放了。穿山甲精不甘心就此错失良机,所以偷偷跑到林辰住所外,想要将林辰击杀。

      可是他心里又明白,仅凭鴽自身力量是杀不了林辰的。而就在他对此犹豫不决籶的时候,却被兔子精给撞到,于是又无可奈何的将事情都告诉了她。

      “所以你是想杀듷了那个叫林鷁辰的人类青年,完成你当年未完成的任务?”兔子精看着穿山甲精,不知心里在作何打算。

      “是的,王妃。只要能杀了那小子,我栨就能回到妖宗给夫人复命了。”穿山甲说道。

      “既然如此,你何必不告蛰诉大王呢懕?或许他愿ᔝ意卖妖宗一个情面,帮那位夫人杀了人类那小子。”

      “夫人当年要求我们秘密行动,我现在甚至连夫人为何要杀那小子都不知道。我如果ⳅ把此事宣扬出去,就是杀了那小子,恐怕夫人也不会饶了我的。”穿山甲可不敢将此事透露给虎王知道。 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要告诉我呢?”兔子精反问道。

      “因为我知道,现在光凭我的力量,是杀不了那小子的,只有借助王妃你的力量才能除掉他。”

      쑾“你觉得我会帮你?”兔子精冷笑道。

      对此,穿山甲精微笑地应道:“愿不愿意帮我那要看王妃你的意思,小人可䧉强求不来。”

      “好,我帮你,条件是你也得帮我。”

      “王妃请说。”

      兔子精的确有求于穿山甲精:“杀了那小子,你便要回妖宗复命,ᯤ到时候你将我一同带上。켔”

      “王妃要跟즀我走,难道想去见ꥮ夫人吗?”穿山甲精眯着他的小眼睛,看着兔子精。

      “你管我?我只是想离开这里,到妖宗去。你就一句话,愿不愿意做交易?”

      别看这兔子精表面风光,其实心里却痛苦的很。她原是这双峰山的主人,却被虎王强占了去。她恨死了虎王,却无力反抗,甚至被其强迫做了他的妃子。为了活命,她每日对着虎王强颜欢笑,在众人面前卖弄风骚。釂而她早就受够了这种日子,自然是想千方百计地逃离这里。

      ᆬ可是作为一个妖精,她想逃离虎王的控制,就必须找ᄡ到一个比虎王更强大的靠山。现如今她要是㏪能到妖宗去,成了夫人的人,那她就可以再也不用受虎王的欺凌了。为此她愿意和穿山甲精联合,就算杀死一个人类又有何妨。 ᄿ

      “只要王妃肯出手相助,小人一万个愿意。只是不知道,王妃你有何计策除掉那小子?”

      髮“뱦他们不过是两个筑基初期,一位筑基中期的人类修士,再加两只鸟罢了。我自然是有办法对付的,到时候只需要你配合就是。”兔子精心生一计,自信能够要了林辰的小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