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频道分享系统进入入口

      “现在,让我们回忆一下何为凯恩斯主义。”

      政法学院辩论队的一名学生镇定自若地站起来:

      “在上世纪㔨,随着银行业的逐渐发达与制造业的日益强盛,金融业该和证券业兴씢起,经济学家凯恩斯通过对社会和诸多现象的观⹶察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金融资㨯本的社会昁化功能将极大地促进克服后经济异化的任务,裯一旦金融资本将最⾸重要⥻的生产部门置于控制之下,社会就足以䆔通过其有意识的执行机构,即政府,攫取旬金融资本,以便立即控制这些部门。 

      由于所有其他生产部门都依赖这些受控部门,即使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对大规模经济、制造业的控制,对核心部门与金融资本的完全控制ꋸ也已经提供了最有效的社会控制形式:

      一个控制ܛ着能源、钢铁䯠、制造业樗、以及诸多重要部门的体系。

      由于它对这些最重要生产领域的控制㒜,能够决定原材料向其它领域和分配和运输,即使在今天,改制6家中央银行也意味着拨动整个阿瓦兰迦市场核心的弦。】”

      “在ꮄ这套理论体系中,有两个被着重强调的要点-其一,资本呈现出不吃则死的特性因而其具备逐利本性,其二,政府监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微笑着看向梅林学院辩论队的诸位:

      ̴

      “我们不是正在沿着绥这条理论的路线前进땶么?过去百年来最最核心的部门不是正在政府⚷手中,许多原本在社会上的企絗业家手中的生产部门,不都收归国有和中央银行手中了ᖅ么?”

      “我们又要如何驳斥我们正在做得事呢?”

       怎么办?

      艾尔文的手指在桌下捏的发白,他的思绪完全是一片空白。

      “首先。”

      他听到了一㝇个温和的声音,在平静的阐述道:“윬我本人也非常认可凯恩斯主义的推导过程,因此,详细的拜读过凯恩斯主义的文章。”

      䥾是阿尔伯特,黑发帅气的年轻人战立起来,平视对面发言人的眼睛:

      ᚛ “其次,我不得不指出凯恩斯主义的决定性欤错误。”

      男巫扶了扶平光眼镜:

      “我国现在采用쨇的模式与你讕所说的存在一定差轕异,我们现在实质上只是将恶一部分新兴的、不涉及重要领域的经济、制造业生产投入到市场的检验当中,而所有核心部门都为国有。

      —————我恳请你还有在座的诸位意识到:曾经发生过的浤许多嗮银行收购案之后的资产归属转移-即这些被收购控制的重要部门最后并不归뫕属于【国家银行聯】,而熢归属于【国家】,这是【所有权】的掌握而非单纯的【控制】。䛇”

      “蓝方。”

      㕍政法学院辩论츪队马凿上有人问:“这难道不是凯恩斯主义被接纳和实行的证据么,而国家银行被国家所控,最终不还是要ɪ为政府控制么?两者有何差异?”

      “这只能够称之为一部分的正确。”

      ⣭ “你能够找出祂的错误么?”

      䑶 “凯ʵ恩斯的错误就攉在于他只是一个经济学家,他忽视了资本的复杂性,得出的结论太幼稚,他的主义曾经被很好的实行过,只不过퐲那时还没킵有凯恩斯这个人,结果证明他的完全失败。”龉

      全场一下子安静下来꜁。

      “红方본。”

      阿尔伯特微微摇头:“凯恩斯主义还远远不能称为【指导思想】,只臨是主流中的㵀末流,它ﷱ的地位还在降低,其创立者也在不断“拆除”它,具体缘由请静下来听我说。”

      .......?

      艾尔文看了看旁边站立着的男ꎔ人,渐渐放松下来,靠着椅背,然后看到了和他一样放松了坐姿的三人。蛿

      这里好像已经用不上他们四个了,毕竟他们说的主义什么的,这帮子学魔法技术的虽然知道但了解得不Ⲝ深入,贸然加入讨论很可能会导致被抓住话柄,现在几人的表情乧都有些微妙:

      Ȥ

      他᠘们的感觉就和打游戏被大佬全场带飞,躺平等赢一样。

      “请让我们退回到百年以前。”

      他举起手,一些男巫记忆中的图景瓟被扭曲的光线ⷿ色彩投射出来:

      쭟 “请让我们回到【第二次大清洗内战】温习一下历史,在那里,凯恩斯௄设想昇过的东西曾经被实现过,我的朋友们,只是这实现太过于短暂,所以更多的都텝被战争掩住了,以至于现在一些人翻看这伂些,反倒引以为凯恩斯正确的论据。”

      “从二战再往前前五十桵年看,哲把我们的视线调到战争的起源地去ვ。”

      阿尔伯特将他收集到的资料投射到半空中,귩以便在场的所有人都蘿能清楚的看到:

      “这正是所谓的【金融控制】的结果-公有的最终只是名义上公有的,因쇠为这些部门实际上仍需为人所控制,当它们的权利太过于集中,就实际上落到了个人手中,于是——市场的良性竞争,署这种曾被自由主义经济学者鼓吹的东西死怷去了,被摧毁了,最艹终市场上成了寡头ꚙ谈判,请让᳔我们看一看这些公司集团最高层的名字,再看看他们的䷷关系。”

      黑发施法者微笑着说:

      “就像你们说的,【资本具备天놫然之逐利本檋性】,我在这里再补充一下:

      윂 经济基础决定政治基础。”

      “第二次大清洗隼内⤍战,实际上是一次有计划,有㉱预谋的寡头们为了重塑秩序,制定更有利于他们的规则的行动,他们才是这场战袼争的导火叨索,是起始。”

      “至于为什么成为了【唯力量论】的复辟,非常简单。”

      “是他们翻车了。”

      这阅些寡头寄希望于得到唯一个完全被他们控制,更完美的攫取❳利益晨的国家,然而他们扶植起槻来的势力却把他们宰了,他们完全箘低估了这场战争的破坏性后果,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不管你能力多大,懂多少东西,可以轻ꎉ而易举搅动多少风风雨雨,面对魔能武器、高爆묩破魔炸弹嶕、亚空间诱爆装置和超音૬速武技与攻击性能量魔法。

       你只有䟼一条命。

      ∡ 现➙实OL这款敶辣鸡游戏唯在这点上绝对足够公맣平。

      “红方,熟读资料探索理论充实自슭己润是件好事。”

      阿尔伯特平静地说:

      “但也要多读读历史才是。”

      “我认为历史就像一面镜子,可以照见我们过去犯过的一切错误,并且在照见的同时,也要注意改正我们现在的错误。”

      “不能在一个坎上跌倒两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